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二

六、破產的滋味

我跟天使第一次進震天宮很悲慘。

之所以會選道士這個職業,就是因為我不想趴,理論上,道士是最不容易死的。

不過理論跟現實往往會有所衝突,我跟天使去震天宮就明白了。

【Google★廣告贊助】

一進震天宮,地下一層怪很稀疏,打起來還好。雖然獅子非常藐視我的攻擊,讓我覺得很傷心,不過天使打獅子還算快,我湧起一絲微弱的希望,若是單挑的話,我可能可以活著走出震天宮…

一到東一,我就知道我太天真了。

好不容易把列隊歡迎的獅子和女神清除了,他老大往右邊一拐一轉…我看到地圖一堆密密麻麻的紅點,正想提醒他那裡一堆怪的時候…

他、他已經衝進怪堆裡了。

我的大腦,輕輕叮的一聲,斷線了。

總共是四隻石獅、四隻火獅,外帶五六隻拿著章魚頭的女神。獅子快樂的圍在他身邊跑,動不動就噴個石化或是火焰,女神熱情無比的用章魚頭跟他打招呼,他的血條也很熱情的隨之起伏,比股市大震盪的時候還激烈多了。

這副群獅嬉戲圖和女神迎春,讓我獃住了一秒鐘左右,等我清醒過來,當然是沒命的幫變成雕像的天使補血(可憐我補一次才三十點),一面用活像替獅子搔癢的月靈波幫打。

我打獅子牠沒感覺,牠打我倒是痛得要命。我全身上下沒有一點抗暗的裝備,石獅子噴我幾乎是每噴必石化,然後我就只能站在原地當雕像,好不容易石化結束,我就忙著替那個也被石化的天使補血,然後再被石化…真是悲慘的循環。

水怎麼喝都喝不夠,我喝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該喝紅水補HP,還是喝藍水補MP。

就在我只顧著注意天使的血條的緊要關鍵,我忘記喝紅水了。

結果當然是…

我趴了。

一趴我馬上登出,但是…但是…我討厭靈魂戰衣!趴了以後內褲還是看得…特、別、清、楚!

而且、而且…而且還是趴給天使看啦!我不要我不要~

我要換太極衣啦!太極衣就不會露出內褲了,但是太極衣要三十三才能穿…

二十八級到三十三…好遙遠的等級啊。

我…真的有三十三級的一天嗎?

在城裡重生的時候,我很認真的考慮衝等的問題了。

但是讓我這樣一身雪白無屬性的進去震天,大概我趴掉的趴數會比打的趴數還多。

看了看自己的存款…很好,兩百萬出頭一點點。

我開始翻委託商人,把所有抗暗的裝備買齊…

我的存款馬上降到十萬以下。反正都到了這種地步了…所以,看到一本價格便宜的降魔陣法,我也買了下來。

買完水以後,我就正式破產了。存款剛好不到五千塊。我玩線上遊戲還沒這麼淨空過…

後來我所有的收入,都是靠天使給的薪水。

剛開始還一切正常,他撿錢撿東西,然後發薪水給我。是我先嫌麻煩,只撿他嫌重丟棄的衣服去賣,這樣也夠我一趟賺十幾萬,生活過得很優渥。

既然我堅持不要薪水,他就開始大方的幫我打點裝備。

「妳不要想太多。」他很堅持的要給我,「我的夥伴當然不能夠裝備太差。這是妳應得的,快樂收下吧。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於是我的裝備就往上攀升了好幾翻,突然成了中上等級的道士了。

但是我禮尚往來的幫他買了火二猛龍環,他卻嫌我亂花錢,這就讓人有點爆青筋。

「你不要想太多,」我用他的話堵回去,「快樂收下吧,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妳盜用版權!」

「請你先去申請以後再談盜用問題。」我不想甩他。

沒多久,他又買了更好的裝備給我。

這是惡性循環,因為我賺錢的能力遠遠不及啊~

在我破產不到一個禮拜後,我居然有了一身的好裝備,用不完的錢,和一個處心積慮塞東西給我的練功夥伴。

為什麼忽然有人撫養了,直到現在,我還想不明白。


 

七、天使,我的心臟不好。

在跟天使打怪之前,我並不知道我的心臟很脆弱。我還以為我是健康寶寶呢,偶爾發發小燒什麼的。

但是被他拖去震天宮以後,我才知道我的心臟其實是很嬌弱無力的。

一開始,他說「退」的時候,我眼角泛著欣慰的淚光。這證明他總算學會了謹慎行事。但是我發現他叫我退只是要引更多的獅子時,我眼角其實也泛著淚光。

只是變成了無奈的淚光。

先生,你幫幫忙。你穿著道士的衣服拿著鬼王修羅,還是剛升三十級不久的戰士。你以為你血破三千,可以跟獅子女神群大混戰嗎?喝水你都來不及了,可不可以別打字,一直要我放火?

對的。這位神奇的火攻戰士,在大家都還不太了解攻擊元素,純攻戰士當道的時候,他已經全身攻擊元素火加到十,發現我升上二十九級可以放降魔陣法的時候更是欣喜若狂,不用我放防放魔防,就是要我放火攻提高他的攻擊元素。

我對他放火攻的時候被許多人譏笑過,但是事實證明,的確提高攻擊元素火,打怪快多了。我們大概也是第一對狂灌神水練功的夥伴吧?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在我緊張的拼命按快速鍵放火攻、放防禦、放魔法防禦、幫他補血、喝紅水喝藍水的時候,他老大老是打字要我「退」、「等」、「放火」,甚至興致好的時候,還跟我聊天,問我怎麼不回答。

我說啊,你能不能注意喝水啊?每次我在瘋狂補血的時候都拼命祈禱,天使啊,你的血見底啦,你別打字喝一下水行嗎?若是EI像CS支援語音的話,他大概會被我的怒吼嚇死。

回答?回答啥?我十二個快速鍵每個都要用到,按都來不及了,沒符要換符,沒毒要換毒,已經巴不得多長兩隻手了,你叫我用啥打字?

用腳嗎?

我沒有那麼進化!

「跟我聊天嘛,妳幹嘛不說話?」

「打你的怪!」我在十萬火急中,被火獅噴得差點沒命,氣急敗壞的打了這四個字血就見底了。

一面喝水一面哀怨,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討厭練等討厭危險的,為什麼我要跟來受苦受難…

但是天使需要我…大概吧?

讓他一個人打,我想場面會更恐怖,而且我也不想讓他真的趴掉。

我們是好朋友啊。為了朋友兩肋插刀,就算很痛也是得痛下去…實在討厭我自己這種爛個性。

不過自從破產買裝備以後,我的確沒再趴過。但是天使就趴了好幾次。他趴掉我都很自責,我這個身為護士的道士,實在沒有盡到責任啊!

「啊勒,不是妳的問題啦。」天使不在乎的笑笑,「妳看我的衣服。」

…衣服持久度為0。他到底是怎麼打的…持久度為0當然會死啊!防禦跟強力元素都沒作用了,像他這樣熱愛在怪堆裡打滾的戰士不死就見鬼了。

「沒掉幾趴啦,別擔心。」然後等不到特修的他,就把唯一的一件寶衣拿去普修。

那時我天天在委商那兒看貨,就是看不到可以買的男裝。不管是重盔甲、靈魂戰衣還是魔法長袍,只要是二十二級的強暗男生衣服都徹底缺貨。相反的,三十三級穿的霸甲、太極衣、赤焰魔衣,不管是什麼屬性,貨色超齊全,價格便宜,還可以挑花色。

我們自己都打到好幾件了,只欠等級。

除非天使衝上三十三,不然這種因為「衣服持久度為0」的離奇死亡事件還會再發生。再怎麼討厭衝等,我還是咬緊牙關跟著他練功。

終於,在他的寶衣沒普修到消失之前,他上了三十三級,可以用綠頻喊話了。看著他身穿有披風的神氣霸甲,實在我感到與有榮焉。

但是我的心臟,並沒有因為他穿了霸甲而感覺輕鬆些。他因為防禦提高了,反而更勇於衝進怪堆中,甚至引更多的怪。

天使啊…心臟不會因為這樣鍛鍊就會堅強啊…我的手在空中無力的顫抖,我想勇往直前的他聽不見我微弱的哀號吧?

我的心臟不好,真的很不好啊!


 

八、練回生術的無奈理由

等天使三十三的時候,我之所以還忍耐著跟著衝等,是為了想上三十三級,穿上美美的太極衣。

女道士的太極衣超漂亮的,不但有各種可愛顏色的披風,穿上去像是日本洋娃娃,留著一頭銀白的長髮,真是…

太太太太迷人了!

最最重要的是,它是女生的衣服裡頭,趴掉唯一不會露出內褲的。

為了這個非常重大的理由,就算天使不在線上,我也帶著粉嫩可口的小白骷獻祭給女神和獅子吃(謹此哀悼死傷無數的小白骷),然後用攻擊力三十起跳的靈波去給女神和獅子譏笑,這樣艱苦的練上三十三級。

一上三十三,我馬上歡呼一聲。除非是天使拖著我跑,不然我都蹲在赤月和喜憨兒沙灘追逐。

(謎之聲︰喜憨兒?是哪裡的怪?經驗值多少?會掉什麼寶?)

(月芽︰…就是赤月的血魔大軍啦!)

我當然知道,三十五級會有讓道士身價翻漲的回生術在等,我也不是沒有書。

但是,我何苦又何必啊?我上線是為了打發過長的等工作時間,不是上線拼命的。拼命是天使的興趣,不是我的。

等天使把命拼掉了,我開始嚴重思考回生術這件事情。

沒錯,霸甲的防禦高了,他的火攻又增加許多,烈火二往往可以打出不少綠字(破百攻擊),我們的確有那麼點長大了的感覺。

但是天使是個男生。男生有個很致命的地方就是︰令人OX的英雄主義。

拼等級、拼裝備,還拼別人口裡的一句「勇猛」。

雖然很難了解,但是身為他的夥伴,不了解也是得諒解的。但是看他趴數越趴越少,又據說讓道士回生掉的趴數會少一點…

等級越高,一但死掉趴掉的趴數就越痛。就算能多救一趴,他也可以少一個小時的苦練。

三十三級到三十五級,好幾百萬的經驗值欸!我光想到就懶惰。

但是等天使一天連三趴以後,我終於痛下決心要衝上三十五了。

我,最討厭衝等的人,開始天天去讓女神獅子欺負。不管天使在不在線上,我都在震天宮,都快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了。

天使是研究生,有時候要做實驗不在線上,我自己練的時候有時候很無言。

搭訕是還好,裝裝啞巴就過去了。但是遇到無助的呼救,我實在很沒力。

常常被躺在地上的「死屍」叫住了,「拜託拜託,幫我回生。」

「…我還不會回生術。」一定要揭穿我心裡最深處的痛嗎?練得慢又不是我的錯啊!

「別騙了,妳都換太極衣了,不想救就說啊,自私鬼!」

…換太極衣不代表就會回生術!!為什麼等級嫩就要被歧視誤會?

我都選擇默默走開(不然能怎樣?),有回天使和我一起練功,又遇到相同的情形。

他乾脆獅子也不打了,「你說看看,為什麼道士一定要幫你回生?你給她什麼好處?帶她練等?給她裝備?還是你付醫藥費了?連回生符都不給,為什麼要救你?她領了新幹線的薪水嗎?」他「踩」在「死屍」身上質問,隨便火獅拼命噴他。

我趕緊把他拖走。

雖然對他碎碎念了半天,要他別隨便跟別人起衝突。但是向來友善不計較的天使突然發怒…

我心裡其實是有點高興的。

三十五級是嗎?幾百萬的經驗值?為了知己,幾百萬的經驗值算蝦瞇?

除了天使努力帶我,還拜雙倍經驗值所賜,我終於在最短的時間內,升上了三十五。

第一次將天使從地上扶起的時候,我心裡充滿了成就感。

「我終於轉職成功了!」我在公頻上開心的大叫。

「???EI有轉職嗎?」公會的朋友問。

「有啊,只有道士能夠轉職喔。」

「?????轉職成啥?」

「師公啊…起死回生的師公。」

這個笑話可能有點冷,公頻被我凍結了三秒鐘。

有那麼嚴重嗎?大家耐冷度不太夠呢。


 

九、凌晨是私奔的好時光

和天使打怪打久了,我嬌弱的心臟終於撐了過去,漸漸鍛鍊出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泰然自若。

(反正山都是要崩了,改色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不過嚇壞了偶爾跟來打怪的公會朋友,有的女生偷偷跟我說,她們打到握著滑鼠的手全是冷汗。

冷汗?那是啥?我跟天使打怪到最後,已經把這輩子的冷汗都流完了。冷汗也是有配額的。都流光了,怎麼會有冷汗?

我現在可以面對半個螢幕的女神依舊老神在在的喝水放防放魔防放狗放小白骷,還記得幫天使放攻擊和火攻,甚至還有餘力打打遙遠處的小白獅。

拜天使幫我找裝備和衝刀所賜,我的聖攻可以破十了,打起來已經不會讓女神獅子笑太久。

甚至已經可以邊打邊聊天也死不了人,我漸漸有種自己算是個道士的感覺。

「為什麼妳堅持不跟別人組隊打怪呢?」天使對這點非常好奇。

這問題很好,但是你有一生的時間聽我的回答嗎?我扁著眼睛看他。

考慮了好一會兒,我終於想到最簡潔的答案,「因為每次跟別人組隊打怪,不知道為什麼,打到最後就變成別人的婆。然後就發生了一堆狗皮倒灶的事情…」

說到這個,就讓人挺無言的。

剛開始玩網路遊戲的我,還是滿天真熱情的。

一年多前,我因為談了一次令人啼笑皆非的戀愛,一但結束了,我突然空出很多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打發。剛好在漫畫王的電腦找到傳奇,就這樣一頭栽進去玩。

玩遊戲比談戀愛划算多了。玩遊戲可以賺到虛擬貨幣、打到虛擬寶物,可以提升自己人物的能力,有所成長,一分耕耘一定是一分收穫。

談戀愛剛好相反,消耗真實貨幣、折損愛與天真,人越活越倒退,就只為了那種戀愛的虛幻感。十分耕耘也沒有半分收穫。

我就是不知道我個性的重大缺陷是啥,為什麼總是會遇到追求者。很快的,我就有了第一任的公,最後是他前任的婆回來遊戲,就這樣無疾而終。

人家長情,怨不得人家。

第二任是他死纏爛打硬跟著去打怪,甚至要求PK招親。當時他等級還比我低勒,被我踩在腳下好幾次。最後是偷喝水打贏了我。

願賭服輸,我成了他的婆,兩個人也很要好,我甚至以為我在戀愛了。

最後見面卻見光死,害我回去閉門思過了一個多禮拜。他老兄也不是什麼貌如潘安(我還是沒辦法口出惡言…只是我交過的男朋友檔次大概都要高兩階以上…),我也知道自己不是美女,這個我也並沒有隱瞞事實。

我想是我太天真了。不過這任公讓我了解到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不美麗的女人是沒有戀愛的權力的。

一但頓悟,我突然大大的鬆口氣。天,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從這種笑死人的蠢戀愛裡頭脫身了。這個事實在我交過的四個男朋友的過程中隱隱約約都可以感受到,只是沒有像這個網路打得火熱,現實卻老實打我一耳光的網公這麼坦白。

之前的男朋友都抱著一種嚴重的惋惜。覺得像我這樣一個體貼入微、熱情溫柔、才華洋溢的女朋友,就是有這個重大缺陷讓他們很難在朋友面前抬得起頭來。

當然啦,我要跟別人身邊那種苗條、魔鬼身材,打扮入時的美麗女孩比起來,我顯得老氣又普通,還真是一種遺憾哪。

問題是,我喜歡這樣輕鬆自在的自己。那我幹嘛還出去讓別人侮辱我?所以後來我死都不肯跟感情有瓜葛。

只是命運開了我一個大玩笑。

在我發誓不要跟任何感情有瓜葛的時候,我跟一起打怪的同修,打了快半年,又糊裡糊塗的變成人家的婆,因為我「騙」他,所以他馬上拋棄我去玩天堂了。

「…我騙你什麼?」在螢幕前張目結舌。

「妳騙我年紀比我小,結果妳比我還大!」他滿理直氣壯的,「而且妳對別人那麼兇,我很怕…」

…他X的…我從來沒告訴過他我幾歲,我也沒問過他幾歲。我相信我已經學乖了,並沒打算見面或者是有真正的感情牽扯,我管他比我大還是比我小?

我把傳奇刪除了三天。

痛定思痛,我發現,傳奇是沒有錯的,真正有錯的在我身上。我沒分清楚網路和現實的分野,呆呆的把心丟進去,那不是自己笨嗎?

一切都是虛幻的,所以也不用在意了。

但是要我跟別人虛幻的愛來愛去、親親抱抱啵啵,我覺得我實在不會,所以很堅決的推開一切的可能性。後來公會裡頭的一個女生嫁了N個公,那幾個公都跑來找我哭訴,我實在煩不過,乾脆跳伺服器比較快。

這一聊,我跟天使站在震天宮聊了大半個夜晚,身邊的怪都重生好幾輪了,我們還是聊到夜深。

「還可以嫁好幾個公喔?」他很驚奇。

「傳奇沒有結婚制度,都是靠口頭約定啊…只要不被發現就沒事了,只是我很倒楣,老是被抓著訴苦…」一想到那段日子我就想發高燒,如果可以按秒計費,我早成了龍麟最有錢的人了。

所以我堅決擁護EI的結婚制度。有沒有公婆,一目了然,大家省時省事。

「對啊,結婚的好處真的很多。」天使似有所感,「傳送功能真的很不錯,用不著丟衣服…」

…真是個功能取向的人啊。

不過震天宮打怪,來回真的是個大問題。來一趟這麼遠,有時候水還沒喝完,包包就滿了。我們兩個人都可以裝到超過負重又超過格子,然後開始心疼的丟衣服。每件衣服都可以賣到上萬啊!

每次丟的時候我的心就在淌血,只要丟到十件以上,十幾萬就這樣飛掉了…

「如果結婚就好了。」他嘆息,「有婚戒傳送省事很多呢…可惜等收費的時候,我可能就不玩了。」

蝦瞇?我好不容易習慣了他的打怪風格,他不玩了?!

「為什麼啊?」

「下學期我會很忙啊,而且我玩遊戲都是拿虛擬貨幣買月卡的,從來不花真的錢買月卡。」

「…那就收月卡啊。」這也算是理由嗎?

「收不到。」他很遺憾,「欸,如果我收到月卡了,我們結婚好不好?」

…等一下,他是在跟我求婚嗎?

那我跟他嘮叨了半個晚上的懺悔是嘮叨假的啊?

「我…我不想跟任何人有感情上的糾葛…」我開始結結巴巴,根本沒意識到旁邊有女神正在拿章魚頭敲我的腦袋。

他衝過去打女神,「妳喝一下水好不好?妳在想啥?想太多,」他輕鬆的解決了那隻女神,「放心啦,小月,我現實跟網路是分得非常清楚的。只是遊戲有這種制度,什麼都該玩看看啊,妳說對嗎?」

他說得其實有道理。沒有理由為了一些無謂的堅持而放棄遊戲便利的設定吧?

再說,我們是滿要好的朋友,這個我是很清楚的。

但是我還是很怕那種無聊的輪迴,我不知道那個未知的重大缺陷會不會把一切都搞糟。

更清楚的說,我不想失去這個我很喜歡的朋友。跟他打怪雖然對心臟不好,但是也滿有坐雲霄飛車的感覺。

這是會讓人上癮的。

「如果你收到月卡的話。」我不太抱著希望的回答。

結果公會的人賣了他一張開卡月卡,他沒再提結婚的事情,我也樂得當烏龜。

就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凌晨,我們激烈的和一大群女神戰鬥,他突然邊打怪邊打字,「小月,我們去結婚吧。」

打完字他就趴了。

我瞪大眼睛,趕緊叫狗叫白來擋,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清完怪,蝦瞇啊!你為了打這句話沒喝水趴掉?!

「欸,剛好欸。」他趴在地上回答,「正好免費回城,我們可以結婚囉。」

我瞪著他的「屍體」半天,根本忘記我會回生了。為什麼大腦突然斷線,我自己也不清楚。

「好啊,就結婚吧。」

…這行字真的是我打的嗎?等我意識過來,我已經乖乖的跟他在主婚人面前並排站好了。

EI結婚的時候,婚戒必須要交換。所以我很理智的提醒他,要先交換要當婚戒的戒指,省得發生道士新娘戴著火二猛龍環,戰士新郎戴著聖二黎明戒指的慘劇。

等系統提示在比奇公告:「新郎熾天使和新娘月芽兒的婚禮就要開始了。」我的手突然不斷的發抖。

欸?我不是說我絕對不要跟任何人有這種蠢瓜葛的嗎?為什麼…?啊啊啊~

但是主婚人問我願不願意的時候,我還是打了「願意」。

然後,我們就結婚了。公會的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等於是私奔的。

天啊~兩天前他們調侃我,我還堅決的說絕對沒那回事的啊啊啊~

…反正我也很少跟公會的朋友練功,所以大概可以瞞個幾天…

哪知道,才剛結完婚,準備回震天繼續奮鬥的時候,居然在綠洲遇到了那隻程咬金…我是說,雪兒的丈夫,暗之聖法。

透過他的廣播,全公會的人幾乎馬上都知道了,然後我被口誅筆伐到百口莫辯。

「小月!妳居然悄悄的私奔了!」

啊啊啊~千夫所指~

「…沒有啊,」我硬著頭皮回答,「這是傳送戒指。很貴的,五十萬欸。」

「最好是傳送戒指啦!要去哪裡打或者哪裡買得到!ˋˊ」

一定要這樣追根究底嗎…?

「…比奇的主婚人,花五十萬就可以買到傳送功能…」

我被公會頻道轟炸了一整天。

死小暗,我恨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