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三

十、不睡覺的夜晚

我並不是失眠。而是每個月的恐怖輪迴又來到了,我又進入昏天暗地的趕工期。老闆非常體貼的扛了一箱的蠻牛冰在冰箱裡,甚至在辦公室附近幫我租了一個小房間可以小睡一下。

要說老闆對我不好是假的,他不但幫我準備了住宿、餐飲,甚至提供了整套豪華溫暖的羽毛被。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

我什麼時候有機會跟那套羽毛被溫存啊?!

自從踏入出版社的辦公室,除了可以回去臨時住所洗洗澡,其他的時候,幾乎都是死盯著電腦不放,手裡不斷的忙著,精神緊繃的猛操可憐的麥金塔。

功能完善的麥金塔電腦被我操到當機,夜深人靜的時候,被迫得關機休息一下。

離天亮只剩兩三個小時,而這本書還有一半多沒整理好。

等天一亮,又有另一本書的進度等著,所以我是絕對不可以睡覺的。

再開機,脾氣很大的麥金塔當在開機畫面,抗議它工作過度了。

我知道,我知道。無奈的和它面面相覷,我也工作過度啊,又不是只有你。

乾脆把它關了,趴在桌子上,我感受到美好的睡意溫柔的引誘我…

幾乎是驚醒的,啊勒,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

焦躁的走來走去,喝蠻牛,都驅逐不了濃重的睡意。我開始罵老闆、罵出版社,第一千零一次考慮去找份正經的工作,朝九晚五的,不想被這樣折磨了…

極度疲勞中,我開始想掉眼淚。連續四天沒有好好睡一覺,我已經到了極限了。

不能這樣下去。我若真的哭了,那就真的輸了。

乾脆打開EI,反正麥金塔不動,我根本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做。看看線上還有誰可以聊一下好了…還沒密任何人呢,發現有幾封信靜靜的躺在我的信箱。

是天使寫來的。他說他等我等到四點,實在太睏了才去睡覺。

哇勒,我開始趕工就告訴他了,這個禮拜都不會上線啊。算了一算,我離開幾天,他就寫了幾天的信給我。

都是說一些瑣瑣碎碎的小事,沒什麼。但是翻著這些信,原本浮躁的心情卻沈澱了下來。

只剩下三本書,再撐三天就好了。再三天,把所有的書送進印刷廠,這種慘絕人寰的日子就可以過去,直到下個月來臨。

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我默默的看著信。他要我注意身體,多少都要睡一下,最後給了我即時通的帳號。

我下載了即時通到PC電腦裡,PC電腦跟麥金塔是並列在桌子上的。我明明知道這個時間的他,已經安安靜靜的睡著了。但是他的名字溫暖的列在好友名單裡,我突然找到一點振作的力量。

只要再三天。

洗了把臉,我打開麥金塔。經過短短的休息,它像是感受到我的振作,運作的非常流暢。

果然麥金塔是非常人性化的電腦啊。

不知道是怎樣的神祕力量,居然讓我一鼓作氣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居然在兩天內做完了三本書。

或許是這次的封面插畫感覺對了,也或許是這次的作者不龜毛,更或許是…

或許是…

或許是有人默默的為我加油打氣吧。

等把最後一本書交出去的時候,我真的燈盡油枯,癱坐在出版社專門為我準備的位置上,同事們都很開心,因為提前完成他們就多了點時間可以看樣,減少許多錯誤。

但是我笑不出來,疲憊到了一定程度,我的眼皮非常鬆弛,鬆弛到幾乎在出版社打起鼾來…

電腦發出敲門聲,把我嚇醒。

「妳什麼時候灌即時通的?」天使傳來訊息,「妳還好嗎?工作如何了?」

「…比預計的時間還早完成。」半癱在桌子上打字,「等等我就要回家睡覺…」

「等妳睡醒我們再聊吧。」過了好一會兒,「妳不在,我有點無聊。」

趴在桌子上看這句訊息好久。我無力的微笑一下,「嗯,我也是。等我睡醒,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我們的確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

等我的魔鬼週過去了,沒多久,換天使的魔鬼週來了。

他念一個我聽不懂的研究所,雖然解釋了半天,我還是聽不懂啥是材料所。我只知道要作很多很多的實驗,而且若是作不出該有的結果,就得重頭來過。

實驗作不出來,論文就作不出來。

筋疲力盡的睡了一天一夜之後,換天使不能睡覺了。

「妳如果無聊的話,」他還不忘叮嚀我,「跟別人去打怪好了。悶了這麼久,好好的玩一玩吧。」

「我不跟你以外的人打怪。」

他沈默了一會兒,「妳真機車欸。」

「錯了,我是哈雷。機車太小台了。」

「不要管我啦,妳去玩妳的。」他沈默了好一會兒。

「我沒管你啊,我自己打。」

結果他在實驗室裡也掛網挖礦,一有時間就密我聊天。

「很想我厚?」我故意取笑他。

「我只是無聊而已,妳想太多。」

在許多各自不可以睡覺的晚上,我們幾乎是相依為命的。有時候我會撐著沈重的眼皮陪他,有時候是他撐著陪我。

這樣的日子當然是美好的…你知道在不能睡覺的夜裡,有個陌生的朋友,在遙遠的天涯海角,默默的陪你,懷著溫柔的善意,所以孤獨也就不是寂寞了。

這樣的感覺,很溫暖。

十一、天使,你的封號是「哈雷」嗎?

相處久了,人的本性就會漸漸顯現出來。

一開始的時候,天使是非常客氣有禮貌的。直到我們結了婚,還是非常之禮貌體貼。日子一久,體貼還是非常體貼的,但是那個禮貌啊…

他的幾個同學也在玩EI,有時候遇到了,還會叫我大嫂,讓我萬分尷尬。不過是遊戲咩,大嫂就大嫂吧。

結果在震天宮遇到了,天使衝過去幫他們打怪,還不忘這樣講:「我很強厚!不夠看啦!」

「嘿啦嘿啦,讚的啦,出國比賽得冠軍啦!」他的同學損他。

「多說低。」很臭屁的撂下這句話,然後帶著我揚長而去。

……這該不會是天使的真性情吧?

這種隱約的不安漸漸的成了事實。

站在綠洲跟他認識的人聊天,他開口就是「我很嫩,不要欺負我。」

…快要三十八的戰士算很嫩嗎…?

後來我發現,他把自己的等級和裝備批評的一文不值,就是為了讓別人說他很厲害之類的。

這種機車的個性害我不知道該說啥才好。

他的裝備雖然不敢說是頂尖的,但也算是排得進名次的火攻戰士。攻防兼具,手裡的武器衝得也不壞,偏偏喜歡這樣自貶…

讓人滿無言的。

後來他跟同學們都加入了翩行者,公會一下子熱鬧了好幾倍。他的幾個同學都有挺討人喜歡的個性,不管是開朗的還是沈默寡言的,都很合得來,看他們鬥嘴也是滿有意思的。

一開始,大家對天使充滿好奇,因為我常常在公會裡講「某強戰」如何如何,也對我口中那個「堅毅沈默有禮貌」的「老實人」很有興趣。

結果事實證明,一切都是誤會。

公會的副會長銀輪說得好,她說天使是「看似有禮實則OX的態度」,講得真是太貼切了。

混得熟了,他開始非常喜歡欺負我。

明明知道我在忙,故意送訊息問我怎麼不理他,然後假裝生氣不理我。等我忙著解釋半天,他才哈哈大笑,說他只是開玩笑的。

偶爾我提到某公會會長跟我交情不錯,他故意勸我離婚再嫁,等我氣得跳腳,並且撂下狠話,「除了天使我誰也不嫁」,這才發現誤入陷阱。

我常被他耍得哭笑不得,他倒是滿樂的。

現在後悔大概是來不及了,嫁都嫁了…我是相當認命的人。他不但會讓我氣得跳腳,也會讓我幾乎笑倒在電腦之前。

說真的,雖然之後才發現他的真面目,但我還滿喜歡的。我對太堅毅正直的人都抱著崇敬的心態,但是這樣嘻笑怒罵的人卻可以輕鬆對待。

我喜歡輕鬆自在的人生。

叫我再嫁,要去嫁給誰勒?我害怕網路戀情,而天使已經表明了絕對不會有這種蠢事。

他都叫我小月,我叫他天使,從來沒有公婆互稱過。互相虧來虧去,就算叫罵也不傷感情,用不著沒有誠意的親親抱抱啵啵,這樣自在的「婚姻」關係,除了他還有誰可以給予呢?

我們打怪又是這樣的有默契,相處的這樣的好。

(雖然他總是嫌我笨。死天使,你也去看看別的女生打怪,我算聰明的了好不好?)

除了他那種機車個性實在是…

要不是公會的封號故障,無法更換,我真想幫他申請個封號,就叫做「哈雷」。

CC數可是小綿羊的好幾十倍。


 

十二、令人崩潰的聖誕節

天使練到快四十了,手裡還是一把鬼王修羅。

雖然他嘴裡不講,我也知道戰士的願望通常是那把大斧頭--煉獄。

雖然我對煉獄的好感度不高,攻擊 1-31,加上煉獄非常沈重,如果不喝疾風神水,揮刀速度之慢是可以預期的。

但是你知道男生的英雄主義常常作祟,總是認為是男人就該扛把大斧頭出來風光一下,又怎麼忍心苛責這種願望呢?

問題就在這裡。任務我接不到,要買又好幾千萬,我一個小嫩道去打牛?開玩笑,打千萬隻還不一定掉一把給你。EI的武器掉寶率之低,可比樂透頭彩。

正在思量怎麼幫他弄到一把煉獄的時候…官方在聖誕節辦了個活動,蒐集六樣道具各一百個,就可以換把煉獄、銀蛇或者是魔杖。

我要銀蛇幹嘛?我的鬼王降魔衝得雖然爛,好歹也比銀蛇高好幾階了。重點是煉獄。

等我下定決心要去蒐集那六百樣道具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我的苦難才剛剛開始。

道士這個職業的特色就是:暴動中依舊高存活率,最強的輔攻系。但是打怪之慢,是三個職業裡面最讓人傷心落淚的。的確要蒐集的道具需要打的怪都很弱,但是道具掉落率也是低得可以…

必須以量取勝。看戰士揮半月喝喝哈哈殺一大群,法師放火放冰放倒一堆,我的狗狗和小白還慢條斯理的打了兩隻…

我,真的有辦法蒐集全嗎?

公會沒打算蒐集的朋友都熱心的幫我打道具,我在痛苦的打全了兩樣以後,下了一個沈痛的決定…

再練一隻法師來燒小怪。不然讓道士打道具,我可以打到明年的此時此刻還打不齊。

拜公會法師所賜,我的小法師兩天就二十級,可以放地獄火了。雖然常常被貓圍死,好歹也是一路趴著打到不少道具。

這個聖誕節,真是EI最瘋狂的聖誕節。練功熱門地點的震天宮,第一次這樣的門前冷清。連人人搶破頭的大象,都無聊的塞滿馬路閒晃,沒人想去打牠一下。

全EI都瘋著打小怪,大地圖上不是放火就是放冰,我還看到高等法師穿了一身華貴,拿著血飲割鹿角,或者是穿著霸王鐵鎧的戰士,用連月打貓…

委託商人塞滿了聖誕道具的販賣,價格令人卻步,但還是有那種有錢人全包了,市場突然熱絡的嚇人。就算是不想蒐集道具的,也加減打一些來補貼家用。

在我的小法師一天趴五十次,連續趴五天以後,終於把所有的道具都蒐集齊全,打貓打半獸人這種令人掉眼淚的小怪,我這個強迫長大的小法師居然可以換魔法長袍了,我到底是殺了多少貓和半獸人啊?

(謹為那些可憐的貓哀悼一秒鐘)

等我蒐集齊全了,把道具交給天使,讓他去換了把煉獄時…

我比自己拿名川扇還高興。

他開開心心的拿著煉獄對我揮刀,我覺得,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謝謝妳。」

「哈哈,我沒幫什麼忙啦。」我也很坦白,「其實大部分的道具是你和公會的人打到的。我打到的也只是很小的一部份…」

「是妳的堅持,才有這把煉獄。」

這只是我所能作的小小回報而已。

這個瘋狂的聖誕活動延續到一月份,我們沒有去練功,幫著公會其他人蒐集道具。

當時打小怪打到想吐,在最後的幾個小時,道具還沒蒐集齊全,全公會的人都出動幫忙,或打或買…

這種凝聚所有人力量的感覺真的很棒!

最後我們公會因此換了兩把煉獄、三把的魔杖。共計是三千個道具,都是公會全體努力出來的。

我真高興我加入了翩行者。雖然這個公會很小,人也不多。而且沒有人介紹是不收人的。因為小,大家不怎麼打王,打寶運也普普,又不很熱衷練功,攻城更是不可能的任務。

但是這個公會的人情味兒是其他公會很少有的。

當時打得幾乎要吐血,但是現在想起來,都是非常有趣的回憶。

網路遊戲其實都大同小異,原理也差不多。真正讓網路遊戲有趣的,是活在當中的每一個「人」。

我從來沒有忘記,螢幕後面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我也很高興,翩行者的每一個,都牢牢的記住這件事情。

只是…因為都是「人」的關係,相處也不可能都是快樂的事情。

當瘋狂的聖誕節過去,公會裡頭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深深的思考起關於「人性」的種種。

我們只能說,人性是很奧妙的。從最高貴的無私奉獻到利用別人無所不極都存在。

就因為只是「遊戲」而已,所以更赤裸裸的顯現出來。

然而這一切,都要從EI的結婚制度說起。


 

十三、結婚?結昏?

除了我跟天使是認識一段時間以後才結婚的,公會裡的另外兩個女生,幾乎都是認識不到四十八小時就結婚了。

雪兒還是個偶然的美妙邂逅,兩個人打過怪,聊過天,雖然是閃電結婚,到底也多少有點認識。她的公暗之聖法因為雪兒的關係,還入贅到我們公會來。

雖然小暗是個對女生都會吃醋的無敵大醋桶,不過疼老婆倒是無人出其右的,他們相處的萬分融洽快樂,是對非常典型的網路公婆。

至於輪子跟不二…那倒是一個意外。這點跟我和天使有點相像,不過,她和不二是個很好笑的意外。

話說小暗入贅到我們公會,跟公會的人處得很好。唯一讓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很不能適應公會女生用「飛撲」、「親一個」、「啵啵」互相打招呼。

(本公會是有點GL的味道… = =;;;)

偏偏輪子特別喜歡這樣,結果為了雪兒,他們就槓上了。小暗被抓到這個弱點,天天被輪子欺負得哇哇叫。

我?我還在記恨小暗發現我私奔的事情,樂得隔山觀虎鬥,偶爾踹兩腳。

終於有一天,第一千零一次小暗跟輪子鬥嘴敗陣之後,他再也受不了了,立刻在綠頻大放送,準備把輪子嫁出去,省得天天跟他搶雪兒。

結果不二就報名了。

這位劍及履及的不二先生,不但第一時間就跑去相親,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跟輪子約定了結婚的時間,就、就…

就下線了。

連給輪子拒絕的機會的沒有,我聽到的時候,實在啞口無言。

然後?哪有什麼然後,然後他們就結婚了。

本來大家都不怎麼看好,因為等於是不認識的狀況下就結了婚,沒想到他們感情越來越好,輪子成天都是「我公」、「我公」的,幸福甜蜜的成了純鈞家喻戶曉的一對。

我本來以為網路遊戲的結婚就該是這樣,大家都融融洽洽的在一起,快快樂樂的一起練功打寶,一起升等,有裝備大家一起分享,當初我們不都在主婚人面前發誓,要在EI這個虛擬世界裡面相親相愛,患難與共嗎?

就算是遊戲,也有其真摯的一面。因為螢幕後面都是活生生的人。

不管是真實或是虛擬,人心就是人心。每個人的心都是柔軟會受傷害的。

或許是公會女生都嫁得很好,所以我根本沒想到會有第二種可能性。只能說,我還太天真。

當初翩行者遷來純鈞的時候,有個脫隊很久的老翩行者也在純鈞和大家相認了。巧合的是,我在龍麟也認識他。雖然是在一種非常為難的情形下認識的,但是這個癡情人的故事,我幾乎都知道。

他在純鈞的名字叫作「葬心」。我也知道他是為了誰埋葬了。

知道太多,實在對我的心臟不太好。

不過,我看他在純鈞展開了新生活,熱情的帶著公會的小弟弟小妹妹快樂的打怪,我想他應該已經離開了那段情傷,也衷心的希望這個好人可以找到好對象。

果然,沒多久,他也宣佈了結婚的消息,帶回來一個叫做「艷然」的女法師。

公會的人當然是熱烈的恭喜這個好心的大哥哥,只是這位艷然小姐…跟公會的人似乎很熟的樣子…?

等搞清楚她是誰,我在心裡暗叫一聲糟糕。老天…她不就是那個最盛期同時擁有七個公的龍麟第一夫人嗎?有段時間我跟她不錯,結果這個「不錯」,讓我被她的那群公煩得幾乎死掉。

我自己的情傷都療不完了,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去管別人的傷口?再加上每個她的男人都想從我這裡挖掘真相,基於保護個人隱私的原則,我又什麼都不能講…

只好乾脆的跳伺服器一了百了。

「…妳不是說妳不玩了嗎?」我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我是為了某人才回來的。」她深情的回答。

然後葬心在她身邊傻笑。

我怎麼也沒想到艷然會是老翩行者,我這個後來加入的,只能緘默到底。老實說,我寧可什麼都不知道,說不定還輕鬆一點。

很不幸的是,艷然小姐什麼都告訴我,所以我知道了她對外宣稱的「哥哥」,那個曾經是龍麟第一公會會長,甚至還有婆的哥哥,是她同居多年論及婚嫁的男朋友。

這…不是很詭異嗎?

兩個人各用一台電腦,各自對著不同的對象(偶爾還是「對象們」)談情說愛,親親抱抱啵啵…

我不了解。

當然,或許他們的邏輯是正確的,因為「不過是遊戲」。只是我難以消化這種邏輯而已。

不過有一天,這位「哥哥」氣急敗壞的質問我,知不知道艷然跟葬心去宜蘭的事情,甚至撂下狠話,「是朋友就該勸阻她!最少也跟我說一聲,妳居然替她隱瞞!」

這個時候我真的動怒了。

你的女朋友交給我託管了嗎?尊重你們的隱私,緘默到底,難道是錯的嗎?真是夠了!

我想離開龍麟,這是個遠因。

艷然和葬心在純鈞重逢又結婚,妳說我心裡沒有一點不安,那絕對是錯的。

但是EI和傳奇不一樣。EI的婚姻制度明明白白的擺在配偶欄裡頭,人人一目了然。

雖然說,純鈞有幾個奇女子幾乎嫁遍了各大高手,甚至有今天在比奇用大喊廣播:「我最愛XX,他是我唯一的公,這輩子我只愛他一個。」明天就結婚,大後天就離婚的,到底她也是五百萬花下去離婚再嫁的,坦坦白白。

同時要有一堆公的倒楣事件應該不會再發生了吧?

結果證實了我的天真真是無藥可救。

沒多久,艷然開了個小戰分身,偶爾也練練,然後就帶了個「乾爹」來公會玩了兩天。

我那時候就有預感,完了,流程都一樣。不過我還抱著微弱的希望。因為我知道葬心當初有多麼傷心,他和我長談過,沒有一個字苛責艷然,就是默默的離開而已。

明明知道,事情會怎麼發展,因為我太了解艷然了。但是我什麼都不能講,只能焦急的看著這段情感眼見就要墜下懸崖。

等我發現那位「乾爹」結婚了,配偶欄的名字還是我很眼熟的「水靈」…那是艷然在龍麟想要,卻被註冊走的名字…

我的壞預感又更深了。

果然,他們的甜蜜真的墜崖了。當葬心平靜的敘述事實,證實「水靈」就是艷然,而且乾爹和水靈一開始都矢口否認,直到被當場抓到才承認…果斷的離了婚,我知道,他的平靜只是表面的。

要說他痴嗎?要說他傻嗎?或許。因為,「不過是遊戲」。他居然傻到讓遊戲侵入了他的現實生活,甚至把自己的心交了出去。

艷然不對嗎?她沒有不對的地方。因為,「不過是遊戲」。只是,她連葬心跟公會女生開玩笑這種事情都動怒…

我發現我的價值觀有了很深的困惑。

或許誰也沒有不對,但是我不想再跟這類的事情有任何瓜葛。所以,艷然說她要砍帳號,我沈默;她退公會,我沈默;她從此用「水靈」在純鈞活動,我就算遇到,也沈默到底。

公會的人很一致的站在葬心這邊,但也實在不知道該多說什麼。

很沮喪的跟天使說了這件事情,他安靜而專注的聽我說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妳也不能說她是錯的。」

「那麼,什麼才是對的?難道因為是遊戲,就不用真心相待?一個人的時間有限,就算只是為了練功方便結婚,也該為這個決定負責。分身嫁了別人,那本尊的配偶怎麼辦?誰一天有四十八小時可以公平分配?是我想不開嗎?」

「是啊,妳很想不開欸。」他忙著打石獅子,「欸,放個火。妳管別人怎麼作,妳做妳自己就好了。」

「我的分身絕對不會嫁別人,我只嫁天使而已。」很堅決的告訴他。

他對我笑了笑。

但是我沒想到,過了幾天,他拜託公會的人把他的分身法師帶到十八級,然後自己硬練到可以結婚的二十二。

「小月,我們再結一次婚吧。」他對我說,「這次不是私奔了。」

他用行動,表達了他不會如此。我很感動,真的。

我的確,嫁了一個好人。

「帶五十瓶特藍喔,」他不忘叮嚀我,「到時候丟出來給來觀禮的賓客,別說都沒請喝喜酒,嘿嘿嘿…」

…只是這個好人真的有點機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