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四

十四、不要拿你家垃圾桶的東西敷衍我!

所有的網路遊戲都很類似,有普通的怪,當然也有小王跟王。

小王就不用提了,幾乎看到的時候都是撲上去一頓猛揍,然後噴了一地的錢和水。在魔法盾一本上千萬的時候,屍王最受歡迎,通常是一重生就立刻死,很少能夠活超過三秒鐘的。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等書大出了,屍王變得乏人問津,有時候只是去挖個礦可以連打三隻,打到煩,打到想要繞道而行。

我也不知道我的打寶運怎麼會這麼賽,別人打小王都有祝福油,我打小王連油渣也沒有。EI不比傳二,連小王都有人統包。小王的種類多、數量也不少,遇到就是你的了。我起碼也吃了七八十隻小王,連戰神油都沒有,更不用提祝福油了。

為了提高武器的幸運值,我只能搶劫天使打到的,或者是花大錢去買,自己打到的--零。

看到天使開心的一天打五罐,我玩了兩個多月沒半罐…我能不能控訴蒼天不公?

小王是人人可以單挑的,但是王就不是這樣了。在我們年紀還小,嫩嫩的二十幾級時,打鬼王非組隊不可,而且還不一定會贏。

那時候打鬼王解任務真是超級刺激的。裝備好不容易湊到強雷五,鬼王的技能很炫,是全螢幕閃電的。一發功,整個螢幕都是大規模閃電,好像天譴的場景。

不過等到三十幾級,我跟天使就可以兩個人單吃了。道士放毒、戰士砍,看起來很神氣的鬼王就只能趴下。

不過打鬼王打出來的東西都很無言,我看過鬼王噴青銅斧的,當場只能對著那把十四級就可以用的斧頭發呆。

好歹你也是沃瑪神殿的一殿之主,堂堂萬鬼之王。被打敗了也願賭服輸一下…別把你家垃圾桶的東西拿來搪塞好唄?

等我們長大到可以打觸龍神,這隻戰士專利,魔防達到 999 魔鬼數字的絕命山谷之王,氣勢凜凜的從懸崖邊竄出來,噴出可怕的綠毒,不注意補血是會被秒殺的。

(雖然我怎麼看都覺得像是大蜈蚣,不像是什麼龍…不過韓國人咩,他們不是很懂龍長怎樣,就原諒一下好了。)

有陣子天使天天去吃龍,吃到最後默默無語。我跟著去了幾次,好不容易讓巨大的龍神發出怒吼倒下的時候…

滿地的錢錢錢錢水水水水…然後是把偃月。

撿起來一看…果然雪白無暇,一點點特殊都沒有,非常堅持的正廠普通偃月。

十八級法師就可以用,而且絕對沒有雜質!真是好貨…可以直接賣商店,得價一千八百元EI幣。

天使喝了上百個特紅,我喝了三十幾個特藍,水錢大概是十幾萬EI幣吧?

不死心,再打。給的東西千奇百怪,就是沒有超過價值三千元以上的貨物。有回龍神大概可憐我們這麼辛苦,噴了一雙lanew --兩只皮靴,回城一賣,嘿,剛好一雙加起來破三千了。

我很想立刻回生死棺對著死翹翹的龍神鞭尸。

龍神不噴好貨是嗎?我們把目光調遠一點,打邪牛天王好了。

歷經千辛萬苦,跑過重重疊疊的左右使,被左一個火球右一個閃電打得七葷八素,一路還被牛狂扁,死命按雪霜飛奔到七樓,一下樓,我昏…

像是把牛殿七樓所有的左右使都召集了,整整齊齊的像是在閱兵,牛王還沒看到,我們組團的法師倒下兩個,我硬頂著天打雷劈,一面拼命回生。偏偏該死的左右使又踩著少女法師的屍體不肯走,零級回生術又不靈光…

等回好了,全體集合開始把牛王拖出來圍毆。牛王是風系攻擊,一發功,血莫名其妙的少了三分之一。

喝水阿,狂打阿,下毒的下毒,冰爆笑的冰爆笑,撲上去開扁的開扁,好不容易牛王忿恨的躺下了…

地上亮晶晶的一堆雪霜跟錢…沒有了。

沒有了?蝦瞇?沒有了?!

我為我喝掉的一百多根雪霜哀悼一下。牛王也不噴寶是吧?好,我們去打祖瑪教主!

雖然我在祖瑪每打必趴,從三十級一路趴到四十一,但還是鼓起勇氣去打教主了。

靠天使的巧妙閃怪技巧和婚戒的幫助,我在趴掉十一趴以後,終於抵達教主之家,在第四次打教主沒趴的情形下,正式和教主對決了!

教主真是強啊…還會火牆、地獄火,連爆裂火焰都會欸!可見他根本是火系法師!

我下毒以後就開始跟教主躲貓貓,戰士一湧而上圍著教主要簽名,法師趁機大火球啊、暴火啊依樣照葫蘆的偷襲。

我呢,就一路救被教主踩過去的團員…一面閃教主的攻擊。

終於放倒了教主,看他龐大的身軀漸漸的倒下,我充滿興奮與感動的往地上一看…

祝福油一瓶。

我們這團十一個人,要瓜分這瓶祝福油…嗎?

大家很客氣的推辭半天,最後受不了的人買下了這瓶豬油,每個人分三萬塊。

我喝了價值二十幾萬的雪霜了…

經過了這些充滿傷痕的打王歷程,我覺悟到兩件事。

第一、打王是純粹的娛樂性質,跟買門票去高空彈跳的意思一樣,驚嚇完畢給你兩個棒棒糖。

第二…XXX的那群王,你們別再拿垃圾桶的東西打發我們好嗎?很沒有禮貌欸!


 

十五、小委,我好想念你。

如果網路遊戲只是一味的練等打寶,其實也是滿無聊的。

當委託商人還沒殘廢的時候,我認為這真的是最佳的休閒旅遊場所。每天十一點特修以後,大家等十二點的任務,各大城市的委託商人旁邊擠滿了人潮,大家都想要看看又有什麼好貨上市了。

那真是美好的舊日時光…其實也不過在一兩個月前吧。

大家都公平競爭,畢竟一個貨物上架,考驗的就是眼光、財力、對遊戲設定的了解度,還有未來發展性。

同樣都是聖二流魂鏡,在委託商人那兒數量和價格清清楚楚,如果相同的貨物多,當然是價格低的會優先被購買。如果說相同的貨物極少,而價格都在高檔,偶爾出現急著出售的低價或者是搞不清楚行情的,就能夠撿到便宜,買下來換個和市價相同的價格賣出去,賺取當中的差價。

委託商人不但造就了許多叱吒風雲的大商人(要說奸商也可以),而且發展出另一種不同的遊戲規則。這讓EI與許多雷同的網路遊戲有所區別。因為統一銷售與購買的管道,所以造就一種類似股市行情的氣氛。如果對於練功升等相當沒有興趣的人,甚至可以選擇當個「巨商」。

每天練功休息時,我和天使都會聚集在委託商人那兒「看盤」。早期我的一些裝備都是看盤看出來的。炒作哄抬在所難免,但是因為平台統一(只有委託商人),如果對標上去的價格不滿意,可以私下密語或寫信商量。

打到的寶可以快樂銷售,需要的人可以比價購買,我覺得委託商人是EI最令人稱道的功能了,雖然很多人罵他黑心,收取的委託費和手續費超高,但是他還是EI最受歡迎的NPC。

就像美好的時光總是稍縱即逝的。某一天,我正準備去看盤時…委託商人不見了。

這真是晴天霹靂。就算是不打算練功也想去看看有啥好貨呀!他就這樣…無影無蹤的消失了。還帶走了許多我的裝備和小極品。

那天真是EI開站以來最恐慌的一天。雖然官方一再公告,只是收回去調整,但是釋放他的日子卻沒有公佈。

恐慌的玩家紛紛做了許多推測,由這些推測我們可以知道,當人非常恐慌的時候,會做出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想像。

有人說,委商代賣了太多的極品,實在忍受不了當過路財神,所以捲款潛逃了。

也有人說,因為大家把委商當作付費倉庫,他工作過度,跟新幹線請病假休養了。

還有人說,新幹線員工旅遊,也把勞苦功高的小委帶去了。加上快要過年了,順便連年假一起放了。

更有人說,新幹線的工程師無法處理小委的重病,所以划獨木舟去韓國求醫,結果發生海難,小委不知道漂流到哪去了…

………………

當時我唯一的信念是,小委一定會回來的。

我和天使疲累的從震天宮背回一堆小逸品和極品,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賣商店?又實在於心不忍。就算是+1的小逸品也不好打欸。塞倉庫?光放裝備就放到暴倉,還有黑鐵、任務材料、水、神水…等等等等,倉庫又那麼小,能夠塞哪裡?

還是我們各開了兩個臨時帳號,練到七級,讓負重高一點,通通塞在小倉的身上才勉強解決了暴倉的問題…

過完了年,不知道引領企盼多久,小委回來了。

沒想到他回來反而是更大的災難。

回來的小委殘廢了,只能領東西出來,不能買也不能賣。而且,官方語意不明的要求玩家「儘速」將自己的東西領回來,好像不領回來東西會消失似的…

好吧,飾品重量只有一,臨時小倉雖然麻煩,好歹身上可以放個四五十個,還不算大問題。我長達十五頁的衣服怎麼辦呢?各種屬性都有,現在用不到,你怎麼知道未來用不用得到?誰知道新地圖的怪會是風攻還是冰攻?你叫我這些重得要死的衣服可以塞到哪裡去?

於是,我做了一件自己都覺得無言的大工程。

我用開卡帳號開了四個小倉,分別叫做司風、司冰、司雷、司幻,這幾個練到十一級,可以放倉庫。然後把不同屬性的衣服頭盔刀劍塞進倉庫裡,飾品就擺在身上。又開了司火、司聖放飾品,又開了司衣放無屬性但額外加攻擊、自然、防禦等等的小東西…另外還開了司刀司劍這兩個黑鐵倉庫。

是的,我一個人,開了九個倉庫人物,還得用excel一一列表管理,總共是185項,我弄完了也快趴了…

我好想念小委啊,以前這些工作都是他在做的,我真的好想念他啊~

自從他不在以後,綠頻天天都有人拍賣東西,但是貨源是這樣的稀少。因為貨源稀少,所以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加上綠頻拍賣更容易炒作,我昨天就看到一個雷三六角拍賣到四千萬…

你相信嗎?

我很懶得賣東西,結果就只能對著九個倉庫嘆息。

啊啊~我真的很想念你啊,小委~


 

十六、真的要攻城…嗎?

我們公會真的很小,練了好幾個月,不像別人家高手雲集,算來算去只有七個騎白馬的。

公會小嘛,人又少。所以攻城再怎麼刺激精彩,通常都是個人意願,先退會去加入別人公會打著玩,我總是不斷提醒,攻城趴掉會掉裝備,所以心愛的裝備武器別帶出門。再說,跟人打架和跟打怪不一樣,有時候無弱元素的高魔防商店貨都強過有弱元素的極品裝備,我這個忠實的理論派總是要提醒再提醒。

我跟天使在三十幾級的時候跟去打過一次,那次攻城方慌慌張張,守城方也慌慌張張,我最後死於卡水(喝不到水),也沒噴什麼好貨,算是很盡興的回家了。

後來城換來換去,也跟我們沒有直接關係。只有在買水的時候才發現,哎呀,又換城主了。

直到有一天,我剛睡醒,迷迷糊糊的上線準備練功,結果聽我們會長說,今天要攻城。

我的瞌睡蟲馬上飛到九霄雲外,眼睛瞪得幾乎貼上螢幕。

「會會會會會長,妳說啥?攻城?!」

「嗯啊…」兩個女會長好像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一副要去郊遊的樣子,「要不然家裡的男生都要去別人公會攻城啊。男生在抱怨玩得不盡興…」

…妳們真的知道啥是攻城嗎?

我瞪著這兩個打架超級肉腳的女會長,突然全身無力。我是還好,傳二時代打過不少架,又曾經玩過私服,被大陸職業PK玩家鍛鍊成鋼。當初會選擇道士也是因為這是個在PK中可以堅持到最後的職業。

我是很清楚打架攻城是啥…一看公會六成以上的女生,每個都善良單純到PK值等於零…

站了起來,開始翻抽屜。該死,我是把胃藥塞去哪裡了?我現在非常需要一顆胃藥…

「要不要去?」天使問我。

「你要不要去?」我一面嚼著胃藥,苦著臉回答,「我想我會去…」

「妳去我當然去囉。」他回答的很輕鬆,「有妳就有我。妳要挺誰,我幫妳挺到底。」

我也不知道幹嘛突然臉紅,大概是天氣太熱了。

(呃…好像寒流剛來襲…)

「…八點開始打,不過規矩上,都從十點半開始打起。」雖然不攻城,但是這種不成文的小規矩我是很清楚的,「所以十點半再來吧。」

傍晚的時候我剛好有事外出。惦記著攻城,我趕緊把事情辦一辦就回來了。一看時間,八點,還好嘛…

結果一登入,螢幕就出現了「沙巴克由翩行者佔領了」這一行鮮明的字。

我差點把咖啡噴在螢幕上面。

蝦瞇?!?!我們這個肉腳公會怎麼可能…老天啊!而且七早八早攻什麼城啊?

火速騎著白馬跑到機場傳送到沙巴克,我們的美少女會長輪子小姐楚楚可憐、淚眼兮兮的站在旗桿邊,還一面問:「我可不可以逃走?我好害怕…」

原本的守城方只來了一個,被她逗得哈哈大笑。「你們來得太早了。十點半才開始打的,要等很久喔。」

「不可以打我喔。」輪子繼續眼淚汪汪,「誰打我以後就不幫誰回生。」

結果攻城方很溫柔的安慰她,我們、我們…我們應該打得死去活來的攻守方居然站在旗台上聊起天來了!

(難道是因為公會女生太多,還是因為EI幾乎都是熟人?)

大家站著聊天,都很有默契的等十點半,結果其他宣戰的公會趁我們聊天的時候偷摸了旗。

攻城戰正式開打。火速回到戰場,我終於見識到啥叫「洗樓梯」。公會戰的規矩很簡單,沙巴克有個旗台,只要哪個公會的會長摸到旗子,就算佔領了沙巴克。但是攻城期間是隨時可以搶回來的。

當然搶到旗的公會會把通往旗台的樓梯堵死,不讓任何人上來,這個時候,其他公會的法師就會「洗樓梯」。

也就是說,他們會施放一直線的法術,例如地獄火或冰沙掌,因為殺傷範圍又直又寬,血量稍微低一點的通常會來不及喝水。只要有人趴了,防禦一但出現缺口,就可以趁隙擠上旗台搶旗。

觀察了一會兒,我發現真正群P還是戰士的舞台。血厚打不死,連月的威力又讓人害怕。正面對壘我這柔弱善良的小道士老是被砍出綠字,實在吃不消。

不過我們公會的戰士雖然少,但是真的很勇猛。我想戰士對戰士還扛得下來,只不過比水多而已。問題是那些洗樓梯的法師。我們公會法師也會洗,只是人數上來說,敵方的法師比我們多太多了。

在混亂的公會戰裡,補血無濟於事,放防和魔防也太危險,一團混亂要回生也不可能。基於攻擊是最佳的防禦,我開始對洗樓梯的法師進行騷擾戰。

很簡單,下毒、叫狗叫白。中毒的法師心裡會驚慌,狗狗和白骷的攻擊力不高,但是很黏人,每次攻擊兩隻加起來就30-50點血,法師有多少血可以頂?一定要停止施法喝水的。當他施展抗拒火環把狗狗和白推開的當口,他沒辦法施展其他法術,但是我可以。

所以他得吃力的應付我不高但是非常煩人的攻擊,還有兩隻吵死人的小寵,等他火大來對付我的時候,道士最擅長的絕招就出現了!

是啥?或許你會問。聽好了,這可是道士的成名絕技呢!

那就是…躲、貓、貓。

我跑,你就打不到。你要回去打,我就再煩死你。而且我可以一次煩好幾個法師,小寵叫來叫去的,一下子打法師甲,一下子打法師乙。等他們一起火大起來對付我的時候,我這柔弱善良的小道士一面叫寵來擋,一面喔呵呵的跑過去。

月芽兒:怎麼樣?你們抓不到我~來追我呀~法師們:妳這壞心的小東西,不要跑~

我跟一票法師在沙巴克城沙灘追逐,他們也就沒空洗樓梯了。

(所以說跟道士打架實在很沒有意義…你打不死他,他打不死你。但是會被道士煩死兼氣死。)

這場戰役打得很激烈,大家旗子搶來搶去的。我們公會(是的,我們這個肉腳公會)在最後五分鐘居然搶到旗了,卻在最後一秒鐘失去。

但是,這樣的結果很好。事實證明了,我們公會還是有實力(?)攻城的。真的把城攻下來才傷腦筋呢,大概兩個少女會長會面面淚眼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守。

這是場精彩的攻城戰。

只是…我們兩個道士都安然無恙,不知道是不是輪子的威脅奏效,那就不得而知了…

(害怕以後沒人救所以不敢殺道士?)

不過,純鈞的道士真的太少了,這成了職業人數非常不平衡的沈重隱憂之一。


 

十七、道士的心聲

EI有三種職業:戰士、法師和道士。

許多網路遊戲也有相同的設定,說明起來不是很難。一如別的遊戲,戰士血多防高,破壞力強,屬於先苦後甘的職業。三十八級的連月斬是所有戰士的夢想,破壞力之大讓其他職業聞風喪膽,有回等龍神無聊,天使拿二級連月斬跟我打著玩,我低頭打字,連月斬斬去我三分之二的血,後面一刀的攻殺讓我躺了。

四百多的血無影無蹤,我當場傻眼。

所以說,戰士的攻擊力屬於爆發型的,一刀下去,很可能立刻扭轉戰局,這種高破壞力是其他職業沒辦法比較的。所以這種高破壞力吸引了許多男生,男戰在伺服器的人數不算少。

至於法師,這個人數最多的職業,練等打寶第一名。等二十級會了大範圍法術「地獄火」之後,升等賺錢根本不算什麼,看看官網的高手排行榜,法師的等級遠遠的把其他職業拋在後面,應該就可以說明這種優勢了。

但是法師也不是沒有缺點的。先天的貧血和脆弱的防禦,加上魔法盾並非別人想像的那麼堅固,打怪或許虎虎生風,但是PK的時候絕少出現綠字,真要打架,法師並不佔優勢。

然後…就是我正在練的道士。

道士這個職業在其他遊戲也有,屬於祭司類,最強的輔攻系。血量和攻擊力都介於法師和戰士中間。而且,這是唯一一個可以召喚寵物的職業(白骷、神獸,或強化白骷),等到三十五級以後,又是唯一可以使用回生術的職業。EI的人物死亡是會掉經驗值的,但是讓道士回生,可以減少掉經驗值的趴數。

問題來了。說血多,沒有戰士血多,防禦又低,所以想要近身砍怪…我要勸三十三級之前的道士們死了這條心。砍出來的數字令人傷心,被怪倒是打得哀哀叫,何苦來哉?還是冒充一下假法師,遠遠的打吧。

要冒充假法師,遠遠的用靈波或火符打,因為魔法值太低,用沒幾下就見底了,你得喝藍水。負重又遠低於戰士,所以藍水顯得分外珍貴,不得已只好喝紅水放棄使用治癒術(反正打怪紅水多),而且道士又可以施毒降低怪的防禦或者是阻止回血,所以你要帶毒粉,還是兩種毒粉。道士能使用的各項技能都要用到符咒,所以要帶符。但是符咒就有五種以上,你要看地點帶符。如果升上了三十五級,你若不忍心那些絕望的呼救,又得帶上生魂…

打開每個道士的包包,常常都是眼花撩亂的半滿。半滿還沒什麼關係,問題是,沒符要換符,沒毒要換毒,而且普通符咒和生魂符咒(回生用)是不能並存的…

所以有人看道士打到一半發呆,並不是他在偷懶。他通常是危急存亡之際在換符換毒喝紅水,而且可比六指連彈的按上所有的快速鍵──猛虎降世(提高隊友攻擊力)、降魔陣法(提高攻擊元素)、神聖戰甲術(提高防禦)、幽魂盾(提高魔法防禦)、治癒術或集體治癒術(補血),還要召喚狗狗和小白骷,順便還要用月靈波或火符攻擊…

等這串子快速鍵按完了,還得喝兩種水補血補魔,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注意隊有的安危…

但是單打的道士速度之慢,簡直令人傷心落淚。

拿打牛來比較好了。練到四十二級,我去打牛,全身神聖十七,靈魂三十一。單打起來跟一身普通裝的三十一級法師差不多,我的裝備算可以的了,結果還是…而且我還沒有大範圍魔法可以使用。

好,別說打怪,我們談PK好了。想要戰士一擊必殺的高破壞力?你想太多了。道士的拿手好戲就是躲貓貓,讓對手氣個半死,然後…

什麼然後?根本沒有然後。除了把對方氣死走開,道士要打死人還真的得靠天時地利人和。

想要練等快的,不會選道士,法師一打一大串,經驗值不斷洗窗,多有快感。想要一擊必殺帥氣的高破壞力,也不會選道士,戰士多帥啊,一刀連月,接連著破百,之後的攻殺更是恐怖,又有豪壯的一聲威喝。

所以選擇道士的人,通常都是個性比較平和,堅韌不拔的。能夠忍耐練等慢,打寶不易,破壞力不如人的種種劣勢,也通常比較樂於助人,不搶著當攻擊主力的。

這樣的人實在比較少,所以道士的人數也遠不如其他職業。

或許有人會問,那回生術呢?道士有了回生術就到處受歡迎,為了這個特殊的技能,應該很多人想練道士吧?

唉,說到這個,就讓人滿心傷痕。

道士不會大範圍魔法,本身的防禦又低,禁不起怪圍毆,打怪都是一隻隻來的。但是趴掉呼救的人都在什麼地方呢?

答對了,幾乎都趴在暴走區。而且距離道士可能千山萬水,當中還有成千上萬的怪…

我們道士當然知道練等不易,能救一趴就算一趴了,如果就在附近,當然是能清怪就盡量清怪,就算冒著無法施法的危機(使用回生符的道士非常脆弱),能夠救人都會盡量救。我認識好幾個道士都是背上百個隨機傳送卷,成天在震天宮救人的。

但是…你要求震天宮東一館的道士飛到北一館救你,當中隔著三張地圖,會不會想太多啊?

問題是,想太多的人真的好多。

更誇張的是,我聽過一個前輩說,他人在震天宮打怪,被要求去般若神殿的七樓救人。

也就是說,他得先飛回失樂園村莊,想辦法飛出廣大的失樂園(不包含騎到大象被秒的危機),然後搭飛機去般若島再轉機到般若神殿,穿過密密麻麻的牛和左右使,一路奔到暴走到不能再暴走的般若七樓,扛著左右使的火球和打雷,還有牛的刀斧,去救一個不知道死在哪的朋友…

打過般若神殿的就知道,地圖是很複雜的。道士不會去打那邊,因為重生太快,經驗值又不夠好(對道士而言)。

他當時正在救人,只好告訴那位朋友他不認識路。

然後那個朋友就再也不理他了。

要說什麼呢?道士救人又沒任何好處,回生符降價了,對道士是個福音,表示不用傾家蕩產了。但是救人救到自己趴掉,可以說是每個道士都有過的慘痛經驗。救人不會增加經驗值,也不能救自己,是個純粹犧牲奉獻的技能。

但是這樣的犧牲奉獻卻被這樣對待…

其實我們的希望真的很簡單,當你被救的時候,請捐獻一下回生符吧。對你來說可能是筆錢,但是道士花掉的符錢遠超過好幾倍,不要算藍水也不要算飛掉的隨卷,你捐獻的回生符道士又不能賣掉,幫助的也是另一個倒地的人。

不要怨恨道士不救你。要知道,道士也是要練等的。道士本身練等就很慢了,飛來飛去救人的時候,根本不用想好好練等。有時候,真的死得太遠,不是道士不肯幫救啊。但是沒有道士救的時候,登出的人常常冷言冷語,讓我覺得好傷心。

好幾次心灰意冷,真的希望可以捨去這個技能。天使很心疼我這樣的辛苦,故意對我生氣,不准我再亂飛救人。坦白說,有幾次我飛去救人,回來卻發現他卡水趴掉了,真的比我自己趴掉還難受。

我也是有需要關心照顧的人組隊著,我練回生術是為了他的。我對於道士這個職業,產生了很濃重的懷疑。

但是,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微笑起來。

我成功救過的人大約有四百多人次,幾乎都是救過就忘記了。有回我用分身買東西,錢不夠,我告訴他我開本尊來付錢。

等他看到我,他說:「妳救過我。」

我愣了一下,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後來他講了半天,我才有了一點點印象。那時幫朋友打鬼王,順手救了一個要過任務的法師,事情過了我也忘了。

這位堅持的好人,硬把東西賣我半價。

並不是便宜賣我東西讓我高興,而是這份心意,很溫暖。就算偶爾會沮喪,我還是很高興我是可以救人的道士。就算練等打寶沒人想到道士,只有趴掉和打王的時候才會被重視,我也不灰心。

因為我知道,我的職業還是有很重大的意義的。

「那當然,不要小看妳的職業。」天使對我笑笑,「妳是我最重要的夥伴喔。」

我打從心裡,對他微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