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五

第五章

十八、我討厭天蠍座

轉眼兩個月就過去了,所謂的春節就要來臨。

我熬過了兩次的恐怖循環,但是過年前的出書量更大,延遲更嚴重,這次我真的沒辦法完全的顧及,一直到除夕我還在出版社趕東西。

【Google★廣告贊助】

這次十天我沒上線,已經是破記錄了。但是編輯還有一本稿子正在趕,我沒辦法回家吃飯。

在等待的空檔,老闆拉了張椅子坐到我旁邊,「還沒好?」

「還有一本在惠文那邊。」有氣無力的回答。

「這次問題特別多喔,是不是稿子太多了?」老闆笑嘻嘻的跟我說,但是我卻嗅到一點點的危險。

「…如果工作流程排好一點,其實我應該…」

「我知道,我知道。」老闆安撫我,「妳也知道的嘛,出版社每個月就這樣趕書,我看妳一個人真的太辛苦了,所以…我又找了個排版。」

意思就是說…要裁減我的工作?

我一直知道這行競爭很激烈,每年都從美工科畢業許多人,而排版封面設計的門檻又不是太高,學幾個月的麥金塔,這些有美術底子的學生可以用更低的割喉價取代我。

我畢竟沒有什麼美術底子,憑的不過是直覺而已。

跟這家出版社合作,已經有兩三年的時光了。雖然收入不是太好,每個月又有一個禮拜左右不能睡覺,但是在他們眼中看起來,我像是一個禮拜就可以賺到一整個月的工資,很不公平。

其他的SOHO排版都會接好幾家出版社的工作,確保收入,以前我也嘗試過,但是我發現一定會延誤某幾家的稿子,其他前輩都是能拖則拖,我卻不願意這樣。

再說,我懶。我懶得再去適應其他人。

只是這一刻,原本熟悉的出版社顯得很陌生。

「是嗎?」我接過編輯的稿,打開麥金塔。

「妳不要想太多。」老闆安慰我,「我只是覺得老是讓妳排小說限制妳的發展,這種簡單的東西交給別人就好了,妳試試看排其他的…有本食譜妳要試試看嗎?」

「我是SOHO,」我堆著滿臉的笑容,「當然是有什麼工作就接什麼工作。」

等老闆離開,我的笑容也消失了。木然的排著書,心裡有種荒謬的感覺。這幾個書系都是我費盡苦心擬出版型,將風格固定下來的,別人接下來當然輕鬆愉快…

不讓新人另接新書系當然是比較聰明的做法。坦白說,老闆沒有錯。

排完了那本書,今年工作太趕,我沒回家過年,就近回到我的住處。其實也不覺得餓,但還是順便買了便當回去吃。

十天都幾乎沒睡覺,我該躺下來一睡不起的。但是我卻坐在荒蕪的房間裡發呆。

翻開存摺,太好了。堅持著不談戀愛不逛街不亂花錢的原則,我的存摺居然有筆錢了。扣掉房租和必要開銷,不賺錢也可以平安活過這一年。

也就是說,我不用焦慮的等工作,也不用被迫每個月失眠一個禮拜。

我可以放長假嗎?或許我該利用這段長假,想想我的未來…想想看,我到底想去哪裡,想做什麼。

想到幾乎睡著了,手機突然把我驚醒。

「喂?」

「妳工作是作完了沒有啊?」陌生的男聲,背景吵雜的隆隆,「妳沒回家過年?」

我把手機拿遠一點,發現顯示的是「天使」。

對了…我不能上線,所以給了他電話。但是他一直沒打來,只是偶爾送送簡訊。

「我…」才剛開口,馬上兩行淚流了下來,把我自己嚇了一大跳。我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呢?「我沒回家…其實回去也沒什麼好的…」

「妳在哭?」他也嚇到,「喂!喂喂喂!要過山洞了…啊~該死…」

然後就斷訊了。

我趕緊拿面紙擦眼淚,真是的…哭什麼呢?我不知道我在哭什麼…

手機又響了,這次我的聲音正常多了,「喂?」

「剛剛是過山洞,我不是掛妳電話喔!」天使很緊張的解釋,「我正在搭車準備回花蓮,快到了…」

「嗯。」吞了吞口水,我希望自己的聲音別發抖。

「這不重要啦,」他的聲音倒是跟線上的感覺很像,「妳幹嘛哭?」

「我、我沒有啊。」又吞了口口水,「我、我是感冒了。」

「騙笑欸。」他停了停,「安抓啦,乖乖,跟我說咩…」

「啊就沒什麼啊…」我簡單的把出版社的事情跟他說了,自己心裡也一片茫然,「真的沒什麼,我也不知道為啥…」

「我知道喔。」他笑笑的。

「你知道?」

「對啊,妳覺得被『拋棄』了。」天使聲音柔和下來,「妳雖然抱怨每個月都這樣辛苦,但是妳其實是依賴而且習慣這家出版社的…但是被『拋棄』,妳很傷心…」

「我我我…」我揪緊被子,「我才沒有…」

「小月…妳一直在找不會拋棄妳的人。」他的聲音更溫和了,「外表看起來,妳很獨立自主,大家也不知不覺的把妳當成大姊頭,因為妳很樂於助人…其實,妳才是最需要依靠最需要照顧的那一個。」

「我沒有!」眼淚忍不住又湧了出來。「我不需要別人照顧我!」

「妳需要,而且很需要。」他笑起來,「小月,所以妳才會依賴出版社…甚至依賴我,對不對?」

這次我沒阻止眼淚掉下來。

「有什麼好哭的,女生就是這樣…」

「我掛電話好了。」我第一次覺得天使這麼討厭。

「別這樣啦…我跟妳說喔,妳不在這十天發生很多事情呢…」

他在往花蓮的自強號上面,用手機跟我講了一個小時的話。有時候逗我,有時候激怒我,我大概說了十次以上的「去死吧」。

「生氣比哭好喔。」我被他惹得啼笑皆非,他笑嘻嘻的,「我到家了。春節快樂,小月。好好照顧自己嘿,過年我不會上線,沒人照顧妳,我很擔心吶。」

「…我不需要別人照顧。」心裡還對他下的評語耿耿於懷。

「妳很需要的。別小看天蠍座的觀察力。」他賊笑著掛了電話。

瞪著手機,恨恨的把手機摔在棉被上。可惡的天使。

我討厭看得清清楚楚的天蠍座,我討厭!哼!


 

十九、有隻天使很彆扭

台北的春節真是蕭條。走在路上好像鬼城,附近的商家幾乎都關門了。三餐都只能依賴7-11,也幸好還有7-11。

雖然7-11的年菜真是難吃。我還是乖乖捧我的國民便當玩EI。

過年新幹線辦了雙倍經驗值和雙倍打寶,又有打年獸的活動。結果線上的人意外的多。真奇怪,過年不出去玩,都跟我一樣在網路遊戲流連,看起來孤獨的人還真不少。

天使回家過年忙死了,他跟我說,他要回家和老朋友打牌,大概一整個禮拜都不能上線了。

這才像是過年的人咩。

「欸,不過我弟弟會幫我練?妳幫幫他吧。」他要出門了,還打電話交代我。

…過年還有代練的喔…了不起…我有個這樣的弟弟就好了。

第一次和天使弟打怪。唯一的感想是…

兄弟果然是兄弟,連衝進怪堆的那種狠勁的一模一樣。不過也真的很令人讚嘆了,剛開始玩的新手,居然可以把天使的強戰本質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知道玩遊戲厲害是不是屬於家族遺傳。

而且,他們倆的機車度似乎也差不多。

打了幾天,天使弟就跟我說,「小月,妳露出大腿色誘我。」

蝦瞇?太極衣已經是非常保守、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女角色衣服了,什麼時候會露大腿?

後來我才發現,那件蓋到腳踝的長裙側邊有開衩,所以打怪的時候,大腿會忽隱忽現的露出來。

「…打你的怪!」我忙著狂按快速鍵,一面打字一面對著螢幕揮拳,「不重要的事情不要看得這麼清楚!」

其他類似的事情,不勝媒舉,我一點都不懷疑他們是兄弟。

但是…他們這樣的相似,換成是天使在玩的時候,我還是一下子就發覺了。我說不清楚是為什麼…就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

是引怪的方式?打怪的技巧?還是說話時的機車度不一樣?又或許是慣常使用的標點符號不同呢?

我不知道。

在「熾天使」喊我「小月」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是天使,還是天使弟。

這種感覺真是詭異。明明他們是這樣驚人的類似啊。

更詭異的是,明明是同一個人物角色,面對天使弟的時候,我是抱著一種有責任的感情跟他去打怪的。餓了我就說餓了,拋下他去吃飯;想睡覺我就直接爬上床,撐都不會撐一下。

但是天使上線時…我這種詭異的快樂是為啥?就算餓了我也願意餓著,想睡得要死也寧可在電腦前面打瞌睡,就是不肯下線。

這好奇怪。

這種奇怪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好像某種危險的訊息不停閃動著。我突然害怕跟他們兄弟在不同的時段打怪,乾脆拋下了電腦,跑去漫畫王窩了一天。

看了一整天的漫畫,暈暈的走出漫畫王,冷風一吹,我突然清醒了。

像是迷霧被吹散了一樣,我在空曠的街道上哈哈大笑。

什麼嘛…我幹嘛呀?當然我喜歡跟天使一起打呀。就像橋牌打球都得跟有默契的人一起組隊,跟天使培養了這麼久的默契,我又是個被習慣制約的人。

就是害怕跟「戲友」失去這種默契,再相似也有微妙的不同,我只是為了這個惶恐而已嘛。

是我想太多了啦,哈哈哈~

「媽媽,那個姊姊好奇怪…」小朋友指著正在笑的我,滿眼疑惑的抬頭看自己的媽媽。

「不要亂指,快走快走…」那個媽媽像是看到鬼一樣,抱起小朋友飛逃。

我臉上馬上出現三條黑線。

這年頭…連笑都會被當瘋子。= ="

心情愉快的回到家,發現我的手機有四天未接來電,死了…我忘記把手機帶出去,天使的電話我都沒接到…

忐忑的送了簡訊給他,沒有回音。這麼晚了…他不是睡覺就是外出打牌吧?

我還是爬上EI笑咪咪的跟公會的人道晚安。

他密了我,「妳不接我電話,我不想理妳了。」

………………

「我忘記帶手機出門了。」我心虛的回答。

「哼。」

哼完這句他就不講話了。

喂…這位先生,你幾時改姓「張」了?很會「張」喔…

(聽不懂?請把「張」用台語發音…)

「對不起啦。你在哪?」

「花蓮。」

這是廢話中的廢話啊!我會不知道嗎?「…我是問『熾天使』大人現在在哪?」

「廢話啊,當然是震天啊。」

然後又沒下文了。

現在是怎樣?他要我過去?還是生氣了不想理我?我在比奇罰站了一會兒,決定自己去探望一下喜憨兒。

「那你小心點,我去打赤月好了。」

「我就知道妳不喜歡跟我打。」他還是氣呼呼的。

…意思就是要我去跟他一起打囉?幹嘛啊…

我用婚戒傳過去,一面跟他後面跑,公會的人開始密我。紛紛跟我訴苦,今天天使七早八早的就上了,找不到我,公會每個人都被他欺負遍了。

「…乖乖…你今天沒去打牌喔。」我試圖安撫他。

「都不用休息一下喔。」

…所謂的休息,應該是躺在床上睡覺,而不是來這邊拼命吧,大哥…

真是一隻彆扭的天使。

說不出為啥,我在螢幕前面大笑了起來,而且笑了好久好久。


 

二十、對哈雷天使傾訴

過完年,果然我的工作大幅度的裁減了。那些難度比較高,排版價格一樣,吃力不討好的書,幾乎都落在我手上。

不過數量減少到只剩下兩本,而且資料早就備齊了。交稿日非常的充裕,我早早的完工,卻擺著等交稿日,其他的時候,我都在EI上面鬼混。

反正已經有放長假的準備了,工作這麼多年,我也該休息休息了。

天使還在放寒假,看我整天都混著,我不知道他默默觀察多久了,終於有一天,他問了。

「怎麼了?」就在我們被十隻石獅包圍的時候,他突然問。

「什麼什麼怎麼了?」我真佩服自己,已經被訓練在千軍萬馬中面不改色,按完所有的快速鍵喝完藍水紅水靈魂神水,居然還能飛快的打字。

「你們出版社的事情啊…解決了?想談談嗎?」

我瘋狂的幫他補血,心裡感到很荒謬。這裡?在這裡?有四個女神正在拿章魚頭敲他的腦袋欸!

「先打你的怪!」我的血壓瞬間飆高,總有一天我會讓他氣得腦溢血。

解決完了那場暴動,我快癱了。

「啊就沒事了啊…」長長的嘆口氣,他關心我實在令人感動…但是也看一下場合如何?「你的刀要衝了?」

偷看一下他的人物欄,他的刀已經99.68%了,只要刀升級,就可以拿去衝武器。

「等你的刀滿了,我就跟你說。」

最少也找個安全的地方講,我不想同時講給女神和獅子聽。

「其實,會被取代也是應該的啦。」我跟他一起站在沙巴克等衝刀結果,「因為我不是學美術的…」

當初會當排版,也是一種意外。

我對正統教育都不太適應,英數理化通通不能消化,考不上高中,勉強考了家公立商職。

天知道我最討厭數學了,這三年真是念得生不如死,老師也陪著我痛不欲生。好不容易讓我畢業了,老師感慨萬千的拍我的肩膀,「小月,我知道妳很努力…但是有些事情是天分所限…我勸妳別當會計吧。」

…學了三年,我還是弄不清楚借貸為啥會平衡。「老師,那我該做啥?」

這位好老師抽出了一份廠商求才,就在我們學校不到十步路的美術社要找助理。

所謂的助理,講白點就是打雜的。

「哎唷,我不需要會計啦。」兇惡的老闆不耐煩的看著去報到的我,「綜商科?能幹嘛?我要妳們學校廣設科的啦。」

糟糕…不到一秒鐘就失業…怎麼辦?我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氣,「老、老闆…你先試用我看看,不行再叫我走好了…」

我們面面相覷了三秒鐘,其實我的腿一直在發抖,只是老闆不知道而已。

他大掌在我背上一拍,害我差點吐血,「合格了。明天開始上班。」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為啥會合格。不過我們老闆還常常跟別人誇耀,「別看我們家妹妹年紀小,膽識可是過人的…連我這種土匪臉都敢瞪,不簡單的啦!」

美術社的主要客戶就是我們學校廣設科的學生,常常有學生作業做不完偷偷跑來拜託老闆的。

說也奇怪,我這個從來沒有拿過畫筆的人, 算帳是一塌糊塗,記商品價格認顏色從來沒有出過差錯。只能說上帝關了你一扇門,就會給你留扇窗戶,果然所言不虛。

那陣子我天天當他助手,替廣設科學生捉刀弄作業,看得久了,有時候我也幫做點雕塑什麼的,居然還能過關,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老闆看我肯學,啥都教。後來乾脆教我使用麥金塔。一下子我就被電腦迷住了,實在好玩。就是幾個指令變來變去,一張美美的圖就出現了。

老闆誇我有天賦,我也不清楚是什麼天賦。不過我的確玩過不少排版設計,雖然是學生作業,但是也算是踏出了第一步。

我在那兒待滿一年,直到老闆移民巴西。老闆真的是好人,他還幫我介紹了台北的打字行,我背著行李,就來台北了。

反正我家裡的爸媽天天吵架吵得雞飛狗跳,我這獨生女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男朋友又在台北…乾脆就來了。

對不起,應該說,前男友。

打字行薪水低工作重,而且不只有麥金塔而已,還要學PC電腦。更誇張的是,他們居然還有DOS系統的排版軟體,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都傻眼了。不過摸久了啥都會了,我甚至還會用Word排版喔!

打字行的客人形形色色,提出來的要求也千奇百怪。不過說真的,滿有意思的。

薪水雖然少,但是供膳宿。是個很小的雅房,但是也夠住啦。又可以跟男朋友…我是說前男友常常見面,我就覺得很滿足了。

不過,常常見面是我單方面的希望。事實上一個禮拜見不到一次。

我在那家打字行待了三年,之後是因為老闆被倒會牽連,跑路了。我們一群同事面面相覷,最後一個月的薪水還沒拿到,而且那時候,我的男朋友…我是說,前男友,第十一次被我發現腳踏兩條船。

失業又失戀,存款又沒多少,真是…

不過,這個世界上,好人還是很多的啦!

那時天天有客戶廠商上門吵著要稿要錢,我們這群員工也不知道怎麼辦。有個很熟的老客戶知道老闆跑路了,淚眼汪汪的看著我,「怎麼辦?小月,我的手稿來不及了…」

她是少數還用筆寫心靈勵志的作家,別人早就用電腦打字了。因為筆跡實在太潦草,被退了N次的稿,後來靠我們打字行才開始一帆風順的。

「妳問我,我也…」心情極度低落的我正在收拾自己的雜物,一抬頭看她這樣徬徨無助,又心軟了。

「電腦被廠商搬走了。」絕望的揮揮空無一物的電腦桌,「妳若生得出電腦,我可以幫你打字。但是我得先找房子…」

「妳可以先住在我家!」她抓著我不放,「拜託啦!我家裡有電腦~妳幫我打字~」

我居然不用流落街頭。

一到她家看到電腦,我昏…

連打字都不會的人,用這種夢幻等級的電腦做三小?!我不但打完了全部的手稿,閒極無聊,乾脆順便排個版,弄個小花小朵的版型,整個美美的用雷射印表機印出去。

結果這份美美的稿子讓她出版社的老闆衝到家裡來,問我要不要接case。

「你看,好人還是很多的。」我聳聳肩膀,「後來我就接那家出版社的case。老闆還貸款給我買電腦、周邊設備,他其實對我很好很好…」

「所以妳被拋棄才特別難過。」靜靜聽到現在的天使,丟出的這句話真是鋒利。

的確我被刺了一下。「…出版社大了,總是要有制度的。專業素養還是很重要的。」

但是,現在我卻不那麼難過了。或許是天使知道我為啥難過吧。

「我想放個長假看看。」充滿勇氣的笑笑,「我趁這段長假,想想我接下來該做什麼。我的人生,還很長。」

「好像也沒有很長了。我剛剛算了一下…妳高職畢業工作了這麼多年,年紀好像…也不太像是嫁得出去的那種…」

我往著這台哈雷…對不起,我是說朝著天使的臉拼命炸火符。

「嫌我老?嫌棄的話離婚好了!!」啊啊啊~可惡的男人啊~

「呿,妳說離就離?我有那麼沒個性嗎?」

…他是哈雷沒錯!絕對是哈雷,而且是性能極頂良好的超級哈雷!真是宇宙霹靂無敵特大號機車啊!

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我得對一台哈雷說心事?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