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六

第六章

二十一、我只是個閒閒坐在家裡的「坐家」…

說要放大假,我也不可能整天混在EI上面。

以前是等工作,天天還是玩玩麥金塔,設計一堆亂七八糟的版型,預測一下可能用得到的風格。但是現在我不用作版型了,之前的版型可以讓我用到民國九十九年還用不完。

那我該做什麼呢?

【Google★廣告贊助】

玩遊戲也有玩遊戲的學問,我是很堅持這點的。我是個徹底的理論派,認為就算是娛樂,看電視都要看出門道來,不然實在有些不知長進。

剛好我發現遊戲基地有EI版,就很快樂的跑來混了。

因為EI在遊戲雜誌的報導實在少得可憐,所有的攻略都靠版友一篇篇累積而來,大陸EI的經驗又不能完全適用,所以大家的討論顯得很珍貴。

我呢,剛好又雞婆,只要是自己的心得,就會隨手寫寫。而且說真的,EI實在是個好玩的遊戲,缺點就是BUG太多,許多功能不夠人性化,我寫了幾篇文章冷嘲熱諷兼建議,居然這些建議還被官方聽進去了,我也很意外。

像是城裡禁止PK,十五級以下不能PK,等於全白天的特效蠟燭火把等等等等便利的功能,在我們這群版友的建議下,幾乎都從善如流的改版了。

要說盡善盡美是不可能的,但是跟傳二時代那種不理不睬比起來,真的要說有進步。

但總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咩,所以我也繼續我那尖酸苛薄卻不帶髒字眼的「建議」。

(官方看了帶不帶髒字眼腹誹,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這種尖酸苛薄,居然有了些讀者,讀者還寫訊息告訴我罵得很好笑。

這真是種詭異的現象…

更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面。某天我又準備開罵的時候,訊息箱居然出現了個自稱網路遊戲雜誌的編輯,問我有沒有興趣替網路雜誌寫專欄。

我瞪著電話號碼半天,決定不甩他。開玩笑,這年頭騙人的金光黨多如過江之鯽,什麼「您中獎了」、「您被騙了,我是刑事局」、「我是妳高中同學,借我五萬塊」亂七八糟的事件多得很,別以為我沒看社會新聞。

就算不是,也說不定是拉保險的、直銷的,我沒那本錢保險和做直銷。

寫完文章,我又想了想。剛好他自稱的那家網路雜誌我家裡也有,閒著也是閒著,就翻出來對照。

…還真的是同一個電話號碼欸。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打去問看看(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還真的有這麼回事。

「哎呀,月芽兒小姐,我是妳忠實的讀者喔!能罵人罵到這麼爆笑也真不簡單…好有趣喔。」電話那頭是非常熱情的聲音。

…奇怪,我寫的都是我可憐的血淚史,為啥大家都覺得好笑?

「呃…那不算文章吧?我只是寫寫心得…」

「很有趣的心得啊!這種尖酸刻薄的心得真有意思。我們剛好開了個專欄,想要一些非職業的玩家來評論,寫得越兇猛越好。要不要試試看啊?」

「…我只玩過EI欸!」拜託,那個亂七八糟寫的…也叫做「文章」?

「那不是問題。我們會提供遊戲和帳號,讓妳去try看看啊。來咩,很有趣喔,我很期待妳會寫出什麼來…不用留情,盡量的寫吧!」

呆了好一會兒,「…不用留情?但是你們遊戲雜誌的廣告不都是靠各大網路遊戲支撐嗎?」這樣得罪廠商不太好吧?

「欸?妳很了解嘛。不過不用擔心,我們會在文章後面註明:『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雜誌社立場。』。」

…啊好啊…也就是說,冤有頭債有主,要汽油桶和番仔火都去找作者,別找雜誌社就對了…

「要不要來我們雜誌社談看看?我手上有好幾個遊戲跟測試帳號喔!」

我真恨自己旺盛的好奇心,還真的去了。結果我捧了一堆遊戲和帳號回來。

第一篇是寫EI,還不算什麼,第二篇我寫了RO,結果這篇居然引起絕大的迴響,雜誌社轉給我的e-mail差點塞爆了我的信箱。

真是傻眼。我當初寫好稿子,還很不放心的問:「這樣算文章嗎?好像都在罵人欸…」

「安啦,」編輯哈哈大笑,「這是很棒的文章欸!妳會紅的!」

罵人罵到紅…嗎?好詭異的世界啊…

不過罵罵人可以領到一個字一塊半的稿費,也算是不錯的收入欸。後來我又把所有的遊戲都測試過,玩來玩去…

我還是最喜歡EI。

結果放大假的人,每個月要測兩個以上的遊戲,寫兩篇文章。被叫專欄作家的時候,真的嚇了天大的一跳。

你在叫我嗎?我只有高職畢業欸!

更詭異的事情還在後面。

有回我看到一篇很有趣的RO小說,哈哈大笑之餘,剛好編輯找我,就帶著文章去雜誌社了。

不巧編輯在開會,我在會客室等到無聊,就在那篇印出來的小說旁邊亂畫。

我雖然沒有美術底子,但是胡塗亂畫還是會的。玩RO的時間雖然不到二十個小時,但是可愛的人物還是給我很深的印象。

拿著鉛筆照著故事亂畫了半天,編輯出來了。

「小月,妳來啦…不好意思,讓妳等很久囉…」他看見我亂畫的稿子,笑容突然消失了。

畫得很差我知道啦,也不用這樣明顯…

「那是我亂畫的啦,」我不好意思的想塗掉,「我是想讓你看看這篇小說,看要不要去找這個作者…」

他嗯嗯了半天,還阻止我塗掉,「…小月,妳會畫畫啊?」

「我不會。」這是亂塗的啦,「我很少用筆畫畫的,通常都是用數位板玩玩…」

「喔喔,妳還畫了些什麼?可不可以寄給我看?」

…編輯工作壓力太大,要看這些粗糙的圖笑一笑解除壓力嗎?

「好啊…」我丈八金剛摸不著頭緒的回家,乖乖的把我電腦裡亂畫的圖寄給他。

後來編輯沒去找這個作者,卻要我幫雜誌社畫Q版的小插畫。

「…我不會畫畫!」我徹底的驚嚇了,「你你你…我我我…那個都是亂畫的!我學商的,不是學美術的!」

「這有問題嗎?」編輯覺得奇怪,「很Q很爆笑啊。我正為插畫頭痛呢…小月,妳不是SOHO?」

「…我是啊。」但是我是排版跟封面設計的!

「如果妳覺得價格不好,我們可以商量商量…」

欸?!這個真的可以賣錢啊?!

我真的在放大假嗎?我不是應該等於失業,而且有心理準備要坐吃山空?為什麼…為什麼我突然忙起來,每天要看故事畫圖的畫個不停?這個數位版不是我本來的「玩具」嗎?為什麼突然成了我的「生財工具」?

真的有點頭昏。

後來有人找我畫繪本,我在心裡點點點了很久。

「繪本?!」你真的要找我畫繪本?!

「對呀。我看到妳貼的幾張圖,真可愛…『狐狸和麥穗娃娃』,超Q的。要不要試試看啊?你們編輯告訴我的時候,我還不敢相信妳會畫這類的…」

我想了好久,才想到我在奇摩的相簿是貼了幾張我畫的小東西。我好像跟雜誌社的編輯說過…

…是怎樣,台灣沒人畫插畫了嗎?找我這麼一個徹底的門外漢…連骨架畫不正確的門外漢…

「妳不覺得我畫的人都歪歪的嗎?」我不是科班出身的啊!

「安啦,人物像是複雜性骨折的漫畫家都紅了,妳當然沒問題。試試看吧?」

結果我真的畫了繪本了。

我並沒有真的紅起來,但是那本繪本居然沒賠錢,真是意外啊。他們甚至有畫畫的case就會想到我,那些讓我自己都覺得臉紅的亂畫,居然也當成賣點之一。

繪本沒賺錢,但是繪本衍生的筆記本倒是賺錢了。我成了畫筆記本的「作家」,因為我畫畫會在旁邊寫個幾句感想,這些感想居然也成了圖畫的一部份…於是筆記本出了一本還不夠,還有第二本、第三本…

「唷,大作家,」雜誌社的編輯打來道喜,「別畫筆記本畫昏頭,我們雜誌社的畫稿也要顧喔!還有,妳這期的稿子我還沒看到,快點寫…」

…我不是作家!我只是閒閒坐在家裡的「坐家」…

好啦,不算很閒的那種。

我只能說,這世界有點錯亂。我非常認真努力的排版不被認同,而這種「遊戲」之作卻被重視…

人生的下個轉彎,還真是難以預料啊。

這一切的變化,都在這個短短的寒假裡開始了。

但是變化也不全是好的,有些我不願意見到的變化,也發生了。

當天使跟我告別的時候,我真的紅了眼眶。


 

二十二、不要說別離

開學後沒幾天,天使跟我道別了。

沈默了很久,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天使跟我提過不只上百次,他下學期的實驗非常趕,關係到他能不能順利畢業,但是真的就在眼前時,螢幕這頭的我,還是紅了眼睛。

「嗯,我知道了…」擠了半天,我只擠得出這句話。

然後相對無言,差點淚千行。

「妳要好好保重啦…」他嘆了口氣,「我的帳號給我弟弟玩了。他最近比較閒,所以…我也儲值到四月底了。但是接下去他要拼學測了,所以這個帳號應該就…」

「我會照顧你的帳號的。」我真的很努力不讓他發現我在哭,「你放心。你不要砍帳號…」

「我不會砍的啦。」他沈默了一會兒,「我在想要不要把裝備都賣掉,然後換成錢給你…」

「我不要!」真的發起脾氣了,「你不准賣!我不需要那些錢!你不可以賣掉東西,你不可以…」真的賣光他就沒有羈絆了,沒有羈絆真的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了。

「要不要先離婚啊?」他不太放心,「小月,其實跟誰練功都一樣,如果有比較好的人…」

「你去死啦!」我對著螢幕哇的一聲哭出來,「我不要離婚啦!除了天使我不嫁任何人啦!」

「喂,我這麼倒楣喔?」他的機車本性跑出來了。

「對!你上了賊船了,我死都不要離婚啦!」我抱著面紙放聲大哭,幸好EI不支援語音,不然他被我吵死了。

「…妳很笨捏…」他又安靜好久,「我又沒什麼好…」

「我就是…我就是不要啦!」哭到面紙不夠用,「我自己單打也可以,你不用替我擔心。我不要跟別人打怪,我本來就是打算自己打的…」

「妳真牛欸!」他也生氣了,「妳真的很固執欸!」

「我本來就是牛,你管我!」面紙為什麼消耗的這麼快?我乾脆去抱抽取式衛生紙。

「…妳真是我在EI唯一放心不下的欸。」他像是在嘆氣,「這樣我怎麼放心啊…」

掉了那麼多眼淚,我也比較冷靜了。(原來眼淚屬於冷卻系統)

「現實比較重要。遊戲也只是遊戲。」我回答他,「你先把實驗顧好,用不著擔心我。我現在也有工作了,所以會花很多時間在工作上。我有我的重心,你不用擔心我…」

我知道…天使一直在為我擔心。但是我很獨立自主的,我會照顧自己。

「妳會照顧自己?」他嗤之以鼻,「那種破爛身體,感冒不斷的人,叫做會照顧自己?妳是看到鬼了喔?」

「…身體不好又不是我願意的!」用力的擦乾眼淚,「滾去作實驗啦!」

「要不是老師跟我說,我的實驗可能趕不上,我實在…」他又安靜了很久,「我真的不想,不想看妳一個人無聊的打怪。」

我們兩個人並肩站在比奇倉庫的櫻花樹下,花葉輕輕的飄動,我的心情,也跟著感傷的蕩漾。

「因為有妳,所以我一直很快樂。」良久的沈默以後,他說。

「我也是。」回答以後,我又哭起來了。

就算是這樣無敵霹靂的哈雷天使,在靜靜的夜裡,在我歡喜或傷心的時刻,都在旁邊聽我說話,激怒我或讓我笑得差點撞到電腦。

我真的是非常感謝的。

不管在EI發生什麼事情,他都陪在我身邊。我從來沒想過要跟別人一起,除了他,我是誰也不想要,誰也不願意要的。

我們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妳是個笨蛋。」他嘆氣,「真的是個很笨很笨的笨蛋。這只是遊戲…」

「廢話!要你提醒喔?」我發起脾氣,「我當然知道是遊戲,就因為是遊戲,所以我才可以活得很任性啊!我當然可以選擇要或不要,我不要別人照顧我!」

「我也沒有很照顧妳啊。對妳又不好,常常欺負妳,而且也沒辦法跟別人的公一樣,給妳一身的極品…」

「我不要極品!」該死,什麼一百抽,偷工減料…這包抽取式衛生紙居然用完了!「我我我…我自己可以張羅自己的裝備!再說,你給我的裝備我都夠用了,你別再給我亂來…」

這真是個心情很差的夜晚。我心情極度低落的下站,埋在枕頭裡哭了一夜。

第二天,我腫著一雙睜不開的眼睛上站,剛好看到天使在托孤,「…好好照顧她,幫她找個好一點的人嫁了…」

公會的人不知道怎麼回答,我陰沈的接話,「閉嘴。」

「妳很不識好歹欸!」天使暴跳了,「妳就不能讓我安心點走?」

「滾去作你的實驗啦!」

他真的馬上宣告了封網宣言,然後就下線了。

之後他在即時通遇到我,跟我說了一夜的話。我知道他捨不得EI,捨不得我,但是為什麼要這麼機車…這我就不明白了。

我還是被他氣得在螢幕前面暴跳如雷,然後笑到差點連椅子帶人倒在地上。

互相叫罵了五分鐘,我們兩個安靜下來。

「欸,你真的不用擔心我。」這次我沒哭了,「我會好好的唷。再說,我們還是可以常常在即時通相逢,不算離別。」

「如果有好的人追求妳,就嫁了吧。」

真煩,來來去去都這句。

「我不要,你慢慢想。」

「我是造了什麼孽…」他開始自怨自艾,「讓個母老虎纏上了…」

我暴跳了起來,「靠邀勒!像我這樣溫柔體貼的婆,你是嫌啥啊!?」

「溫柔體貼的婆會說『靠邀』嗎?」

「去死吧!死天使!」

然後又開始互相叫罵。

等叫罵告了一段落,我安靜了一會兒,「天使,除非你想另娶,不然我是不會離婚的。如果你有喜歡的人…」

「妳神經病喔!」換他罵人了,「我都跟妳在一起,我是要喜歡誰啊?笑欸!除了小月我不娶別人啦!」

「不是說我是母老虎?」我也被激怒了,「讓你娶別人你是嫌三小?」

「靠!就跟妳說我沒時間玩了,還娶個鳥!?我就喜歡母老虎啦,妳咬我喔?」

我們就這樣互相叫囂了一整夜。

當然啦,我很清楚,我們都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網路上是公婆,但是私底下是非常好的朋友(叫罵或許也算是好朋友的相處方式…吧?)。

他離開EI,我是非常難過,寂寞也是難免的。雖然天使弟還在玩他的帳號,但是感覺不同了。

我很少跟天使弟打怪的,只有偶爾需要我幫傳的時候,我會幫他傳一下。

螢幕後面的人不同,就算是同個角色,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種感覺很微妙,我也說不清楚。但是我只想、只願意跟天使打怪,跟在他後面跑,為他擔驚受怕,而不願意是別人,即使仍然是「熾天使」這個角色。

因為,那個靈魂不是「天使」。

(就算天使再哈雷也是一樣…)

我寧願慢吞吞的練著戰士分身,自己慢慢的打怪,試著看看能不能換上女霸甲,也不太想跟別人一起練。

天使本來就是個意外。而意外,是不會常常出現的。

我不要其他的意外。

天使的同學也在公會裡面,他們的實驗比較鬆一點,還是可以看到他們偶爾上線。

當他銷聲匿跡三天以後,突然他的同學H密我,說他想升上三十三級,可不可以幫他。

這當然沒什麼問題,只是,道士打怪是世界慢的,他怎麼不去找法師帶呢?

但是我沒想太久,就跑去震天宮跟H會合了。

H非常的斯文有禮,但是這種非常有禮貌的態度卻讓我有點奇怪。這為什麼…?我覺得好熟悉?

H是戰士,但是三十三以前的戰士通常都是很謹慎引怪的,畢竟換霸甲之前防禦都還太低。

這個三十二級的戰士卻勇敢的衝進怪堆,勇敢的喝疾風神水和攻擊神水,勇敢的跟一群女神和獅子單挑…

「放火啦!別幫我補血!」他一面應付洶湧的怪群,還一面打字,「靠邀勒,妳在幹嘛?啊勒,對不起…我是說,妳幫我放火攻就好…」

這種令人崩潰的打法!這種看似有禮實則圈叉的態度,哇啊啊~~~

「死天使!!」我真的怒吼出來。

「妳認錯人了,我是H。」他抵死不認。

我咬牙幫他打完了那群怪,久違的冷汗跟著冒出來。「是…嗎?」

打到一半,他又不喝水開始聊天,「小月,那個火三自然幫我出價,妳看價格該出多少啊?」

…你不認真打怪給我看什麼綠頻拍賣?只有哈雷天使才會注意物價,你裝啊!你再裝啊!

我追著他罵了一夜的「死天使」。

後來他幾乎玩遍了所有同學的帳號,幾乎一開口就被我認出來。

「你這樣實驗真的作得出來嗎?!」我真想趴掉他讓他去認真作實驗,但是他玩的是他同學的帳號啊!

「實驗有空檔時間嘛。」他玩人家的法師還引了半個螢幕的女神,我看他的血不斷的見底,我的心臟…天啊,我的心臟…

「玩法師拜託別打字啊!你是法師!法師啊!~」血超少的法師,拜託你不要開那保麗龍盾頂女神,我求求你…

「不對,我是戰士。」他很理直氣壯的說,「請叫我『天使的戰士』。」

…哪個戰士會血低於兩百的?!你說啊?你說啊!?

理論上應該跟我道別的天使,還是天天上線。

對啦,「熾天使」這個角色的確是天使弟在玩的,但是他總是用別人的帳號,甚至是我的分身帳號上來掛網。

後來乾脆固定用我的小倉上來比奇罰站。

我或公會的人常常被他驚嚇到,他會突然像是鬼一樣開我的小倉帳號出現,一開口就是耍機車。

對不起,是耍哈雷。機車太小台了…

每每想到我那兩個寶特瓶的眼淚(哭那夜我喝了兩大寶特瓶補充水分)…我是哭三小啊?

每天晚上天使弟下線,他又開熾天使的帳號上來了。我們還是會打上一兩個小時的怪。

我不知道該說啥…

不過,就算是超級哈雷的天使每天陪我一點點時間,我也覺得很快樂。

我覺得…

我一定有被虐的傾向。

=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