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七

第七章

二十三、為什麼…大家都變成朋友…?

寒假結束以後,工作的人工作,上學的人上學去了。白天的EI剩下幾個出沒異常的人出現。

我是個乖乖的SOHO,既然擺脫了三個禮拜不睡覺,一個禮拜抓跳蚤的日子,為了不讓強迫性失眠的惡夢出現,我很努力的、非常努力的每天都做一點,大概到晚上才爬上EI。

【Google★廣告贊助】

天天在這裡沒感覺,等固定時段才能上線,赫然發現小輪子在比奇倉庫被一群強戰強法強道喊「大嫂」,感覺真的很異樣。

騎著我的玩具小白馬到綠洲,又看到我們家的小蹦蹦被人家叫「大嫂」,那種異樣的感覺更詭異了。

默默的跑進震天宮,瞥見了雪兒,還沒打招呼呢,又有一群人跟她喊「大嫂」。

……這是怎樣?

後來仔細觀察一下,我好像也常常被叫「大嫂」…

幾時翩行者成了「大嫂之家」啊?

經過我這個理論派努力分析查證的結果…發現雪兒嫁給小暗的那一刻起,就是錯誤的開始了。

小暗屬於不落的一員,認識的人又多,所以,因為姻親關係,我們跟不落算是有了某程度的聯繫。就這樣,雪兒成了小暗那群小弟妹的「大嫂」。

後來輪子又被綠頻推銷,嫁給了不二。之後不落遷移到天堂二去了,不二把還留在EI的人集合起來,成立了新公會。不二我想是滿多人知道的吧?這個特立獨行、性格暴烈的不二先生,來往的一堆兄弟,當然就叫輪子「大嫂」了。

至於小蹦蹦,嫁給了某強戰。婚禮那天,雙方賓客都有點尷尬。好死不死某強戰的公會和不二的公會是敵對的。不過因為姻親的關係,雙方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緩和了一點點。

當然因為某強戰的關係,小蹦蹦就成了另一群人的「大嫂」。

我麼?是被天使的同學們喊「大嫂」。我本來很安心的覺得,我嫁的是個平凡人,結果我發現天使和許多巨商的交情都不錯…然後我跟這些巨商也成了朋友…我的心裡真的是無限點點點。

反正公會的女生都嫁得差不多了,這種無限延伸的人際關係表應該停止了吧?

等我們公會等級最高的女法颯姬決定出嫁的時候,我是大大的吃了一驚。

我們家小颯是個帥氣可愛的女生。這種英氣凜然、內蘊不露的氣質也表現在遊戲上。

堪稱公會最受愛慕的法師。

如果說EI開放同性結婚,恕我大膽推測,恐怕其他男生根本沒有娶公會女生的機會,大約全公會的女生都搶破頭,想跟體貼溫柔、慷慨又堅毅的小颯結婚。

(連我都想報名…)

她身為一個女孩子,卻堅毅的熬過許多關卡,練上了四十三級。不但獨立自主的打造自己身上所有裝備,只要公會的人需要,她都慷慨的大方出借,所有的小法小戰幾乎都是她一手帶大的…

這麼好的女孩子,誰會不傾心啊?

但是公會女生幾乎都嫁光了,她依舊小姑獨處。我也實在想不出怎樣的男生配得上她。

結果她宣佈了結婚的消息…雖然過程有點爆笑。

是這樣的,某天,她開小道士分身去解任務,居然接到打教主。

她在公頻點點點半天,我們也陪她點點點。

她有失眠的痼疾,練小道士的主要用意是催眠用的。

(因為打怪真是世界慢,慢到有催眠的效果…我很了解,因為我單打的時候常常打到打瞌睡…)

結果,這個催眠用、剛換衣服不久的小道士,居然要穿過重重疊疊的護法、神將、弓箭手,用不到兩百的血去跟教主…見面…嗎?

能不能平安進祖馬閣都是個問題了。

「為什麼不是法師接到的?為什麼?」她無語問蒼天。

坦白說,我也很想問。

「要不要去死老萬那兒放火牆?」我提議。

「我已經用火符炸他很久了!」「妳用火符喔?我是用天打雷劈天譴低…」「我用刺殺!」「哇勒,我只有用地獄雷光跟他拼了…」

一問起來,幾乎人人都做過類似的事情。大家坐困愁城,面面相覷。

「我打祖馬幾乎都必死。」好啦,我承認我肉腳,「要不是天使開婚戒把我傳到迷途,我可能…」

「對欸。」輪子像是發現了一道曙光,「婚戒是個好主意。小颯,乾脆結婚算了…」

…為了解任務結婚,不是有點蠢嗎?雖然輪子一直很熱心要幫小颯牽紅線,我也知道人選何人,但是為了這個臨時性的目標…

但是小颯考慮了五分鐘,居然答應了。

公會安靜了一秒鐘,大家應該是滿地找碎裂的眼鏡鏡片吧。

懷著十二萬分不可思議的心情,我們跑去觀禮了。新郎倌叫「小帥輝」。當然我知道他,他在綠頻偶爾會說話,比奇也常遇到。

但是我好像在其他的地方也見過他,只是一下子想不起來…

這趟祖馬教主因為我過度疲勞,好不容易到了教主之家,誤按回城卷,回去的時候又慘死在教主房外面作終結。但是睡醒的時候,我發現了兩件事情。

第一、 在小帥輝和公會的人通力合作下,教主任務順利完成了。

第二、 小颯的小道士和小帥輝離婚,然後和小颯的本尊結婚了…

…不是臨時性的結婚…嗎?

就這樣,我們公會最後一個獨身的女孩子也結婚了。更糟糕的是,我發現了在哪兒看過小帥輝的名字…

就在純鈞戰士十大高手的名單裡面。慘的是,小帥輝先生好像跟十大戰士都有滿好的交情…

更更糟糕的一點是,小颯是在我發現之後才發現的。

然後…好像也沒什麼然後。

我們家的女孩子都有點死心眼,認定一個就是一個。不過出嫁前,我們真的不知道嫁的人是有錢還是沒錢、有名還是沒名。

因為這種姻親關係,我們突然多了很多「朋友」。牽來牽去,不是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想到人際關係圖,我就有點頭昏。

我們當初應該只是想安安靜靜玩遊戲而已吧?為了什麼…這是為了什麼…

直到現在還是有點不了解。

我們翩行者,因為這種錯綜複雜的「姻親」關係,正式的在純鈞生了根。

這不知道算不算是好事情…


 

二十四、OLG變成全民運動了…

在我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以前的出版社突然打電話來邀我去參加春季旅遊。

我是被嚇了一大跳啦。雖然說每年的春季旅遊都會受邀,但我不是被打入冷宮了嗎?

我的工作量被裁減到每個月不到兩本了…而且也幾乎不再去出版社。

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去了。畢竟老闆一直對我不錯,後來仔細檢討,應該是我沒辦法做到他那過度花俏到喧賓奪主的板型、又失去了價格優勢,所以才忍痛換人作看看的。

再說,我也滿想念那群編輯的。

「小月,妳氣色很好嘛。」老闆拍拍我的背,「成了大作家,都不回來看看?妳也真是的,我們認識這麼多年,妳有書要出也不知道給我們出,很見外喔!」

我尷尬的笑了起來,那個哪叫做「書」啊…「亂畫的啦…老闆近來可好?新排版不錯吧?」

他安靜了一下,「不錯啊…不錯…」然後就扯到別的地方去了。

我想他是遇到了些困難,不過老闆不想提,我也樂得繼續吃我的零食。

這家出版社的福利不錯,每年都會在廬山辦春季旅遊。雖然說只是國內玩玩,但是這種鬼景氣,還有這種福利算是非常讚了。

而且真正的休假不該是走馬看花,應該是身心安頓的泡泡溫泉,過過閒散的生活吧?

許久不見,我跟編輯熱烈的又跳又叫。離開陰溼的台北,大家就跟薄霧籠罩的春晴廬山一樣,顯得輕鬆又快樂。

老闆早早的跟朋友喝茶去,留下我們這群員工圍著和式桌吃吃喝喝擺龍門陣。

「小月,妳最近在做什麼?好久不見妳了捏,很想念喔!」編輯很關心我的近況。

這倒是很一言難盡。我搔搔頭,「沒作啥啊…就是出了本繪本,又畫了筆記書,還得幫雜誌社畫畫插圖,寫寫專欄…」

「哪家雜誌社啊?」

尷尬的說了遊戲雜誌社的名字,大家安靜了一下。

「等一下!妳該不會是那個『月芽兒』吧?」編輯叫了起來,然後一群女人開始疲勞轟炸。

…我真的不知道有那麼多人看網路遊戲雜誌欸…

「因為我們都有玩on line game啊!」編輯們異口同聲。

我瞪著這群從五年級到七年級都有的女生發呆。啥?真的嗎?!

「我玩RO兩年了喔,從大學就開始玩了。」「我是天堂,我男朋友拖我去玩的…」「我本來是幫我弟練奇蹟的,後來我就開了新角色…」

「我是魔力寶貝。」五年級的總編一開口,每個人的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

向來嚴肅的總編…會玩魔力寶貝?!

「欸,妳們是什麼表情啊?」總編抗議了,「魔力寶貝需要社會性高的人才有辦法玩欸!因為打怪是不出寶也不會有水的,都是靠玩家合成,所以玩家要互助合作,非常有禮貌才可以玩得下去呀…你們太小看魔力寶貝了!年紀太小是沒辦法感受到『魔力』的魔力的…小月,我有看到妳寫的評論喔!很不錯,寫得滿中肯的…」

「是嗎?小月把RO罵得好慘啊~不過…還罵得真好笑,『窮困潦倒的機器人王國』,哈哈哈~~」

「噗,我看到小月罵天堂才噴咖啡。『什麼都不重要,新台幣才是王道。』『新手永遠活不過五秒』結果笑到被我媽罵神經病…」

…原來大家都看我的「罵文」啊…

我看著這群女生,發現她們幾乎都有玩過OLG,有的是被朋友帶去玩的,有的是被男朋友帶著下去的。談起OLG的世界,大家都有類似的苦水和悲歡。

只是…這群職業還不錯,經濟能力尚可的女孩子們,為什麼都玩on linegame呢?

「不然呢?看電視嗎?現在電視節目越來越無聊。」

「對啊,看電視就只能呆呆的看,自己沒辦法參與啊。」

「下了班就好累了,只想輕鬆一下。換衣服出去?那不是更累?」

七嘴八舌的聊了一會兒,總編有感而發,「這種時代,大家都各忙各的事情,朋友也聚會不到。妳有時間,人家又未必有時間。天天都讓政治經濟這種話題疲勞轟炸,總也想去乾淨一點的地方逛逛啊。我覺得關心武器價格比關心股市漲跌對心臟來得健康多了…」

「嗯啊,我也比較喜歡知道城主換了哪個公會,不想看煩死人的總統大選…」

「我可以打小白木,但是我可以打白木官員嗎?想太多…」

我們對眼前這個社會無能為力,但是在打開電腦以後,卻對這個小社會的角色有自主權。聽聽她們在不同的on line game有不同的悲歡離合,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小月,妳玩EI喔?聽說EI可以結婚欸,妳嫁了沒?」

這問題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嫁了啊…」吞吞吐吐了半天,「就嫁了一個很好的朋友…」

果然是女孩子,一講到結婚大家精神就為之一振,開始討論各種遊戲的結婚制度,後來又聊到公婆問題。

這倒滿有趣的,我不知道其他遊戲也有這個問題。

「有人就有感情,有感情就會有『公婆』的問題啊。」總編笑咪咪,「我也有啊。不過我公比我小十歲吧。」

欸!!??號稱單身主義的能幹總編也會有「公」?

「你們幹嘛這麼驚訝?」總編皺眉,「他也知道我的年紀啊。不過我們在網路遊戲裡面是滿談得來的。那是另一個世界,年紀和長相都不是問題哦。重要的只是心意而已。」

心意啊…

「這樣說好了,人有兩種心理需求是必要的。『需要』和『被需要』。當我們給予的時候,會覺得快樂,那是因為感覺到自己『被需要』。。但是…這個年代的男人,連『給予』都吝嗇,更不懂得如何『接受』…」

「但是在網路遊戲的男生可是很大方的唷。」我笑了起來。

「也不是每一個啦,網路人物的性格還是受限於現實人格。」總編分析了起來,「有的人可是連虛擬都萬分小氣的。不過…或許是網路打破了社會規範的束縛,所以…他們也就比較能放開心懷的『接受』和『給予』。」

「我們女人可不是單向道,只想接受而已。」另一個編輯笑笑,「我也想『被需要』呀。像我要送東西給男朋友,他死都不會收的。但是…送他+9大馬,他高興的跳了一天,真的好可愛…哈哈!」

「我也有公。」助編伸了伸舌頭,「我覺得網路的公可愛多了。比較願意跟我談心事喔。我以前的男朋友都想要打落牙齒和血吞,從來也不想跟我說說心裡的話…」

這一夜,我們聊得好晚好晚,天際都發亮了才昏昏睡去。

或許,在虛擬的烏托邦裡頭,我們才有辦法活得比較像自己吧?

旅行歸來,我發現即時通塞滿了離線訊息,都是天使送過來的。我明明就跟他說我要去旅行呀…

爬上EI找他,半開玩笑的問,「想我喔?」

「妳去死啦!」他沒好氣的回答。

那掛在櫻花樹下發呆一整天作什麼呢?大概是看綠頻吧。

就算在烏托邦裡頭,還是沒辦法百分之百的坦白啊。每個人,都一樣。

我也不例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