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九

第九章

二十八、再見的定義

天使去哈雷國防部的事情,隔了一段時間才被發現。

因為「熾天使」幾乎每天就出現,也常常跟「月芽兒」一起在比奇倉庫掛網。

【Google★廣告贊助】

這不是他使出了乾坤大挪移或者是宋七粒的分身大法,而是我將另外一台舊電腦修理好了。可憐的P133,只有4G的硬碟大小,居然能夠跑EI真是奇蹟了。

對的,我用兩台電腦上線,因為這樣可以使用婚戒,不管我在練「月芽兒」還是「熾天使」,都可以用婚戒互傳,不用千里奔波。

結果我小小的房間裡面塞了三台電腦:混飯吃的麥金塔、玩遊戲的PC電腦兩台。

有時候我在趕工,人物掛在比奇倉庫發呆。這時候我也會打開另一台電腦,把「熾天使」叫上來,陪我一起在比奇倉庫發呆。

這是看起來很無聊的舉動,但是我需要這種無聊的舉動才感到安慰一點。不然好像心臟開了個大洞,冷冷的風這樣吹過去,很淒涼。

我的生活其實還是很規律的,每天依舊有忙不玩的工作。等我空下來,不是練我自己的道士,就是練天使的戰士。

其實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練得慢總比完全沒進度的好。如果我每天都幫天使練一點點,我會覺得天使仍舊在我身邊。

好吧,你們可以笑。我自己都覺得好笑。

天使並沒有離我很遠啊,我這樣感傷其實是莫名其妙的。他去新訓第三天就打電話給我了,雖然只講了兩分鐘。

「我後面有兩百多個人在等。」他笑,「小月欸,妳有沒有早點睡覺?別混太晚喔。」

他笑了,我卻哭了。

其實我很討厭自己淚腺這麼發達的。

後來他也寫信給我了…實在不是我愛挑剔,我想天師畫符都比天使寫信還容易懂,面對滿紙龍飛鳳舞,害我得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猜,幸好我的理解能力超讚的。

我會連回三封信不是我太閒,只是想到就寫,誰知道會一發不可收拾…原來我有那麼多話想跟他說喔。

天使…並沒有離我太遠啊。

但是…時光會將他漸漸沖遠些吧。失去遊戲的聯繫,我們在現實生活是沒有任何交集的。然後就會漸行漸遠漸無信,最後就各自江湖各滄桑。

我當然知道沒有人可以玩一輩子的遊戲的,所以…當變化來臨時,我雖然不捨,還是努力讓自己釋懷。

比以前更努力玩,也比以前更努力的工作。筆記本的出版社開企劃會議邀請我,以前會發懶,現在都二話不說就提起包包出門。

很快的,我跟這家出版社的上上下下又混得很熟了,有回開完了會,他們的美編叫住了我。

詫異的回頭望著這個乾乾淨淨的大男生,「嗯?有什麼事情?」

「呃…快下班了。」

我當然知道快下班了。所以趕緊結束會議不是嗎?「…對啊。」

「可以…可以一起吃飯嗎?」

欸?是不是我的筆記本哪裡出錯了?「公事嗎?」我馬上把包包放下來,「是筆記本的規劃出了什麼問題嗎?還是我提供的圖檔讓你作業不易?我們現在可以先討論一下…」

「不是啦!」他居然臉紅了,「是…私事…我想跟妳吃吃飯,如果可以…可以的話,吃過飯可以去看電影嗎…?」

我瞪了他一秒鐘,奇怪,他看起來也是一臉聰明樣,怎麼…「小劉,大家都是認識的,我誠懇的建議你,拿保險啦、直銷啦當副業是不錯,但是這類的副業都會損毀人際關係的…出版社給的待遇又不是很差,人際關係可是未來珍貴的財產…」

換他瞪大眼睛看著我,然後發出轟然大笑,「小…小月啊…妳真是有趣…我不是要跟妳拉保險跟老鼠會啦!我只是很單純的…想約妳而已。」

指著自己的鼻頭,我呆掉了。是怎樣…他發高燒了嗎?四下張望了一下,出版社的每個編輯都是身材窈窕、可愛又時髦的女孩子,他可是編輯部少有的男生欸!長得又平頭整臉的。

如果他只是想換換口味,我沒那種興趣。

揮了揮手,「抱歉,我有約了。」提起包包趕緊落荒而逃。

其實我也不算說謊。我是和天使有約了。今天晚上要幫他練的三趴,我還沒動工呢。

我不需要任何意外,天使這個意外就夠了。就算他再也不回來了…我還是要繼續在這裡。

他把他苦心練出來的人物托付給我了。

***

這天,我依舊迷迷糊糊的上線,剛睡醒腦袋不很清楚。尤其是昨天天使寄來的信讓我解碼解到吐血,我是很明白用慣電腦的人寫信很痛苦…問題是,我看信的人更是加倍的痛苦。

正在慢吞吞的換裝備拿水,我的身後,「熾天使」突然出現了。

嚇!鬼啊!

我立刻轉頭去看還沒開機的另一台電腦,手心沁出冷汗。到底這是…這是…應該是天使弟吧?雖然聽說他跑去玩RO了…

「天使弟嗎?」我擦擦額頭的冷汗,「早安…」

「安什麼?安太歲喔?」

這種超級哈雷的回答…令人產生痛扁衝動的機車…

「死天使!!」我在螢幕內外都怒吼了起來。

「看到我那麼高興喔。」他拿連月跟我招呼,「欸?為什麼一個多月沒動…我又多了十幾趴?」

「廢、廢話!當然是有人代練啊!」我幹嘛臉紅?我幹嘛臉紅啊!?

「我弟?」

「他去玩RO了啦!」

「我想也是。」他嘆氣,「我弟才不會練這麼慢…一個多月了居然不到二十趴。」

「喂…」我就是練得慢啊!怎麼樣?我是普通人類,又不是你們這些非人哉…四千五百萬的經驗值欸!練得下去已經不錯了…嫌什麼嫌?!

「為什麼我又多了一千多萬?」他對著我皺眉。

「啊就…就…就代練的時候順便賺的啊…」

「我想也是。我弟賺錢才沒那麼慢…一個多月了才一千萬…」

「喂!!」我發起火來,往著他的臉上不斷的炸火符。

「欸,妳在毀容喔?顏面傷殘妳要負責嗎?」

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會想念這個性能良好的哈雷天使啊~~~

「你逃兵啊?!怎麼會現在在這兒?」對著他怒吼。

「我就知道妳沒看信,每次回信都牛頭不對馬嘴的。我明明寫信告訴妳我要放假了,妳以為國防部都跟妳一樣沒人性喔?都不用放假的?」

…原來我看不懂的那兩個字是「放假」啊…

「我又不是茅山道士!我看不懂鬼畫符啊!!」這次我改用靈波砸他,因為我沒符了。

我們激烈的「招呼」讓倉庫門口的玩家紛紛走避。

叫囂告一段落後,我痛快的灌下五百CC的開水。啊…這種感覺真好。

「好不容易放假了,你不回去睡大覺,跑上來做啥?」珍貴的第一次放假,不是該死在床上跟棉被相親相愛嗎?

「妳住海邊喔?妳管我?」

「哼…」故意刺激他,「我知道了,你想我對不對呀?我不在你一定很寂寞吧?」

然後是一片寂靜。

欸?欸欸欸?反駁啊。天使你幹嘛不說話?你幹嘛…你不是會趁機耍哈雷嗎?

「去換裝備啦。」他馬上顧左右而言其他,「雪霜帶多一點,我們去沙漠等船開。」

「啥?!」我瞪大眼睛,「你該不會…又想上船了吧?你才回來多久啊…你是不是應該先去休息休息…」

「我在車上睡過了啊。走啦,妳的破天皇任務還沒解喔。我說過…要幫妳解破天皇任務的。」

………原來他沒有忘記過。

事實上,跟在他後面跑的時候…我是這樣開心,這樣的開心。

然後?沒有什麼然後。

國防部很人性化的每個禮拜都放假,所以每個禮拜五晚上,我都可以看到天使耍哈雷。

我好像曲解了「再見」的意思了。

當我們說「再見」的時候,是為了下次重逢做準備。為了要「再見面」,而不是「不再見面」。

離別,是下次重逢的開始。

星期五下午,我在出版社開完會了,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小月…」小劉叫住我,「今天能約妳嗎?」

我決定把事情弄清楚。「為什麼是我呢?我既不漂亮又沒身材,我想你身邊一定有大把的人選…」

「…妳的表情。」小劉笑了笑,「妳的表情,看起來…很棒。」

表情?我瞥了一眼走道上的鏡子,發現…我也好喜歡我的表情。

「那是因為,」我把包包甩在背上,「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跑出出版社,新鋪好的紅磚道適合跑步。我突然喜歡起自己,喜歡回家。

我要去赴天使的約會了。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