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天使有個約會 之一

一、 三個禮拜抓跳蚤,一個禮拜不睡覺。

我現在正在出版社裡面帶著耳機玩EI。

路過的編輯乃至於老闆,沒有人敢糾正我,事實上,是連跟我目光交會也不敢。人人形色匆匆,就差沒在額頭上綁個白布條,上面寫:「我很忙,別找我」。

【Google★廣告贊助】

別誤會,我既不是大股東的女兒,也不是駐出版社專業討債公司人員,我只是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外包排版兼封面製作,之所以大家都容忍我這樣囂張的在出版社玩 GAME,其實是有很深沈而憂愁的緣故的。

其實最無奈的緣故是,大家每本書都很趕,所以一個月裡面起碼有三個禮拜焦頭爛額的催稿和文編作業,每個月都有一大卡車的新書,我真的能夠瞭解老闆和編輯們的辛苦。

但是,他們以為我是超人嗎?三個禮拜他們廢寢忘食趕文編的時候,我閒到要抓事實上不存在的跳蚤打發時間,等他們欣喜若狂的趕出進度,同時會有七本書出現在我的工作單上,每一本都是急件,交稿日都是同一天。

不要忘記,我還得先排出來給他們二校,機車一點的作者還會突然要改這改那的,每本書的頁數都是 172 到 256 不等,你若認為我是神,一天之內可以搞定一本…

你說對了,我就是那個一個禮拜不睡覺,喝蠻牛當飯吃,封面排版一把抓,趕在最後一秒鐘把書排好進製版廠,然後倒下來連睡 48 小時的神…

神經病。= ="

不管我怎樣哀告懇求,請他們一有稿子就拿過來讓我先排,滿口答應以後又被進度追著跑,然後每個月都這樣地獄循環…我這個理論上應該坐在家裡接案的 SOHO 族,被迫到出版社玩GAME 給所有人看,無聲的吶喊:「我現在很閒,天啊,快給我工作吧~」

但是看起來,效果很差。連老闆都小跑步的跑過我身邊,深怕我跟他要 case …

所以說,我在 EI 鬼混,真的不是我故意的。看我等級有多高,就知道我哀怨的等工作等多久。

沒有人玩EI玩得比我更充滿咒怨的。


 

二、別參觀我的小褲褲

我大概是前年開始玩傳奇的。本來在龍麟,但是發生了一些狗皮倒灶的事情,我火大了,丟下練到三十幾級的角色,跑來純鈞重練。

反正我練功實在是要打發太長的等工作時間,不然對於一個既不愛逛街,又發誓不再談蠢戀愛準備當修女到死的女生來說,實在沒什麼省錢的娛樂。

(沒錯,我認為蠢戀愛也是娛樂項目,只是傷精神花錢花時間還傷心,智者不為。)

如果連遊戲都要被耍狗皮倒灶的事情,看到吐血兼捶心肝…我乾脆跳伺服器不就好了?

問我為什麼不換遊戲?簡單一句話,姑娘我懶。

若不是暗黑八百年不換故事,我大概會一輩子玩暗黑到老死。實在是相同的故事玩足兩年發膩了,美西美東伺服器都連不上去,我才跳傳奇的。

別說傳奇沒故事性。比起單機版,光光八卦就有十足十的故事性了。只是爛八卦看太多,最後牽扯到自己身上,簡直要跳黃河洗了,實在受不了,這才跳伺服器的。

說起來,EI比傳奇好玩多了。最少光接任務,我就覺得有趣太多。而且有些NPC的任務超級爆笑,甚至有要當強盜搶回生符才能過的,而且還有委託商人可以敗家,各種元素屬性可以研究,對於我這個熱愛看資料,動嘴巴比動手要厲害的超級理論派來說,真的好玩多了。

實在玩傳奇玩到打蜘蛛會打到打瞌睡,大家都比外掛猛不是比技術猛來說,好得太多了。

不過,我很久沒被怪打趴了,當我二級的時候,被貓圍毆到死,躺在地上看星星,心裡真的有種說不出來的無奈。

說到這個,我要嚴重的抗議EI有嚴重的色情傾向。為什麼女生趴掉都要露「內在美」?我的小褲褲是不是白的需要讓路人圍觀嗎?!

好歹也給我們一點女性的尊嚴啊!(趴掉也是要有尊嚴的啊!!!)

結果我第一個最熟練的指令是登出。 = =;;

我可不想引來一大群人參觀我的小褲褲…


 

三、半打瞌睡是錯誤的第一步

其實線上遊戲有個很大的特色,不管是可愛型、血腥型,還是武俠型,都有接不完的任務。

有的是固定的,角色從出生開始就進行的固定任務,有的是為了二轉長大用的任務,有的是隨機的、每天都會有的任務。

像我差點老死在裡頭的暗黑破壞神,本身就是個任務主線的遊戲。我有朋友玩RO,為了二轉的機車任務,氣得砸壞兩個滑鼠。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那麼激動的。她只算是個特例。

(我記得她為了斷線、雷格、被搶怪等等等等奇怪的理由,砸死的滑鼠已經屍骨成山了。)

我個人是不砸任何需要用錢買的東西的。何必呢?勞民傷財。

不過是個遊戲任務嘛…但是EI的遊戲任務害我差點破了例。

要知道,EI的高等武器想打王拿到,簡直比中樂透還難。最簡便、老少咸宜的途徑是--接任務。

有個每個人都可以接的主線任務是這樣的:

等你二十級,就可以去沃瑪神殿打怪打出金牌。打到金牌以後,透過NPC的機車運作,你會遇到一個將天大的祕密藏在心底的無名老人,然後還要去打本日記,就能從他口中知道一個慘絕人寰的悲劇。

各位俠客俠女當然義不容辭的要幫他終結這個悲劇,所以必須穿過重重的怪去偷個鐘(在正義的名號下,偷怪的東西也不算什麼了…大概吧),偷完了還得去找沃瑪鬼使搶劫靈魂明珠(不是當小偷就是當強盜…「正義」真好用),然後…

噹噹噹~我們只要組隊殺掉了萬惡的沃瑪鬼王,就可以拿到一把二十三級的武器,各職業有不同的好東西。

看起來很簡單,對吧?有人只花一個小時跑完所有流程,拿著好刀劍炫耀。

我卻從二十級打鬼足足打到二十五級,才打到金牌。我寶貴的青春耗去了兩個禮拜。又花了一個禮拜比黃金還珍貴的時光,才打到日記。好不容易萬事具備,那隻該死的鬼使,讓我從二十八級打到三十級,還是繼續消耗我美麗的光陰。

對,我任務流程都會背了,居然還找不到鬼使。

所以,我常常在道館的櫻花樹下掛網嘆息。實在看那些鬼兵鬼卒已經看到倒足胃口了,這個幾乎讓我摔死滑鼠的任務居然卡關。

提不起興趣去地洞跟沃瑪鬼繼續鬼混,我不是掛網跟公會的人聊天,就是在道館當解說員。

新遊戲嘛,總是有很多人搞不清楚狀況。既然人家都問了,花點時間打打字也不算啥,舉手之勞而已。

所以,有人用喊頻問金牌是幹嘛用的,我也很樂意的告訴他這個我背到快爛掉的流程。

對,我只用大喊頻,不跟人家密來密去的。

我很知道,我的人格一定有重大缺陷。所以才會玩個遊戲也一堆拖泥帶水。跳伺服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開始裝啞巴。

我一路練到二十八級,沒跟人組隊一起打怪,一向單練。會加入翩行者這個公會,也是因為之前就知道他們是龍麟的老玩家集體跳過來的。

而且他們爆笑的事蹟聲名遠播,當然得來加入看看。一加入…嗯,果然滿多笑話可以聽的,也就這樣待下來了。

重要的是,他們個性都還成熟,不會硬要我合群。我如果能夠合群,不知道事業可以做多大了…

(咳,離題了。)

我保持這種高興上線就上線,高興打怪就打怪,不高興就掛網發呆,或者是突然失蹤也不會有人聞問的愉快日子。

直到那天下午。

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劫數。我半打瞌睡的等工作,百無聊賴的翻著委託商人看看有啥可以敗家…順便回答第一千次「金牌是作什麼用的」老問題…

突然有人密我了:「請問金牌拿到以後,該先去找誰觸發任務?」

想打瞌睡就是錯誤的開始。我…忘記關掉密頻了。

一看名字,放心一半。叫做「熾天使」,應該是個女生,語氣也很斯文有禮。

對女生我一向都很好的,很親切的告訴「她」要找誰,順便推薦「她」去看遊戲基地的文章。

就這樣密來密去,後來我也不好意思關密頻。「她」很好學,有不懂的都很禮貌的問清楚,而且一點就通。我喜歡聰明的人。

問著答著,就開始「安安」,安來安去,就變成朋友了。「她」練戰士這個艱苦的職業,而我之前在龍麟第一個職業就是戰士,所以分外有親切感。

雖然跳到純鈞實在懶惰了,練了個混吃等死的小道士,對戰士的威猛還是很眷戀的。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幫「她」查了一大堆戰士的資料。

反正大陸網站不要錢的,有南極星就可以看到眼睛拖窗。現學現賣,讓我過足了理論派的癮。

天天安都安到可以安太歲了,我們的人物還是沒有見過面。

就在一個該死的晚上,為了一個隨機任務,線上又沒認識的人,我請「她」幫我轉東西給我的另一個角色。

等我騎著我的小馬兒跑到綠洲的時候…我看到「熾天使」了。

瞬間五雷轟頂。那個可愛有禮貌的「她」…居然是男戰。

「…女孩子玩男戰的不多。」我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

「是不多。」「她」同意我的話,「我覺得那樣怪怪的。女生就該玩女角色,男生該玩男角色。」

我沈默了一會兒,「你…是男生嗎?」

「一直都是吧。」

……我就知道半打瞌睡的時候,我該去睡覺,而不是犯下這種無可彌補的錯誤。


 

四、我想當紅娘啊…

我陷入了嚴重的思考中。

基本上,我相信四海之內皆兄弟。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跟「兄弟」們牽扯不清。這大概是我那令人難以理解的重大缺陷所導致的。

所以呢,我一直避免和異性有任何程度的過度親密。連可以當我老爸的老闆我都保持三公尺以上的距離。

至於線上遊戲…那說起來更是一把傷痕。我對任何陌生人都保持著疏遠而客套的關係。

疏遠而客套,就不會變成朋友,不變成朋友,就什麼事情都沒有。

但是天使怎麼說好呢?我們已經安到變成朋友了。雖然是我神經線粗到可比海底電纜導致誤認性別,總不能說因為他是男生,我就說,「謝謝再連絡」吧?

這也是一種嚴重的性別歧視。像我個性這麼公正的人是作不出來的。

左思右想,覺得我的運氣不至於賽到這種地步。所以我們也一直保持一種非常友好的關係。

反正就是密頻咩。總是他主動密我的。說說他今天做了些啥,正在打獅子或女神,買了什麼裝備,又打算添購些什麼…

當時的委託商人還是功能健全沒有殘廢的,真是良好的敗家功能…只要花五千塊,就可以把打到的東西往委商一丟,設定好價格,想要買的人自己就會去買,用不著叫賣。完善的搜尋系統讓委商旁邊總是擠滿人潮,大家都熱愛去看看有啥好貨可以買的。

我和天使就常常在委商不期而遇,順便聊聊元素攻擊和強弱元素的搭配使用。EI這遊戲很重視強弱元素(防禦)和攻擊元素,沒有一個職業可以徹底忽略的。對於我這樣狂熱的理論派和他這樣狂熱的實驗派來說,這是個永遠聊不完的話題。

只有一點讓我頭痛。他老是邀我一起去震天宮拜拜。

第一,我知道震天宮是目前EI最高等的練功地點,我這個窮道士身上的存款從來不超過兩百萬,沒有裝備的情形之下,進去等於等死。

我的血可沒戰士那麼多,來得及喝水不至於趴地。說什麼我也不想在男生面前趴出內褲的。

第二…那種該死的輪迴我想終止了。每個跟我練功的夥伴到最後,都會莫名其妙變成公婆。然後就開始發生一堆令人吐血的蠢事。

智者不為,智者不為。

我總是推說我的任務還沒達成,等我拿到鬼王降魔刀的時候,再陪他去打震天。

反正我這麼賽的人,鬼使永遠找不到,鬼王降魔遙遙無期。只是總是有點愧疚。面對這樣一個慷慨而熱情的人…我卻這麼龜毛。他老是要我自己去搜尋他擁有的東西,想要大方送給我。雖然我不會拿,但覺得這是份心意。

後來他跟我說想要件強暗黑的衣服時,我就跟公會的人問了。

剛好公會的雪兒打到了一件很讚的靈魂戰衣,雖然是道士穿的,但是對戰士來說,已經很棒了。

我跟雪兒很要好,也知道她常常一個人打怪打到無聊。靈機一動,兩個好人幹嘛不湊在一起呢?職業又互補,強戰配強法,剛剛好。

馬上密天使說,「我們公會的雪兒有件衣服,我已經跟她說過了,你就密她吧。」

加上我的猛敲邊鼓,他們終於一起去打怪了。

這可就安心了…我很心安理得的帶滿神聖符咒去打赤月谷的血魔,準備一直混下去。

雖然雪兒常常趴,但是他們還是一起練功的。只要相處的好,天使有人陪,閒暇可以聊聊天,這個朋友是可以當得很長久的。

後來,我發現我太樂觀了。

正當我開開心心的和血魔沙灘追逐的時候,雪兒宣佈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消息。

「欸,我要結婚了。」公會頻道突然冒出這句話時,我突然有種身為紅娘的成就感。

EI的結婚制度有很多福利,最大的福利就是婚戒傳送。只要在同張大地圖上,打開人物欄,在婚戒上面點兩下,就可以快樂的傳到另一半的身邊。

為了想趕緊把天使固定成我的「好朋友」,我大力的向兩個人努力洗腦,告訴他們婚戒的種種好處。

想想看,公婆一起在震天宮打怪賺錢兼升等,誰的水沒了,東西滿了,就可以先飛回城去補水賣東西。只要在比奇或般若,就可以快樂點兩下婚戒,回到另一半的身邊繼續奮鬥…

再也不用長途跋涉、用不著丟棄沈重的衣服和水(錢啊!這都是錢啊!),想練多久就練多久,感情因此蒸蒸日上、業務興隆…

我是說,感情會越來越好。﹦﹦

不錯嘛,天使的手腳真是快…三天而已,就可以讓雪兒點頭下嫁…

公頻一片恭喜聲,不知道是誰問了,「新郎是誰啊?」

那還要問嘛?真是…

「我們認識沒多久啦。」雪兒有點害羞,「他叫暗之聖法。」

…蝦瞇?!這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

「我跟他買書,就這樣認識的。既然他跟我求婚,我當然…而且他人很好…」

天使人也很好啊!我的天啊!為什麼會出這種意外?難道是天使太害羞沒求婚的關係嘛?

真的是晴天霹靂。

面如土色的密了天使,他倒是很開朗,「我知道她要結婚啊。她還邀我去參加婚禮呢。對了,妳什麼時候要跟我去震天一起打怪?」

我哀怨的望著螢幕,久久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當紅娘這麼困難?我就是想當個成功的紅娘而已啊…

「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啦。」

換他沈默很久,「妳找多久的鬼使了?」

「…快一個月吧。」

兩個人相對無言,只差沒有淚千行。

「我幫妳找。」他只撂下這句話,就把我拎去沃瑪神殿了。


 

五、一定要讓鬼王扁你嗎?

我真的看沃瑪鬼看到想吐了,這個該死的地方讓我打足了快兩個月。

路途遙遠,沿路塞滿了令人…我是說,令馬動彈不得的小怪,來一趟就很辛苦了,但是打不了多久,水也沒了,包包也滿了。

經驗值又少,錢又難賺,我會這麼貧窮,都是這群窮鬼害的。

心不甘情不願的進了沃瑪二樓,天使跟我說,「我們分頭找。」

咻的一聲,他用隨機傳送卷飛走了。

我沒那種膽子。萬一飛到鬼堆,剛好被秒。我是個二十八級的小廢道,血還沒過三百欸。

所以我很勤勞的勞動雙腿,用跑的。

跑啊跑,跑到發煩,打了快兩個鐘頭的沃瑪鬼,連鬼將都吃了兩隻了,就是沒看到鬼使的鬼影子。

正在考慮要怎麼告訴他,我不想找了,準備直接放棄這個任務時,他密我了,「快來!鬼使出了!」然後告訴我座標。

有個羞於啟齒的事情我一直不敢告訴別人…

我是個嚴重座標無效的路痴。

你告訴我座標有什麼用啊?!我我我…

「快來!我把鬼使引來了,妳趕快來!」

等等。他是近身戰的戰士對吧?他用啥引鬼使啊?

我突然有強烈不安的感覺,馬上把地圖放大,省略當中心焦迷路一萬字和沿途被鬼狂扁一萬字,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組隊的那個小綠點和緊緊靠著他的小紅點…

我的天…他果然用肉身去引鬼使!就站在那裡,讓鬼使狂扁他!

我差點昏倒了,馬上幫他補血放防,然後沒命的放靈波…

當鬼使倒地,任務對話框跳出來以後,他在旁邊焦急的問,「有沒有解到?」

「有…」我看著包包裡的靈魂明珠哭笑不得,「你…你你你…你一定要站在這裡讓鬼使扁你嗎?」

「跟搔癢一樣,不痛的。」他很不在乎。

…我看他的血條很驚險的掉到最底然後喝水補上來又掉到底…這樣還不痛?

我果然不了解男生的英雄主義。

默默的回去找無名老人,起碼還有兩三關要過,急躁的天使又幫我到鬼三引到沃瑪鬼王了。

…我現在知道他是怎麼「引」的了。

我這個天字第一號大路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修復了所有的導航系統,心焦如焚的把剩下的流程瘋狂的趕完,沒命的在沃瑪神殿跟密密麻麻的鬼賽跑,一路跑到鬼三…

他,他他他…他一個剛上三十的戰士,穿著抗雷「布衣」站在那裡讓等級七十五的鬼王扁!

布衣欸!我該哭還是該笑啊?!

最後我們聯手(其實都是他在打的)殺了沃瑪鬼王,拿到了鬼王降魔。

這變成我最珍愛的武器。一直到後來天使解了牛王任務,給了我無名刀,我才放下來的。

對我來說,這把刀是天使的堅毅才拿得到的,意義不同凡響。

不過,我拿到鬼王降魔的第一個念頭是:完了。

受人點滴之恩,當湧泉以報。現在是要怎麼報啊…我是個柔弱等級低微的窮道士。

「一起去震天吧。^^」他螢幕的笑臉倒是很開懷。

「一起去吧。」但是我的回答,很絕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