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二章

那筆土地標案,又開了第二次的標。這次力華以五百萬的差距,很驚險的標到了這筆土地。

這個好消息讓公司上上下下都陷入了嘉年華般瘋狂慶祝的氣氛,總是冷冰冰的夢芯終於笑了,也因為這個空前的大勝利,今年的尾牙宴特別豪華,但是身為總裁的夢芯,也被整得特別厲害。

酒量很好的她,被部屬灌了又灌,李秘書盡全力幫她擋酒,很快就先陣亡了。雖然喝了不少,夢芯的意識還是很清醒,悄悄的打了電話給李秘書的家人,要他們把睡著的李秘書接回去。

【Google★廣告贊助】

少了個擋酒的戰友,她咬牙接受屬下們的起哄灌酒。她很明白,尾牙是部屬抒發一整年積怨的重要管道。在她的高壓統治之下,之所以一直沒出大問題,就是因為一年有這麼一天,員工們可以高高興興的整治高層人員,將所有鳥氣一口氣發洩完畢。

發洩完了,又空出許多空間,可以再承受一整年的怨氣。

她深深相信,人的怨氣是有固定容量的,總是壓抑著,等爆發的那天,將導致無法收拾的嚴重後果。

此刻的惡整,是為了將來更大的容忍。所以,尾牙宴雖然是酷刑,但是為了其它三百六十四天的平安,再辛苦也得熬過去。

好不容易,這場酷刑結束了。員工們摸完了彩,高高興興的扛著禮品回家,經理級以上的管理階層幾乎人人陣亡,夢芯卻仍直挺挺的坐在位子上。

開玩笑,讓砂石場的司機老大們訓練過,連「深水炸彈」——將一小杯高梁酒放在大杯啤酒裡,酒量不好的人一杯就倒;還有「倒退嚕」——茉香綠茶加米酒,喝的時候用碗公裝,都可以眉也不皺的喝完,這種汽水似的雞尾酒喝得倒她?

別鬧了。

只是,她想盡快離開這個充滿酒氣的餐廳,雖然步履有些不穩,終於還是平安的走出來。

夜風一吹,她清醒了些。早上出門時,她就知道今天會喝很多,所以沒開車出門。一看手錶,已經十點半了。

這個時間搭出租車還是有點安全上的顧慮,心思縝密的她,當初會挑中公司附近的這家餐廳,就是因為捷運站就在餐廳門口。

走下捷運站的樓梯還不算太難,只是差點踩空滾下去。抓住扶手,她提醒自己要小心點。

無所不能的周夢芯,堂堂力華的總裁,若是因為下捷運站的樓梯而摔成重傷,可是會被部屬和競爭敵手笑掉大牙的……這點好勝心讓她小心翼翼的走完樓梯。

捷運站裡很暖和,跟外面溫差頗大。這一暖,讓她酒氣上湧,匆忙跑進廁所狠狠地吐了一場。

掙扎著漱了口,根據過往豐富的經驗,她今天把妝化得很淡,就算只有卸妝棉也可以輕鬆卸掉。洗了臉,她搖搖晃晃的走出女廁。

加油……現在只要把硬幣投進售票機,買張捷運票就可以了……

百密一疏——她身上沒有零錢。打開皮包,她差點笑出來,老天……千元大鈔欸,等等可以兌換二十個重死人的五十元硬幣……

疲憊的靠在售票機上,她迷迷糊糊的直想睡覺。闔一下眼而已……一下下就好……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今天是什麼鳥日子!光均摔上車門,交叉雙臂生悶氣。

為了區區五百萬,輸掉了那筆土地標案,已經夠讓人發火了,居然連車子也跟他作對,連發都發不動!

「信不信我把你拆成一堆廢鐵?!」他對著車子揮拳。

車子當然不會回嘴,但是路過的車燈打在車身上,閃啊閃的,像是在訕笑。

靠!連自己的車都譏笑他!惡狠狠的踹了輪胎一腳,車子不痛不癢,但是他的意大利皮鞋卻出現了擦痕。

這是什麼鳥日子!他忿忿的離開停車場,打算搭出租車回家。

可站在路邊快十分鐘,居然沒有半輛出租車經過。喂,這也太離譜了吧?一個人衰總也要有個底限吧,真的太超過了!

怒氣衝天的走向一百公尺外的捷運站,一面走一面咒罵。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可以「衰尾」到這種地步……

一下捷運站,正準備去買票,卻看見有人擋在售票機前。

等看清楚靠在售票機上的女人,他眼睛瞬間瞠大。老天爺,我是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禰要這樣懲罰我?土地標不到、車子發不動、意大利皮鞋毀了、出租車沒半個鬼影,連搭個捷運……都遇到這個可惡的周夢芯!

他出門前該翻翻黃歷的,說不定今天正是大凶之日!

想掉頭就走,但是轉念一想,說不定周夢芯已經看到他了,若是連個招呼都不打,她不知道會在背後說什麼冷言冷語……

不過是筆土地嘛!他馮光均才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真難得,周總裁,今天也搭捷運?」他勉強拉彎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寒暄。

靜默了一會兒,夢芯才慢慢的睜開眼睛,眸子矇矇矓矓的,像是蒙著一層蕩漾霧光,洗淨的臉看起來茫然而脆弱。

她……平常幹嘛化妝,沒化妝的她……竟然這麼純淨……好看。

「嗨,馮總裁。」她睡意濃厚的打招呼,長長的睫毛又遮住了那霧光閃爍的眸子。

光均的心居然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欸?欸欸欸?不會吧?他發瘋了嗎?居然會覺得周夢芯很……很……很好看?

心跳加速個屁啊!他的心臟幹嘛不聽話的跳得這麼快啊!他該不會真要發心臟病了吧?

「喂,喂喂,周總裁,妳不買票堵在售票機前幹嘛?」他的語氣幾乎是粗魯的,還帶有一絲狼狽。

「我沒有零錢……晤,」她用力晃了晃頭,「我該先去找兌鈔機……」然後踩著太空漫步般的步伐,搖搖晃晃的尋找就在她後面的兌鈔機。

她嗑藥了嗎?皺著眉觀察她一會兒,光均突然想起今天是力華的尾牙宴。

他明白了。老天……一個女人家喝得這麼醉……

「兌鈔機在這兒!」他輕拉了一下夢芯,驚恐的發現她馬上向後倒,趕緊一把扶住她。「算了,妳要去哪兒?我有零錢。」

「士林……」夢芯感覺自己的眼皮沉重得幾乎睜不開,大腦像是塞滿了棉花。「兌鈔機……我自己可以的……」

她也住士林?老天……真是孽緣。

「妳喝醉了!」光均扯開嗓子吼她,「拜託,妳不要拿著千元大鈔亂晃……喂!那是提款機,不是兌鈔機!」

醉?夢芯不服氣的硬是睜開黏在一起的眼皮,「我哪有醉?我很清醒的!找還可以走直線呢!」撥開他的手,她搖搖晃晃的往前走。

「小姐……妳家的直線是S形的嗎?!」光均額上的青筋快爆出來了。天啊,這個女人就是他最大的敵手?這個走S形、快要撞到牆壁的女人?他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一把扯住她的後領,「夠了夠了!那是牆壁啊!妳想撞歪自己的鼻子啊?」他真慶幸這個時間沒什麼人搭捷運,但是也夠丟人了。「走吧走吧,相逢即是有緣,我先送妳上捷運。」

火速買了票,將她拖到入口,票倒是插得進去,夢芯卻卡在橫桿過不來。

真是倒霉的一天啊!一把將她扛過橫桿,承受著週遭異樣的眼光,光均恨不得拿個紙袋罩在自己頭上,免得被熟人認出來。

好不容易把她拖上捷運,找到位子坐下,她卻老實不客氣的把他當靠墊,呼呼的熟睡起來。

「喂喂……」這下尷尬了。「喂,妳不要睡得這麼理所當然……」

慘了,叫不醒。

「……妳睡吧,別把口水流在我的亞曼尼上。」

車窗映出他無可奈何的表情,和熟睡得宛如天使的夢芯。原來她的頭髮這麼長唷?平常看到她,總是盤著整齊的髮髻,沒想到放下來這麼長、這麼軟……

烏黑的髮絲散在他的肩膀上,在他心裡引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經過一個轉彎,因為慣性原理,夢芯離開了光均的肩膀,往另一側倒去——

光均趕緊攬住她,「喂喂喂!妳差點跟地板接吻了啦!這樣也醒不過來?」

在他的臂彎裡,夢芯伏在他胸前,依舊睡得很香甜。

現在怎麼辦呢?萬一被熟人看到就真的死定了啦!光均幾乎大叫起來。

我的立場啊!我那勁敵的立場啊!怎麼辦哪~~

「唔……」夢芯發出聲音,害他嚇了一大跳,可她卻只是調整了一下姿勢,在他胸口蹭兩下,又繼續睡。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他會覺得……這個可惡的女人……好可愛?

一路上,他都在煩惱。

好不容易熬到上林站,任光均千呼萬喚,夢芯不醒就是不醒,他只好用扛的把她扛出捷運站,忍受著路人奇異的眼光和竊竊私語。

他該把這個死女人丟在車上,自己逃之夭夭的。

看什麼看?他沒下FM2,也不是他灌醉這死女人的,他是無辜的,無辜的!

光均真想對那群路人咆哮,只是,這樣看起來太像是神經病了,所以他用盡最大的努力忍耐下來。

「地址!」他搖晃著夢芯直吼,「妳總要給我地址,好讓我送妳回家吧!」

夢芯勉強睜開眼睛,呆望了他一會兒,說了個地址。

在腦中消化一下她說的地址,光均的頭髮幾乎要豎起來了。「……妳給我公司的地址幹嘛?我會不知道妳公司的地址?!就離我的公司一百公尺而已啊!我要妳家的地址!」

夢芯搗住耳朵,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天空。奇怪,沒打雷啊?為什麼她的耳朵嗡嗡叫?

她家的地址?她皺起眉努力思索,可憐大腦讓酒精控制,平時的精明逃得無影無蹤。

「我忘了……我想一下……」眼皮沉重的又要闔起來。

「喂!不要又睡著了!我要把妳丟在馬路邊喔!喂喂喂!」光均恐嚇著她,「妳再想不起來,我就把妳塞到警察局去!妳要知道力華總裁醉倒在警察局,可是很不體面的新聞!」

這個威脅奏效了,夢芯馬上清醒了一秒鐘,報出自己的地址後,又……睡著了。

不會吧?這個女人跟他住同一個社區,相隔不到兩棟大樓?他住B區,這死女人住C區?這是什麼孽緣啊……

夜風捲過幾片落葉,淒涼的吹過去。哇啊,真是超爛的一天!為什麼他要扛著這個喝得爛醉的勁敵,徒步走十分鐘的路送她回家?

喃喃咒罵著自己的軟心腸,忿忿的將她半扶中扛的拖進大樓。別人或許會覺得是飛來艷福吧?可以摟抱這樣艷光四射的女王,難得女王沒有反抗能力,這樣的柔順。

但是對他來說,這根本是飛來橫禍。萬一這是個陷阱,他可是會萬劫不復的……將來周夢芯可以用這個把柄將他吃得死死的……想到就頭痛。

不過,他可敬的敵手不會使這種下流手段,所以,他也不會起任何邪念。

擁著這個芳香柔軟的嬌軀,任何男人都很難抗拒這種致命的誘惑……但他可不是「任何男人」。

這點自尊讓他頑強的對抗夢芯的魅惑。太好了,只要打開她家大門,把她扔進屋子裡,他就可以掉頭就走。

他雖然不是「任何男人」,好歹也是個男人啊!活色生香的美人兒在他懷抱裡,就算別開臉不看,那種觸感……該死,那種充滿彈性的觸感……真的快要崩潰他的自制力了。

「到了!」他粗魯的翻著夢芯的包包,找到鑰匙,踹開大門,「妳——」

一開門,他馬上傻眼。

這是要……要把她扔在哪裡?

理論上,這是高級住宅區的豪華套房,外觀看起來也應該是。但是一打開大門,他懷疑這兒是不是剛被炸彈轟炸過,為什麼看不到地板?

她是怎麼從這個「福德坑」光鮮亮麗的走出去的?地上鋪滿了衣服、報紙、資料……等等。大大的衣櫃門開著,亂七八糟的衣服塞得滿滿的,還有一大半掉在外面,形成了「山崩」的奇景。

光均得用腳撥開「障礙物」,才有辦法拖著夢芯往前走。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抵達她的床——

床上起碼鋪了三層以上的衣服,他用腳把衣服踹遠些,才清出一個可以躺下的位置,讓爛醉的夢芯可以躺平。

筋疲力盡的他往床邊一坐,又馬上驚跳起來。老天!她的床上有凶器!

小心翼翼的翻開重重疊疊的衣服和被褥,發現是把梳子。再往下翻,還有指甲剪和鏡子。

環顧四周,他悲慘的笑笑,想想這一夜……忍不住越笑越大聲。

這就是女王的真面目!天啊,這樣的女人居然是他的勁敵……

她的行程應該跟自己差不多,都是從早上一睜開眼睛,便讓公事追逐著直到睡覺吧?這是當總裁的宿命,不管男人女人,都是一樣的。

光均突然對她起了一種惺惺相惜之感,大家都是這種該死的勞碌命呵。

他的笑聲驚醒了夢芯,她望望自己的房間,和大笑的光均,酒精稍退的她,一點一滴的拼湊起今晚……

不是夢嗎?天啊~~太久沒喝酒,她的酒量退步到要勁敵送她回家?

「去找個鐘點女傭吧。」就算有綺思,看到這個超級混亂的房間,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老天,妳永遠嫁不出去了……」

搖著頭,他一路笑著出去。

是夢吧?這一切都是夢……夢芯又昏昏的睡去。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馮光均有車,他怎麼會搭捷運啊……

一定是喝太多了,才會夢見和馮光均和平相處。

太久沒約會,連勁敵都可以當夢裡的男主角,實在有點小悲慘呢。

不過……他的肩膀很寬,胸膛很結實……讓他抱著的感覺……還不賴。

……不是夢。

早上清醒的時候,驚恐的在床上發現光均遺落的皮夾,夢芯抱住了腦袋。

天啊!不會吧!

昨晚……她還有些記憶,越是拼湊,臉孔越蒼白。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出現在捷運站?誰都好……為什麼是他送自己回家?

她蒙住臉,天啊……天啊……太丟臉了。

算了,事到如今,後悔也無濟於事。她堅毅的擰起眉。活到今天,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與其花時間懊悔,不如趕緊去上班吧。

管馮光均在她背後怎樣訕笑,反正聽不見就算了。

可……還是好丟臉。她黯淡的進了洗手間,黯淡的洗澡,黯淡的化妝,黯淡的搭電梯下去開車。

還是打個電話去道謝吧,順便差人把皮夾送去給他。當面嘲笑總比背後嘲笑要好多了,反正他們碰頭的機會又不多……

將車開上社區的馬路不到一秒鐘,她整個人僵在駕駛座上。

在她右前方約五公尺處,光均正慢慢的步行著。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為什麼?

趕緊踩油門,火速離開現場吧……她還沒有心理準備……

可等她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將車停在他旁邊,輕輕的按了一聲喇叭。「……早,馮總裁。」

他回頭,「早。酒醒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咬緊牙關,總不能一直扣留人家的皮夾吧?「昨天……真謝謝你了。這是你掉在我家的皮夾。」她搖下車窗,遞出他的皮夾。

「原來是掉在妳家呀。」光均接了過去,「大概是坐到梳子的時候掉的。」

兩個人僵持著。馮光均的笑容真是……真是越看越可惡!

「馮總裁沒開車?」她掙扎著打破僵局。

「車子拋錨了,所以才會搭捷運,「撿」到一個醉倒的總裁。妳也知道我們社區,在這兒是叫不到出租車的。」

不會吧?他也住在這個社區?她的心情更黯淡了。

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昨晚蒙他照顧,總不能看著他走路,自己瀟灑的把車開走吧?

「若不介意……馮總裁,」她咬了咬牙,「反正順路,我送你到公司?」

快快客氣的推辭呀,只要你推辭,我絕對不會勉強你的……她在心裡催促著。

「好呀,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他他他,居然老實不客氣的拉開車門坐進來了!

夢芯沉默的把車往公司的方向開去。

光均覷著她,心裡覺得很好笑。一向沉穩、冷靜的女王敵手,居然會出現狼狽的表情,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卻相當可愛。

逗她似乎很有趣。

「雖然有些沒禮貌,不過……能把房子搞成那樣也不簡單。」他的笑容充滿惡意,「是遭小偷了嗎?但是,小偷怎麼沒把妳的百達斐麗偷走?真是沒眼光的小偷。」

夢芯握著方向盤的指尖發白,這個……這個傢伙!她就知道馮光均不會放過嘲弄她的機會!「……不是遭小偷。」

「那是被炸彈轟炸過?」

她有股把光均從車窗扔出去的衝動。「……只是我的鐘點女傭跑掉而已。」

原來她也有鐘點女傭啊。「跑掉多久了?一個月?兩個月?」這樣的奇觀要長時間才有辦法累積的。

「……一個禮拜。」

光均吹了個響亮的口哨,「一個禮拜就可以亂到看不見地板,這也算是一種才能。」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他身上應該多了十幾個透明窟窿。既不能掐死他,又不能把他扔出車外,夢芯把怒氣都發洩在速度上,期望他會因為高速被安全帶勃成兩截。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光均得以平安的解開安全帶。「謝謝妳送我到公司來。」

「不、客、氣。」夢芯從牙縫擠出這三個字,心裡吶喊著,趕緊滾下車吧!被這瘟神坐過,她今天要開去洗車!

但是,他並沒有要下車的意思。「還想找鐘點女傭嗎?」

「正在找。」這裡是黃線哪,要她停多久?!

光均摩挲了一下下巴,「我的鐘點女傭滿不錯的,做事認真誠懇,手藝也挺好的……」

夢芯的眼睛亮了起來,「她工作滿檔了嗎?她願意煮些簡單的飯菜嗎?」

「她只做我這家,要再多做一家應該沒問題……」他作勢要下車。

「等等!」夢芯慌張了,「馮總裁,等一下!至少也把她的電話給我!」

「我放在公司。」他燦爛的笑笑,「而且這裡是黃線,車子不能停大久。」

現在他又知道是黃線了?!剛剛蘑菇那麼久,為什麼不知道是黃線?

「馮總裁!」夢芯怒吼出來。

她生氣時兩頰霞紅,眼睛亮晶晶的,呵,真是可愛極了。光均瀟灑的下了車,「周總裁,我十點下班。我想妳也差不多是那個時間吧?」

他幾點下班關她什麼事情……夢芯腦筋轉了轉。等等,他該不會……

「我車子拋錨,不知道要修到幾時。搭捷運又很累,有時候還會遇上「醉漢」,很麻煩。」他非常可惡的加重「醉漢」兩個字的語氣。「如果妳能夠「順便」送我回家,我也「順便」把鐘點女傭的電話給妳,如何?」

這根本是勃索!夢芯幾乎把方向盤給捏碎。她不想,完全不想當這個王八蛋的免費司機!

但是……啊啊,勤勉的鐘點女傭……她那混亂到快要看不見地板的房間……

「請準時。」她咬牙切齒,「十點。到時看不到人,只好很遺憾的請你搭出租車!」

「準時一向是我的美德。」光均笑容可掏的揮揮手。

今天的女王非常暴躁。

大家都認為是宿醉的關係,只有李秘書覺得有些奇怪。總裁就算再怎麼醉,第二天都是生龍活虎的,而且看她的狀況,也不像是因為宿醉頭痛……

莫非是生理痛?但是,上個禮拜才剛過呀。

雖然夢芯沒有藉故罵人,但是那滿身的怒氣,卻讓部屬人人走避,唯恐跑得不夠快,成了犧牲品。

可惡……可惡的馮光均!她憤怒的用裁信刀俐落的劃開信封,想像自己正在劃開那可惡男人的咽喉。

為什麼偏偏是他「撿」到喝醉的自己?誰都好,為什麼是他?!

最氣人的是,為了鐘點女傭,她居然讓馮光均勒索了!

「啊啊啊~~」她在總裁辦公室發出沒有意義的大叫。

李秘書在辦公室外面,滿臉黑線,望望探頭探腦準備看熱鬧的同事,她歎了口氣。

總裁壓力大概大了些,讓她發洩一下也好。但是,這個隔音設備還是得加強一下。

細心的李秘書,將「加強總裁辦公室隔音」,列入了待辦事項的最急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