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三章

十點整。壓抑著滿心的不甘願,夢芯到停車場取車。反正一個人搭跟兩個人搭都差不多,就把他當成一個特大號的行李好了。

只要把這件可惡的「行李」載回社區,她那混亂的小套房就有找到地面的希望。

一個無所不能還會做菜的鐘點女傭!當她累得要死的回到家,她的房間將會窗明几淨;只要開啟微波爐,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Google★廣告贊助】

不拚命想像美好的未來,她沒辦法克制放馮光均鴿子的衝動。

「妳遲到了。」光均皺著眉指向手錶,「遲到了五分鐘。」

幸好他不是站在馬路上,不過,夢芯的確想把車開上人行道輾死他。「馮總裁,這條路是全台北市最大的單行道,從我們公司出來要繞到你們公司門口,得先回轉到巷子再繞回來。」

難不成他要她逆向行駛一百公尺嗎?!

「呀,這麼說是我不對了。那以後下班,我到你們公司樓下等好了,這樣妳開起來比較順。」

什什什麼?以後?!還有以後?

夢芯微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大大方方的上車。「……馮總裁,我跟你上下班的時間未必一樣,台北市有很多可靠的出租車行,我想你還是……如果你需要出租車行的電話——」

光均亮了亮手裡的小紙條,「這是鐘點女傭的電話。事實上,我已經跟她聯絡過了,她說沒問題。」

就是這個!夢芯伸手想接過來,他卻把小紙條收回口袋。

「馮總裁!」不要阻止她!讓她現在就掐死這個該死的男人!

「大家都是生意人,人力中介總是要收點中介費嘛。」光均欣賞她冒著熊熊怒火的艷容,「收錢太俗氣了,難得我們住得近,連公司都離不到一百公尺。妳開這麼大的車,坐一個或坐兩個不都一樣?讓我搭個便車,加油的錢我出好了,一直到我車修好,如何?」

「你為什麼不搭出租車?!」夢芯對著他吼。啊啊啊,人的忍耐力實在有限啊!

「我不喜歡出租車司機。」他愉快的繫上安全帶,「而且妳的車坐起來很舒服。」

「但是,我不喜歡你!」瞥見警察往這邊走來,她一咬牙,猛踩油門把車開走。

「那是妳還不瞭解我的關係。」光均嚴肅的臉孔柔和起來,甚至有些促狹,「同車一段時間,妳會發現我是個不錯的人。」

紅燈時,夢芯瞪了他半天,一轉綠燈,她立刻把車子開得飛快。從來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這就是她的勁敵?天啊!這就是她的勁敵?!雖然常在背後咒罵,但是對馮光均,她一直有種「可敬敵手」的惺惺相惜之感。

果然是因為不瞭解的關係!一旦瞭解,這才知道這個表面光鮮嚴肅的堂堂總裁,是個小氣、抓住別人弱點就死咬著不放的無賴!

「我再也不碰酒了。」她咬牙切齒。

「說得是。女人家喝那麼多酒做什麼?」光均板起臉孔,「一個女孩子喝醉了還在外面晃蕩多危險,遇到我這種正人君子算妳好運——」

「正人君子會施恩望報嗎?」夢芯吼了回去,「為什麼我得當你的免費司機?你說啊!」

「就跟妳說是順便。雙贏欸!妳將有個整齊美麗的居住環境,下了班,打開微波爐就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妳吃。妳甚至沒有任何損失,不過是耽誤一分鐘的時間讓我上車而已。妳是不是個好生意人?如果是,妳根本不會放棄這樣的大好機會!」

「不要把你小氣的目的包裝得這麼漂亮!堂堂峻航的大總裁,居然連出租車錢都捨不得花!」

「就跟妳說我不搭2500C.C.以下的車子!」

「捷運呢?那你怎麼會搭捷運?!」

「捷運是2500C.C.的好幾倍吧?」

「你幹嘛不搭砂石車?更氣派!而且砂石車也有雙B的,你若喜歡,我調一輛接你上下班!」

表面的禮貌崩潰得一點都不剩,兩個積怨已久的人一整個路上都在吵,等到了光均家門口,還覺得意猶未盡。

「我家到了。」光均鬆開安全帶,從口袋裡拿出小紙條晃了晃。「雖然很晚了,妳還是可以打電話給她。趙管家十二點才睡覺的。」

瞪著那張小紙條,像是惡魔的契約。這樣甘心嗎?當這個可惡男人的司機?她造了什麼孽啊~~周夢芯,妳要有骨氣一點,趁他開車門的時候,趕緊踩油門讓他摔出去……

她伸手拿了小紙條。

「很好。」光均滿意的笑笑,「明天八點,我到妳家樓下等妳。」非常瀟灑的揮了揮手。

啊啊啊啊~~為了舒適的居住環境和熱騰騰的飯菜,她出賣了自己的自尊,啊啊啊~~

回到家,夢芯打開門——

看見混亂到無處可踩的房間,她氣餒了。一面泡麵,她歎了口氣。叫自尊去死吧,只要能讓她的房間看得見地面,就算是惡魔的契約,她也照簽了啦!

反正修車的時間也不會太長。她自我安慰著。忍耐幾天就好了……應該吧?

她徒勞無功的在混亂中尋找室內電話,最後宣告放棄,掏出手機。先打電話給趙管家吧,她實在受不了了……

打開大門,夢芯終於看到自己家裡光潔的橡木地板,感動得幾乎要落淚。

自從趙管家答應為她打理房子之後,她覺得自己像是被好心的天使拯救了。衣櫃裡每件衣服都跟軍隊一樣整齊,她原本只要求趙管家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就好,哪知道她送洗回來,還嚴嚴整整的燙過,連手帕都燙得有稜有角的。衣服一件件掛在衣櫥裡,過季的衣眼,還細心的套起來,擺放在角落。

每天她回家,便可以望見一室窗明几淨,而趙管家會留下一張樸素雅致的卡片,簡單的告訴她今天接到什麼帳單,什麼時候應該繳費:冰箱裡有什麼食物,連要微波幾分鐘都細心的寫上。

這根本是天堂,天堂!她現在明白了,為什麼趙管家來家裡的第一天,馮光均會緊張兮兮的打電話來呱呱叫——

「妳聽好了,趙管家可不是一般的鐘點女傭!她是專業的管家!管家,懂不懂?請妳尊重她的專業素養,別對她大呼小叫的。如果妳把她氣跑了,我告訴妳,我真的會跟妳沒完沒了……她是個優雅有教養的女性,請妳把她當成自己的阿姨一樣尊敬……」

阿姨?哪個阿姨會這樣知性又有教養?她根本把趙管家當成聖母瑪麗亞來尊崇!趙管家是她這個忙得焦頭爛額的職業婦女的救星!就因為介紹了這麼好的管家來,對於馮光均硬是要她當免費司機,她才覺得甘願一點點。

只有一點點。

一個禮拜後,光均還是厚著臉皮賴在她車上。

她努力忍耐,「馮總裁,你的車子好像修理得有點久。」

「沒辦法,進口車的零件要從國外寄過來,得花點時間。」他心情顯然很好。

「為什麼要買那種既不經濟又不實惠,還不容易保養的車子!」夢芯怒吼出來。

「我不想開跟別人一樣的車子。」

大少爺就是大少爺!

每天上下班的路程,對夢芯的心肺功能就像一場嚴苛的考驗。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馮光均就一肚子火,為了一點小事也可以吵起來,更別提工作上遭逢的競爭,真的可以上車就吵,一路吵到回家,最後還把車停在他家樓下,吵到兩個人互相揮拳恐嚇。

這個馮光均有神經病!明明天天吵,他還是喜歡搭她的便車。

他有被虐狂,她可沒有!她在公司還氣不夠嗎?連上下班的短暫路程都被爭吵佔據!

「我不想載你了!你給我下車!」吵到最後,她實在受不了,直接趕人下車。

「妳叫我下車我就下車?我這麼沒個性嗎?」光均往椅背重重一靠,大有誓死捍衛乘客權利的態勢。

她她她……她一定要掐死他!然後把他扔出她的車子!

想歸想,每天光均還是心情愉快的搭她的車。

她發現,被虐狂也是會傳染的。當她必須加班的時候,想到的卻是——

哎呀,馮光均會傻等,得打個電話通知他……

等等,為什麼她要通知他啊?等意識過來時,她已經撥通了他的手機。

「喂?夢芯?我快好了,等等就離開公司,等我一下。」他歡欣的聲音從話筒傳來。

他那麼高興幹嘛?還有,別叫得這麼親熱。夢芯在心裡嘀咕。「馮總裁,我今天要加班,沒辦法去接你,請你搭出租車回去吧。」

「我不搭2500C.C.以下的車子。」光均的歡喜馬上被澆熄,語氣幾乎是失望的,「妳要加到幾點?」

「有捷運。」夢芯懶得跟他吵,「我也不知道要加到幾點。」趕緊掛了電話。

攤開文件,她無奈的審視資料。這件案子實在太龐大了,她得好好的想想。問題不在於標不標得到,而在於標到以後,力華的財力能不能支撐。

三尺厚的評估報告正等著她看,計算機裡還有一堆檔案,今天恐怕要熬通宵了

「李秘書,妳先回去吧。」她揮揮手,「趁現在還有捷運可搭,再晚一點就沒車了。」

「我可以叫出租車。」李秘書笑笑,「總裁,要咖啡嗎?」

「嗯,謝謝妳。」她頭也不抬,「妳不用擔心,我只是看看資料,待會兒就回去了。」

「我就在外面。總裁,需要任何資料都可以叫我。」李秘書含笑的退出去。

夢芯一頭栽進資料堆裡,開始一份份的閱讀、分析、歸納,找出當中的矛盾點,把值得參考的留下。

力華要單獨吃下這案子恐怕有困難,得聯合同業一起出資才行。但是這個同業該是誰呢?到時候利潤怎麼分配?怎樣才能在最小的紛爭中追求最大的獲利?

她的腦筋運轉不停,無意識的玩著裁信刀。內線電話響了好久,她才如夢初醒的接起來。

「總裁,妳有訪客。」向來冷靜的李秘書,聲音居然有些訝異。

訪客?看看手錶,都半夜兩點了欸.而且,她會有什麼訪客?

驚異的推門出去,她眼睛都直了。馮光均穿著長大衣,正瀟灑的對她揮揮手。再往兩旁一看,喔……天啊!半夜兩點,辦公室裡還有人沒走?

企畫部的職員瞪大眼睛看著這個英俊的夜半訪客。

「夢芯,妳幹嘛拿著裁信刀?」光均皺著眉,「女孩子家玩刀子實在是——」

「你來做什麼?!」夢芯跳起來,「進來!你給我進來!」她慌張的揮著裁信刀,半拖半拽的把光均拖進總裁辦公室。

「呃……馮總裁要喝點什麼?」李秘書從驚愕中清醒過來。雖然總裁拿刀押著敵手進辦公室很爆笑,但她是專業秘書,絕不會笑出來,頂多嘴角有些上彎而已。

「給他一杯硫酸!」夢芯惡狠狠的摔上門。

「你你你……你是怎麼通過警衛上來的?」她繼續揮著裁信刀,「我要把警衛通通開除!怎麼可以放不相干的人——」

「我把身份證押在警衛室欸.」光均不太開心的拿走她手中的裁信刀,「這樣揮很危險妳知不知道?妳抱個熊寶寶我還不覺得怎樣,怎麼會拿著刀子出來?難怪有人說妳拿刀威脅特別助理離職,實在是——」

「啥?這消息也傳到你那邊去了?拜託,是他撲過來,我只是讓他冷靜一下。」瞄他一眼,「起碼我沒有陰險的在辦公室放錄音機和監視器逼走秘書吧?至少我是光明正大的——」

「哪個長舌的連這種事情都傳過來?」這回換光均嚇一跳。「我才不想被那種無中生有的緋聞纏上,這是自衛欸!」

「你把身份證押在警衛那兒……」夢芯無力的坐下來,「明天就會傳得全台北市都知道了。」猛然一拍桌子,「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女孩子家加班到三更半夜!妳看看現在幾點了,還賴在公司不回家?我說啊,夢芯,女人凋零得很快,妳現在要好好保養,乖乖睡美容覺,不要三十沒到就凋謝光——」

「馮總裁!你也管太多了!我凋不凋謝關你什麼事情啊?!」夢芯又一掌拍得滿桌子東西亂跳。

「當然是希望跟妳走在一起的時候,妳像是我的……我的……咳,而不是我姊姊或媽媽。」光均難得的出現一絲困窘。

「我又不會跟你走在一起!要你管那麼多?」夢芯沒聽出當中的意涵,只聽到「姊姊」、「媽媽」。靠!好歹自己也跟他同年好不好?死男人!

「誰說不會?」光均抓住她的臂膀,「回家了。」

「我現在還在工作!」夢芯甩開他的手。

「工作會跑掉嗎?」光均恐嚇她,「妳如果不回家,我現在就喊強暴!剛剛可是有很多證人看到妳拿刀把我押進來的。」

什什什什麼?!夢芯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應該是含蓄沉穩的敵手。人果然不能太瞭解對方……一瞭解就完了。

他是無賴!他根本是無賴!

「誰會想強暴你!」夢芯朝他的腦袋丟去一支筆。

光均靈活的一閃,筆正好打中端咖啡進來的李秘書,嚇了她一跳,端著的咖啡濺到袖子上。

「抱歉,我並不是——」夢芯想解釋,卻因為光均的動作而頓住。

只見他端過李秘書手中的咖啡,擺在桌子上,迅速檢視她袖子上的污痕。「趕緊處理還來得及。你們總裁虐待妳,讓妳這麼優秀的秘書到現在還不能回家嗎?妳要不要考慮——」

「馮光均!別在我的辦公室光明正大的挖角!」夢芯對他揮拳。

「先送她回家如何?」他笑得一臉燦爛,「她袖子上的污痕要趕緊處理,而且李秘書……我記得妳姓李吧?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在公司過夜實在可憐,就讓你們總裁送妳回去吧,不然我送妳也是可以的……」

讓他送李秘書回去?開玩笑!大台北商界沒有人不知道,馮光均找不到優秀的女秘書,只好委屈秘書課課長來當特別助理。讓他送李秘書回去,好方便他挖角?

他慢慢作白日夢吧!

「我送妳回去!」夢芯厲聲道,「李秘書,別相信他的甜言蜜語!」

李秘書看著袖子上那不起眼的污痕,忍住笑,點了點頭。

光均臉上淨是得逞的笑意,非常滿意的跟在她們身後到停車場,並且老實不客氣的佔據了車子前座的位子。

「馮光均!我是要送李秘書回去,不包括你!」夢芯只覺得怒火快燒斷腦神經了。

「堂堂力華的總裁打算說話不算話?趙管家……」他邊說邊解開安全帶。

「繫好你的安全帶!省得一頭撞死在擋風玻璃上!我討厭去修車廠!」話沒說完,車子已像炮彈一樣衝了出去。

她是造了什麼孽啊?為什麼老是跟這個瘟神牽扯不清?為什麼為什麼?

「我討厭你,馮光均!」她吼了出來,忘記後座還有李秘書在。

「但是我不討厭妳……的車。」他笑吟吟的回答。

天啊……都三更半夜了,她居然還火氣旺盛的跟一個王八蛋對吵,這對健康實在太不好了!

這次她一定要跟他說清楚!

把李秘書送回家以後,她用最快的速度開回社區,一等光均下車,她也跟著甩車門下車。

「馮光均,你給我聽好!我並不是你的私人司機,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每天載你上下班!」她點著他的胸膛,惡狠狠的仰頭看他。

其實她個子也不算高,大約一百六十五左右吧,就算穿上高跟鞋,也沒高到哪去。光均看著她時,還是得低頭——

他突然一把拉攏她的前襟,把她嚇了一大跳。

「該死……」朦朧的街燈下,他看到了,看到了……讓男人沉淪……柔嫩又充滿彈性的「馬裡亞那海溝」,差點無法呼吸。

「你幹嘛?!」夢芯撥開他的手,有些莫名其妙的低頭看自己的衣服。有什麼不對?

「穿上。」他把長大衣脫下來,粗魯的套在她身上。

「我不冷——」

「叫妳穿上!」光均吼起來,蠻橫的幫她把扣子通通把起來。「妳妳妳……妳西裝外套裡頭好歹也穿點什麼,這樣根本是引誘犯罪!」

「我有穿啊!」夢芯理直氣壯的叫起來。

「妳穿啥?」是穿了什麼可以讓胸前呼之欲出?

「胸罩。」

完了,他要流鼻血了。「周夢芯,妳的神經很粗!真的很粗很粗!我送妳回去!天啊……妳是怎麼平安活到今天的?」

「我家離這裡不到十公尺,為什麼要你送?喂!你發羊癲瘋了?幹嘛一直搗著鼻子?」

「妳給我閉嘴!」光均空出一手對她揮拳。

真的是……糟糕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送夢芯回到家裡,看著她甩上的門,他好想、好想破門而入。

天啊!他可以選擇的名緩佳麗足以繞台北市三圈,為什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他就是愛賴在周夢芯的車上跟她吵吵鬧鬧?

不是常常看見她外套裡啥也不穿的到處跑嗎?為什麼現在卻……偏偏這個時候才……

趕緊回家睡覺吧,他不能再想下去,他需要冰敷一下「激動」的鼻子。

第二天下班,光均冷著臉,丟了一個大袋子到夢芯的膝蓋上。

正在開車的夢芯皺了皺眉,「這是什麼?你明天的標案要讓給我嗎?我可不要,要就公平競爭——」

「妳腦袋就只塞了公事嗎?也塞點別的好不好?」光均吼她,「裡頭是三打香奈兒的襯衫。」

夢芯翻都沒翻就把袋子摔回給他,「我不需要。你很浪費錢欸,你隨便給哪個女朋友好了,我相信你一定有好幾台砂石車的女朋友——」

「妳看我這個樣子,像是有時間玩樂的人嗎?」光均沒好氣的把袋子摔到後座。「妳說啊?!妳自己又有時間約會嗎?」

這話正中紅心,夢芯差點將油門當成煞車踩下去。「不要那麼大聲的說出來!很丟臉欸!」

「妳還真的沒約會喔?」光均呆了一下。全台北市的男人都瞎啦?

「早上九點到晚上十點都在辦公室裡,我跟誰約會?」她握著方向盤吼,「跟李秘書嗎?我跟李秘書的性取向都很正常!」

「我還不是一樣。」光均望著窗外,「那妳教我這些衣服要送給誰?」

「給我也沒用,我不會穿的!」

「為什麼不穿?!妳根本在引誘犯罪!妳知不知道這樣是很危險的?台北市的壞人多如牛毛,妳到現在沒出事,根本就是奇跡——」

「見鬼了!我的衣服是哪裡不對了?我可沒少扣半顆扣子!這種熱死人的鬼天氣,我穿套裝上班就很規矩了,再穿上襯衫,我乾脆中暑給你看!」

「妳的總裁辦公室沒有冷氣嗎?妳開了冷氣還會熱?騙誰啊!」

「馮總裁,」夢芯諷刺的響應,「我可是人家聘雇的管理人員,好意思浪費公司資源嗎?我辦公室的冷氣固定調在二十八度,圖個不熱死而已。哪像你們少爺命,高興開到零下幾度都沒人管!我們這種平民——」

「我的辦公室也只開到二十五度!」什麼少爺?!光均被激怒了。

「差三度可是差很多的。你知道要多運轉三度,可是要耗費更多資源哪!我不如少穿一件,可以多省一點公司的電力。」

二十八度很了不起嗎?不過就差三度而已!

滿懷怒氣的光均,第二天上班時,忿忿的要楊宿把溫度調到二十八度。

對他這樣穿著整套西裝、襯衫的人來說,二十八度足以中暑了。最講究儀容的他,被迫脫下西裝外套,仍是汗如雨下。

楊宿為難的看著他,「總裁,其實不必這樣堅持——」

「周夢芯都可以,為什麼我不行?!」他這天火氣非常大,尤其天氣熱,更令他脾氣暴躁。「不准動冷氣!」

周夢芯?原來不是謠傳啊,他這個嚴肅的主子,居然也遇上了動心的女人嗎?只是……為什麼是另一個陛下?

他親眼目睹過總裁和周總裁同車,一路上兩人吵架的聲音,連在人行道上都聽得見。

敵對兩國的王子、公主戀愛還聽說過,但敵對兩國的國王、王后戀愛就……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出了總裁辦公室,他打了內線到機房,說明自己的要求。

機工一聽,眼睛都直了,「楊特助……你確定?」

「做不到嗎?」果然還是太為難人家了。

「這當然可以啊。」機工搔了搔頭,「但是,為什麼要故意把溫度顯示調不准呢?你的意思是……原本是二十五度,但是溫度顯示要是二十八度?」

「沒錯。」楊宿輕輕歎口氣,「……因為不想看到陛下……我是說總裁,因為中暑而死,或者是因為中暑而殘害整個公司的人。」

雖然不太瞭解,但是機工也聽說了今天總裁幾乎刮遍所有的高級主管。他很同情的歎口氣,「我明白了。明天總裁上班前,我會把溫度顯示搞定。」

「真的大感激你了,我替公司所有人謝謝你。」

而光均當然不知道部屬這些煞費苦心的安排,隔天還很得意的說:「楊宿,你看,人果然是習慣性的動物,我只用了一天就習慣這種溫度了。」

「是。」楊宿笑著送上黑咖啡。

「我都可以了,夢芯當然也行,我今天非說服她穿上襯衫不可!」他滿懷壯志的握緊拳頭。

糟糕……楊宿微乎其微地一僵,他跟力華的機工不熟呢。不過,女王陛下身邊有個能幹的秘書,應該可以解決吧?

但前提是——如果陛下能說服女王的話。

都直呼周總裁的名字了,看起來,陛下是認真了。

或許他該找時間去查查婚禮的細節和場地。跟陛下一起工作,果然很有趣,可以學到很多不同領域的事物呢。

敵對兩方的國王和女王的戀情,聽起來多麼浪漫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