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五章

光均醒來的時候,摸著頭上的腫包,有點莫名其妙。

是了,他昨晚喝醉了,大慨是在哪兒撞到頭。他已經很久沒喝醉,昨晚破天荒的喝個爛醉,居然還有辦法自己回家,實在了不起……

昨夜的記憶凌亂的回到腦海,有印象的實在不多,但是,他記得夢芯來接他。

【Google★廣告贊助】

他好像還撥手機給她……是吧?他找出手機看了下紀錄,沒錯,他是撥給了夢芯。

這讓他不安起來。他到底跟夢芯說了什麼?現在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雖然時間還早,但是他心頭有種莫名的不安。

匆匆梳洗後,他趕緊出門,比平常早了半個鐘頭,但是他寧可去夢芯家樓下等著。為什麼要這樣……其實他也不明白。

一根煙還沒抽完,夢芯的車鬼鬼祟祟的從地下車庫開上來。

她果然想自己溜走,不等他了。

光均生氣的衝到車子前,輪胎發出緊急煞車的尖銳聲音,驚險的在他面前停下。

隔著擋風玻璃,兩個人怒目相視。

沉默了很久,夢芯終於打開中控鎖,光均忿忿的開了車門,坐上車。夢芯只是握緊方向盤,一個字也沒說,筆直的開向公司。

這種冷戰讓他心情很差,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就被對方討厭了。「至少也說說妳在氣什麼吧?」他勉強壓抑滿腔怒火,「什麼都不說,我怎麼知道妳在氣啥?」

「三瓶威士忌就可以泡爛你的腦神經了,還要我說什麼?」她忍不住發飆。

「我昨天……做了什麼嗎?」他問得遲疑。

夢芯兩頰湧起霞紅,這教她怎麼說?難道要她告訴馮光均,他們昨天晚上……不,她不要再想起!馮光均忘記最好,那只是一個醉鬼無意識的行為,什麼意義也沒有!

「你昨天脫光了在PUB裸奔。」

「什麼?!」他差點跳起來,

「我和酒保費盡苦心才勸你把衣服穿上。」

「真的嗎?」他的聲音有些發抖,天啊……天啊……真的是這樣嗎?他有這麼醉嗎?

「假的。」她將車開進市區。

「……周夢芯!」光均吼了起來,「妳妳妳……妳開玩笑的時候,表情不要那麼嚴肅好不好?」

誰跟他開玩笑?夢芯瞪了他一眼。如果是這種程度的爛醉,那還好處理多了。

「馮總裁,你的公司到了。」她冷冷的下逐客令。

光均坐在車裡沒動。「我一定還做了什麼,才會讓妳這樣生氣。」他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是我對妳做了什麼不禮貌的舉動嗎?我不喜歡這樣猜來猜去,什麼事情都該攤開來講,如果妳不肯告訴我,我去問那家PUB的酒保好了——」

「什麼都沒有!」夢芯吼了出來。要命,真讓他去問,那還得了!她勉強自己冷靜,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是啊……要冷靜,昨天發生的那個吻,只是一個醉到沒有行為能力的人無意識的舉動。她和馮光均常常要在各種場合見面,就讓這突發事件成為她一個難堪的秘密就好,萬一他知道……

她不要再想下去了。

「我只是不喜歡扛著醉鬼回家而已。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因為你害我手扭到,所以我心情很不好。」她胡亂搪塞了個理由。

光均直視著她的眼睛,「真的?」

被這樣注視著,不曉得為什麼,夢芯心跳不規律起來,她不自然的別開臉,「當然是真的,還有什麼事嗎?」

「我很抱歉。」光均很誠懇,「我以後不會喝得這麼醉了。」

「你為什麼要喝那麼多?」

這回換他不自然的別開視線,「就……有些事情不順心……妳昨晚的約會還好吧?」

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我像是有空約會的人嗎?」她沒好氣的趕人,「馮總裁,你的公司已經到很久了。」

「那昨天妳去哪裡了?」

夢芯不耐煩起來,「去探望我姊姊。是怎樣?要不要寫份行蹤報告給你?」

「能夠這樣當然是最好了。」光均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覺得陽光是這樣燦爛,空氣如此甜美。

「滾下車!」夢芯揮著拳頭,「快給我滾去上班!」

光均沒回嘴,笑得如此耀眼。

他的唇形……真的很優美。

夢芯漲紅了臉,一等他下車,立刻逃也似的將車駛離現場。

接下來幾天,他們都相安無事。

夢芯本來就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女人,也很快就把那個意外的吻拋到腦後。誰都有喝醉的時候,對吧?他們算是扯平了。

只是,偶爾望著光均的唇,心裡難免會有些異樣。

她輕輕歎口氣,或許她真的太久沒約會了。但是,堂堂力華的總裁,想要追她的,不是紈褲子弟,就是七老八十、色慾熏心的董事長們。

像今天這個營造業會議,正經會議開完了還不走,大家端著酒,故作斯文的聊天打屁,美其名叫做「聯誼」。

「周總裁,妳真是越來越美了……」錢董貪婪的看著夢芯完美的身材,眼睛朝下四十五度就沒抬起來過,「關於高鐵的案子,妳找到合作對象了嗎?」

這個錢董是力華老董事長的姻親,她不好得罪他,只好撐起一臉假笑應付,「還在找尋。」

「力華想獨力吞下來不容易呀。我也很有興趣呢……」錢董的鹹豬手緩緩的伸向她誘人的臀部,「或許我們該好好的深入瞭解一下彼此合作的意願……」

夢芯的笑容消失了零點零一秒,目光宛如寒星,睥睨著他。

錢董就這樣被她的目光逼住,只覺得全身汗如泉湧,鹹豬手也僵住了。

呿,讓個小女孩嚇住,他的面子往哪兒擺?可等他清醒過來,夢芯已經巧妙的轉過身,而光均也不識時務的硬插在他們中間,含笑的跟他點點頭,輕扶著夢芯的背,「抱歉,錢老,跟你借一下周總裁。」

夢芯也客氣的對他笑笑,跟著光均走到窗邊。

「微笑,馮總裁。」她覺得自己的臉快要僵掉了,「不要那麼用力捏杯子,你的酒快濺出來了。」

「我在仿真怎樣掐死那頭豬!」光均堆了滿臉完美的假笑,「他差一點點就摸到妳的屁股了!」

「小聲點。」夢芯藉著啜飲雞尾酒來放鬆自己的臉部肌肉,「你以為我喜歡?我應付得來,別擔心。」

「就跟妳說要穿襯衫的!」光均咬牙切齒的低吼。在這種情形下,還能笑著跟別人打招呼,連他都要佩服自己了。

「我能把襯衫穿在屁股上嗎?你神經病!」夢芯瞪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我就算包得跟肉粽一樣,他們也會在腦子裡幻想將我剝得一絲不掛!」

「妳不生氣嗎?!」他想把在場所有男人的色眼都戳瞎!

「生氣怎麼做生意?」夢芯倒是心平氣和的,「當中或許有合作的夥伴,馮總裁,你EQ要高一點。」

他沉吟了一會兒,「妳找到合作對象了嗎?」

「還沒有。」夢芯對那個案子還是有點沒把握,但是她知道各大財團已經在暗自較勁了。「馮總裁,你找到了嗎?」

「不容易找。要在這群狐狸和黃鼠狼當中找合作對像?」他實在不太樂觀,心念一轉,「不如我們合作如何?」

她差點把酒噴出來,勉強吞下去又嗆了半天,「你說力華和峻航?你發燒了嗎?我們是敵手!對立的敵手要合作?你怎麼會有這麼異想天開——」

「哪有永遠的敵手?」光均可不同意,「再說,我父親相力華的老董事長交情很好,常常協商標案的……」

兩個人的心裡同時浮出疑問——力華跟峻航的關係是什麼時候變得劍拔弩張、互不相讓的?

「好像是……我們開始當總裁以後……」夢芯有點尷尬。

光均也尷尬了,「我們差不多同時接總裁位子的。老是有人把我們拿來比較,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沉默了一會兒,「說到底,我還是不如妳。力華的成長遠大於峻航……」

峻航在父親與大哥的領導下蒸蒸日上,他不過是搭了順風車,這幾年峻航只算是穩健成長而已。但是,夢芯接下了幾乎倒閉的力准,只花了幾年的工夫就迎頭趕上,成為峻航最大的敵手。

能力優劣立見,只是他一直很不甘願而已。

「你在說什麼呀?」夢芯啼笑皆非,「力華我是死馬當活馬醫,僥倖醫活了。力華本身的體質並沒有太大的問題,若說起死回生,根本不是我的功勞,我只是把老員工找回來,員工才是公司最大的資產哪。若不是老董事長留下豐富的人事資源,你以為這麼大的公司,我一個人可以獨立撐起來?你想太多了……」

她難得溫柔的看著他,「力華並沒有比峻航強,馮總裁,我也一直很敬佩你的能力。力華到我手上時已經奄奄一息,可以隨便我胡攪瞎搞,但是峻航卻不能,有千絲萬縷的舊關係、舊制度要整頓,以我這種個性絕對弄不來。峻航到我手裡必倒不可,是因緣際會,我這瞎貓叼到力華這只死耗子。」

對視一眼,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啊……她偶爾的溫柔,真是耀眼到令人睜不開眼。這種煩人的聚會有什麼好的?他只想跟眼前這位強悍又溫柔的佳人共處。

「該吃晚飯了。」他提醒著,邁開步伐。

「我還得回公司。真是的,因為這超沒有建設性的會議,一天的工作就這樣耽擱了……」夢芯抱怨著,左右張望,也準備溜了。萬一被抓去續攤,可是沒完沒了。

他停下腳步,「欸,妳開車來嗎?早上我就想跟妳說了,妳的車子有點問題。」

「真的嗎?」她大為緊張,「什麼地方有問題?」

「鑰匙給我,我讓妳看看什麼地方有問題。」

夢芯交出了車鑰匙,「我去叫一下李秘書,她跟我一起來的。」

「試車而已,還沒要走呀。」光均趕緊阻止她,「萬一問題很大,到時候再撥手機叫她下來一起搭出租車就好了。我們得快溜,被抓去吃飯就慘了。」

就這樣,他們兩個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取車,光均紳士的為她打開車門,一等兩人坐定,就發動車子,下了中控鎖。

「哪裡有問題?」夢芯看著儀表板。

握著方向盤,他心情大好,「其實只有一個問題。」

「嗯?」

「請妳繫上安全帶,因為我們要去約會了。」他火速把車開出停車場。

她呆了呆。他他他……他騙自己上車?

「馮光均!」她怒吼起來。

「嗯,比馮總裁順耳多了。」但他還定有些不滿意,「不過把姓去掉比較好。」

「馮光均,你居然綁架我!我還要回公司辦公啊!」

「叫那堆公事去死吧。」他開心的駕車在馬路上飛馳,「今天晚上妳是我的。」

「……」夢芯氣得腦血管快爆裂了。「馮光均,你這混帳東西!」

「真是個美好的夜晚啊~~」他的笑容非常燦爛。

會場裡,李秘書尋尋覓覓,卻找不到夢芯。

唉,她只是出去接個手機,交代一下公司的事情,哪知道事情那麼多,講到喉嚨都干了,才把事情交代完。

一回來,總裁就不見了。

怎麼會呢?總裁不會把她丟下,自己回公司的呀。

撥手機給夢芯,響了兩聲,剛接通,只聽到那頭傳來怒罵聲,「馮光均,把我的手機還來~~」然後就斷線了。

總裁跟馮總裁在一起?

李秘書扶著額頭,有些頭痛。她低著頭沒留心,一頭撞進別人懷裡,「抱歉……」

一抬頭,是馮總裁的特別助理。

她尷尬的笑笑,「楊特助……找你們家總裁?」

楊宿無奈的聳聳肩,「我剛看到他和周總裁一起出去,但是他的手機怎麼也撥不通。」

李秘書訕訕的跟他說了剛剛的手機斷線事件,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

「真是讓人頭痛的陛下……」兩人異口同聲,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李秘書,妳餓了嗎?不餓也一起喝點東西好嗎?」楊宿苦笑著,「雖然冒昧,但是我想跟妳聊一聊。」

「好呀。」她有些悲慘的笑笑,「樓下有家咖啡廳,咖啡還不錯。」

兩人並肩走向電梯,楊宿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抱歉,老是叫妳李秘書……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這是我的名片。」

李秘書遲疑的接過名片。楊宿,嗯,很好聽的名字。為什麼別人的名字這樣好聽,她的名字卻……

無奈的拿出名片,「沒關係,你可以笑。」

上面寫著——李宓舒。

不能笑,不能笑……楊宿搗住嘴,眼睛看著天花板。「這表示當秘書是妳的天職。」

李宓舒倒是被他逗笑了。

「馮光均!我要回辦公室!」車子都開到法國餐廳門口了,夢芯的火氣還沒消。

「晚飯總是要吃的吧?」光均幫她開車門,「等吃過飯,我送妳回辦公室。」

「鑰匙還我!還有我的手機!」她想搶過來,卻撲了個空。

「不要。」他斷然的把手機和鑰匙都放進自己的口袋。「給妳鑰匙,妳就跑掉了。」

「有種交通工具叫做出租車。」她危險的瞇細眼睛。

「妳放心自己的愛車讓我開去撞牆嗎?」他風度翩翩的伸出手臂,「微笑,夢芯。誰知道這裡會不會有熟人,要是看到妳這樣張牙舞爪,可是會損害妳冷靜自持的形象喔。」

夢芯惡狠狠的把手勾上他的手臂,眼睛燃著怒火,像要吃人似的。

「別用這麼熾熱的眼光看我。」光均低聲道,「我會害羞的。」

冷哼一聲,她的鞋跟準確無比的踩在他的意大利皮鞋上。

他一臉無所謂。毀了一雙鞋算什麼?他喜歡夢芯這樣的反應。

今晚他的心情真是好得不得了。

「別生氣了。」在餐廳內落坐之後,他笑著點點夢芯的手背,「妳不是說都沒空約會嗎?現在有了。」

「你能想像狐狸和黃鼠狼約會嗎?」夢芯沒好氣的回答。

光均笑了出來,「有這麼美麗的狐狸,和這麼帥的黃鼠狼嗎?」

蕩漾的燭光,美味的餐點,還有氣死人卻也逗她開心的同伴,夢芯縱使有再大的氣也生不出來了。她難得可以輕鬆的吃頓飯,不用費心算計,就只是單純的吃頓飯。像

「我是狐狸,你就是黃鼠狼,別否認。」她端起紅酒,「我們沒人是可愛的兔寶寶,滿肚子計較跟壞水,就想著要怎樣獲取更高的利潤。」

「為狐狸和黃鼠狼敬一杯?」光均舉了舉杯子。

「今晚有月光呢。」月兒穿過了厚重的雲層和污濁的空氣,在高樓大廈間露出皎潔的臉龐,相窗外袖珍精緻的造景水池呼應著。

光均微笑的望著她,「狐狸和黃鼠狼先拋開搶雞蛋的戰爭,一起和月光喝喝酒好嗎?」

「那就邀請月光來吧。」她把酒杯放在窗邊,杯中映現了小小的、蕩漾的月影。

在每天不間斷的利益鬥爭中,也需要暫時放下刀劍和盔甲,一起舉杯,邀明月共喝一杯。

這是少有的恬靜夜晚,夢芯不得不承認,這個久違的晚餐約會……還不錯。

但是,和平並沒有維持太久,為了要回家還是回辦公室,兩個人又開始劍拔弩張起來。

「九點半了!這麼晚妳不回家睡覺,還要去公司?不行!回家去!」光均生氣了。天天這樣操勞,這樣她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馮光均,你別管那麼多好不好?」夢芯也火大了,「工作不做會有人偷做嗎?今天一天都浪費掉了,我是人家聘雇的管理人員,得對得起自己的高薪!你要是死都不搭出租車,我可以先送你回去,自己再回公司就好啦!」

趁他沒留神,一把搶回他手裡的鑰匙,「上車!我先送你回去!」

光均悶悶的上了車。

夢芯一面發動車子,一面喃喃抱怨,「你那是什麼鬼車?修了整整一個月都還沒修好,你乾脆再買一輛算了!搞什麼……」

「早就修好了,一直停在我家的車庫。」他繃著臉。

她呆住了,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他,「……什麼?」下一秒,她暴跳如雷,「早就修好了?那你幹嘛硬要我天天接你上下班?喂!我可不是你的私人司機,小氣也不是這樣小氣法!」

「我願意天天接妳上下班,但是妳願意搭嗎?」光均伸手將車子熄火,直視著她的眼睛,「妳願意嗎?」

「馮總裁……你酒量不太好是吧?」她突然覺得有點冷,該不會那天的惡夢又要重演吧?「我們才喝了幾杯紅酒……」

「我很清醒,而且,請妳叫我光均。」他欺身過去,嚇得她背貼在車窗上。「我要說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瞪了他一會兒,夢芯腦筋轉了轉,突然放寬心。

真是費盡心思的安排啊。大概他也為了高鐵周邊開發的案子煩惱很久,所以才會想盡辦法改善他們雙方的敵對關係。她也是個生意人,怎麼會不瞭解呢。

「我瞭解你的苦心了,原來你為了高鐵的案子這麼用心良苦。關於合作案,我仔細想了下,其實是有利無弊,關於細節,我們可以再討論討論——」

「不要再談公事了!」光均低吼起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跟公事一點關係也沒有!妳聽好,我……」終於可以說出來了,「我喜歡妳。」

車內一片靜悄悄,夢芯滿臉驚嚇的看著他。

「……的車?」她擦了擦額角的汗,「你喜歡我的車?我可以介紹你買一輛,LEXUS430的確是很舒適——」

「去他的LEXUS430!」光均咒罵著。可惡,想吻她卻讓安全帶絆住,好不容易鬆開安全帶,他正想用行動表達愛意,冷不防一個漂亮的左勾拳連帶一記俐落的拐子,讓他悶哼一聲,重重撞上車窗。

好熟悉的撞擊……那一夜酒醉的回憶在這一瞬間全湧了上來。是了,那一天,他在PUB裡吻了夢芯。

「那天我和妳……」啊啊啊~~他怎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閉嘴!」夢芯緊急發動車子,猛踩油門,輪胎發出唧唧的高速摩擦聲,火箭似的飛上馬路。

光均七手八腳的重新繫上安全帶,「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就告訴你閉嘴了!」

「妳沒有生氣嗎?起碼妳沒有不理我……妳是不是也喜歡我?是不是?」

「喔,SHIT!就告訴你閉嘴了!」

最後,光均還是沒要到答案,因為夢芯把車開到自己家樓下,就狼狽的逃上樓去了,連車鑰匙都沒帶走。

女王也有慌張的時候?光均歎了口氣,把車子開回自家的停車場停好。

看著她的車和自己的車親密的停在一起,他心裡湧現一股柔情。會有那麼一天吧?他們的車,會永遠停在一起。

若是剛剛夢芯哈哈大笑,或是冷冰冰的拒絕,他大概會覺得沒希望,但是她卻逃走了。

實在是……非常可愛的女王陛下。

他的嘴角,浮現一抹嬌寵的笑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