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七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詹慶義活著的時候幾乎沒人去探望,死後倒是備極哀榮,喪禮辦得風風光光的,之前沒空去看他的親戚,突然間全蹦了出來,整個靈堂哭聲震天。

夢芯只去了一次,然後就回公司,不再聞問。

【Google★廣告贊助】

董事們明裡暗裡都在詆毀她,說她沒良心。她就像沒聽見一樣,依舊每天上班辦公。

她不哀傷?錯了,她傷心極了。但是她要哭,也是躲在家裡哭,不用出來哭給別人看。失去了心靈上的父親,她的確很哀慟,可若是她一直陷在這種無用的哀慟中,若是讓老董事長知道,他一定不能安息的。

她希望老董事長知道,不管世界怎樣顛倒頹圮,她依舊是堅強的。老董事長沒有遺傳血緣給她,但是她繼承了老董事長所有的睿智和遠見。

她周夢芯將會是他永遠引以為傲的女兒,不管在什麼地方,會有一個人,繼承他的智能。

她永遠不會忘記這位父親,在她心底,這位父親是永遠活著的。

若是可以,她多麼希望可以替他守住力華啊……就算不行,也要努力到最後一刻。

詹慶義的過世,在力華內部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員工們揣揣不安,總覺得要變天了。或許女王脾氣暴躁,可卻帶給他們光明的希望,若是女王遜位了,他們的未來在哪兒?幾年前公司幾乎倒閉的惡夢彷彿即將重現,許多老員工還記得當時朝不保夕的恐懼,有人甚至已經開始找新的工作了。

但是,夢芯依舊自信的踩著高跟鞋,鐸鐸的在光潔的大辦公室走來走去,像是什麼事情也不會發生似的。她這樣冷靜自持,持續推動每個案子,照常的過每一天。

這樣的冷靜讓騷動的員工穩定下來。或許一切都會跟以前一樣,畢竟董事們不會跟錢過不去吧?這幾年,力華的成長以倍數計算,儼然成為營造界一方之霸,這都是夢芯領導有方,董事們應該不至於這麼愚蠢……

只是,他們微小的希望終究破滅了。

這個無法駕馭的「野馬」總裁,被所有的派系排擠。當中一個派系聯合繼承了力華三分之一股份的詹利和,提議將夢芯踢下總裁的位子。

畢竟力華已經穩定下來,隨便哪個無能的人上任都可以接手。與其讓一個傲慢的外人執掌力華,不如讓詹利和接任。

當然,董事們心裡另有一番算計。若是詹利和能守成,力華依舊獲利,他們也可不用再受夢芯的氣。若是詹利和不能勝任,讓力華陷入危機,正好可以乘機要求出售土地以平衡損益,他們依舊沒有損失,甚至擭利更多。

在禿鷹與豺狼的會議中,幾乎是無異議的通過了夢芯的不適任案。

這個消息,夢芯平靜的接受了。她早就知道有這一天,功高震主,之前沒有出問題,是因為老董事長推心置腹的信任。

一直覺得捧個紙箱離職是很落魄的,所以,她很早就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陸續帶走,這樣等到真的要離開的時候,只要提起她的——-公文包就好了。

「什麼時候生效?」坐在總裁辦公室裡,她抬頭看著幸災樂禍的黃董事。

這般異常的冷靜,反而讓禿頭肥肚的黃董事害怕了,他結巴一會兒,「……中午就生效。」他嚴陣以待,縮了縮脖子,怕夢芯把裁信刀扔過來。

「那麼我早上還是照常辦公。」夢芯垂下眼瞼,「在生效之前,我還是力華的總裁。若是沒有其它事情,請你離開。」

黃董事瞪大眼睛,不可一世的嚷著,「周夢芯,妳還辦什麼公?妳已經被開除了!妳以為——」

她抬起眼,目光如電,只簡單的說了一個字:「滾。」

李宓舒將門打開,做了個「請」的手勢。

黃董事嚥了嚥口水,本想虛張聲勢的再嚷幾聲,但是觸及那雙美麗卻令人膽寒的眼睛,他鬆了鬆領帶,故作鎮靜的出了門。

李宓舒擔心的回頭看看夢芯,輕輕的把門關上。

「王國的黃昏來臨了。」夢芯笑了笑,「其實誰坐這位子都一樣,力華還是會營運下去的。」

「我昨天遞辭呈了。」李宓舒說得淡然。秘書間自有私密的情報網,她昨天就已經知道董事會議的結果。

夢芯笑著搖搖頭,「等等要開管理會議?」

「是,十分鐘後開始。」李宓舒看了看行程表。

「嗯。」夢芯繼續低頭看評估報告。

中午時,她昂首離開公司。

意外的,公司大半的員工都出現在門口,沉默的列隊。

她看著這群和她並肩奮鬥的工作夥伴,淺淺笑著,接過了櫃台小姐的獻花。

「總裁,我們還想辦歡送會——」

「員工福利金不要隨便浪費。」夢芯一個個看過去。呵,她在這裡奉獻了三年的青春,多少的回憶呵。「希望大家繼續為力華努力,我的心會一直跟大家在一起的。謝謝大家這些年的幫助,謝謝你們。」

這位冷冰冰的總裁,最後彎下了她尊貴的腰,向每個夥伴致意。

微笑著,她離開了力華。

三年來,夢芯頭一次有睡午覺的時間。

睡得正甜,忽然被驚天動地的敲門聲吵醒。她昏昏的張開眼睛,有些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睡眼矇矓的去開門,卻見趙管家和光均緊張的站在門外瞪著她。

「趙管家?光均?你們來幹嘛?」她被嚇醒了。

「周小姐……妳別想不開呀……」趙管家哭了起來。

光均更是迅速的抓起她的手腕,開始檢查有沒有任何傷口。

「想不開?我?」她糊塗了。

「妳是怎麼了?光均暴跳起來,「不過就是被一群沒長眼的白癡開除而已!有必要沮喪到不應電鈴、不接電話、大門深鎖嗎?要不是趙管家要來打掃被鎖在門外,我根本不知道……」

眼尖的看到床頭櫃有瓶傾倒的空藥罐,他衝過去,緊張的拿起來,「天啊!不過是一份工作而已,有必要自殺嗎?趙管家!幫我叫救護車……不不不,我送她去醫院!」

夢芯還來不及說明,已經被他一把扛起來。她拳打腳踢的掙扎,「放我下來!馮光均!你瞎啦?那是維他命C的空罐!你好歹也看看說明好不好?」好不容易掙扎著下地,換她暴跳如雷,「為什麼我要自殺啊?!我需要跟總裁的頭銜殉情嗎?」

看清楚了空罐的說明,光均和趙管家面面相覷,期期艾艾的開門,「……那妳幹嘛不開門?電鈴按了老半天了。」

「你們誰按過電鈴?」她沒好氣的瞪眼,「這個電鈴從我搬來到現在,從來沒響過。」八成早就壞了,而她也一直沒請人來修。

「手機呢?為什麼不接手機?」光均不死心的又問。

夢芯也覺得奇怪,「手機有響過嗎?」

她找出手機一看,乾笑幾聲。對了,早上為了開主管會議,她把手機調成震動。

「電話呢?我電話打了老半天——」他不服氣的拿起室內電話,發現電話歸電話,電話線又歸電話線。「妳……妳妳妳……妳把電話線拔掉幹嘛?」他怒吼起來。

「因為半夜會有神經病打來問我內褲的顏色啊。」夢芯揉揉眼睛,「拜託,你又沒打過我家電話,不都是撥手機嗎?沒室內電話又不會怎樣……」

「那是我……我誤會了……」趙管家很不好意思。

誰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趙管家。夢芯趕緊陪笑臉,「不不不,趙管家,我知道妳是關心我,是某人太大驚小怪了。」瞪了光均一眼。

「喂,妳真的很大小眼欸!」他火大了。

夢芯給他一個俐落的拐子,「趙管家,家裡很乾淨,今天不用打掃了——啊,藥燉排骨!」她歡呼一聲,接過趙管家送上的美食。「真是太感謝了,沒有妳,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跟趙管家寒暄半天,還送人到門口,目送著她下電梯,然後轉身經過光均的身邊——

回房倒在床上準備繼續睡。

「妳給我起來!」光均把她拉起來,「吭?我跟趙管家,妳居然對趙管家比較好?!」

「趙管家是我的救星,你又不是。」她死命往棉被裡縮,「你又不會做菜。」

「起來!妳給我說清楚——」話聲頓住,他瞪大眼睛。為什麼夢芯穿在身上當睡衣的寬大襯衫這樣眼熟?「等等!妳穿來當睡衣的該不會是……不會是……不會是我送妳的香奈兒襯衫吧?」

呃……完蛋了。夢芯縮在棉被裡,心知不妙。所以說,她才從不邀請他來家裡坐嘛。

「妳把我送妳的香奈兒襯衫拿來當睡衣穿?!」光均吼得她耳膜發痛。

「誰教你買的尺寸這麼大……」她搗著耳朵,「我沒聾,不用那麼大聲。」

「買太大可以跟我說啊!」他暴跳如雷,「我買這些襯衫是要妳穿在西裝外套裡面,不是讓妳穿來床上滾的!我的天啊……還有哪些沒拆封的?我拿去換!」

「我西裝外套裡面不穿襯衫的。」她趕緊乘機把自己裹在棉被裡,像個蠶蛹。「香奈兒的襯衫穿起來很舒服啊!送都送我了,你管我怎麼穿?這樣穿很贊啊……」

「妳冬天也不穿?妳想凍死啊?」光均開始翻她的衣櫥,「沒穿過的在哪兒?」

「都穿過了。」她懶洋洋的打呵欠,「冬天我穿套頭毛衣,才不穿襯衫呢,冷死人。」

「妳……妳這個女人!」光均憤怒的衝上前,硬要把她拖出棉被,「妳以為躲在棉被裡就沒事了?出來!」

兩個人在床上滾成一團,他東抓西摸的,怕癢的夢芯一邊躲一邊嚷,「別鬧我!再鬧我就生氣了!」

「我怕妳生氣啊?」硬把她拖出棉被,光均也氣喘吁吁。要命,這女人的體力好得不得了,哪來那麼旺盛的精力?摸著她細軟的長髮,環抱著她,心裡湧現一股柔情,「寧願妳生氣,也不要妳悶著難受,想罵想嚷想哭,就罵就嚷就哭吧。他們待妳這樣不公平……妳一定很沮喪。」

仔細看了他一會兒,她眼光柔和下來,「為我擔心呀?我其實不生氣的,無所謂。」

「連在我面前都這麼克制?」他輕輕吻著她的手指,「在我面前,妳就是妳,反正妳再怎麼凶神惡煞的模樣,我都瞧過,用不著裝淑女——」

她曲指就要敲上他的頭,卻讓他擋了開來。「哇,我本來就很淑女了,何必裝?別想得太嚴重,我並不那麼眷戀總裁的位子。」

光均一臉不相信,「妳花了那麼多心力——」

「我花那些心力是為了養活我的家人。這些年我存的錢夠我們活了,再說,在力華的時候,我已經竭盡全力,沒有任何遺憾。」

看他仍是不相信,夢芯笑了。她和光均再怎麼相似,還是有所差異。

她對權力名位沒有太深的眷戀,精采過了,還有另一場冒險等著她。

「其實,我反而懷念剛去力華的時候。」她以手撐著臉,和他面對面躺著,「一切都亂槽糟的,每天都有一大堆待處理的公事,在混亂中理出頭緒、重建秩序,真是有意思的事情;每天都有新的計畫、新的發現、新的進展……多好玩。等一切都穩定了,我反而覺得有點落寞,若不是老董事長還在,又出現了你這個對手,真教人不知怎麼熬下去。」

光均笑了起來,無奈的搖搖頭,「所以,他們給了妳一個好台階下,讓妳可以再去開疆辟上?」

輕輕的吻了下他的額頭,夢芯眼底滿足笑意,「我就知道你是懂我的。」

他眼神黯了下來,聲音低沉,「能不能把這個吻往下移十公分?」

忍住笑,她吻了吻他的鼻頭,「這裡?」

「再下來一點點。」他的手開始在她誘人的曲線上游移。

她俏皮的吻了吻他的下巴,「那就是這裡了?」

「妳這女人……」他迅速找到了她的唇,野蠻的吻住她。

夢芯沒有抵抗,等他稍微放鬆以後,像是貓般舔吻著他的唇,這反而讓他為之窒息。

只是這樣小小的動作,卻讓他的心戰慄起來。

舌與舌糾纏,互相啜飲著對方的氣息,像是飢渴很久的旅人,汲取著荒漠甘泉。這樣一個簡單的吻……卻在彼此心裡點燃熊熊火焰。

他的手慢慢滑向夢芯光滑柔潤的大腿,緩緩的滑進她寬大的襯衫,讓他驚訝的是——

除了襯衫外,底下的她,光裸宛如嬰孩。

「妳什麼都沒穿……」貼著她的唇,他含糊不清的說。

沒讓他有說下去的機會,她一面深吻著他,一面將他的領帶解開,一顆顆鬆開襯衫鈕扣,小手迫不及待的探向他的胸膛。

這個女人……真是一點都不含蓄,至少也要害羞一下什麼的……想歸想,他卻更急切的把她的襯衫往上拉,還不耐煩的扯落了好幾個鈕扣,她宛如白玉般光潔的胴體,躺在暖紅的床單上,傭懶的看著他。

漆黑的發如夜,眼睛宛如冬夜寒星,半垂著的長長睫毛也無法掩住那光芒……優美的鎖骨下,是宛如溫馴白鴿的雪白乳房。那讓所有男人血脈債張的隆起,完全無法一手掌握,觸感是讓人心醉神迷的柔軟。

她閉上眼睛,在黑暗中感受他溫柔得接近虔誠的愛撫,宛如觸電般,她輕輕的拱起身體,發出貓咪般舒服的輕聲嗚鳴。

落在她脖子上的輕吻,足以讓她震慄。

真的是震慄啊……連她的胸口都震動不已……

「是我的手機。」光均尷尬的停下來,取出襯衫口袋裡的手機,正準備接起,卻被夢芯不耐煩的一把搶去,咚的一聲扔進洗衣籃裡。

他瞪大眼睛,「公司有事情找我!」

「今天君王下早朝了。」她抱住他,不讓他去撿手機。

「現在是下午。」他清醒過來。該死,他在幹什麼?他不是一直在忍耐嗎?明知道夢芯因為詹董事長的過世和職場危機而脆弱,現在的他……豈不是趁人之危?

再怎麼說,他都不該跟其它男人一樣,只想要她美麗的胴體!他想要的,是整個夢芯,而他甚至還沒求婚!

「要命!我在做什麼?」他咒罵著收攏她的襯衫,又趕緊把自己的扣子扣起來,「我先回公司……」先回公司處理公事以後,趕緊去買個戒指吧,順序不能顛倒!

夢芯可是他最珍愛的女人,至少也該求了婚,正式把她娶進門,免得「鬧出人命」後,才慌慌張張的挺著大肚子結婚,那多難看!

挺著大肚子的雖然不會是他,但他也忍受不了別人笑他心愛的女人。

夢芯不耐煩的敲著手指,「你一個下午不在,峻航也不會燒光,但是,你在我身上放的這把火怎麼辦?」

他狼狽起來,「妳、妳一個女人家,說話能不能含蓄點?什麼放火不放火的……」

「哦?」她柳眉倒豎,「你是說你不知道什麼是放火?」

光均還沒意識過來,人已經被她壓倒在床上。

她得意的騎在他的肚腹上,身上的襯衫大敞,這樣的她比全裸還誘人。她威脅的壓住他的雙手,漆黑的長髮幾乎垂到他臉上,低沉的聲音性感的震顫他耳膜:「我示範給你看,什麼叫放火。」

握住他的下巴,她重重的吻了他,光裸柔軟的渾圓在他胸前磨蹭著,逼得他幾乎發狂。

等他再也受不了,想要回吻她,她卻坐直身子,居高臨下的睥睨他,「這……就叫做放火。」揮揮手,「好了,你可以滾回公司了,我繼續睡我的覺——」

「妳今天能夠睡覺才叫做有鬼!妳完蛋了!」光均壓住她,「妳完了!」

「誰完了還不曉得呢。」她一昂首。

真是要命,跟母獅子打架,說不定還可以保全性命,但跟夢芯……他真懷疑自己有被虐狂,光要阻止她剝光自己的衣服,就得耗費上千卡路里。

「好歹妳也尊重我一下,讓我自己脫衣服!我是男人還是妳是男人?」他受不了的大吼,「我自己脫……晤……」她熱情到令人融化的吻,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誰脫衣服不都一樣?反正都是導向同一個結果……夢芯沒好氣的想。這男人這麼婆婆媽媽,脫衣服也不乾脆一點,當然是由她來代勞了。

在床上滾了半天,好不容易兩個人都脫光了,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光均卻突然停住動作,「對了,雖然沒有戒指,但是有件事情很重要。」

夢芯呻吟一聲,天啊……天啊……她是不是乾脆把他踢出門比較快?

「什麼事情?!」她吼了出來。

「這個姿勢很難下跪……算了,這個步驟省略。」光均真佩服自己,在這種激情到幾乎爆炸的時刻,還有辦法克制。「嫁給我吧,夢芯。」

她的嘴張成了可愛的O型,但是她內心的火山爆發可一點都不可愛,俐落的給他一個拐子,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吧!」

他雙臂用力的將她往上一舉,才及時阻止他們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好歹妳也尊重我是個男人,第一次讓我主動吧?」他驚嚇到了,一個翻身壓住她。「我的天啊!妳是多久沒有男人了?這麼急?」

「五年而已。」她獰笑著,「剛好夠把你搾乾……給你五分鐘後侮的機會。」

「搾乾我?怕妳沒這本事!」他嗤之以鼻,「誰搾乾誰還不知道呢。」

「連這種時候都要吵架嗎?」她絕望的叫了起來,「你如果不想要的話,那就滾出去吧……」

這次換光均用吻封住了她的唇,順勢侵入她柔潤緊窒的私密女陸。

她猛然將身子一弓,天……「慢一點……」

「不要。」他回答得很乾脆。

接下來,夢芯無法說話了。這是怎樣的感覺啊……像是長久的空虛被填滿,而且滿到盈溢出來……兩人緊緊的擁抱,彼此間沒有任何距離……

「你慢一點……」她呻吟的請求,無法一下子承受這麼多。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他惡意的笑著,反而加快了動作。「咦?不要咬被單,想叫就叫呀。」

她潮紅著臉,拚命將聲音吞嚥回去,看著他可惡的臉,突然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這野蠻的動作崩潰了兩個人最後的自制,狂亂的叫聲在套房裡迴響,大汗淋漓,曖昧的氣味瀰漫著所有的空間,在每一次的往復與粗野的擁抱中,放縱彼此深刻的愛意。

最後,她翻到他的身上,甩著漆黑的長髮,她的身體泛著薄薄一層汗水,像是誘人的人魚。

不想分開……就是這樣,再也不想分開……

天快亮時,他們才小睡了一下。從下午糾纏到晚上,又從晚上糾纏到清晨,幸好趙管家留下那一小鍋藥燉排骨,不然他們恐怕會在家裡活活餓死。

苦著臉起床洗澡,夢芯覺得自己連走路都有點困難。

「痛死了……」她一拳打向睡夢中的光均,「你那麼大力做什麼?捏面人嗎?把我揉來揉去的……你看我這裡!」她指著自己胸口,「都瘀青了啦!」

「那是「精緻農業」造成的「草莓園」,妳懂不懂啊?」他沒好氣的翻翻白眼,「瘀青?妳要不要看我的背?妳貓科動物啊?我被妳抓得都是傷,還摸得到血欸!我都沒喊痛了,妳喊痛?天啊,跟妳做愛好像在搏命……」

「嫌棄的話,不會滾喔?」夢芯覺得全身的筋骨都快散了,軟綿綿的倒在床上。

「叫我滾我就滾,我那麼沒個性嗎?」光均的手又開始在她身上不安分的游移。

不……不會吧?

「先生,你讓我搾了快十二個小時,現在能不能請你乖乖睡覺?」她呻吟一聲,「都快三十的人了,不用靠這樣來證明你還是一尾活龍……」

「哪需要證明?」他邪惡的笑,「是妳說的,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咩。是不是正港一尾活龍,「起而行」就知道了。」

「喔,天啊,饒了我吧!就算我「餓」了五年,也不要連續塞我幾十頓大餐啊~~」她哀叫起來。

光均很堅決的吻住她,沒讓她再繼續哀怨下去。

唔,她也很快就忘記了腹肌疼痛的事實。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