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第五章

第五章 從常綠之島來的姬君

巨變突起的時候,靜還在睡眠中。

等她清醒過來時,已經開始冒濃煙和火苗了。她跳起來,「奶奶!」拉開紙門,聽到槍聲和喊叫,她低伏著身體,直奔奶奶的臥室,發現門大開著,奶奶充滿威嚴的聲音,「滾!我鹿島政子豈是別人手中的棋子?有種殺了我,想挾持我?不可能!」

「容不得妳不願意!…哇~」陌生的聲音響起,「那老太婆手裡有槍!」

靜想跑上前,管家卻比她快一步,「夫人!」一面舉起槍。

她衝進房間,看見奶奶倒在血泊中,管家也一身是血,護衛在奶奶的前面。

「你為什麼開槍?!」蒙面人大罵,「這下子她活不成了,我們要挾持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她…她開槍射我…」另一個蒙面人畏縮著,「要不然…」他指指靜,「那個…那是她的孫女,也應該是下一代姬君吧?挾持她也是一樣的。」

「呸!」蒙面人啐了一口,「你這不成材的東西,難怪奪不了鬼塚聯合!這個養孫女有什麼用?不過是個台灣女人!」他居高臨下的看著鐵青著臉,卻不露畏懼的靜,「支那女人,感謝妳那卑賤的血統吧。因為這個緣故,我不想在妳身上浪費子彈。」

「你不殺我,」靜抬起頭,冷靜的回答,「日後我必定報仇。」

蒙面人一怔,不禁哈哈大笑,「鹿島夫人也算是有本事的,連個支那女人都可以調教的有模有樣!只要妳找得到我,」他扯下面罩,臉上有著殘酷的英俊,「我等著妳來報仇。」他輕蔑的捏捏靜的下巴拽開。

「走!」

靜第一次感到沸騰的憤怒。

「奶奶!」她扶起閉著眼睛的奶奶,「怎麼樣了?奶奶?!」

「夫人!」管家抱著她,吃力的喊,「夫人!」

鹿島夫人眼睛微睜一條縫,「呵呵,懷璧其罪…我也太托大了…」她眼睛緩緩的轉動,「靜子,妳還好吧?」

靜點點頭。

「不可以哭。鹿島家的姬君,沒有哭的餘地。可以流血,不能流淚。妳是最後一個姬君了…」她的眼神飄忽,「我終於可以休息了。當了鹿島家八十幾年的姬君,好累呀…彥治…你在嗎?」

管家精神一振,「我在!小姐!我在這裡…」

「我想問問你…問你…」鹿島夫人說話已經很吃力了,「為什麼你從不娶妻?…你這笨蛋,我介紹那麼多好女人給你…」

「我!我…我對小姐…我對小姐…」管家的眼淚和血一起流下來,「我沒忘記對小姐說過的話!…」

奶奶緩緩的流下淚,嘴角卻笑著,「你這笨蛋…我鹿島政子怎麼可以嫁給挨了個耳光就畏縮不前,還比我小五歲的笨蛋?你就這樣默默的看我結婚生子…默默的看我有了孫子…也默默的看我的末路…」

「我對小姐…我對小姐…永遠…心意永遠不變!」管家嗆咳起來,血絲慢慢的流下。

「只會說這句。」奶奶閉上眼睛,「你…你就不會說,想要娶鹿島政子嗎?」聲音越來越微弱。

管家已經無力抱住鹿島夫人了,他伏在鹿島夫人的身上,「我…我真笨…政子,嫁我好嗎?」

「真是笨蛋…我偏偏對你這個笨蛋…好…我嫁你…真是,最後連求婚都要我教…沒有我,你怎麼辦…」

彥治緩緩的把眼睛閉上。他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政子的時候,她才二十歲,驕傲的眼睛在他身上轉了一下,「你叫彥治?我是鹿島政子。父親說,你是我的隨身侍衛?」

那天櫻花正盛開,低垂著櫻花和粉嫩的艷容,讓他目不轉睛,忘了回答。

她輕笑,「真是笨蛋一個。」政子的笑顏,讓滿園的櫻花都失去顏色。

在她身邊護衛越久,對她越是愛慕。那個脾氣爽朗急躁的姬君啊…像是天上的月亮,可遠觀,卻永遠也不能來到他身邊。

「彥治,你在幹什麼!?」政子又驚又怒,他卻頑固的抱緊她,「小姐,我對妳的心意永遠不變!不要去相親!」

頰上挨了一掌火辣,「你這笨蛋!」她瞋怒的臉龐通紅,「大笨蛋!」

原以為,小姐對他是無意的…他懊悔的要吐血。為什麼要說出來呢?不說出來的話,還可以每天看到她。

但是小姐卻執意不肯換掉他,一定要他護衛。

「誰叫你要對我無禮。」她冷哼一聲,「罰你一輩子都當我的護衛,死也不用想升上去。」

誰想升上去,他的心裡迴盪著狂喜。

那個蠻橫的小姐…他恍然,意識慢慢模糊。彆扭的小姐,一生的相伴左右的小姐…

等等我。我就過去了。怎麼可以沒有我護衛呢?我說永遠,就是永遠…這是男子漢的誓言。靜正坐著看著他們斷氣,烈烈的火光將她的瞳孔染上緋紅的烈焰。

「我是下一代的姬君,鹿島靜子。」靜子深深的向鹿島會的幫眾行禮,「請多指教。」

鹿島會悄然無聲。終於有人開口,「但…但是…但是妳只是鹿島夫人的養孫女。」

副會長沈默很久,「靜子小姐,妳想清楚了嗎?我們得罪了鬼塚聯合,朝不保夕的現在,妳真的要扛下來?」

她容顏平靜,「這是奶奶的遺命。她說我是下一代姬君。」

「從…從來沒有姬君是支那女人的!」有人不能接受。

「無禮!」雄次身邊的小弟大怒,「你對大嫂說什麼無禮的話?快道歉!」

「我是台灣女子。」靜不為所動,「但我還是鹿島家的姬君。」

「的確是無禮。」副會長慢條斯理的說,「我不管姬君從哪裡來的,既然是鹿島夫人的遺命,再加上是雄次大哥的未過門妻子,的確有資格號令鹿島會。請多指教,姬君!龍澤染參上!」

鹿島會幾乎沒有什麼阻礙就承認了她的地位。靜的心裡並沒有惶恐,只是凝重的皺緊眉。

「脫離國籍?」月季的聲音幾乎穿破話筒,「靜,妳知不知道妳在說啥?老奶奶過世妳不回來,脫離國籍?」她在話筒那邊跳腳。

「發生很重大的事情。不,妳不能來。會有生命危險的,我也不會告訴妳我在哪裡。我們是夥伴吧?拜託妳不要問原因,我會平安回來告訴妳一切。但是,請妳幫我辦好這件事情!」她掛上話筒,知道月季不管怎樣焦急,都會幫她辦好。

「這樣好嗎?」龍澤搖頭,「其實妳該回去。只是為了鹿島會,我得自私的將妳留下。若是妳願走,我也不會攔妳。」

「我留下。」她簡短的回答。




「……我知道妳和雄次大哥沒什麼。請原諒我得說這樣的謊言。鬼塚聯合和鹿島會有了重大的誤會,處理不當,可能整個鹿島會要全滅。人心惶惶的此時,和會長有婚約的姬君可以穩定局勢…」

「我明白。」她微笑,這樣的淡漠,「請你繼續追尋真相。我會爭取時間的。」

爭取時間?龍澤心情越來越沈重,「你知道木村直雄會要妳…」

「我知道。」她的臉嚴肅而蒼白,「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扛,連擋子彈都嫌慢。但,我還是有我可以做的事情。請你不要放過殺害奶奶的兇手。」她遞出畫像,「這是殺害我奶奶的兇手,或許可以當作線索之一。」

「我去見木村直雄。」她站起來,向來吊兒郎當的龍澤,不禁被她的氣勢震懾住,「慢著!姬君,木村直雄不會見妳的!他巴不得滅了鹿島會,這麼好的機會他不會放過的!就算妳去了…」

「他會見我的。」她蒼白的臉出現溫柔的微笑,「我知道。」

「你不見她?你不見姬君會後悔的!里見深雪,你不是想知道『她』的下落?你見了姬君,就可以如願以償了!」奈奈美心不甘情不願的打了電話,掛上話筒,「靜子,這是好辦法嗎?我是希望你們見面,卻不是這種時機…」

「這樣是最好的辦法。」她像是要去郊遊,不像是去送死。

「…妳跟那個大老粗根本什麼也沒有!」奈奈美跳起來,「妳不要小看男人的忌妒心啊!他又愛妳這麼久!妳告訴他實話好不好?」

「不好。」靜開始整裝,「這樣,我就不再是他最嚴重的弱點了。放心,他也不會殺我。頂多頂多,留我當人質,正好可以號令鹿島會。鹿島會也算逃過一劫。等追查到兇手,解釋了誤會,他就會把我放回來了。」

「…好完美的計畫啊…」奈奈美跳得更高,「完美的我想掐死妳!拜託妳別去當悲劇女主角好不好?妳不告訴他,我告訴他…」

「不可以!」靜厲聲,「請妳不要這樣。」她又恢復理智淡漠的樣子,「奶奶死在我面前,我才覺悟到一件事:這是極道的最後結果。連聲勢赫赫的鹿島姬君都是這樣的下場,我大約也逃不過。但是,我了解深雪,他的死心眼是沒救了。他若恨我,我的死沒什麼。他若還愛我…深雪還不到三十歲,他的人生還那麼長!」

「靜子,妳的死心眼才沒救了。」奈奈美沒好氣,「算了,我不管了。妳說得也對,那傢伙才不管天災人禍,萬一妳翹掉了,恐怕東京會塌一半。不過,」她指著靜的鼻子,「我跟妳賭!我賭里見深雪才不會放棄妳。管他媽的妳嫁一千遍,小孩生到滿地丟,他死活都不會放手的。聽說台灣有娶死人的是吧?娶妳的牌位他都肯!如果深雪真的如我所言,你們鹿島會要支持我當上女首相,我若輸了,我就從政治路上斷念,乖乖去嫁人!如何?」

「妳去嫁人吧。」靜被她逗笑了,「妳這耿直的脾氣真不適合從政。」

***

「氣死我了!」奈奈美一頓啤酒杯,「老闆,再來一杯!」

一郎一面哀悼自己的錢包,一面還得勸這個火爆的高中同學,「哎呀,別生氣了,靜子說得也沒錯…」

「你說什麼?!」奈奈美美麗的眼睛射出殺人的目光。

為什麼每個人都可以用眼睛殺人?他已經被深雪殺了好幾天了,「不…不是啦,我是說,難怪深雪這幾天像是要吃人一樣,脾氣壞得要命…」如果深雪知道之前奈奈美懂得去找他是自己介紹的,恐怕不是用眼睛殺一殺就算了,東京灣的水泥桶他大約有分,「真是曲折離奇的故事呀,沒想到鹿島姬君會是深雪的曙光女神…」

「曙光女神?」奈奈美的火氣小了點,「什麼曙光女神?」

終於有可以降她火氣的辦法了,「就是靜呀!深雪說過,她像是一道曙光,照亮他陰黝的生命。你只聽過靜子版的故事吧?我來說說深雪版的…老闆,再來一杯啤酒…」

***

鹿島姬君會知道靜的下落?深雪坐立難安的等待著。

他只聽聞姬君是個美貌少女,和山本雄次有婚約,來自台灣…難道是靜的朋友?時間為什麼過得這麼慢?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的錶。

「總長,鹿島姬君來了。」

他深吸一口氣,焦急的想知道靜的消息。

當她抬起頭,深雪短短的窒息了一下。

「靜?!」

她那淡淡的微笑一點都沒有變,「鬼塚總長,我是鹿島靜子。」

沈默了許久,深雪說,「退下。」

靜有點受到打擊,深雪真的不記得她了?她正要站起來,「我不是說妳!」他暴躁的對市川說,「退下!不准任何人靠近這個房間半步,靠近的人,格殺勿論!」他轉頭厲聲,「靜,坐下!」用中文對她講。

沈默難堪的在他們之間流轉。魂牽夢縈的初會,居然是在這種情形下。




這幾天,整個鬼塚聯合襟若寒蟬,連走路都不敢大聲。原本脾氣陰鷙的深雪,更暴躁得人人遭殃,所以一郎來的時候,正看到在外威風凜凜的鬼塚聯合,個個躡手躡腳的走路。

如果不是想到等等要面對的狂風暴雨,他真的會笑出來。

要不是奈奈美逼著他前來探情形,他真的不想去搗那個馬蜂窩。為什麼?為什麼他高中和大學都得遇到剋星呢?讓奈奈美欺負了三年還不夠,上了大學還得讓深雪折騰?若只折磨過高中和大學也就罷了,出社會這麼久了,還是離不開這男女兩魔頭的魔掌…

正自怨自艾,身後傳來冷冰冰的聲音,「杵在這裡做什麼?到底敲不敲門?」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翻翻白眼,認命的轉過身來,怪道整個幫會戰戰兢兢,深雪現在用殺氣就可以殺人了,不用眼睛。

「你又不在裡面,敲什麼門?」真糟糕,連老爸都一副死人臉,這下事情大條了。

深雪冷然的看他一眼,「又有什麼事?」

「沒事不能來找你喝茶?」他這身老虎皮連老爸都不怕,「其實…是寶生議員…你知道的嘛,公務員跟關說是分不開的。所以廳長要我幫個小忙…」

「你跟寶生奈奈美不是高中同學?」深雪若無其事的說,一郎的頭皮都發麻了,就知道瞞他不過。他悄悄的在心裡劃十字,若能逃過這劫,他馬上改信基督教,「也對啦…誰請託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人家的姬君扣留,還不讓任何人探視,這個這個…」

「你別想轉移話題。」深雪的眼神犀利,一郎發誓,他一定在想要用幾號水泥桶,「寶生奈奈美來找我談開發案的事情,是你指點的門路?」

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他硬著頭皮回答,「對。」

「真是好同學。」深雪聲音意外的溫柔,這下子一郎覺得自己的脖子涼了一圈,「你明知道我找靜找得這麼苦,居然連點音訊都不透露,嗯?」

「喂喂喂,我可是事先一點都不知情!」他舉起手,還是投降比較快,「奈奈美什麼也沒跟我說,一直到靜子來你這兒才告訴我的!我還被她敲了好幾頓竹槓欸!你們可不可以行行好,不要每個人都對我發脾氣?我很無辜欸!」

深雪的臉色稍霽,「算了。想來你事先的確不知道。你回去告訴寶生奈奈美,靜還好。我會把『鹿島姬君』好好的供起來,叫她不用瞎操心。」聲音還是止不住暴怒。

「老弟啊…」他對這個跳級念大學的天才同學沒輒,「你何必生這麼大的氣?不過就是婚約嘛…」

「不過?」這下他的火氣整個都上來了,「不過?她居然會看上山本雄次那混蛋?!居然把他排在我前面?居然還想嫁給他?!你信不信就算他在牢裡,我也可以宰了他?」

「你不要把警察看得那麼無能好不好?」他實在受不了這個被忌妒沖昏頭的同學,老天保佑,事後可不要讓他發現自己知情不報,「老弟啊,你跟我說什麼來著?你不是說,不管她嫁了誰,你都要想辦法把她贏回來?現在她連嫁都來不及嫁…」

「誰說她還能嫁?!」深雪暴躁的聲音穿過好幾重牆壁,「我一想到她躺在雄次那王八蛋的臂彎裡…我…」他俊秀的臉扭曲得真是猙獰。

「原來是忌妒啊…」一郎搔搔頭,「如果真的忍受不了,就讓她回去嘛。」

「想都別想!」深雪鐵青著臉。

「要不然,把她沈到東京灣好了,你不是很習慣這麼做嗎?」

深雪從牙縫裡幾出幾個字,「你想先嚐嚐灌水泥的滋味嗎?」

「你很煩勒!」一郎覺得這幾個人不可理喻到極點,「要不然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麼樣?深雪突然愣了一下。是呀,我想怎麼樣?

「…也不想想人家大半的青春跟你耗光了,沒音沒訊的,誰知道你是不是另行娶嫁了?」這個同學死腦筋到極點,「現在都多少年紀了?還不准人家追求幸福勒!誰知道你會想她想這麼久?連我都覺得可以列入世界十大奇蹟了。說來說去,還得怪你太悶葫蘆裝大方…」

「還是我的錯囉?」他的火氣降低了。

「你自己仔細想想吧。」一郎偷偷抹抹額上的汗,呼,真是險過剃頭。「你好好想想吧~我要回去覆命了~」一溜煙的跑掉。

他靜靜的坐了很久。一面思量一郎的話。

我想怎麼樣?希望靜一直為我守身嗎?我沒給靜任何承諾。我一直以為她懂。

不說,她怎麼懂呢?

深雪沮喪的走來走去,市川看得頭昏,「總長…」

「備車。」深雪停住了,「我要回去。」

回到靜在的地方。

遙遙看著她,寂寞瘦削的背影。她的寂寞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自己,難道是為了山本雄次?

他的心幾乎糾結成一團,狠狠地呼吸,才能夠順氣。

「靜。」她回頭,神情仍然漠然。

「鬼塚總長,有什麼指示?」

「不要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深雪幾乎暴跳。

「要不然得用什麼口氣?我以為,囚犯這樣的口氣是適當的。」靜別轉過頭,繼續望著窗外。

「靜,妳變了。」該死的山本雄次,我不會讓你活著出監獄!

「深雪,你也變了。變得跋扈,不可一世。」靜蕭索的笑笑,「其實這也是應該的,世間唯一的不變,就是永遠的變。」

「那不是唯一的不變。」深雪的悲哀濃重的升上來,「還有對妳的感情,那也是不變的!」

「太遲了。」靜低下眼,「太遲了。」

「誰說的?」他衝動的從背後抱住靜,「永遠不!妳活著,我活著,永遠都不遲…」那個驕傲的鬼塚總長,在她背後哭得像是小孩,「我不准!我絕對不要…」

「你幾時才要長大?」靜的聲音平靜,誰也沒看到她悽楚的表情,「你已經不是被同學欺負的里見深雪了。」

「如果那樣才能靠近妳,我永遠也不要長大。」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