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第一章 靜之章

扉頁

看到背影,妳的心裡湧起莫名的期望。

細想之後,啞然失笑。怎麼可能?他怎麼會出現在中正機場?他應該還在日本,朝著極道的血腥裡廝殺。

那位,叫做「里見深雪」的男人。

轉過頭,妳覺得如此寂寞。

提起行李,妳默默的走向航空公司的售票處,「xuq5421。」妳說出自己的訂票編號。

「楊靜小姐?往日本是嗎?」笑容可掬的地勤將機票給妳,「祝您旅途愉快。」

妳淡淡的微笑,接過機票。

【Google★廣告贊助】

飛機緩緩升起,妳的心卻緩緩的沈浸在虛無中。

歲月這樣匆匆過去,妳才體驗到過盡千帆皆不是的心境。妳冷眼看遍身邊的種種繁華與愛恨,這才發現,他在妳心中的形影日漸清晰。

清晰得彷彿觸手可及。

我將到你的國度。那個菊花與劍,即使進入二十一世紀還默守武士道的日出處之國。

飛機漸漸飛近你,我卻永遠也不會到你身邊。

全因為愛你之故。

孤獨嘩然的撲到妳的身上,妳只能靜靜坐著,忍耐著滾燙的淚水在咽喉。像是要燒穿妳的食道一樣。

接下來會燒穿妳的心。

妳是如此寂寞。



第一章 靜之章

她睜開眼睛,飛機已經降落在成田機場。

走到出口,已經有人拿著漢字的名牌斯文的等著她。

「楊靜小姐,」頭髮已經斑白的管家對她鞠了九十度的躬,中文雖然生硬,卻也口齒清晰,「夫人已經恭候很久了。」

她微微一笑,用流利的日語回答他,「謝謝。讓您久候了。」

管家有點意外,還是恭謹的幫她開車門。

她安靜的坐進加長房車,望著美麗東京的月夜,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響起了遙遠而滄桑的台語歌曲;

天欲光,露水凍。
月照流浪人。
孤身隻影,意亂心茫,猶嘆情深緣淺。
往事何必再流連。

靜微微的笑,車窗映出她寂寂的面容。

「奶奶身體好嗎?」她問管家,「這麼急著叫我來?」

管家恭謹的回答,「夫人身體還好。但是視力比較差了。這幾個月心臟檢查又出問題…」

也對,奶奶都八十幾歲了。

認真說起來,奶奶並不是她的親奶奶。起碼奶奶和她沒有直接的血緣。奶奶收養父親的時候,家裡已經有孩子。

那已經是遙遠的日據時代了。

說不上為什麼,奶奶一直偏疼自己這個沒有血緣的孫女。三番兩次要靜到日本求學或工作,她卻總是婉拒。

後來大約惹惱了這位專制的老太太,多少年沒有連絡。

然而,聽到奶奶身體不適,她還是焦急的。再三遲疑,一想及父母已經不在,這唯一的親人,說什麼也無法放下。

「探望過她就好了,為什麼要留在日本?」月季覺得驚愕,「妳不是為了深雪…旅行都把日本當成禁忌麼?蝴蝶養貓好不容易有了前景…」

「蝴蝶養貓有妳就好了,」她握握夥伴的手,「這裡已經沒有我可以做的事。」

她和月季合開「蝴蝶養貓」咖啡廳已經好幾年了,終於藉著媒體和口碑,開始開分店。媒體讚譽蝴蝶養貓是古典玫瑰園之後,另一個台北優雅的生活空間,原本非常居家的咖啡廳也漸漸的往企業的路走去。

在剛開好的分店裡行走,靜覺得有點寂寞。相同的書架,相同輕聲細語的店員,相同的蝴蝶藝品和裝潢,連藍色的天花板和橫過天空的艷黃小蝶都相同。

同樣也有虎斑貓在地板上嬉戲。

但是,這畢竟不是她死守的「蝴蝶養貓」。一切都這樣商業而複製,這或許是企業化後的感傷。

那,她也樂得放開這個已經成長的所在。

「月季,我不適合企業,無法像妳這樣如魚得水。」她溫柔的臉孔在煙霧後面朦朧,「我累了。而奶奶需要我。」

月季許久沒有說話,望著扶持十來年的夥伴,「妳去吧。妳的心裡,還是惦著那個孩子吧?但是這麼多年過去,在黑社會裡浸淫,妳怎麼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只求妳一件事情。」

她用眼睛問了個「?」。

「妳不可以失望。沒有人可以永久不變。或許他已經不像妳記憶裡那位美少年,或許他變得猥瑣而粗俗。妳要知道世事無常,而我,總是在蝴蝶養貓等妳回來。」

記憶嗎?她的眼神恍惚起來。

她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深雪的樣子。

剛上大學的她接了生平第一次的家教 case。在細雨霏霏中,她走進庭院深深的大門,看見那個美麗的孩子,靜靜的坐在階梯上。

綿綿春雨沾得那孩子一頭的珍珠雨滴,他潔淨的臉像是遭貶的天使。這樣小的孩子…臉上卻有著超乎年齡的早熟和孤寂。

她將雨傘挪過來,用日語跟他說:「為什麼坐在這裡淋雨?你就是深雪吧?」

「我喜歡雨。」他的臉一片漠然,「台灣看不到雪。」他的眼睛抬起來,驚人的美麗,「妳是?…」

「我是楊靜,你的中文老師。」

那時他才七歲。靜當了他三年的中文老師,萬般疼愛他。直到他十七歲,才再次見到深雪。

長大起來的深雪更像墮天使。他沈沈的美麗眼睛,看起來宛如野獸,閃著寶石般的光芒。

「我等這一天很久了…」他的口音,帶著深深的京都味道,「靜,嫁給我吧。」

起初不過覺得是孩子話,卻在幾天的重逢裡,漸漸的將心遺失給他。

不過是場短暫的浪漫吧。已經不相信愛情的靜,以為自己已經免疫。她高估了自己。

已經這麼多年了…幾經風霜。她沒有忘記那雙美麗的眼睛,和那沈沈的悲傷。

她沒有忘記。

「我不會忘記的,」她輕輕的對月季說,「我會記得你在等我。」天涯海角,還有個夥伴的地方可以回去,也是一種幸福。「我不會去找他。」她抬頭看著無月的星空,「我不想當他的絆腳石。」

因為我不夠勇敢。我怎麼會失望呢?變得再猥瑣恐怖,即使相見不相識,只要他還活著,我就覺得上天厚待我們。

天涯共此月。她望著天上寂寂的月亮。深雪,我來到你的國度,不再跟你相隔好幾重海洋。

她走進奶奶的家。

規規矩矩的正坐,伏在塌塌米向奶奶行禮。「奶奶,看您身體安康,靜子很高興。」

「得了。」奶奶坐了起來,服侍她的女僕趕緊過來幫她披外套和墊墊子,「這麼多年沒見,客套什麼?」她滿是皺紋的臉充滿尊嚴,「又是什麼風把妳吹來了?我就叫木村不要驚動妳,他眼底大概沒有我這個女主人了。」她眼睛一橫,管家低下滿是白髮的頭。

「夫人,我不敢。是醫生說…」

「醫生懂什麼?」她冷哼一聲,「我要你別通知其他人,你倒聽了,通知靜子做什麼?」

「…夫人,您不舒服的時候直喊靜子小姐。」

奶奶紅了臉,啐了一口。

靜只是微微笑。「奶奶,您不舒服,讓我留下來照顧妳吧。」她知道這個孤僻的奶奶和其他子女孫子都不合。

奶奶沒吭聲,好半天才嗯了一聲,「木村,幫靜子準備個房間。要留下就留下吧。」

管家含笑的引楊靜過去,「這個房間已經準備好些年了,每天夫人都要我們好好整理這裡。」他遲疑了一下,「夫人…一直都企盼著妳。」

她望望管家,輕輕嘆了一口氣。

沒有誰能解決誰的寂寞,企盼也沒有用。不過,能陪奶奶多久,就算多久了。

她開始整理行李,不經意讓別針扎了一下。她輕撫著那個別針。上面鏤刻著:「 mydeepsnow 」。

My deep snow. 我的深雪。

深雪回國以後,靜察覺有些黑衣人會跟蹤她。剛開始有些驚異,後來發現這些黑衣人會迴避她,卻躲著拍照。她終於知道是誰要他們來的。

你居然沒忘記我,這孩子。就像她還保留著深雪在家裡拍的照片,他光裸的胸膛上面掛著玉佩,上面的篆體寫著:「靜」。

她定做了這個胸針,就為了深雪會看到。

這麼多年…深雪都沒放棄探查她的消息。這些黑衣人只會換面孔,卻不曾放棄暗中探訪她。

從他十七歲開始,十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她卻越來越不能忍受。若是深雪忘記她,或許她能安心下來,想辦法忘記他。但是,黑衣人總是會在的。她的焦慮也漸漸毀滅了平靜的生活,她希望不再看到這些深雪的眼睛,但是又害怕他們不再出現的時候,到底是深雪忘了她,還是深雪…

她已經承受不了了。

所以,她逃到日本。燈塔下總是最黑暗的。

奶奶只是藉口…不想繼續在蝴蝶養貓也是藉口…真正的原因是…

她不想面對深雪遺忘她或不肯遺忘她。

「孩子,妳為什麼憂愁?」奶奶開口了,靜正在幫她梳頭髮,「幾年前我看到妳,妳雖然不快樂,起碼沒有愁容。」

「奶奶,那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靜幫她挽起髮髻。

「有那麼久了嗎?」奶奶有些倀然,「…靜子,妳為什麼不到我身邊?妳真的討厭奶奶?」或許真的老了,奶奶露出脆弱的疲態。

「……」靜拉著奶奶的手,「奶奶,從小我就喜歡妳。只有妳會喝斥父親,不讓父親傷害我。母親過世以後,好幾次我想整理行李逃到妳這裡…」想起曾經被父親打斷手腕的苦痛過去,她黯然。

「那幾年…奶奶這邊出了點事情,沒辦法顧到妳。」這樣剛強的奶奶也掉眼淚,「妳因為這樣恨奶奶嗎?」

靜搖頭,「怎麼可能?後來我長大了,父親空難的撫卹也夠我自立。長大以後,我了解了很多事情…奶奶,妳還有親生的子女要照顧,我不該分去妳的心神。」

輕撫她的頭髮,「我向來把妳看成我親生的孫女。」

「比親生的孫女還親暱,我知道。」她握住奶奶滿是皺紋仍然細嫩的手,「我都知道。」

「那些不肖子分家以後,妳才敢來?」奶奶疲憊的躺下來,「靜子,這宅院是分給妳的。等我死了以後…」

「奶奶,不要說這個。」

「不說就不會發生?」她輕輕一笑,「算了。說這些做什麼?陪奶奶一段時光吧。有沒有對象?」

「我都快不惑了。」靜低頭收拾梳子手鏡,「我不想嫁。讓我陪奶奶吧。」

奶奶沈默了一會兒,只有庭院的潺潺水流迴響著。「也對。我嫁了妳爺爺,生了這群子女,到頭來,只有個養孫女願意來我身邊。這幾十年光陰想起來,大半浪費掉了。」她閉上眼睛,「我若不是女兒身…父樣怎麼會把家業傳給不成材的弟弟?到頭來還是我這女兒收拾殘局…」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呼吸慢慢勻稱,竟是睡著了。

替她鬆開剛盤好的髮髻,掖好被子,靜看著奶奶。小心的拉上紙門,這深邃的大屋只有幾個女佣、廚師、園丁,和管家而已。

還有寂寞的奶奶。

她信步走進庭院,鋪著小石頭的庭園用竹爪把精心的繪出幾何圖形。以前看不懂,或許年紀大了吧,她望著模擬著水波的石紋和假山,像是看到具體而微日本群島的一部份。

風梳竹葉,宛如海上長年吹拂的南風。

池塘裡的錦鯉看到人影,浮出來索食。河面上有著低垂的櫻花,花瓣飄零,錦鯉輕啜著,櫻花殘瓣也跟著迴旋,在平靜的池塘上面引起一陣陣的細微漣漪。

她捧起地上的花瓣,輕輕的撒在水面上。落英繽紛。

聽到樹枝輕清脆裂的聲音,靜回頭,從容安詳的表情,望著擅闖的不速之客。

一直以為,虎背熊腰只是一句成語,沒想到形容的不是一個漢子的身形,而是精神。

那男人穿著規矩的黑西裝,剪裁服貼的在強健的身材上,有著誘人的曲線。衣冠楚楚,相貌俊美中帶著昂然的自信,儼然如工商鉅子。但是全身緊繃著緊張感,她幾乎以為那是殺氣。

她沒有驚異,能夠安靜的進到這宅子,理應是客人吧?她行了禮,「請問您哪位?」

欣賞著她的從容,「妳是鹿島靜子吧?我聽鹿島夫人惦念過妳。」他不客氣的眼光令人想迴避,「我是山本雄之,聽說鹿島夫人不舒服,過來探望她。」

靜沒有迴避目光,仍是一派平和,「我的確就是靜子。奶奶剛睡下,我不好攪擾她。您要改天再來呢?還是進來奉茶?」

他沒有回答,仍然用帶煞氣的眼神望著她好一會兒,被她的不畏不避逗笑了,「妳不像台灣女孩。」

「我早就不是女孩了。」靜回答,「你以為台灣女人該是怎麼樣的呢?」

「聰明,卻傲慢。」他的回答也充滿了傲慢。

「不管是男是女,國家膚色,都有聰明而傲慢的人。台灣有聰明而傲慢的女人,當然也有謙沖自牧的女子。我相信日本也是。」

「…我年輕的時候去過台灣。」他開口,在沈默了一會兒以後,「我以為會看到書裡描繪的靈秀中國女子。」

「你想看那樣的女孩,應該去上海。台灣已經洋化太深了。」

「我去過了。」他又緘默下來。

「你喜歡的那種中國仕女,只存在於過去的歷史洪流。」靜拂去滿頭的櫻花,「不存在於現在的世界。」她伸手,「這邊請。」

她在茶室招待雄之,正坐的安然。

「很不習慣吧?」他笑笑,「現在很多日本女人也不會正坐了,妳不用勉強。」

「六歲之前,我是讓奶奶教養的。」她溫柔的笑笑,「有些事情像騎腳踏車,學會了就不會忘記。」

「包括日語?」他凝視著靜,尋常女子要不害怕,要不就滿面紅暈的低下頭,靜卻這樣泰然。「妳甚至有些京都腔調。」

「當然,我也自修。沒敢忘記奶奶教過我的語言。」

望著這樣自持的女子,他不禁有些佩服。他聽鹿島夫人說,靜子還比他大五歲,親眼見到的時候,實在怎樣都不敢相信。

她這樣溫柔嫻靜如少女。瘦弱的身材像是一株楊柳,悄悄的立在繽紛的櫻花旁,花事再鬧,她仍然站出一春的寂寞。

若不是抬起眼來,那狹長狐眼裡清澈的洞悉,洩漏了她曾經歷的憂歡與風浪,他不相信是鹿島夫人快四十歲的孫女。

穿上和服的她,會不會比日本女子更適合站在櫻花下?她配穿楊柳綠。

沒等奶奶醒來,雄之就告辭回去,匆匆地。

靜只漠然的送客。不知道她在異國,已經點燃了這男子的熱情。

收到整套友禪的華貴和服,她才驚覺這男子的用心。

「嘩~好美的楊柳綠友禪。」幾個女佣擠在一起驚嘆。她看了看整套的和服,皺了皺眉,「這麼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

奶奶倒是氣定神閒,「收著吧。雄之難得送禮給女人,他都送了,妳不收,他會覺得很沒面子。穿起來給我看。」她吩咐女佣幫她穿戴梳妝,雖然無奈,靜還是順從的換上。

奶奶看著打扮好的她,不禁一怔。

「誰相信妳不是我親生的孫女?」奶奶翻出舊時相簿,「我也曾有過相類似的友禪。」

令人不敢相信,她和年輕時的奶奶意外的相似。望著鏡裡的自己,她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自己是美的。

真想穿給深雪看。

這想法像是一根針,飛快的刺進心口,痛得會痙攣。遺忘竟是如此困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