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第二章(三)

若不是深雪衝出去,百發百中的市川不可能失手。將手一偏,裝上消音器的手槍無聲的在水泥牆上打穿一個孔,離靜只有一公尺。

「對不起…對不起…靜…」深雪恐慌得呼吸幾乎停止,「回答我,靜,妳怎麼樣了?」

「深雪?」她困惑的神情轉蒼白。深雪將她抱得這麼緊,幾乎要窒息。

「不准碰她!我回日本…我回去…若是傷害了靜,我一定會天毀地滅,直到一切了結為止!我說到做到!」他用日語大聲的說,臉上猶帶著潸然的淚痕。

【Google★廣告贊助】

「再見啦…不再見了…」我的存在,居然會傷害靜。在哪個我看不到的角落,靜會冷冷的死在陰暗的角落?這個他受不了。

毅然的轉身離去,他頰上的淚痕未乾。

從小就看著母親的淚。他突然想起幼年的自己寫過的短詩:

「思念鑄造成的河水

蜿蜒在母親臉上

之所以是鹹的

因為源頭是無盡的海洋」

這個海洋,他終身都無法渡越。只能隔著這廣大的淚之洋,懷想著靜的容顏,漸漸在歲月裡遺忘她的形影,卻無法忘記她。

沒有止境的折磨。

「你就這麼渴望我變成父親那樣,雙手染滿血腥的惡魔嗎?」深雪一拳打倒市川,怒吼著,「你這麼希望的話,我會如你所願的!」

市川擦去嘴角的血,「直雄先生!這是最溫柔的相待了!因為她是『大嫂』,我才願意一槍讓她的痛苦減低到最小。若是別人呢?直雄先生,死有很多種方法,更何況,死亡並不是最痛苦的地獄!你覺得木村會長會怎樣對待靜小姐?像我這樣而已嗎?」

這話點醒了深雪。父親會怎麼做?折磨她?輪暴她?然後乾脆把她賣到東南亞?

他的臉變得這麼蒼白,卻讓市川的心少了一拍,低下頭來。深雪少爺--他在內心總是這麼稱呼他--這個時候和館晴小姐多麼相像。

「市川,對不起。」他扶起市川,「你一直忠心的保護我,我卻對你動手。」

「深雪少爺!不…直雄先生,這是我的本分!」市川粗獷的臉漲紅起來。

「但是,請你…不要傷害靜。」他低下頭,「我回日本去。讓大家擔心了。這的確是我的責任,跟靜沒有關係。」

這個驕傲的,從不低頭的深雪少爺,為了一個台灣女人,向他的部下們低頭,所有人都驚住了。

「少爺!」石黑嚴肅的一鞠躬,「只要您回日本,靜小姐的安危,就交給我負責。」

「我也…」市川衝動的想說出口。

「市川,你還得保護少爺。」石黑沒有表情的臉像是岩石般堅定,「靜小姐交給我就行了。我們並不是木村鬼塚會的人,我們效忠里見家,是里見家的死士。既然是深雪少爺的女人,也是里見家的姬君。我會用生命保護她!」

深雪嚴肅的對他鞠躬。默默的把靜的安全交給他。

靜,妳是安全的。只要不再跟我有任何瓜葛…

但是在大廳看見靜的時候,他卻忘記不再與靜有瓜葛的誓言。不知不覺走到她面前。靜微笑著,將他臉上的墨鏡拿下來,梳上去的頭髮披亂在額前。

「當 雪深的日子…」她輕輕的念著。

他露出淒然的微笑,將口袋裡一張護貝過的小卡片給靜。

靜說不出話,無聲的念著上面的字句。那時的自己,還是好哭的。她多麼懷念那個好哭的楊靜。

歲月流轉,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戀到頭成了一場空,誰也不會記住她,只有這個孩子,頑固的記住了她這麼多年。回來的時候,比她高一個頭的俊秀少年,卻這麼濃烈而無保留的愛自己。

只因為她是「靜」。

主動吻了他,忘情的。

「我想帶妳走…」極道之妻,總是沒有好下場的。為什麼我能把靜拖進這個修羅場?

我是這麼的愛她。

靜沒有回答,只是緊擁住他,像是這樣就可以把明天和一切都隔絕於兩個人的臂彎之外。年齡、階級、未來。一切的一切。

都在相擁中不存在。

明天還是挾帶著罕有的冬陽來了,望著蒼白的靜臉上淡淡的笑意,蕾絲花邊的窗簾在她臉上落下深淺的影子,像是游移的蝴蝶。

「若是妳懷孕了,一定要讓我知道。」貪戀的擁著她,這是絕美的惡夢。因為這麼甜美,在孤枕的時候,他不知道要怎麼對付回憶的折磨。

「嗯。若是有這個孩子的話,他的未來一定很不平凡。日本某組的組長,少年時在台灣留下來的孩子。」

深雪笑了,為了不讓她看見自己的泫然,輕輕的與她吻別。

「讓我看看你的眼睛。」

深雪拿下墨鏡,看著她,美麗的貓般眼睛中,有著點點淚光。

「我不再讓任何女人看見我的眼睛。這是屬於靜的。」

他不曾忘記過自己的誓言。雖然他的嚴守誓言和飛機上的痛哭,靜都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總是冷淡自持的靜,在機場掉下眼淚。他的飛機起飛,靜終於崩潰了長久的冰封,痛哭宛如嬰孩。

***

那個孩子一直沒有降生。

「會的,他總會降生的。」為了護衛他,瀕死的石黑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深雪少爺,靜小姐並沒有忘記你。等你…等你成了萬鬼之王…等你爬到這個魍魎界的頂端,再也沒有人可以傷害靜小姐,你就可以去接她了…」他的眼神渙散,「到那時候…我和欣子會在另一個世界為你祈禱…」朝著虛空招手,「欣子啊…妳來接我了吧?走近一點,我看不清妳…辛苦妳了,一定很痛吧?可憐,極道之妻的命啊…能跟我在一起就好?欣子,我來了…妳的孤單終於…」

呼喚著亡妻的名字,這個里見家的死士,閉目含笑而逝。

石黑。

他抬起頭,像是聽到石黑的聲音。

萬鬼之王嗎?

重新挺起肩膀。靜,我會找到妳的。在那之前,我要先成為萬鬼之王。不管是幾個十一年,我都會找到妳的。

我還有一生的時間可以尋找。

不管妳在哪裡。即使是別人的臂彎,我也要將妳贏回。在我成為萬鬼之王以後。

他戴上墨鏡,大踏步的走出密室。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