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第三章 以鹿島之名

第三章 以鹿島之名

住的時日久了,才發現奶奶在地方上真是名人。

許多官太太以參加鹿島家的茶會和花會為榮。等奶奶的身體好起來,就有不同的拜帖送進來。

「瞧瞧這些女人,」老奶奶輕嘆,「什麼地方也沒得去,除了逛街美容以外,連茶會和花會都當是大節目來看待。」八十幾歲的奶奶穿上和服,仍然有著威嚴的風韻,「我這一倒下,多少女人家沒地方去。」

服侍老奶奶四十幾年的坪井太太輕笑,「恐怕是先生催逼著來。不能聆聽夫人的高見,這些官員先生都像沒腳蟹似的,慌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佐和子,胡扯什麼。」奶奶輕呵著她,「還不趕緊準備準備?靜子,長日無聊,妳也來吧。」

【Google★廣告贊助】

正坐著喝日本茶還不算太難,只有個年輕小姐居然腿麻得站不起來。幾個太太輕抿著嘴嘲笑,羞得那位母親臉都紅了,「奈奈美!太丟人了…妳還算是日本人嗎?連正坐都坐不好!…」

「我的腳也有點麻。」靜輕輕捶了捶腿,含笑著,「我在台灣久住,還是不太習慣。」

「鹿島小姐…」那個母親訥訥。

「我在美國太久了,實在受不了。」奈奈美笑出一臉燦爛,「寶生奈奈美。」她伸出手。

靜和她握了握,「我是鹿島靜子。」

「靜子喜歡奈奈美啊?」奶奶微微一笑,「寶生太太,等等奈奈美留下來跟靜子多聊聊如何?」

寶生太太興奮的臉都紅了,「鹿…鹿島夫人,這是奈奈美的榮幸…」

「奶奶,下回我們喝下午茶吧。奶奶的紅茶我很想念呢。」靜子挽著奶奶。

「紅茶有什麼好喝的?」奶奶溺愛的拍拍她的手,「靜泡工夫茶我們喝。我有些金萱,才得獎,還沒人泡呢…下回茶會改喝工夫茶。各位,我們到前面去賞花吧…」

奈奈美跟在靜後面,「鹿島小姐,謝謝呀…要不然我媽一定會當場把我的皮剝下來。」

靜被她逗笑了,「哪有這麼嚴重?沒什麼。叫我靜子吧。」

「那妳也叫我奈奈美。鹿島奶奶准我們離席了,快走快走。」她扯著靜的袖子,「我的老天…再待下去,那群官太太又要考我流派,讓我死一死算了…」

到了靜的房間,她把和服撩起來,盤腿坐著,「媽啊,就是這樣我才不想回日本!」用袖子搧風,「都正坐出蘿蔔腿來了!整個人捆得跟春捲一樣,我還呼不呼吸?」

「到美國幾年?」靜倒了水給她,她咕嘟嘟喝掉一整杯。

「六年。老天,早知道去了就別回來!我正準備念博士,老爹像是催命似的催我!誰不知道,他就是怕我嫁不出去。我才不想來茶會,哼,變相相親,我會不知道?先跟這些官太太見面,若有意了,就有人來提。誰希罕嫁她們那群白癡兒子!」奈奈美索性躺在塌塌米上,大聲嘆氣。

「念到哈佛的白癡也不多呢。」靜正經八百的,這些官家少爺幾乎都有高學歷。

「念到哈佛又怎樣?」奈奈美很不耐煩,「要不就是繫在媽媽裙角,砸了大拇指也哭著要媽媽秀秀,要不就不把女人當人,把媽媽看成老媽子的笨蛋!還是白~癡~」

靜笑了起來,心裡很喜歡這個爽快的女孩子。

「然後呢?」靜問,「妳還要回去攻讀博士嗎?」

她搖搖頭,「我又不那麼愛唸書。只是逃避結婚而已。我爹給我兩條路,一條結婚,一條找份他認可的工作。」她笑,滿臉慧黠,「我寧可工作。」

「哦?想做什麼呢?妳父親是大藏省官員,不太可能有他看得上眼的工作吧。」鹿島奶奶微笑著進來。

本來癱著的奈奈美趕緊坐好,「鹿島夫人。」

「別來那些客套了,」奶奶不耐煩,「想做什麼?」

奈奈美的臉上有晶光,「從政。從選參議員開始!」

靜子呆了一呆,「不是說不可能,但是…」奶奶卻笑了,「好個有趣的女孩!妳才幾歲,就想從政?這可不是一份工作而已。」

「話不是這麼說,鹿島夫人。」她正色,「我在美國可是念政治的呢。我也當了費絲紐議員很久的助理。跟他國比起來,日本的女人還是處於非常不公平的地位。不管是工作還是婚姻,女人還是深受壓迫的一群。想要達到公平,就得讓女人自己爭取。我是年輕沒錯,但是現在不開始準備,等我到了年紀,拿什麼當首相?」

「首相?」靜和奶奶異口同聲。

「對!」她信心十足的昂首,「我要當日本第一個女性首相。絕對不讓柴契爾夫人專美於前!」

奶奶放聲大笑,「好志向!就是這種氣魄!妳最好有相同的勇氣和智慧,要不然…」她眼睛一橫,「妳會被政壇吞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不,還不到政壇,妳就會屍骨無存了。」

「這可不是我婚前的消遣!」奈奈美很認真,「這是我終生的志願。我不結婚!」

奶奶望了她好一會兒,「我老了,幫不上妳什麼忙。不過,靜子,妳幫她吧。就為了…日本第一個女首相。好好幫我看看,她能做到哪裡。」

不過以為奶奶在說笑,沒想到,奶奶居然要她帶著奈奈美去地方上的政治團體打招呼。

「奶奶!」靜覺得不安,「我不懂這些…」

「妳不用懂。當然,想懂也可以。靜子,妳沒有野心,是奶奶覺得很遺憾的地方。這女孩子很有趣,」奶奶笑得很暢懷,「這是好事一件呢!總算有點事情可以消遣了。和平的光景過多了,也想找點有趣的事情做做。」她吩咐山本雄之,「雄之,妳也跟她們去。我已經跟奈奈美的父親打過招呼了。等等我還有茶會,就不陪你們了。這可比那些官夫人有趣多了。」

奶奶到底是什麼人?她越來越驚異。只是打聲「招呼」,政客就得聽她的?連大藏省的官員也是?

和參加茶會的夫人們擦肩而過,她們有禮的和靜打招呼,說不上為什麼…這些夫人不論教養還是氣質,都不輸官夫人,卻有種難以說明的氣質在…

「她們是銀座第一流的媽媽桑。」雄之看出她的困惑,笑著幫她開車門。

媽媽桑?那樣好氣質風度?迴思一想,奶奶為什麼跟這些風塵界的英雌也有交情?

看靜只是靜默,雄之忍不住,「妳不想問?」

「奶奶想告訴我,就會告訴我。」她還是一派沈穩。

他望了靜半天,「我突然覺得,是妳繼承鹿島這個姓,真是太好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