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第三章(二)

「如何,當我的女人吧?」即使冷淡自持,靜還是讓雄之的話驚愕了一下。

「不。」她轉頭望著車窗外。

「不?」雄之試著說服她,「妳不要想都不想,馬上回絕,這樣是很沒有禮貌的。」

「不。」

「我們生的孩子可以姓鹿島!」

「不。奶奶還有其他子女。」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通通不姓鹿島!我懂了,妳不知道鹿島夫人的先生是招贅的吧?那些孩子都跟她先生姓,畢竟他們無心繼承鹿島家…」雄之冷哼一聲,「一群軟腳蝦。真不知道令人尊敬的鹿島夫人,怎麼會生出這堆廢物。」

只有我?沒有血緣的孫女?

「姓氏不重要。」

雄之將車停在路邊,拉開靜的車門,靜無畏的看著這個偉岸男子,卻沒有出來的打算。

「姓氏不重要。只是我以為,這樣比較容易說服妳。」雄之背光看著她,只有雙眼炯炯有神的像是準備狩獵的狼,「我要妳。或者說,我迷上妳了。我從來不曾送過女人衣物。」

「如果你指的是那套友禪,」靜輕輕的揚起眼,「那你可以收回去。我會付乾洗費。」

雄之望了她好一會兒,突然仰天笑了起來,「果然是我山本雄之看上的女人!好樣的!鹿島靜子,我一定要娶妳。不管需要多少時間,我都會堅持下去。」

靜輕笑一聲,慢條斯理的,「你儘管堅持你的堅持。那是你的時間,你的人生,與我無關。」

雄之禮貌的把車門關上,豪氣干雲的坐進駕駛座,「妳是第一個讓我這麼迷的女人!我會照規矩來追求妳的…啊…我真是迫不急待…」

「你可以迫不急待,」靜打開車窗,點起煙,「讓我能平安看到奈奈美就行了。」

真是了不起的女人。雄之對她越來越欽佩,也越來越激起他的勝負心。開車開得宛如飛機低飛,靜卻連眉毛都不動一下,那樣的泰然自若。和奈奈美到處拜訪,不管是怎樣的三教九流,靜淺淺的笑不但征服了這票頑固的老頭,也讓幾個年輕議員傾心不已。

「再瞪下去,眼珠子要掉出來了。」奈奈美覺得無奈,她下來喝水,靜還很有耐性的跟民本黨的黨魁寒暄,「那老頭老得可以進棺材了,媽的還拼命想吃豆腐。」她手搭涼棚,「難得靜這樣好耐性。」

「昨天她跟我說,就算是做義工,慰問無依孤苦老人。」但是看那老色狼拉靜的手,他幾乎想咬斷那死老頭的脖子。

「你呀,這樣瞪有什麼用啊?」奈奈美叉腰,「你真的想追靜子?我怎麼看不出來啊?」

「要不然要怎麼追?」他討厭這個跋扈的女人很久了。

「約會啊,約會!大哥。你現在在這裡探頭探腦,成天當她司機有什麼用?一起手倒是很大方,怎麼現在連個花梗子都看不到?」奈奈美拍他的腦袋,「你到底有沒有追過女人?」

雄之的臉又青又白,算是默認了。當初只當她是普通女人,不過是為了櫻花下的一抹倩影心動了。熟識起來,一想到送她整套的和服像是一種頤指氣使的輕辱,反而覺得坐立難安。

「媽啊~這年頭還有沒追過女人的男人?你住在哪?你是高野的和尚嗎?」奈奈美罵了他一頓,耳提面命了一大堆,「記住!這些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真誠,知道嗎?!把你真實的一面秀給她看!」

真實的一面…真的嗎?

他把靜載到事務所。「這裡是…」靜看著門口,有點時空交錯的感覺。

「這裡是鹿島會,我是會長。」組員瞪大了眼睛看著會長帶了清麗的靜進來,每個人滿臉的不可置信。

那個討厭女人的山本會長?

「看什麼看?」雄之大喝,「這麼沒禮貌?這位是鹿島夫人的孫女,鹿島靜子小姐。還不趕快打招呼?!」

組員全部跳起來,「靜子小姐日安!」全都是九十度大鞠躬。比對雄之還必恭必敬。

「各位日安。」靜有點訝異,很快也平靜下來。早就猜到應該是這樣,只是沒想到陣仗這麼大。

「我以為是山本會。」她對著雄之微笑。

「欸?」雄之驚訝,「鹿島夫人從來沒跟妳說過嗎?」

說什麼?

「鹿島會的歷史和鹿島會的姬君傳說?從來沒有?」雄之笑咧了嘴,太好了,越在意靜子,他越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這可是很長的故事,可以說很久很久呢。

「會長,會長!」組員緊張的搶進,「山本會長!有客來訪!」

「叫他回去!沒看到鹿島家的姬君在這裡嗎?」雄之老大不耐煩,「就算是民本黨的黨魁我也不見!沒有預約見什麼?」

「但是…」組員緊張的說,「是鬼塚聯合的總長,木村直雄啊!」

「木村總長?」雄之緊張的站起來,「靜子,不好意思。有重要的客人來了,妳先到裡面房間坐一下…」

靜含笑著站起來,臉色卻蒼白的像是紙一樣。

「鹿島小姐?姬君?怎麼了?您臉色很難看。」原本要引她到小客廳的組員大大的緊張起來。

「我沒事。」靜很快的恢復鎮定,「只是有點不太舒服…山本會長有重要客人,我先回去吧。」

低著頭從寒暄的客人身邊悄悄溜過,雖然只是匆匆一瞥…

是深雪。

他長大了…少年時嬌麗的俊秀經過光陰,變得穩重而端凝。舉手投足的自信,看得出來,他習於發號施令。他還戴著墨鏡?居然還記得當初的誓言?

不管看起來多泰然,她緊緊抓住胸口的手,指尖都白了。

深雪。

這麼長遠的光陰…沒想到,看到他的時候,心裡的悸動,就像是遙遠歲月的初戀。

他還活著,看起來活得很好。感謝上蒼,真的感謝您。

「欸?鹿島小姐怎麼回去了?」雄之有點焦急。

「鹿島小姐有點不舒服…」組員解釋著,「不舒服?她身體不好,這幾天跟著那個瘋婆子東奔西跑,一定把她累壞了。多派幾個人送她回去,記得先叫醫生,聽到沒有?」轉過頭才意識到深雪的存在,「不好意思…」

深雪望著靜的背影,一瞬間失了神。思念過度嗎?為什麼總是看到她的背影?「這位是…」

雄之漲紅了臉,訥訥居然不知道該怎麼介紹。

副會長早意會了,「木村總長,那是我們大嫂。」

「還沒有啦!」他連耳朵都燒得通紅。遲來的戀愛難倒了這個大風大浪滾過來的豪氣男兒,「那是…那是鹿島家的小姐。」

鹿島家?!連深雪對這個古老的世家都抱持著敬意,「是鹿島家的姬君?真是失敬了。果然是非常適合的對象…」

鹿島家的小姐嗎?那味道,真像是靜。將來找到靜,一定要告訴她:靜,妳知道嗎?我遇到傳說中的鹿島姬君了。她和妳的背影驚人的相似呢。連味道都相同。妳知道鹿島的姬君嗎?這是個很悲壯的傳說,我慢慢說給妳聽…

***

「姬君傳說?」奶奶正在插花,不覺停了剪子,「雄之說的?這些年輕人想什麼?鹿島從我父親那代就不立姬君了。」

「…鹿島會真的是鹿島家的嗎?」她只是想確定一下。

「以後不是了。」奶奶繼續插花,「我的子女沒有人想繼承鹿島家,我那弟弟縱慾過度,連個小孩也沒生。。也好,讓他們繼承,不出三年就沒有鹿島會了。現在鹿島會是靠組員傳承的。」

「…想聽?」奶奶輕笑一聲,「妳這個樣子,像是小時候乖乖等我講故事一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