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日常] 進廠維修

今年八月份我住院了。

其實我的目的不過是去看個糖尿病門診,至於當時屁股有個「鬱結」,早已習以為常,而且早已經跟皮膚科預約,下個禮拜就要將之解決。

當然很痛,但姐姐我甚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小菜一碟。甚至還能在候診室睡著。

壞就壞在我睡醒了,發現自己坐在一灘血泊中,椅子下也滴滴答答的匯成血液的小池塘。

大概是剛睡醒神智沒有歸位,我第一件想到的是,完了,這樣怎麼回家?有計程車司機肯載我嗎?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我發愁的走進醫院的洗手間,發現幾張衛生紙徒勞無功。提著裙子走回候診室,所有的人都面帶驚恐的看著我。

「護士小姐就是她!!」

為什麼我會突然遭遇千夫所指的待遇?為什麼?我也不願意好嗎?不然給我拖把和抹布,我打掃乾淨好不好?

護士小姐拉住我,一臉的慈愛和擔憂,「妳頭暈嗎?還有甚麼地方不舒服?」

看了看那兩攤血泊,我真心實意的說,「對不起。」

「沒事,」護士小姐揮了揮手。「等等阿姨會來清理。真沒甚麼地方不舒服嗎?今天為甚麼來醫院?」

我說我是來看新陳代謝科,於是莫名的我就插隊看上醫生了。

醫生看了看我屁股上的傷口,說,這是膿瘍,得開刀清創。於是火速安排了我進院。

在外面還有個一直很關心的阿姨,追上來,遞給我幾片紙尿布和產褥墊。

很感謝,但也覺得有點複雜。

其實鬱結破開來後會輕鬆很多,這些關心和愛護有點兒不好意思。

然後我住院了,住得無聊至極。老大趕來要照顧我的時候,看著他生龍活虎的老媽啞口無言。

直到安排到清創手術,我才吃了苦頭。

一般來說,清創手術都是局麻。然後我疼的差點將枕頭扣出十個洞。

每縫一針都能感到進針和出針的痛,別告訴我這是正常的。

好不容易下了手術檯,我無助的躺在走廊的病床上。

講真,雖然在手術檯上痛不欲生,但是下了檯我就覺得可以上山打老虎了。真的用不著特別找個人推我回去。

我真的很想跳下床自己回去算了,但是回病房我就無床可睡了……當初推我來手術房就是將整張床連人一起推過來的。

等得好發愁,終於有人推我回病房了,護士小姐姐驚訝我如此之快,卻也發愁沒來得及幫我定病房餐。

我說不用,非常勇健的自己下樓吃午飯

這次住院最大的收穫倒不是清創,而是有效矯正了糖尿病。之前我在某家醫診所看病,最害怕驗血糖,每次大夫拿出大頭針粗細的採血針都會熱淚盈眶,如此怕痛的我,自然不會考慮打胰島素。

住院時,一天要驗四次血糖,打四次胰島素,但我只覺得新奇,沒有一點恐懼。

驗血糖再也不是粗暴的拿針直接督下去,而是一個小釘槍,感覺不到疼痛就有血樣了,驗起來很簡單。

打胰島素的針也已進化成筆針,操作簡單還不疼。

科技果然日新月異。(灑花)

血糖控制住,腿的水腫也終於消退。

這個倒楣的陰七月總該過了吧?

哼哼,太天真了。q_q

回家沒多久,我發現手腕開始出現小紅點,進展飛速,很不幸被確診為帶狀皰疹(皮蛇)。

人生真是充滿滄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