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進廠大修(中…之手術前後)

進廠大修(中之某個午餐時光)

在護工小姊姊還沒來的時候,兩個蠢母子相依為命。

剛好是醫院餐特別不好吃的中午,我讓老大先打開電視看個新聞(最少糟糕的新聞能讓我學會對食物重拾感恩之心)。

老大開了電視,一起頭就是X天。我眼淚汪汪的看著他,「我斷了腿已經很慘了,別這樣。我不想看某總。雖然說,他好歹也將政見達成了三分之二,可是…」

「哪裡有三分之二?」老大納悶。

「有啊。」我真誠的看著他,「雖然說沒有『發大財』,但是妥妥的『發大水』啊!達成率三分之二,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啞口無言的老大轉到三X新聞台。我滿意了。三X新聞台一直都很綜藝,不錯。

果然,第一個新聞就讓我嗆到。笑到嗆到。

一名男子為了讓老婆能躺平睡覺,在飛機上了罰站了六個小時,新聞主播盛讚為真愛。

一口老槽沒忍住,咳完以後衝口而出,「放過真愛吧!真愛他還是個孩子啊!!」

「媽妳再不好好吃飯,我要轉台了。」老大說。

但下一個新聞他笑得比我還響。

某地賽馬,一二名爭鋒,第二名的馬大概急了,嘴一歪,咬人了。

是的,妳沒看錯。第二名的黑馬不是咬第一名的馬,而是擒賊先擒王的咬騎士。

我給這隻機智的馬一百分!!

之後我們就不看三X新聞台配午飯了。畢竟嗆到要咳很久,還不太好清理。



進廠大修(中…之手術前後)

二次手術前我已經快跟後現代支架處出感情了。原本的銳痛漸漸遲鈍,偶爾可以用很刁鑽的角度翻身。

而且我們請了一個很專業的護工楊小姐,我過上每天都能洗漱的好日子,而且終於知道翻身,不然我要得褥瘡了。

但是這樣好日子只維繫了三天。在我手術那天,她發燒到三十八度,再也不能來了。

之所以她會發高燒,是有很深沈又無奈的原因的。

我住在雙人房,我們這邊覺得冷氣很適中,但隔壁床的探病人口非常龐大,所以他們將冷氣調到十八度…

於是楊小姐咳嗽兩天被擊沈。

嗯,我決心好好賺錢,將來那怕是來健檢都要住單人房。

總之,我還是熬過第二次手術。醒來除了「娘的腳超痛」的感想,就是慶幸我又度過一關了。

術後第一天,感覺良好,很快就不那麼痛了,只是莫明得發起燒了。

躺著冰枕,吊著點滴,眼睛還蓋著溼毛巾,好不容易才把燒給退了,腳卻痛了起來。

本來我以為是換了輕型枕木的緣故,但是第二天大夫來罵我沒把腳抬高冰敷,再者來換藥的小姊姊讓我明白何者是專業。

同樣是換彈性繃帶,輕型枕木的小帥哥們比小姊姊落後八條街,第一次感覺道長得帥沒有用處。

這場要掉我半條命的手術,最幸運的是我有孝順的兒子和好朋友。

兒子在外奔波時,是愛倫守著麻醉未退的我。

想想我這樣的人,活著還有點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