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進廠大修(下)

在經過九九八十一磨難,第二次手術第五天,醫生迫不亟待將他看起來「很輕微」的患者,趕出醫院了。

事實上,我還算是受到另眼相待的了。因為我本身是三高患者,所以還容我住了半個月的院,隔壁有位大腿骨折的 阿婆,手術第三天就被趕了,對方全家出動抗爭未果,連自費都沒用,只多爭取到了一天,就灰溜溜的出院了。

不管怎麼樣,我出院了。

即使住院帳單高達十來萬,清空了家底,心情依舊豔陽高照。

出院了,終於可以去看皮膚科,確診帶狀皰疹是否真的痊癒,後背那個復發的「鬱結」該如何處理。

仔細思考後,我們決定搭計程車去看皮膚科。雖然是同一家醫院,但是不同的科別散落在不同的大樓,光走路就很辛苦了,何況坑坑窪窪的推輪椅。

計畫看起來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沒想到禮拜一的下午,皮膚科大夫會請假這件事情。

掛號小姐人很好,一直想幫我們掛上號。不幸的是,連感染科的大夫都開會去了,最後開了整型外科的號。

最後我決定回家去。因為看了整型外科也不可能立刻給我排手術,只要看到我的腳的那一包,任何一個有理智的大夫都不會對我動刀的。

反正不是第一次,還是回家吧。

於是我們搭計程車回家,老么相當孔武有力,上下車都很安全。

但我沒有想過,在天災人禍中,不但帥哥漂亮的臉皮沒有用處,連兒子健美的身材也毫無意義。

從馬路穿過管理室,經過中庭,最多不過兩百公尺。可是一個在醫院上廁所只有三公尺就視為人生最大挑戰的柔弱阿婆,這一段路跟萬里長征沒兩樣。

從馬路走過管理室,蹭到中庭的水池邊坐下,我已經想死了。又摸著走了三五公尺,我繼續坐在水池邊,完全喪失生存意志。

喘得像個破風箱,老么眼睛濕潤的望著他可憐的老媽。

「我需要輪椅。」我有氣無力的說。

老么的智商突然上線,腦袋冒出小燈泡,「雖然沒有輪椅,但我們有電腦椅啊。」

我累得腦筋都不運轉了,楞楞的看著他扛下一個有點故障的電腦椅,然後我就讓他輕鬆「嚕嚕嚕嚕嚕」的推到我家樓下。

…那我之前奮力掙扎、血淚交織的十公尺到底是為了什麼?

所以到了真正的難點,我反而沒感覺了。

是的,我家電梯之前,有幾階不知道要來幹嘛的樓梯。當初我滿懷憂慮的問大夫時,大夫問明只有八階,表情意外輕鬆的說,「八階啊,簡單,用屁股嚕一下就上去了。你看隔壁床的住三樓,人家得用屁股嚕三個樓層。」

其實就是坐在樓梯上,用好的那條腿當重心,一階階坐上去而已。

爬完八階的時候,我感覺自己進化成伊藤潤二系的某種怪物,內心倒是相當平靜。

(其實是我累到木了)

回到家,我虛弱的笑了一下,給老大和愛倫報了平安,享受了一下坐在書桌前的美好感受…

我就費力的爬回床上挺著。

這一天我真的要被累死。

總算是出廠了。

只要不去想十天後要回廠拔鐵釘,其實生活還是很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