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進廠大修(上)

我想說,我真的只是想吃個宵夜而已,為什麼會將我的腳踝跌成三段,真心想問為什麼。

原來吃宵夜的罪孽如此深重麼?(淚目)

事情是這樣的。控制血糖下我將自己餓得夠嗆,決心不要那麼自苦,吃頓小宵夜,兩根小雞腿,蛋白質,總還行吧?

只到中興男宿,非常近,買完東西一路右轉就到家,熟門熟路。

結果,就在大樓管理處十公尺處,我的電動腳踏車碾到一個不該存在的玩意兒,一時煞車不及,我重重的跌倒在自己的腳踝上,然後,然後我就站不起來了。

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機已摔壞,我還一個勁兒的撥電話給老大,沒有接通,風雨無助的坐在馬路邊,淒風苦雨被世界遺棄不過如此。

其實我大聲喊管理室一定聽得到,但真的好丟臉啊!我需要一點心理準備。

正在累積勇氣的時候,一位夜歸的小姐問我需要幫助嗎?也是她幫我喊了管理室順便叫了救護車。

管理室這時候才打內線給我家老大,他驚慌的穿了一件夾克才下來,救護車很快就到了。

感謝妳,好心的梁小姐。

雖然說,其實我只要鼓起一點勇氣大喊也行…還是感謝妳的溫暖照耀淒苦老人(?)的心。

於是我被救護車載去附近的地區醫院。講真,這時候我還以為只是扭到腳。嚴重扭傷麼,哪家醫院都差不多,固定後就能回家,有段時間不良於行罷了。

事實證明,我太天真了。

醫生告訴我,我起碼斷了兩根以上的骨頭,問我要不要在他們醫院開刀。

我的眼眶溼潤了。

就算我想在這邊醫院開刀,但是我的糖尿病、溼疹,還有下午才確診的帶狀皰疹都在另外一間大醫院看的啊!

於是花了兩千塊,我再度上了救護車,昏昏欲睡的前往大醫院。

在大醫院急救處時,我才發現老大剛洗完澡,光著上身愜意的打電動,突來惡耗讓他來不及找衣服,隨便拖了件夾克就穿上。

我在急救處萬念俱灰,怨天尤人之際,他拉下拉鍊給我看他光裸的胸口,委屈無比的道緣由。

這一整個倒楣到炸裂的夜晚,我終於笑了出來。

但是我的笑容沒有維持三分鐘。

因為照完X光,醫生很遺憾的告訴我,腳踝起碼斷成三截,有兩截可以用鋼釘,健保給付,但有個快裂到小腿,得裝鋼板。

鋼板要自費,新台幣六萬圓整。

這是最糟糕的麼?天真。

更糟糕得是,因為身為糖尿病患者同時腳腫,所以要做兩次手術,一次外固定一次內固定(打鋼板)。

第一次手術我很堅決的希望全麻,少吃很多苦頭。

現在我的腿安裝著支架,看起來非常有未來風。

看著很有未來風的右腳,我在想,吃宵夜原來如此罪大惡極。

最重要的是,我一口都還沒有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