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一

洞仙歌

我的確想過,終有一天會跟媽媽告別。而且早就打定主意,我要親手處理她所有一切的身後事,畢竟我是那樣愛她。

但我沒想到,莫非定律總是發作得那麼過分,讓我連這最後的心願都辦不到。

只能說,老媽的運氣真是倒楣到極點,一輩子都是不幸的代言人。生平第一次搭飛機,都能夠遇到交通工具失事率最低的空難。

【Google★廣告贊助】

我很悲傷,但我更生氣。雖然跟我老媽出門老有人問是不是我妹妹,四十幾歲的人看起來像十八歲,雖然我那少女似的老媽卻美麗得非常陰森,半夜回家時嚇哭不少管理員北北。

雖然她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是個方向殺手兼家事白癡,和她外表的陰森一點都不搭調的單純善良…雖然她的職業總是讓人人驚惶,因為她是個屍體化妝師。

但她愛我,非常愛我。就算一輩子那樣倒楣、顛沛流離,蠢到替前夫扛了龐大債務而窮困潦倒,她還是傾注所能的愛我。

我也愛她,非常愛她。雖然我常笑她是天山童佬,但我真的愛極了她。

尤其是在情路上跌過跤以後,我才知道,這世界上唯一會無條件永遠愛我的人,只有她而已。我願意洗衣燒飯做家事,願意賺錢養她,只要她還能夠展現美麗又陰森的笑容就好了。

如果我是男的,說不定就發展出強烈的戀母情結足以寫色情小說了。可惜我是女生。

我難過,非常難過,又生氣又難過。看到她的滑板還擺在門後,牆邊掛著她的白洋裝,眼淚更是不能控制的流下來。

真不該罵她。她愛穿蓋過腳面的白洋裝就該多買幾件給她穿,她懶得走路用滑板有什麼關係?鄰居被嚇得心臟病發作,是他們精神脆弱,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才會被長髮飄飄的老媽嚇個半死,根本不是老媽的錯。

正痛苦淚流,該死的門鈴響了又響,都不給人傷春悲秋的。打定主意不理的,門外的人卻不放過我,踹起門來了。

我大怒的拉開門…然後怒氣更旺。

我那無恥的老爸居然盛氣凌人的推開我,走了進來。這混帳,誰希罕他來上香?人模狗樣的,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先騙老媽幫他借了一大筆錢,迅雷不及掩耳的告上法院訴請離婚──說我娘沒有履行夫妻義務,告她拋棄。

嘖嘖,高級知識份子。律師真是了不起的職業,拿來對待前妻再好也不過了。

但我沒想到有個定律是這樣的: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所以這個更無恥的律師先生,不是來上香的,而是來跟我分航空公司發下來的撫卹金。

你相信這種事情嗎?萬一將來他老了,我不肯養他,他還可以告我遺棄欸!真是太好了!

反正老媽不在了,我不用顧及什麼面子不面子。一個箭步衝到陽台,我掄起掃把,並且懊悔應該放把斧頭在家裡,鐵鎚又急切中不知道擺哪了。

他追到陽台要搶,我掄圓了打了他幾下,但男人的力氣就是大,不但搶走了我手裡的掃把,他還抓住我的胸口,用力把我推下陽台。

十四樓欸。

真是荒謬透頂。我才遭逢喪母之痛,又被禽獸老爸給謀殺了。

當我跟地面接觸的時候,世界瞬間變成黑白的,顏色都被抽乾了。我以為會很痛,但我眼前只有刺目的閃白。

最後映入我眼簾的是我自己的手。

我不知道空白了多久,或許一切發生得太快,連疼痛都來不及感覺。

重新映入我眼簾的,是另一隻蒼白的、非常熟悉的手。我抬頭看,是應該已經死掉的老媽。

她還是梳著公主頭,白洋裝,掛著美麗又陰森的笑。一手握著我,一手打直手臂,指著前方。

「…老媽,妳這樣子會嚇到人。」我不得不承認,我媽很漂亮,但像是聊齋裡頭走下來的美豔女鬼。

她有些害羞的笑了一下,「不痛喔,鸞歌。呼呼,不痛…妳爸爸只是一時激動,他沒有殺妳喔…」

我回頭瞥了一眼脖子轉了一百八十度,足以看到自己脊椎骨的屍體。用不著法醫判定,這明顯是謀殺。

「妳沒有死嘛。」老媽的邏輯向來很怪異,「妳會繼續活下去的。不然被自己的爸爸殺死,該是多麼悲哀啊…」

「他是殺了我啊。」我無奈的說,「沒關係啦…老媽,我跟妳去吧。沒有妳我飯都吃不下…」

「妳要長大啊。」媽媽拉著我的手,「妳的壽命還很長啊,比什麼人都長呢。不要恨妳爸爸喔,心底有仇恨的陰影是不行的,被自己爸爸殺死會心理變態啊…」她叨叨絮絮的勸說,雖然面無表情,但我知道她的善良和溫柔。

我讓她拉著,一步就跨到一個三人病房。

病床上躺著兩個人…死人。因為她們都沒有呼吸。而這個病房沒有燈卻亮得很,讓漂浮在半空中、碗口大的黑洞看起來特別顯眼。

一個奇裝異服的女人,虛托著黑洞,默默看著我們。嘆了口氣,「朱繁,真要這樣幹嗎?妳一生積下的功德,足以讓妳來生無憂。」

「那個…不用啦。」老媽握緊了我的手,「不好意思喔,讓大家為我擔關係…但鸞歌、鸞歌不能被她老爸殺死呀…這樣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下輩子會很苦的…」

「他已經殺死我啦。」我嘆氣,「媽,妳不要再幫他講好話了。男人都是混帳啦,我早就知道了。」

「不、不可以這樣說!」老媽點了點我的鼻子,她總捨不得打我,最多也就這樣了,「妳會繼續活下去的…」

我開始有點警覺。老媽搞什麼?想來個借屍還魂?該不會一口氣準備兩具屍體給我吧?

「一個呢,妳不想被撕成碎片,就別去動。」那女人嘆息一聲,「另一個呢,病入膏肓,妳也別想了…算了算了,反正這漏子不是我們捅的,多偷渡一個也不算什麼…替妳媽省得功德也好。」

…我猜是我的錯覺。怎麼這女人的語氣聽起來有那麼點幸災樂禍的感覺…?

她豎起纖白的食指,笑得非常陽光美麗,「要感謝軒轅國主撕開時空的裂縫唷。」

我媽放了我的手,她將我一推。身不由己的,那個黑洞越來越大,等我意識過來,已經被吸了進去。

「媽!」我回頭狂呼。我知道我媽的邏輯一直很詭異,但沒想到這樣詭異啊!

「…鸞歌,記得睡前要刷牙喔…」我媽圈著嘴喊,「不要挑食…」

然後我就看不到她了。我沒想到,原來魂魄也是會昏倒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