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十四

不過,閒散王爺也不閒散了。

那天無窮回來,又是興奮,又是憂慮,一直輕嚷著,「有麻煩,有麻煩。」圍著我團團轉,卻連句完整句子都不會說了。

真難以相信,這個頭戴玉冠,身穿龍紋的男子,半個時辰前還跟那些賓客之乎者也的商談國事。說有多正經,就有多正經。

【Google★廣告贊助】

「你的麻煩,還是陸修寒的麻煩?」我已經很習慣他了,直接問了。

「他一定會覺得很麻煩。」遲疑了一下,他說。

「你覺得麻煩嗎?」我幫他脫掉外面那件外裳,刺繡鑲珠的,超重。

他很自然而然的把我抱在懷裡──他已經升格為袋熊之流,只要能坐著就會把我抓去抱,和小孩子抱泰迪熊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娘也有同樣的怪癖,大抵上不正常人類都需要體溫保持安全感。

「麻煩。但我覺得似乎很有意思。」他露出有點邪惡的笑。

然後他開始談政事,拉幫結派的,像是搞黑社會,大黨裡頭套小黨,小黨裡頭還有派系,錯綜複雜,我聽得雲裡霧裡,滿頭嗡嗡叫。

跑神了好幾次才勉強聽完。總之,這個表面和平富庶的大明朝,皇室到朝臣矛盾重重,太子已經廢了第二個,現在東宮空懸,台下動作不斷。皇帝被搞得有點煩,朝臣又被底下的皇子招安掉了,不免惶惶。這個近來洗心革面(?)的八皇子突然開竅,隨口說的都命中要害。

現在換皇帝想招安這個冒牌的八皇子了。

「其實,」他遲疑了一下,「直接當皇帝比較好,要什麼東西叫下面的人去辦就行了,現在畢竟隔了一層。不過…現在這樣比較好玩。」

我額上沁出幾顆汗。閒散王爺無能無所謂,皇帝搜刮天下盡搞些有的沒有的,可是罪大惡極。我雖然不是這時代的人,但有很薄弱的良心。

「呃,八王爺要弄些啥也很方便了。」我提醒他,「你的藥材已經快堆滿隔壁的空屋子了。我今天已經分類過,有些精練步驟可以先行了。藥爐我也先安了,等等你瞧瞧有什麼需要修改的…」

他一臉感動,「鸞鸞,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巴噠巴噠的亂親一陣。

我忍受他像是忍受一隻哈巴狗的口水攻擊。沒辦法,他精神「畢岔」,論及利害生死,犀利陰險得比毒蛇還毒。但是對情感這塊,幼稚園大班生都比他強。教了他很多次,親人還是會帶口水,我放棄了。

整合不良也不是他的錯啊。我對自己搖頭,慈母多敗兒,我就是太寵了,老替他找理由。但他難得想做些什麼,讓他去做有什麼關係?反正修煉的時光那麼多,也不差幾十年。

「你的傷怎麼樣?」我問,「若是會耽誤到養傷,就不要好了。」

「控制住了,得等藥。」他蠻不在乎,「沒有藥進度太慢。」

我看他是丹藥中毒,跟毒癮沒兩樣。「別自己動手啊。你也瞧見了,殺匹馬惹來那麼多事情…低調點。」我囉囉唆唆一堆,他垂下眼簾聽我嘮叨,一面玩著我的髮帶。

「可是…」他猶疑難決,「我還要煉丹,修理法寶。其實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來。」我嘆氣。吃了太多丹藥,許多吸收不了的靈氣都累積著,像是累積脂肪那樣不舒服。趁煉丹制器的時候耗掉一點,老話一句,閒著也是閒著。「你安心去玩吧,別殺人。」

當然不如他用三昧真火那樣快又有效率,但照尋常煉丹爐進行,主要是用靈石安陣開爐需要他弄,其他我可以照顧。我也打算趁這段時間好好學習向上了。攤上這個老闆,我不去找麻煩,麻煩都會來找我。

到現在我還會做惡夢,夢見我飛劍影喊不出來,無窮被大和尚劈成兩半。

「…鸞鸞待我真好!」他猛然熊抱,差點把我肺的空氣都勒出來了。

不過他要把開心農場交給我,我不肯。表面上的理由是我保不住這樣貴重的寶物,事實上是我不想為了一個破寶物讓他對我產生不安全感。他和陸修寒那群,對這個寶物有非常強烈的執念,我不想摻合到裡頭去。

我這人,最懶得爭什麼。現在挺好的,除了偶爾會被勒到沒氣。

不過,無窮可能知道我的想法,畢竟他是個聰明絕頂的傢伙。只是你知道他感情迴路有點故障,不知道為什麼感動得要死要活。因為決定出去淌渾水,所以外出的時候多了。若是在家,都硬把我叫到身邊,連跟人議事都把我抱在膝蓋上。

…我記得有個君主也是這樣對待某個美人,最後那個美人很不幸的被殺了。就是因為後來的君王怕自己也沈淪。

但無窮是個抗議無效,掙扎更慘的傢伙。我只好沁著汗去扮演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心底暗暗慶幸他是偷天換日了八王爺而不是皇帝,性命比較安全些。

不過,八王爺的前八個妻妾可就不太樂意了。

沒想到我一個修仙者(就算是只到築基期的菜鳥),還要跟人家玩宮鬥…真是想到就很悲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