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

人生悲哀的開始,就是不能選擇父母。

攤上一個會謀殺自己的老爸已經奇慘無比,沒想到老媽生前少根筋,死掉也沒把那條名為邏輯的筋長出來,我很感傷。

躺在死人堆中,我無語的望著天上明月。

【Google★廣告贊助】

醒來就在死人堆裡,當然不是什麼好的經驗。幸好我媽窮到沒錢送我去安親班,我上小學以後,下課就去殯儀館寫功課。我幾乎是在殯儀館長大的,死人從小看到大,已經沒有絲毫感覺了。

甚至我國中時就開始在裡頭打工,連洗大體都幹過,人手不足時還可以幫著化妝。不是學校太遠,我真的打算將來往禮儀師發展了。

結果我念了個普普通通的商學院,普普通通的畢業,當個普通的會計。很普通的戀愛,因為太普通所以被普通的甩了。甩完沒兩個月,我媽飛機失事,我爹宰了我。

我才二十五歲,已經擁有普通悲慘的前世了。

比較不普通的是,因為我媽特別的邏輯和那個幸災樂禍的女人…我借屍還魂了。情形還相當不妙的,復活在穿著古裝的死人堆中。

等我有力氣爬起來…覺得脖子很痛,嘴角有血,看看自己的手…現在的手,很小,照這種程度來看,應該是個小孩兒吧?小心翼翼的上下摸索一下,感謝上蒼,還是女的。

萬一挑錯身體我真的想再死一次。我恨男人,總不能每天小解時都想自宮。

坐了起來,發現在一個半被荒草掩蓋,但非常豪華的宮殿…大概吧。看那石柱雕刻得如此繁複,總不會是什麼小裡小氣的地方。但也應該不是廟宇,沒有佛像,看雕刻的圖案也跟佛教無關。

然後就是一地安靜的死人。看血跡凝固的程度,大約超過一天吧…但不會多於三天,味道還不重。

前後逛了一圈,我心底越來越迷惑。

我確定我在某個深山中,但深山裡有這樣半頹宮殿就很奇怪了,還有這些剛死不久的人。這些人穿的哪朝古裝我雖然不懂,但也看得出來服飾華麗,手指都沒什麼勞動的痕跡。

本以為是被強盜搶劫,但衣飾或許凌亂,卻金釵委地,無人拾取,這就奇怪了。我還在宮殿裡找到廚房,有糧食和青菜、雞蛋,肉已經有蒼蠅在飛了。更詭異的是,我居然還找到一個小石屋,裡頭有豪華的溫泉浴池。

循著出水口找去,找到源頭,沸騰得足以煮蛋。

想不通,真想不通。我納悶的抓了幾個雞蛋放在竹筐裡,放在源頭邊煮溫泉蛋邊設法搞清楚我的處境。

照著水面來看,我是個梳著雙丫頭的十來歲女孩。淡眉細眼,沒什麼出色之處,和我生前還有幾分像。衣飾很樸素,手上有點繭,想來不是什麼小姐吧?最少我全身上下沒找到值錢的飾物。

悶悶的吃了幾個雞蛋,又喝了幾口溪水。沒人可以問,我又不會通靈。

蹲了一會兒,我還是慢吞吞的走回去。不管怎麼樣,總是要先活下去是不?再說,這些死人無辜又可憐,總不能把他們擺在這兒腐爛。

這是個體力活沒錯,幸好也才十三具屍體。一個個挖坑我是辦不到,但集體火葬應該還行。廚房外面堆了很多柴,我一面把死人集中在一起,順手整衣,然後拖柴覆蓋上去。

真的很抱歉,我這身板的體力不太好,得委屈你們了。我默想著。但我去拽一個大嬸的胳臂時,她身體底下的一隻手拽住了我的袖子。

…我還是頭回看到屍變哪。抬頭看看天空懸著的大太陽,我想也不至於大白天詐屍吧?

輕輕把大嬸推到一旁,原來她身下壓著個小孩,一身血,蒼白的臉孔,表情緊繃的看著我,抿緊了唇。

看起來葬禮要晚點舉行了…找到一名生還者。

烏黑的眉,丹鳳眼,鼻樑挺直。七八歲吧我猜。若別人看應該會說可愛,但我面對一個美麗的媽媽看了一輩子,美感有點麻木…反正看起來不討厭。

但他好像不能動,目光卻非常凌厲,一點都不像受過驚嚇的樣子。我摸索著想察看他傷在哪,他眼中的厲光更盛。

這麼點大的孩子,就會使眼刀,真不可取。

「你叫啥?」我問。

他瞪了我一眼,沒說話。我想拉他起來,發現他不能動。我心底開始煩惱了,是不是砍到脊椎還是撞到頭,癱瘓了吧?

不理他沒用的眼刀,我脫掉他的衣服察看傷口,發現後背中了一刀,但血已凝固,大概是大嬸用身體護住了他?但他的身體很冷,甚至僵硬。若不是有微弱的呼吸心跳,我真以為出殭尸了。

想了想,我用力把他抱起,沈得要命。他怒氣更盛的瞪我,我覺得應該把他扔到柴堆裡一起點火。

但我畢竟不是我那狼心狗肺的禽獸爸爸。再說,有個活人總是比較踏實點,雖然是個這麼不可愛的死小鬼。

踉踉蹌蹌的,我把他抱去溫泉小湯屋,乾脆的把他剝個精光。他氣得眼睛都要冒火,真是不識好人心的死小鬼。

「我是要救你,白癡。」我沒好氣的抱著他小心的走入浴池裡,「你快凍僵了,先想辦法讓你暖起來。還瞪我?沒把你扔去燒掉是我佛心懂不懂?笨蛋。」

我幫他好好的擦洗了一遍,他全身繃得死緊,我覺得很累。這一整天,發生太多事情,我身心都很疲勞了,沒心情替這個氣勢驚人的死小鬼做心理輔導。我順便替自己馬馬虎虎的洗了個澡,完全不在意他就在一旁癱著。

那天我沒舉行葬禮,拖到第二天早上才收拾點火。

當天我把小鬼抱到床上以後,再也爬不起來,一頭栽倒睡死,連被子都沒力氣蓋。直到第二天中午,那小鬼才對我說了第一個字,「水。」

我給他喝了水,餵他吃了顆雞蛋。但也不再理他,更不會跟他說話。

因為那小鬼是男的。

現在我看到男人就想痛打一頓,若不是他年紀小,早讓我扔出去了。救他是因為方圓十里內就他一個活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可不代表我要答理一個未來的禽獸。

而且眼下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我得先清點糧食,想辦法活下去,弄明白現在的處境,和我到底在哪裡。

到了傍晚,我看到他扶著牆走了出去,一點想去扶他的願望都沒有。他走回來時,和我對視了一眼。目光很冷,我想我溫度也高不到哪去。

不過終於摸索著煮出鹹稀飯時,我給他盛了一碗去,附帶溫泉蛋一枚。

別想我會對他更好了,維持著不讓他餓死就已經是我良心太多的表現。

但我很快就後悔我那過度飽滿的良心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