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二

我知道無窮堅持要成親的真正緣故,已經是離開京城幾個月後的事情了。

…很感動,真的。我不知道在他眼中我的「相思成疾」,對他來說那麼嚴重…嚴重到他慎重其事的給我個正式婚禮,好確定我倆的關係。

但我也很囧,甚至哭笑不得。你說這個精神分裂的傢伙為什麼能把「細膩」和「缺心眼」揉合的這麼剛好…莫非這是變態的專屬天賦?

【Google★廣告贊助】

可我對他的感動,往往都不能維持太久。

我們離開京城半年後,偶然聽聞了蜀山要舉辦「百寶聚」。用白話來說,就是修仙者之間的露天拍賣…但真的是「露天」,不是網拍的那一個。

除掉成親那幾天耽擱,其他的時間我們都試圖在高山峻嶺的蠻荒之地找天材地寶。不能說完全沒有收穫,但不是我們要的收穫…我們一致認為,風生獸真的很希罕,但炮製和繁殖都太麻煩。是瞧見了幾隻肉芝…但實在太像人了,我不忍心抓,無窮看不上眼,都放生了。頂多就是尋了一些玉膏和墨玉,可不管製器還是入藥,對我太高級,對無窮又不起作用。

雖說在樂王府收刮了八年多,該精練的都精練過了,卻還是缺幾味…其實種子就行,反正無窮有「百年剎那」那個大殺器。只是認得的人稀少,靠我倆去找無異大海撈針。

所以聽聞蜀山要開露天拍賣,我們真是大喜過望,匆匆忙忙的趕去了…交易還是比較快的,尤其是在無窮口中「資源耗竭」的啟濛(地球)而言。

現在我們使用的飛行法寶算是高級配備:一朵雲(不是跟斗雲!)。有個非常俗氣的名字:祥雲獻瑞。事實上是無窮某次撿骨行忘在儲物手鐲裡…因為太低檔。結果他奪舍重來,現在用剛剛好。

本體是團環繞霧氣的靈芝,古色古香。只是原本的名字既不可考,無窮取名字的才能又很低落…真白瞎了這樣美觀的法寶。

「不然妳說該叫啥?」無窮翻白眼。

我也跟著翻白眼,「照這種飛行速度…最少也要叫做『無敵火旋風一代』之類的。」

「鸞鸞,」無窮一臉感動,「真沒想到還有人取名字比我還糟糕。妳是故意這樣講安慰我的對吧?」

…我為什麼會喜歡他到嫁給他?我是不是有病?還是變態真的會傳染?

但真的不要被飛行法寶迷惑了,以為真的個個修仙者都是噴射機或轟炸機,沒那回事。據說御飛劍的速度可以跟直升機比,不過那是元嬰期以後的事情,飛太高還有被罡風撕裂的危險…飛太低可能撞山兼墜海。

總之,你想想哈利波特騎個飛行掃把就那麼高風險了,何況是御把小很多很多的飛劍…非有極佳的操控力不可。我操控力是足了…但還卡在心動中期紋風不動,使法寶?想都不要想。這個飛行法寶還是進元嬰後期的無窮駕駛的,我只是乘客。

所以即使有這年代最佳的飛行法寶,我們還是飛了三五天才到。一路上,無窮很興奮的吹噓他們那邊的法寶拍賣,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我聽聽也好奇起來,「欸,咱地球又不是只有中國地區…會不會外國資源更豐富?說不定以後我們該去外國參與拍賣會…」

「嗤,」無窮冷哼,「還輪得到妳講?我剛來就往中原外尋了…一個字,慘。中原還有剩些天材地寶,西夷早幾千年前就榨光了,只剩下一些遺跡…色目人比我們黑眼珠的移民早,只是法門不同,佔據的星球也不同而已。」

我頓時啞口無言。若我把這些寫成奇幻小說回二十一世紀投稿,恐怕會被扔雞蛋罵妖言惑眾。

這是怎樣混亂兼世界(星系…)大同的宇宙設定。

等我開始有些暈機(暈法寶…),終於抵達了蜀山露天拍賣。

果然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我鐵青著臉看著台上一群美豔動人的少女…掛牌為「爐鼎」。

…終於明白啥叫爐鼎,原來我被無窮呼悠如此之久。

「『爐鼎』就是侍女,吭?!」我雙目噴火的看著無窮,覺得所有的血液都衝上臉孔。

無窮將臉別開來,眼神飄忽。台上的主持人還在口沫橫飛的解釋何謂「爐鼎」和這些「爐鼎」品相如何上佳。

原來,爐鼎就是供男人行房中術採補衝關的少女…

「陸無窮!」我怒吼了,「你這猥褻兼居心不良的傢伙!…」原來我們初遇沒多久,他打得就是這種猥瑣的主意!

他一臉受傷,「鸞鸞,妳怎麼這樣說我…我不是很負責任的娶妳了嗎?再說,妳這資質,當爐鼎還不夠一採呢…我怎麼可能這麼做?」

要不是被他那金剛鑽般的護體真氣怕到,我真想把他揍成豬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