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三

後來我賭氣要去買男的爐鼎,結果缺心眼的無窮居然嚴肅的表示,地球修仙界是標準父系社會,沒得買,非回去慧極那邊買不可。並且非常真心的勸告我,爐鼎是逼不得已非常下策的衝關法,我還沒到那種急迫性。

「我們一起衝關嘛。」他認真到不行的說,「其實單方面採補眼前看起來似乎進度很快,實則基礎不穩。陸修寒就是太急於求成,才會搞到讓老二隨隨便便就奪舍的地步…其實呢,房中術是門博大精深的學問,要怎麼雙方有益無害,這些要許多準備和藥物,當然必要的…」

【Google★廣告贊助】

摀著他的嘴,我把他拖走了。因為附近的人都瞪大眼睛瞧著我們…即使是修仙者,在大庭廣眾之下大談房中術之利弊得失,還是恥力不足,沒那個臉皮。

被這些異樣眼光逼得,我都想尋馬里亞納海溝鑽了。

當我憤怒的對無窮抗議時,他嗤之以鼻。「這些人…大部分都不是童男了,還怕人講講。真是…」

我沒再出聲。跟外星人解釋何謂「恥力」…我想跟解釋何謂「fu」下場差不多。將來他一定會在最奇怪的地方用上,我又何必自找麻煩。

不愧是自古有名的修仙大派,蜀山劍俠不是小說家言而已。連他們主持的露天拍賣都規模宏大,禁制出好大好大的地方,起碼有萬國博覽會的規模…雖然我沒參加過萬國博覽會,不過意思到了就好了。

雖然我對人口買賣感覺很不舒服,但也不斷的提醒自己這是個歷史歧途的大明朝,這個時代沒有纏足已經是女性最大福音了…而且也不是賣女人(爐鼎),也賣粗有修煉的男人當奴僕。

這個時候,我就特別懷念二十一世紀。

幸好販賣人口針對的都是散修客戶,所以在最外圍。所謂散修,就是沒有門派的修仙者。真正有門派的修仙者通常都有不要錢又擠破頭的弟子,正統修仙門派和無窮的想法接近,對用爐鼎衝關斥為邪魔外道。

但是有公會…不,我是說,有門派的修仙弟子事實上有公會…呃,門派支援師資、藥物、法寶,所以不用「邪魔外道」的方法沒什麼問題。但散修無論什麼資源都取得不易,只好什麼邪魔外道的方法都試一試…

這些人口販賣,針對的就是人傻錢多的散修或修仙小家族。這些人都只能在最外圍的廣場擺攤販逛地攤,別想進入有屋頂的大賣場(?)。

可無窮根本就沒打算在地攤區浪費時間。連我粗粗經過,都覺得無甚稀奇…在樂王府好東西看太多了。

但是我們想進入大賣場(?),就被攔了下來。對方跟我們要門派玉牌。

用膝蓋想也知道,我們絕對沒有那種東西。不過蜀山方也很客氣,並不拒絕散修進去逛…只是會員卡有點難辦,得想辦法打響一個玉磬。

即使我這樣只到心動中期的菜鳥,也看得出那個煌煌生輝的玉磬是個寶器等級的法寶,而且是防禦型的。在我們之前有幾個散修信心滿滿的上去,灰頭土臉的下來…兩公尺半以外就被彈飛,不管是發功還是法寶,甚至造成幾起飛劍亂飛的誤傷。

主辦單位真的很盡責細心,救護組就在附近,有人受傷馬上一湧而上。

無窮觀察了一會兒,遲疑了,「鸞鸞,」他對我招手,「妳來吧。」轉低聲,「我先看看用幾分力氣,萬一打壞了,砸了場子,就不能進去了。」

我跟著遲疑,「…我行麼?」雖然說我也勉強能使飛劍了,還是複製送給無窮的玻璃心二號。但我從來沒跟人動過手,頂多打打假山太湖石…和無窮交手,我連半招都沒擋下過,讓我對自己完全沒有信心。

他上下打量玉磬,「妳盡全力試試。」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我還是驅動了一直偽裝成鍊墜的玻璃心二號。

一撞上無形的防護結界,毫無意外的碎裂了。旁邊的人群一陣轟笑,還有人很輕浮的說,「小娘子,心忒大了吧?心動中期就敢來?不如來哥哥門下,讓哥哥好好的疼疼,高興起來說不定指點指點妳…」

無窮只橫了他一眼,嗤笑一聲,輕語道,「只到靈寂的廢物…而且絕對凝嬰無望。別理他,繼續。」

我略感安慰,到底還是無窮了解我和我的飛劍。

玻璃心二號一次次的襲擊防護結界,越來越細碎…直到動盪整個防護結界為止。防護結界就是有這個壞處。對面的防禦很強,點的防禦則有點吃力。當一口飛劍很容易擋下來時,上百點飛劍碎片就很難擋,會起波紋狀的共鳴。

這招呢,我取名為「夏雨」,潤物無聲。但控制一百二十個碎片就是我的極限了…操控力是夠了,境界不夠。

但一百二十個碎片激起的漣漪,就夠我化整為零的入侵防護結界內,火速彙集為一群,敲響玉磬一百零八聲。

等我收回飛劍時,對自己搖了搖頭。境界還有待加強啊…才一百零八聲。有十二次打得快了重疊,節奏有點亂。

可我回頭一看,整場鴉雀無聲。我心底有點毛毛的。

「那個…」我小心翼翼的問主辦方,「我,做得不對嗎?」

那個挺清秀的小夥子愣愣的搖了搖頭。

等了一會兒,他只是瞪著我發愣。「那、那…」我被他青得不好意思,「我…我拿到會員卡了…不是,我能進去了嗎?」

小夥子點頭如搗蒜。

「噢,我知道怎麼拿捏力道了。」無窮淡淡的說。他連自己的飛劍都沒拿出來,就使喚我還沒收回的玻璃心二號,在結界內強行彙總,直擊玉磬,發出驚天動地的一響…我發誓整個萬國博覽會…不是,整個蜀山流露天拍賣都聽到了。

小夥子慘叫一聲,一面喊著「師父師父」,就衝進去了。也沒說無窮能不能進去。

「哎呀,」無窮搔搔頭,「力道還是大了嗎?我很控制了…」

還沒搞清楚狀況,我們被包圍了…包圍進去發VIP卡,據說什麼攤位商店都能打七折,每個店主都恭敬得要命,蜀山派的老人家還請我們倆去蜀山作客,問了一大堆基礎問題。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隱隱的覺得,無窮…或者說陸修寒,還真是個修仙大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