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四

真沒有想到,明朝有那麼多的修仙者。

明明辦會員卡這麼困難(對別人而言),修仙門派據說也有固定名額…但進入大賣場(?)的第一印象是…喵低,我在台北過年時的迪化街嗎?

【Google★廣告贊助】

而且讓我更無言的是,這個歷史歧途的大明朝,修仙者已經很先進的擁有「專櫃」的概念…而且比二十一世紀進步很多!表面上看起來只有幾坪大,事實上踏入後,移步換景,往往曲徑通幽的往園林般的樓台而去,那個佈置,那個裝潢,我真想叫二十一世紀的裝潢公司來實習一下,不要老弄出只適合看不適合住的房子…別忘了這只是商店!賣場!

我像個土包子一樣張大眼睛脖子轉個不停,無窮還很不滿意的挑剔,「嘖,這麼粗糙的幻陣洞府也拿出來…侮辱人麼這是…」

我覺得,我被傷害到了。「喔,那請問怎樣才算精緻?」

「咱們住了五年多,妳老叫它水漣洞那個…」無窮輕描淡寫,「那是我隨隨便便佈置的茅草屋等級幻陣洞府。」

…我決定不要再跟他講話了。反正我就是這麼笨,幻陣我就沒學會過。

「陸修寒也學了五個月才會。」無窮試圖安慰我。

但他的安慰總是很傷人…幻陣我學了五年還佈不出來。我恨天才這種宇宙洪荒外星人的種族。

能到大賣場(?)擺專櫃的修仙者都是比較有實力的。有實力就更有機會發掘(或搶奪)到更多資源。不過無窮幾乎都只掃一眼就往下一個專櫃邁進,連我都只顧著看園林不怎麼注意貨品。

我承認他們的法寶啦、丹藥啦、心法祕笈啦…都包裝得美侖美奐。但我們要愛護地球,不要過度包裝產生垃圾。

就算包得很漂亮,還用園林庭景襯托…坦白說,大部分都很普普。是我境界實在太低,涵養不足,不然我自己打造的下級飛劍都比他們實用。

真正想要的藥材或種子,反而尋不出來…誰知道在什麼角落,這個萬國展覽館般龐大的大賣場,尋找什麼都很沒效率。

「…我想念網拍。」我有些沮喪的說。

「網拍是啥?」無窮很有好學精神。

我跟他解釋何謂網拍,這個外星人偏了偏頭,「有類似的啊。我早查過了。可能他們不認識那些種子藥材…所以才在大海撈針嘛。」

我瞪大了眼睛,「…在哪?」我的聲音都發尖發顫了。

結果無窮把蜀山派發給我們的VIP卡──澄澈透青翠的小玉牌──扔給我,「妳把神識探入…集中精神想種子名稱。」

…關鍵字搜尋?!我真的在大明朝嗎??!!

我原本就可以操控多道神識,也習於用神識閱讀mp3…我是說,閱讀玉簡。這跟閱讀玉簡很相似,只是我從來沒想過這些可以關鍵字搜尋…而且成功並且栩栩如生的出現在腦海中。

很暈,我很暈。

原來我們以為的科技進步,事實上只是另一種復古啊…

「找不到對吧?」無窮嘆氣,「所以只好一家家走訪看看…說不定堆牆角蒙灰塵的無名種子就是我們要的。」

「…可以徵求嗎?」我決定拋棄把大明朝修仙界當成古舊歷史的不當想法,越現代越超前就對了,「有沒有那種留言板,我們把我們有的放上去,然後告訴他們大概的形狀…讓他們聯繫我們換物?」

「咦?對欸。」無窮一拍腦袋,「我跟凡人混在一起混太久了,忘了這些都是修仙者。我發個廣域心傳…」

他閉上眼睛,然後連我都收到玉牌的微微震盪,神識裡就多了幾條訊息。無窮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我們擁有的符(我畫的)、動物(那對風生獸…)、植物(百年剎那裡頭被他嫌棄是野草的數百年人參…)、丹藥(我已經吃到藥性疲乏不起作用的培元丹)列成整齊的清單,交換數種形狀各異的種子或藥草。

…這是全站廣播啊!!而且是全站洗窗型廣播!不不,這是手機群體簡訊,地圖型無差別發送。

誰跟我說二十一世紀科技發達我跟誰急…人家大明朝的外星修仙者早就發達到突破天際要碎裂虛空了!

「嘖,生意太好很麻煩。」無窮搔頭,「咱們找個地方喝茶好了,我處理一下這些千里傳密…」

我身為二十一世紀現代人的優越感,如秋風掃落葉般淒涼的枯萎了。默默的跟在無窮背後進精緻絕倫的茶樓,捧著茶碗看迪化街般的大賣場街景,等他半闔著眼睛多工作業的處理密語。

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eBay?有了。搜尋引擎?有了。手機?人家不用電池不用實體光發功就可以多線通話兼開線上會議…

科技發達個鬼啊?!走科技路線真的正確嗎?!

等他整理清爽了,回頭看我一臉鬱悶,大奇道,「怎麼了?難道是我疏忽妳妳不開心?鸞鸞,我真沒想到妳愛我愛到連一點點疏忽都鬱鬱不歡…」感動得上了好幾個溼漉漉的親親。

…這是大庭廣眾啊大哥!

我趕緊把他的臉推開,火速的轉移他的注意力兼發洩我的鬱悶和不解。

他專注的聽了好一會兒,不懂得就問。現在我們能以神識相溝通了,速度快很多。不然用講的三年也講不清楚。

「鸞鸞,妳錯了。」無窮一臉凝重,「照你們那世界的發展下去…修仙者都要遭殃了。修仙者天賦資源歲月一樣都不可或缺…妳看街上人好像很多,但這是整個中原連帶西域、諸島所有修仙精英的集合欸。妳想想該有多少凡人才能產生這麼一丁點修仙者…可是你們時代用不著修煉,不需天賦、歲月,就可以用『科技』一代代堅持研究累積下來達到修仙的效果…這很可怕很厲害!」

但變態就是變態,無窮一點恐懼都沒有,反而躍躍欲試,「我期待啊,真的好期待…五百年後是吧?我們一起努力,五百年後跟所謂的『科技』較量個高下…原子彈是吧?咱們跟原子彈比賽誰能先炸沈廣島…」

我後悔了。

就不該引起無窮的興趣…他比中子彈還可怕很多啊啊啊啊~就算是歷史歧途,我會不會親手毀滅了二十一世紀的地球?

絞盡腦汁,我才苦口婆心的勸止了他宏大的願望。大人不該欺負小朋友,就算小朋友手裡拿著BB槍。修仙者歲月無盡,更不該跟短命的凡人爭著炸島。

他很勉強才答應了,一臉失落。抹了抹額頭的汗,我的後背全溼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