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五

雖然不能和原子彈比賽炸廣島,無窮的沮喪倒也沒有維持太久…大約維持到我們離開茶樓,準備去見某個據說擁有許多種不知名種子的修仙者。

你知道的,高人都喜歡耍神祕…尤其是那種要高不高的。不過無窮覺得他手中的種子可能有離緣草,所以想去確認。跟他的目的相符合時,他是很和藹可親的。

【Google★廣告贊助】

但這不是他心情多雲轉晴的緣故。

而是我們一離開茶樓,他就微微笑了起來。「有人跟蹤咱們。」他低低的傳音,「而且我認識他…不過他大概不認識現在的我。」

我張大眼睛看著他。

「我剛來那會兒…」他語氣很歡的說,「有群修仙者想打劫我…結果被我打劫了。」

…打劫別人有那麼值得開心嗎?不要說得一副很驕傲的樣子。

「那時我還是元神化形,現在已然奪舍,和以前不一樣…他絕對認不出來。」

「…所以?」

無窮低低的笑,「等等他應該會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說他有幾件寶貝要賣…然後給我們看件好東西。」

果然,我們一轉到冷僻些的巷子,就有個仙風道骨的道長,很和氣的稽首,「無量壽佛,兩位就是無窮仙侶麼?貧道有幾件法器,還不算粗陋,不知道能否請賢伉儷品評一番?」

…真的跟無窮說得一樣。那個道長還真的拿出一個不算壞的玉環,在地球修仙界算上品了。

「狗改不了吃屎。」無窮傳音,滿面笑容的說,「好呀,承蒙道長看重,愧不敢當。不如到在下的宿處一觀?」

道長謙辭,卻力邀我們去他落腳處,說還有幾件寶貝,並且想跟我們交流一下。

「頭回兒,他們會讓妳占點小便宜。」無窮繼續傳音,「然後混熟點,就趁妳不備下黑手打悶棍。」

「…那我們還自投羅網?!」我大驚失色。

「他們的東西可都是好東西。」無窮牽著我跟在那個詐欺道長背後,「這不叫自投羅網,是他們引狼入室。」

…為什麼你說這等放火搶劫的事情如此理直氣壯?

這群騙子的住處,事實上就是個幻居。說淺白點,就是攜帶型洞府。不過我們二十一世紀頂多能攜帶個帳篷,人家修仙界大明朝就能帶個別墅外出旅遊…凡人跟修仙者是不能比的…我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但這個攜帶型洞府,卻是個隱隱帶著殺陣與幻陣的法器,不像其他商店還只有防禦和驅逐。

「感覺不太好。」我拉住無窮細聲傳音,「別進去吧?」

「放心,」無窮堅決的把我扯進大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況是群紙老虎。」

「可他們…幾乎都是靈寂頂!」我焦慮了,「我才心動中期,會拖累你…」

「呵呵。」無窮只笑了兩聲,毫不猶豫的帶我邁進險境。

我很焦慮不安,無窮幫我解釋,「內人一直養在深閨,非常內向,讓諸道友見笑了。」

藉著袖子的掩護,我偷偷擰他的手臂…擰到我手指發疼,也沒動到他一丁點兒。而且我也不懂,明明這些人都不懷好意,為什麼無窮還偽裝得跟我境界差不多…都是心動期。

如果我不是深知他的底細,我也會以為他是個彬彬有禮,純良謙讓,境界不太高但寶多人傻的散修…因為他的誤導,所以每個人都死盯著我偽裝成墜飾的玻璃心二號,把我盯得發毛。

一群傻逼。無窮隨便說說,他們就隨便信信。還以為我這把三流飛劍是什麼上古傻瓜寶器…誰都能用,所以我們兩個心動中期的中古新手才能打響玉磬。

我猜是我太不會演戲,太戒備,所以這群騙子也焦慮起來。

無窮很不滿的傳音,「配合一下嘛,放長線釣大魚。」

「我不要。」我很乾脆的拒絕,「咱們還是快走吧…成天想著打劫別人是不好的…當心終年打雁,讓雁啄了眼。何況我境界這麼低…」

「嘖。」無窮發牢騷,「這樣太不斯文了。再說,妳一隻手就能打發他們全部。」

我還沒琢磨過來,無窮秀了秀一個儲物手環,原本還在勸誘我交出玻璃心二號的詐欺道長沒了聲音,所有的人都靜悄悄的。

「…你…?!」詐欺道長厲聲,氣得手不斷哆嗦。

「就是我。」無窮點頭,「歹路不可行啊。幾十年前咱們還見過面了…欸,你們還是這麼四個啊?這些年幹了幾票了?見面分一半啊。」

「無窮…那是?!」我的臉都白了。

「嗯,從他們那兒拿來最好的法器。」無窮不傳音了,說得每個人都聽得到。

結果當然是很混亂。連詐欺道長在內,他們剛好二男二女,一起掐訣使法寶運飛劍,沒頭沒腦的打過來。

…上次無窮應該把他們坑得非常慘,幾十年過去了,記憶猶新。

大叫一聲,我根本是反射動作的掏出一把符飛撒,倉促間佈了一個簡陋的防禦陣…但簡陋成這樣,這些騙子品質不錯的法器和飛劍居然被擋了下來。

「沒錯,就是這樣。」無窮滿意的點頭,「決定就是妳了,上吧!鸞鸞!」

…我沒事幹為什麼要告訴他神奇寶貝啊?!

「我只有心動中期!」我慘叫著飛出玻璃心二號。

無窮兩手一攤,「他們除了人多和很低的境界,什麼也沒有。」然後…就袖手旁觀了。

我根本沒機會再罵無窮…因為四個人一湧而上,我這嚴重缺乏經驗的「神奇寶貝」左支右絀,差點沒擋下來…但是挨了幾下法器和飛劍,換我摸不著頭緒了…居然連我護體真氣都沒能動到。

真的很迷惑…他們明明是靈寂頂,差一步就凝嬰了啊?

越打我越不解,這四個傢伙在幹嘛…招式花俏好看,掐訣念咒那一整個氣勢磅礡…然後就威力甚小。

又不是視覺系跳舞唱歌,要那麼好看幹嘛?飛劍還帶殘影與星星的…但是慢得一招內,連我這種新手中的新手都能指揮砸碎的玻璃心打他個幾十次…還是四個都打。

「他們的好東西都是偷蒙拐騙來的。」無窮在旁邊說風涼話,「境界不好好穩固,法器也不好好琢磨,又不多吃點丹藥。妳看看妳看看…嘖嘖,空有靈寂頂有什麼用?有力氣不會使。」

這群騙子的表情倒是挺精彩的,我發誓有人噴了半口血,只是強忍住。

但無窮真不是個好東西。我都把他們打敗逃離了,他硬是一個個抓回來禁錮兼下麻藥,慢條斯理的一個個劫掠一空,連人家的攜帶型洞府都沒放過。

於是四個昏迷兼禁錮的靈寂頂騙子集團,倒在小巷子非常可憐。除了一身衣服,什麼都沒有留住。雖然我阻止過他,但也沒有成功…他對搶劫是非常嫻熟而且世界大同的,境界不是問題,性別更不是壓力。男的搶,女的也照搶。

「…你在我面前亂摸女人!」我好不容易才在震驚狀態擠出這麼個虛弱的理由好指責他。

但心情豔陽高照的無窮非常和藹可親,「鸞鸞,好的,以後我一定改…女的留給妳搶。」

啞口片刻,我弱弱的回答,「我可以說不要嘛?」我不想讓我媽知道我最後成了搶劫犯。

「當然可以。」無窮很大方的答應,「不過我最近剛複習了迷魂術…照我們的境界差,應該可以讓妳『自動自發』的搶女人。妳看,迷魂術並不違反『不下毒、不禁錮、不封陣』的三不原則唷。」

…我不要跟他搭檔當鴛鴦大盜。我媽雖然有點不太正常,但一直要求我當個堂堂正正守法的好公民。

結果死纏爛打兼據理力爭之下,只爭取到他的「不主動打劫」。

突然覺得,我很對不起我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