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八

沒有爆發「無窮哥吉拉大戰阿花摩斯拉」的主要原因是…無窮實在太忙。

因為在露天拍賣他終於蒐羅到許多種子或藥苗,整天忙著玩開心農場…我是說百年剎那,選了雲夢大澤的遺跡中心所在,非常忙碌的閉關煉藥了。連在最終拍賣會買給我的新婚禮物,都等一年後才想起來送我。

真是非常華麗,銘刻無數金銀糾纏咒陣,閃閃發亮的…一對手指虎。

【Google★廣告贊助】

我猜,有人不知道什麼叫做手指虎對吧?這是一種套在手指上的攻擊武器,基本上是套在除了拇指以外的四個手指,方便握拳以後,拳面的厚實鐵片可以有效打擊對方,比肉拳好使多了。

在中華民國的法律,持有和販售手指虎是非法的。根據《槍砲刀械管制條例》詳載,手指虎是為刀械類的一種(第四條),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不得製造、販賣、運輸、轉讓、出租、出借、持有、寄藏或陳列(第五條)。(以上摘自維基百科)

在二十一世紀,連黑社會都很少人擁有唷。而且是法器欸!能夠將些微法力轉入這個閃亮亮的手指虎後,轉化為巨大物理攻擊,可以輕鬆開碑裂石,隨便打破誰的頭蓋骨唷~☆

……………………

誰會送自己可愛柔弱的妻子這種新婚禮物啊???!!!(翻桌)

看著滔滔不絕講解手指虎種種妙用的無窮,我暗暗握緊拳頭,就算不用手指虎我也想讓他的頭蓋骨通風點,反正已經有黑洞…

「…喜歡嗎?鸞鸞?」他滿臉期待的看著我,表情純潔又無辜(稍微揉合一點變態),「反正你法術學得那麼差勁,還是從物理攻擊著手好了…」

他總是可以輕易點燃我的怒火…但是他關切溫柔(又詭異)的純真,卻讓我想起我媽…和我媽送我的成年禮。

我二十歲的時候,陰森美麗又少根筋的媽媽,送了她自認很實用的禮物:一套防狼工具。

包括了一罐辣椒噴霧劑、一個電擊棒、充電器…一根短皮鞭和一只手銬。

指望不正常人類能邏輯正常的送禮物,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他們也是很體貼、很真心的認為這是最好的…即使他們的大腦迴路時常冒火花。

所以我啞口片刻後,無奈而溫柔的道謝,忍耐了無窮很多個溼答答的口水吻。

「無窮…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忘了跟我說?」我試探著問。

「沒有啊。」他笑得一臉陽光。

太假了這。

但我沒戳他,由著他繼續緊張忙碌,有時候會慌張的從藥室跑出來亂找,找到就緊緊的抱住我,大聲喝斥為什麼亂跑…一面應付我還來不及叫她睡覺的阿花。

我覺得男人很笨,真的很笨。以為只要不說,老婆就什麼都不知道,能夠蒙昧無知的幸福生活…才怪。

自從露天拍賣會不久以後,有天無窮突然從入定中驚醒,差點走火入魔,就開始變得這樣慌慌張張,倉促急迫。

坦白說,就修仙的角度而言,本為發源地的啟濛(地球)衰落了。資源匱乏和許多心法傳承在移民和歲月中散失,導致修仙界的停滯甚至是退化。境界就算超過外星人和外星人的徒弟兼老婆,有力氣還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甚至許多飛劍和法器的使用手冊都遺失殘缺了。

地球修仙界,就像是個滿是草魚的大池塘,無窮和我,就是兩條外來種的食人魚。個頭雖小,但地球修仙者再怎麼厲害只能算是草食性,而食人魚,是肉食性。

當初在京城惹事,地球修仙者死了多少人才勉強耗盡元嬰不久的無窮啊…

我想,無窮一定很了解這種狀況,所以他一直很從容不迫。會讓他這樣慌張急促,大概是…這個草魚池裡,不是只有我們兩條食人魚而已。

別忘了,他們家的老二也在地球潛伏養傷中。

我猜,他們雖然已經裂靈,宛如扦插分株,但同卵雙胞胎都可能會有神祕的心電感應,同個靈魂分裂出來的元神們,大概也能有某種模糊的接觸吧?

只是男人真的很笨。他一沈醉在百年剎那和煉藥的時候,根本就是三重苦狀態,恐怕等他回神,我墳上的草都比他高了…居然還敢不說實話。

算了,不跟他計較。

看著他一臉討好的送上幾罈子丹藥(總是優先煉我用的),緊張兮兮的往我身上繪符塞玉簡,看著他越發澄澈精靈的臉龐,我都會這樣想,算了。

誰讓他那麼愛我。

再說,保護心愛的人,又不是男人的責任而已。

我學道,的確很笨拙。認識無窮十年整了,我跟吃花生一樣填了十六年珍貴的丹藥…才勉強踏入心動後期,離靈寂還有一步之遙,差凝嬰整整一個境界多。

但是白毛老伯送我的楚巫簡,我只摸了一年多,就摸出竅門,進步神速。後來我突破進靈寂,就是因為我循著巫門方術,用雲夢大澤遺跡附近幾個村莊布陣,莫名其妙的升級了。

我沒辦法很清楚的說明巫與道的關係。無窮的解釋很簡單,道有一千八百種法門,巫是當中一門,只是難求正果。

但我覺得不是那樣。

道門,其實就是理解天地萬物的規則,然後為己所用,環繞的,是「本身」。巫麼?巫的第一門課是「敬畏」。敬畏天地萬物的規則,服膺渾沌,環繞的,是「大道」。

我學道學得很差勁,因為我本身對「規則」就很遲鈍,總是不小心就脫離規則,所以我學道不是靠理解,而是用幾百幾千泡菜罈子的丹藥硬堆上來。但是巫,卻很簡單…對我而言很簡單。

我臣服,我祈求,我順應。大道就會在不違反平衡的狀態下,君臨、回應,並且將規則借予我。

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沈眠的雲夢大澤君臨回應了我,借予規則讓我將幾個村落納入保護中,成了天然的巫陣,也讓位於陣眼的攜帶型洞府,我和無窮臨時的家,得到了保護。

但我把這麼簡單的道理解說給無窮聽…很悲傷的發現,他的眼底和腦袋,環繞著太陽系和金星,完全聽不懂。

我很生氣、無奈。

男人,真是有夠笨的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