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二十九

我們在雲夢大澤遺跡附近滯留的時間比我們想像的長…足足十五年。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緣故,而是無窮藥嗑夠了,內傷養好了,境界超過,非閉關衝等不可了。

一開始,這個喜憨兒還硬壓抑著抗拒,短短的入定就會掙扎著醒過來,甚至有幾次差點走火入魔。

等我領悟到他是害怕一閉關就失去我…不禁啼笑皆非。

【Google★廣告贊助】

「無窮,你不懂女人。」我無奈的說,「不過不懂也好…你只要知道,我絕對不會離開你就行了。」

他焦躁的抱著我,「妳為什麼不用功點?這樣我們可以一起閉關…都是妳不用功,琢磨啥勞子的巫才會耽誤…」

「停!」我嚴肅的阻止他,「無窮,我和你不同。你修煉過,現在只是複習然後恢復。而我不是…我們資質高下相差很大。我不想跟你吵架,所以你不要說傷害我的話。」

他繃緊了臉看我,神情很可怕。

但是,我已經不會害怕他了。修仙本身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我漸漸明白,為什麼修仙者通常冷漠無情,不染世俗。因為…修仙者也是人。

閉關入定,往往十年有餘,百年不足。等出關的時候,壽命短暫的凡人親友故舊往往只剩墳土一堆,運氣不好的道友也失敗歸於輪迴。

往往只能一期一會,再見無期。不想時時受到這種死別的痛楚,就得學會淡漠冷血。

他的眷戀不捨與恐懼…是陸修寒沒有過的經驗,他無從參考,所以惶然。

但男人真的是很笨,非常笨。我跟他相處十幾年,他還是不夠了解我。我並不在乎他像個植物人似的入定幾十幾百年,我自己會打發時間…說不定琢磨透了我自己也會入定,雖然照我的資質可能性很低。

可為了他睜開眼睛時能看到我,我會大把大把的嗑藥,努力用功,並且把家看好。

只要他心裡只有我就行了。

聽起來很笨拙愚蠢吧?但女人心底真正的願望,就是這麼單純愚蠢啊。

朝朝暮暮算什麼,一生一世一雙人才是王道。

等我心平氣和的跟無窮解說了想法,他抱著我很久,將臉埋在我的頸窩。「…他傷好得比我想像得還快。」

「你家老二對吧?」我輕嘆了口氣。

「但我找不到他,他也還找不到我。」無窮沈默了好大一會兒,才細聲,「可他傷勢若好全…可能是分神期,甚至是合體初。」

「所以你要加油啊。」我偎著他的臉,「為老婆創造清靜安全的修仙環境,是老公的責任。」

他含著淚笑了。

我發現,就算是這樣的變態,還是符合「人正真好」的定律。讓我覺得…為了這樣的笑容,再怎麼長久的生離,都是值得的。

但是在那麼美麗的笑之後,無窮就毫無預警的進入「深層入定」的階段了。

…變態就是變態。情話綿綿也能觸景生情,進入罕見的「頓悟」。這跟劇毒讓他春心蕩漾變態程度差不多。

我把他扛入早就預備好的閉關室,將他原本托付給我「百年剎那」塞在他懷裡,走出去,將門禁錮起來。

有的女人,是嬌貴的玫瑰花,需要男人時時刻刻的呵護。但也有的女人,是野薔薇,再怎樣的貧瘠的土地都能自生自長。

我是後者。

無窮是個修仙的天才,我是不可能趕上了…他會活很久很久,我就不一定了。但這說不定是好事。

最少我活著的時候,都能確定他一直愛著我…希望啦。

我真的,很珍惜他,珍惜這段情感。雖然他有一大堆缺點,我還曾經非常怕他討厭他。但現在,我卻很想好好呵護並且捍衛這種接近奇蹟的感情。

所以,我會豁出命來看家,卻絕對不會保管「百年剎那」。我不想因為一樣死物,傷害我們這麼珍貴的關係。

那一次入定,無窮足足閉關了五年,才短短的醒過來。他發現自己懷裡的百年剎那,神情很複雜,但我想,我賭對了。

雖然輸給一樣死物很不甘心…不過在無窮的心目中,不管他承不承認,百年剎那高過我…說不定也高過他自己。這是陸修寒與他的雙重執念,也是他們家要命的老二的深重怨念。

不過他差點把我勒斷氣的熊抱,和無數我默默忍受的口水吻,讓我覺得,第二就第二,反正第一不是別個女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