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三十

那次閉關讓他跨入了出竅期,並且從出竅初衝入出竅中期。所以他熊抱我的時候,能夠一拳將阿花打入牆壁,終於佔了上風。才短短五年…實在太厲害了。

但他也受了不小的驚嚇…五年的光景,我也跨了兩階,進入預備凝嬰的階段。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搔頭,「大概是嗑藥嗑夠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他緊張兮兮的檢查藥方和丹藥,卻也沒查出什麼異狀…很不滿我居然沒定時定量,剩了太多的藥。

…我只能說,嗑藥流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的,沒有無窮督促,我就常常忘記。

他研究似的看著我,用神識內觀又把脈摸骨的,眼神很迷惑不解。「…妳做什麼去了?」

啞然片刻,我仔細想了這五年,搔了搔頭,「…遊蕩。」

我真的不是敷衍他,而是這五年,我真的就在雲夢大澤遺跡附近村莊…遊蕩。

白毛老伯給我的楚巫簡內容其實很簡單。3D影像…不,或許可以稱為4D?因為楚巫事實上沒有文字,師徒傳承。楚巫簡傳達出來的是栩栩如生的影像…和心靈上的感覺。

好吧,我知道這樣的解釋很爛,但我不知道怎麼把這種「心傳」的知識傳達給別人。

我會意外突破到凝嬰前的靈寂,就是用了遺跡附近的村落成立一個天然的巫陣。或許是路數不同吧?所以修道為主的修仙者很難察覺,而我卻在他們經過巫陣範圍的時候能夠有感覺。

很奇妙。居然能夠欺騙大多數的修仙者。或許是因為,雲夢大澤原本就是楚巫所侍奉的渾沌神靈吧。

而我既然決意好好看家,當然會仔細維護構成巫陣的村落。所以我會遊蕩在這幾個村落之間,帶著阿花旅行。

聽說古雲夢大澤範圍之廣,幾乎有整個中原那麼大。只是經過了幾萬年,漸漸沈眠,讓出土地與萬物生息,到了大明朝(即使是歷史歧途的大明朝),已經只剩下一點遺跡…留下範圍廣闊的沼澤和湖泊,生氣旺盛得可怕,於人有益的五穀,於人有害的瘴癘,都同樣蓬勃。

土地肥沃卻也瘴癘橫行,外地人很難生存,所以成為中原皇帝流放罪犯的邊陲之地。

聽說,在遙遠的時代,此地是為楚國,一直和中原政權對立,有著自己鮮明獨特的文化,甚至有自己的楚巫信仰。經過幾千年的洗禮,當地人已經中原化的嚴重,看不出和中原有什麼不同了。

但我在遊蕩的旅途中,才發現,楚人就是楚人,雲夢大澤只是沈眠,並不是死亡。這些在地人對我非常友善,而且明明是凡人,卻知道我是巫門(雖然不太純粹),而且用懷念的語氣說,已經很久沒看到「神子大人」了。會抱孩子來讓我祝福,帶我參拜僅餘幾塊石頭的祭壇,請我為田地祈禳,並且安撫山川。

甚至,對於偶爾會巨大化的阿花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孩童還會爭著讓阿花在他們掌心跳舞。

「楚,一直都在。」有個當地的讀書人,安詳的對我說,「無所謂滅不滅國,楚地,就是楚地。」然後把《楚辭》輕輕的放在我掌心。

據說,雖然經過文士的雕琢加工過,但《楚辭》的基本,還是來自楚巫的祈禳書。

於是,我帶著《楚辭》,在楚巫行走過的楚地,聆聽著雲夢大澤沈眠的呼吸,遊蕩。

我在村莊,在人群之中;我在森林裡、沼澤或湖泊,獨行。晴空萬里或狂風暴雨。偶遇和藹的人類或非人,也遭逢過毒禽猛獸或歹徒。

在荒野陪著巨大化的阿花盡情的晒太陽,或就著明亮的月光朗誦楚辭。

我,在這裡。在沈眠的雲夢大澤範圍裡。一草一木,一禽一獸,人類,或非人,跟我都…沒什麼兩樣,息息相關。

我們都是大道的一部份,隨著神祕的生命節奏,生存到死亡。相異卻殊途同歸的旅程。

我…沒辦法很清楚的用言語解釋。只是遊蕩,和萬物相遇與相別,謙卑的感受並臣服渾沌的雲夢,沒有運行周天,我就很自然而然的覺得滿足、一切靜好、再無所缺的奇妙修煉境界。

想念無窮的時候,也不再是心痛,而是溫暖。我知道我們會再相見。

甚至,我漸漸能夠理解阿花的意思…雖然不是語言。然後擴展開來,慢慢的能夠理解植物,然後是動物。

但我做了什麼嗎?似乎沒有。只有…遊蕩。

可男人的大腦結構…大約沒辦法理解這麼簡單的事情。所以我費盡力氣敘述這五年的經過和感觸,無窮的腦袋和眼睛環繞著銀河系和繁星…完全聽不懂。

…明明他可以理解萬事萬物的知識和規則,但他卻沒辦法理解沒有規則的渾沌。我真不懂為什麼。

他抱住腦袋,呻吟了一聲,「什麼亂七八糟的…巫門真詭。」

「明明很簡單!」我吼了。

「算了。」他無力的揮手,「能升級就好…」他把我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不大有把握的說,「妳這大約…還要個二三十年才能凝嬰吧?」

無窮咬著唇思考了很久,「我盡力十年內衝進分神期…不然不足以助妳平安凝嬰。」

「不要吧?」我叫了起來,「當心欲速則不達!」

他氣勢萬鈞的掃了攜帶型洞府裡所有的藥草種子、藥苗、煉丹爐,除了留了一份給我外,帶上所有的丹藥,「我有百年剎那我怕誰!?為了我們幸福的未來,拼了!鸞鸞我愛妳!」非常悲壯的繼續閉關了。

…我是該哭呢,還是該笑?是破壞禁制進去海扁他一頓,還是趴在門上哭著喊無窮我也愛你?

我很天人交戰,真的。因為不管什麼反應,都

顯得很蠢。

蹲在閉關室外面,我撐著腮幫子,苦苦思索。最終黯然的嘆了口氣。

我一定是腦袋有洞,才會愛上他。原來腦袋有洞這種變態,是會傳染的…看了看剛把腦袋從牆裡拔出來,撲在我懷裡泣訴的阿花…我突然有點兒擔心。

變態應該不會跨物種傳染…對吧?拜託一定要是這樣…我不敢想像阿花被傳染的結果。

那會是災難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