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三十五

除了陸家老二這個可怕威脅外,這百年真的很好玩。也是這段時間我們重逢了朱煐(那個傀儡八王爺),同時被他雷個半死…跟很多人與非人,相識、分別、重逢。

其實修仙也不是很沒意思…或許是因為,我是個修仙皮巫婆骨的傢伙吧?我到這世界都一百多年了,還沒學會長期入定閉關。一直是饒有興味的與各式各樣的人和眾生打交道。

【Google★廣告贊助】

我想喜憨兒無窮還是被我影響到了。他變得比較柔軟,壞心眼少一點兒…最少反打劫的時候,如果以前曾經打劫過,就不再洗劫一空,還肯剩點東西給人家。

「相逢即是有緣嘛。」他說。

只是那個倒楣之至的詐欺道長團應該不想再跟他相逢…記性太差是詐欺集團的大忌。居然能把無窮的長相給忘記真是…

但無窮比較願意跟人來往,跟啟濛地祇的關係也不再那麼緊張。連我大病的時候,他也願意幫我替阿花澆水施肥,不是放把火燒了。

這真的是很大很大的進步。

可惜阿花不領情…我想是無窮的「愛意」不但普通人消受不起,連蠻荒遺種都受不了。因為阿花總是待機而噬之,所以他溫柔的…把阿花禁錮或封陣才澆水施肥。明明知道阿花最討厭吃魚,還是會眼神寵溺的說,「妳這頑皮的小東西,不可以挑食。」,掐著她的脖子逼她吃下去。

大病中的我無力阻止,而且有種恐怖的熟悉感。

我想,無窮是作到了「愛鸞及花」,但他充滿變態精神的愛情…除了我這個倒楣的笨蛋,大約連蠻荒遺種都不會接受的。

…媽,妳真的覺得,這樣的命運,比被老爸宰了好嗎…?

我突然很不想生小孩。一怕遺傳,二怕傳染。等我病好了,發現阿花獵捕食物時(通常是我說可以吃的惡鬼或妖怪),陰險狡詐並且計謀百出的玩弄…我終於知道傳染的威力有多麼巨大和跨物種。

幸好無窮覺得還不到衝關的時候…修仙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會生小孩。我只能祈禱無窮繼續喜憨下去,不要想到生個小孩來玩兒。

但不管無窮腦袋的黑洞有多大,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確非常愛我。這個大腦迴路常常冒火花的變態,對我的情感一直很純粹無雜質,自從成親以後,我們連拌嘴都很少,就他來說非常不容易。

這百年來,我們只吵過一次架。

事情是這樣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和無窮開始漫遊生涯一段時間後,百年剎那不知道為什麼產量越來越高,越來越靈氣旺盛,偶爾會發出嗡鳴。

對這神祕的寶貝,有時候我會有種奇怪的感應…很像面對地祇時那種溫厚謙卑感,甚至會冒出「它在呼喚我」的感覺。

有回無窮在吻我的時候,百年剎那突然從他的儲物手鐲裡飛出來,在無窮撈到它之前,我先摸到了。

但我發誓,不是我主動的,而是那個寶貝飛到我掌心。

可無窮惡狠狠的搶回去,還打紅了我的手。他的模樣,是我從來沒見過的猙獰。我想分辯、發怒,或者打他一頓…

我卻什麼也沒有做,只覺得視線模糊,眼淚湧了上來,不得不立刻逃離現場。

還是沒真的哭,當然不開心,但要說我生氣了,那也不大對。有什麼氣好生的?我早就知道我只是第二,第一是那個破玩意兒。

但無窮堅持我生氣了,拼命纏著我,硬要把三不原則改成四不,也就是說,他放棄對我施放迷魂術。可我不覺得高興,反而真的火大,才破天荒吵了一架…我把他兇惡的罵了一頓,他才相信我氣消了,小心翼翼好一陣子。

我很想跟他冷戰一段時間,但看他難過成那樣,我比他還難過。

算了。我自棄的想。活該將來被他氣死…男人都是女人寵出來。我把這個疙瘩默默的吞進去,盡量表現如常…萬一被軟土深掘,也是自作自受。

但無窮是個變態喜憨兒。他居然沒趁勝追擊,反而巴結而討好,異常乖順。

愛情真是一種恐怖的玩意兒,比百年剎那還強悍許多。居然讓恣意妄為、毫無道德的無窮變得這麼可憐兮兮。

我原諒了他。不管怎麼說,我的心智成熟度和健全度都比他高太多太多了。而且,男人天生就是笨,笨蛋男人會為了一些不要緊的死物或財貨權勢拋棄真正珍貴的,智慧的女人才不會那麼愚蠢。

何況我這麼充滿智慧的女人。

後來我就極力忽視百年剎那的呼喚,讓無窮把那玩意兒收緊一點,並且拒絕無窮把那玩意兒送給我。

喵低,我沒砸了那破壞婚姻信賴度的啞巴東西就是我有修養了,誰要那破玩意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