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四

或許是一切都太奇幻又太不可思議,也可能是他的眼睛亮得出奇,我看得有點恍惚。總之,我老老實實的招供了,鉅細靡遺。

我以為他會說我胡說八道,斥責我說謊什麼的…結果無窮只是撫了撫下巴,「這樣啊…軒轅是吧?掌管規矩宇宙的神人。」他凝重的搖頭,「監守自盜,不可能會沒事的。」

我聽得一整個莫名其妙,「啊?你相信我?」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他泰然的說,「丹藥包著的真心蠱沒咬破妳的肚腸出來,可見是實話了。」

那個丹藥…我掐住自己的脖子,突然覺得嗓眼舔舔的,非常噁心。

「既然妳說了實話,那當然蠱就消化掉了,大補呢。」他敷衍的安慰了一下。

「…你到底是什麼人啊?」我尖叫起來。

「我?無窮啊。」他淡然的笑,「一個修道者。」

他發現我對修道一無所知,非常開心的替我上了一堂「修仙史」。我聽得滿眼金星,腦門嗡嗡作響。

總之,修道分成幾個階段:築基、旋照、開光、融合、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他說了一大堆,我聽懂得就是,築基算是跨入修仙的殿堂,算初心者,直到元嬰期才算是修仙入門。合體期就是高手級了,只差渡劫就可跨入成仙的初步,大乘是最後階段,等飛升成仙了了。

當然修道的千千萬萬,但修到元嬰的就已經不多,到合體的更是稀少。而能渡劫成仙的更是鱗毛鳳爪。這些高手高手高高手,想修到元嬰沒有一兩百年不可能,修到合體的更是以千年計算。

「在我之前的曠世奇才,最快記錄是千年修到合體期。」無窮淡淡的說。

「…你呢?」

他笑了笑,宛如春風和煦,卻又隱藏一絲沁骨的寒意。「我花了兩百五十年,合體後期。」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唬我。更不知道該對他如此高齡驚訝,還是應該為他那麼高手驚訝。

他嘆了口氣,「但奪舍後就得一切重來了。這個身體的素質不太好,花了我無數靈丹才跨入築基後期…還花了十天。」言下之意,非常不滿。

看看幾天就長大的他,和這個詭異的福地洞天。照他說呢,他是個超級曠世奇才,兩百五十年就修到合體期。但這個曠世奇才卻被打滅了肉體,得靠奪舍(借屍還魂)才能繼續活下去。

…能打滅高手高手高高手的肉體,會是怎樣的仇家?

我霍然站起來,「很高興認識你,無窮先生。施恩不望報,你也不用把我丁點恩惠放在心裡。我想孤男寡女同居一室不太恰當,請你告訴我大門怎麼走就行了,後會有期…」

他很慢很慢的笑了,「我把我的祕密告訴妳,妳覺得走得了嗎?我說過會好好回報妳的。」慢條斯理的,他說,「坐下。」

我磅的一聲,屁股非常痛的砸在蒲團上,再也站不起來。

無窮滿面笑容,從來沒見過他這麼開心,「雖然只有築基期,但禁錮妳這樣一個凡人還挺簡單的。」

「你這忘恩負義的小人!」我破口大罵了。

「怎麼能這麼說呢?」他點點下巴,「我是想報恩啊…所以要教妳修仙嘛。可以長生不老,青春永駐喔。」

「謝謝!不必!」我氣急敗壞的試圖指揮我的腿,可惜徒勞無功,「我很滿意當個人,不想自找當妖怪!」

「真的嗎?」他狀似遺憾的搖搖頭,「我一片赤誠的拳拳之心,怎麼讓妳誤會到當妖怪去了?妳…吃了十顆丹藥對吧?那十顆丹藥並不是只有包真心蠱而已喔…我可是用了很多珍貴的藥材。如果不修煉…旺盛的真氣會撐破經脈欸。」

冷汗悄悄的滑了下來,我只覺得所有的血都褪出腦袋,有點發暈,顫著聲音問,「…會怎樣?」

「不會怎麼樣啊,」他很愉悅的回答,「死得有點慘而已。」

曾經,有一個無路用的良心擺在我的胸腔,我卻沒有扼殺,等萬劫不復時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願意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該死的良心說五個字:滾妳媽的蛋。

我正陷入如此忘恩負義的痛悔中時,無窮非常雪上加霜的說,「妳還有三個時辰可以考慮。這年頭,怎麼想報個恩都這麼難?」

「報個屁啦!」我破罐子破摔了,「你才不想報恩!你是報仇!」

「有部份是啦。」他很大方的承認,「但我覺得妳服侍人還挺細心的,將來還可以當鼎爐。說起來一物多用途,滿不錯的。」

「什麼是鼎爐?」我突然覺得不太妙。

「喔,稱呼而已,不重要。修道者的侍女都稱鼎爐…」他別開眼睛,「逝者如斯矣,不舍晝夜。妳的丹田…臍下三寸處,開始有點痛了,對嗎?」

他不說還好,一說我還真的隱隱作痛。我為什麼要被良心束縛,救這個黑心奪舍修道人啊?!

「當我鼎爐有什麼不好?」他不滿的皺皺鼻子,「多少人想要都要不到呢。不然這樣吧,妳修到元嬰期就任妳去留,如何?」

…最少是無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而且我的肚子真的越來越痛了。

「而且我是個高風亮節的君子,絕對不會對妳怎麼樣的。」他很道貌岸然的說。

我非常懷疑。但我已經痛得滿身是汗,卻又站不起來。

修道是吧?修就修怕你啊?!要我修我就認真修,而且要爭取修到很厲害,總有天可以把這王八蛋打得滿地找牙。

磨了磨牙,我抱著肚子說,「成交!但我…絕對不要拜你當師父!」

「喔,我也不要妳當我徒弟。」他笑得很燦爛,「張嘴。」

「啊?」有這樣修煉的嗎?

趁我發呆的時候,他扔了顆豔紅的丹藥到我嘴裡,不等吞就自己滾到肚子裡了。我掐住喉嚨都來不及。

「乖啊,別亂動。」他不知幾時繞到我背後,一手按著我的頭頂心,一手按在…我的丹田。

…這是非禮啊!

但我全身都僵住不能動,連根小指都無法彎曲。「事實上,你是修魔的吧?」我從牙縫擠出字來。

「哪是,我真的是修仙的。」他愉悅的回答,「沈心靜氣啊,不然會更痛唷。」

我氣得發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