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仙歌 之八

遠途漫漫兮而路迢迢。

我看著這蠻荒山林心都涼了。我能忍耐五年沒逃跑,這個生機蓬勃的深山野林當居首功。

「…你帶一個不會飛的人只是嚴重的拖累。」我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Google★廣告贊助】

無窮毫不在意,笑得非常邪惡,「除了飛,還有很多辦法帶著妳走。」

我還沒琢磨透他的意思,他已經在我小腿上貼了兩道符,一面解釋,「這叫甲馬,奇門遁甲中的一種。」

「但你沒有教過我。」我狐疑的看他。

「那當然。妳想我會教妳這麼方便的逃跑工具嗎?」他笑得一臉燦爛…而且更邪惡。然後他豎手掐訣。

我的腰用力的往後彎了一下,腿完全不聽指揮的,自顧自的飛快跑起來。照那種臉會痛的程度,我估計時速不低於一百公里。

我非常丟臉的發出淒慘的尖叫,無窮意態悠閒跟在我旁邊,「呼吸,呼吸。記得呼吸啊。連呼吸都要忘了,還記得怎麼行氣嗎?讓真氣在腳掌運行,略浮高些…不然妳的鞋就毀了。」

「停下來!讓我停下來!」我拼命慘叫,「什麼鞋?我的鞋早就掉了~」

你知道在時速一百的情形下急煞車會怎樣嗎?我知道。若不是我練到築基期了,有真氣護體,我大概跌成一灘肉泥了。

即使有真氣加上金鐘罩,我還是摔了好幾個跟斗,跌了個七葷八素,好一會兒才能爬起來,抱著腿哭。

我功力實在太薄弱,雖然沒有什麼大傷口,光腳也只有點擦傷。但我養得很嬌氣,割破手指頭都哭個不停,何況擦傷了五六塊。

一回頭,根本沒看到無窮的身影,真把我活活氣死。居然就把我扔在深林裡,自己不知道跑哪去了。

越想越生氣,我乾脆放聲大哭。

「誰讓妳不想跟我走呢?」無窮板著臉蹲在我面前。「活該。」

怒極攻心,我揚起拳頭海K了他一頓。打到我累了,他居然沒還手。氣出完了才覺得恐懼,這傢伙該不會在想更惡毒的方法反擊吧?

他睜眼看我,「夠了?」嘆著氣,用衣袖把我的腳擦乾淨,穿上鞋子。

…原來他剛剛去撿鞋。

「鞋子裡有石頭。」我板臉。

他乖乖把鞋脫下來倒乾淨又幫我穿上。

無事獻慇懃,非奸即盜。

看著他雪白的衣袖滿是泥巴,我心底一沈,「衣服誰洗?」

「妳。」他說得非常理直氣壯。

…我就知道。破罐子破摔,我發了一場有史以來最大的脾氣,對他罵了半天,出足了五年來的怨氣。非常蠻橫的說,我絕對不要再走了…就地野營!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無窮居然沒有抗議、嘲笑、威脅。他默默的聽我罵,默默的看我從戒指裡掏了半天拉出棉被把自己裹成蠶寶寶,既沒有禁錮我,也沒捆著拖走。

說真話,還滿可怕的。但跑了半天,我真的累了,大哭一場又揍了無窮一頓。大概體力消耗過甚,我幾乎是躺平就睡死了。

睡著沒一會兒,模模糊糊的,我覺得有人抓我的腳。我掙了一下…我就知道無窮不會放過我。但在我睏得要死的時候報復實在太沒有人性了。

結果沒掙掉,他反而脫了我的鞋子,一股清涼的真氣盤旋在擦傷的地方,漸漸不痛了。無窮在搞啥?治好腳丫然後搔我癢?

等我覺得完全不痛的時候,他把被子拉下些,蓋住我的腳。

我睏得睜不開眼睛,心底迷迷糊糊的。無窮很反常,非常反常。物反即妖…難道剛剛他去撿鞋時撞到頭?

然後我浮高了些,枕在溫熱的東西上…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是無窮的腿。我使勁睜開眼睛,疑惑的看著這個魔頭。

他卻伸手遮住我的眼睛,「要睡快睡,不然我就禁錮妳拖著趕路去。」

是我想太多了。我翻身側躺,懶得去猜測他的反常。反正他願意當枕頭,不當白不當。等我快睡著時,聽到一聲嘆息。

不過我想我在做夢。無窮那魔頭哪會嘆得這麼憂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