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之三 銀魄花鬼(上)

五代十國,江南夏初。看遍了戰亂的龍玨,來到這蕞爾小國,一開始,就讓壯闊豐美的桃花林給震撼住了。

一望無際的桃花灼灼,在開始凋謝的季節,怒放著。飄著微微酸甜的濃郁香味,翠葉翻飛,落英繽紛。他伸出手掌,一片嬌弱的殘瓣,靜靜的飄在他的掌心,沁著天未明時的露水。

【Google★廣告贊助】

幾聲高昂的鳥鳴,蕭颯的落葉聲,更襯出桃叢深處的寂靜。「龍公子? 」即使是庸俗的宮女,讓桃花壓枝下,半遮面容,亦有楚楚之貌,「請往這來。」

遂蜿蜒前進到桃園深處的小巧宮閣之中,他也看見了自己的目標。令人驚異的,小小的女孩兒。一頭銀白的長髮,盤踞在草地之上,她摸索著,找到原本抱著的偶人兒,滿足的笑了。

抬頭正確的看著他,龍玨望進女孩琉璃般淡紅的瞳孔,他相信,她是看不見什麼的。這就是,名動天下的預言家? 一個絕活不到成年的小孩子? 懷璧其罪..

他深深懷疑,何必千里迢迢來殺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呢? 這種事隨便哪個人類都能做得比他好。「我用不著殺她。她根本沒辦法活著過完今年的冬至。」

「所以提早一點點結束她的生命,對她是一種慈悲。」龍玨按住心裡的不快,不想回頭看身後的主人。有時他會懷疑到底他像人類多一點,還是他的主人?

為了種族的延續,必須侍奉夏家的子孫, 這是從遠到人類、天人與妖魔尚未分明的年代,應龍一族的宿命,但是這種宿命…卻讓龍玨越來越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包括必須結束一個明明時日無多的小孩的生命。

「給你一個月, 務必要辦好。」沒有回頭的龍玨令夏環的臉色陰沈了一下。身為一個魔物…居然用這樣的態度面對主人。好幾次他都想乾脆毀了這個下賤的妖怪,要不是看在他的本領算得上數一數二的..他會很高興的把龍玨支解成好幾塊。

龍肉湯極其美味。

等簡直會刺穿人的壓迫感消失後,他知道夏環離去了。一個月? 誰能忍耐這種內心的交戰一個月呢? 他走近那個小女孩,看進她琉璃紅的瞳孔,悲憫的。

我不殺她… 會有其他的人來爭先恐後。不如…現在讓她毫無痛苦的離去。他將手慢慢的放上她的天靈蓋..

「嘶」的一聲輕響,一小捆晶亮像蛛絲的銀線,纏緊了他的手腕,阻住了他。風梳桃葉,發出細碎如潮浪的低吟,自遠而近。紅落紛飛,夾雜著細碎雪白的李花,衣袂飄搖。他看著緩緩從樹梢飛落的女子,舉起長長的衣袖,漂浮在半空中,美麗的,桃花林中的魂魄。

就像那小女孩突然長大一般,同樣有著銀色柔細的長髮,同樣有著粉玫瑰白的面容。甚至紅色的瞳孔…這精魂,離地兩尺飄動著,用著衣袖半掩著口,酒紅色的眼睛,令人詫異的,平靜的望定他,那是葡萄酒的顏色。那是一種令人沈醉的顏色。

纏在他手腕的銀髮,像有生命的一樣,鬆開他的手。她抱起那個小女孩,那女孩親暱的偎在她的頸項,兩張精緻的臉,映著桃花紛飛的落英中。

她微笑,輕揚其袖,慢慢消失在龍玨的面前。這,才是要我動手的原因吧。他呼吸著桃花特有的酸甜香味,咀嚼著剛才的相遇。

捏著口訣,用「唵」這個古老的咒語,喚出當地的土地神。

土地神恭敬的離去甚久,壓在龍玨心頭的沈沈,卻不曾或離。

天不管,地不收…桃源深處的無辜精魄。

就像他的目標一樣的無辜。

次晨,再見到她們倆時,先察覺他的,竟是那小小的公主。微微的笑著,拉著花鬼的衣裳。

她遂將火紅酒色的眼眸凝望著龍玨,也因此龍玨心悸如醉酒。

「又護得了幾時呢?郡主娘娘?您逝去幾百年,這孩子的歲壽只剩一瞬間。」

「就算一瞬間的命運吧,誰又有權力拿走她殘存下去的生命?」花鬼將公主收進懷裡,揚起袖子半遮著泛起紅暈的臉頰,那紅暈也燒著龍玨的心。

天不管,地不收…無辜的郡主娘娘…十二歲就被綁赴桃花下,支解祈雨的郡主娘娘…

分不出是憐惜還是憤怒,龍玨全身發熱起來。

「妳知道是誰要我殺了那孩子?」他指著小小的,乖順的踡在花鬼懷裡的小女孩子,「是她的父親哪,為了她從來不曾失誤的預言…」

默然。在新春歡欣的帝王家宴,出生以來沒有名字,只被稱為公主的銀髮小孩,指著自己的父親說,「父王。您將破開肚腸,哀號數日方死。請您養信修睦,避免殺身之禍…」

這才替銀髮的小公主引來殺身之禍。

「殺了預言者…就可以躲開了正確的預言…是嗎?」花鬼臉上的紅暈漸漸褪去,和煦的春風漸漸蕭殺,她的面孔漸漸雪白,漸漸哀絕,懷著小公主,倒退的隱沒入桃林繽紛。

龍玨追隨而上,卻讓銀絲般的長髮,天羅地網的迷住去路。

讓我…解除她的痛苦吧…那可憐的小公主…郡主,妳看不出來嗎?小公主的每一口呼吸對她來說,都是一種折磨…一種無法呼吸的折磨…若非妳度氣續命,她怎可能活到現在…

龍玨停下了腳步,微寒的絲雨侵入他的衣襟。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