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之三 銀魄花鬼(中)

幾次搶攻,都讓花鬼擋了去。

郡主無意與他為敵,交手只求力保公主,沒有意思見血。遇到這樣無求的對手,即使賣再大的破綻,郡主也只當作不見。

龍玨也明白,真要小公主的性命,甚至連郡主的千年道行,都不是困難的事情,但是…

【Google★廣告贊助】

她那酒紅的眼眸,銀白飄揚的長髮,就是讓他沒法子下手。

你能折下開滿桃花的花枝,又怎忍心將嫩蕊棄置於地,踐踏折辱之?

但是…他聽見小公主喘息的聲音,又是千般的不忍。

「讓她去吧,她原本無法成年…這樣子零零碎碎拖著痛苦,你怎忍得?」

懷著痛苦的小公主,用千年來道行順氣,哀戚的郡主,連頭也不回:「蜉蝣朝生暮死,誰又有權因此絕滅全天下的蜉蝣?」

良久,漫天紛飛著雪李粉桃的花瓣,風漸漸的淒冷,像是劃過郡主臉上,芳香的淚一般。

「天庭…接過妳回去吧?郡主…妳的罪已經被赦免了,難道為了這個小公主,妳捨去了升天的機會嗎?」

這才回過有著淚痕的,粉玫瑰白的面孔,兩張相似顏色的臉,相偎著。

「我的罪…是什麼呢?」

龍玨心底,微微的抽痛著。

「因為…我不知道,殺我的父王,我是該叫父親…還是祖父。我不知道…生下我的母親…應該叫她媽媽,還是叫她姊姊…」臉上微微出現愁容,在紛飛的落英下,銀髮的郡主在哭泣,「這就是我的罪?那麼…地獄不收我,卻因為我本身沒有罪愆…」

龍玨不語。微微的啜泣聲,在寂靜的桃芳深處迴響著。

千百年來,天不管,地不收。

一縷無辜的冤魂,只能在這桃林裡,忍受霜欺雪侵,暑氣蒸騰,如許多年。

吸收桃花的一點香氣精華,用著沒來得及認識罪惡的心靈,漸漸修煉成花鬼。在這王宮附近的桃林了,配享一點點小小的香火。

千百年來,天不管,地不收。

沒有夥伴的孤獨…龍玨看著她寶愛的小小公主,心裡不禁惻然。

這樣的啜泣下去,她嬌弱的身子,怎承受的起?他伸手,受驚的郡主將袖一揚,就要飛離,卻讓龍玨快一步捉緊了她的袖子。

她將臉一偏,用袖子和長髮矇住了自己的臉。

「讓我看看妳的臉。」不要再半蒙著。

花香,隨著羞赧和臉上的泛紅,漸漸濃郁,醉人。

那怯怯的,柔弱面薄的郡主,第一次抬頭,盈盈淚光的看著他,龍玨被這淚光迷惑,輕輕的吻了她芳香的臉頰,受驚的她,飛快的隱入桃林,桃葉枝枒掩蔽著她的去處。

唇上的芬芳未去,龍玨輕輕撫著自己唇上殘留的柔軟,失神。

淺綠深碧的重疊桃林中。

再見到花鬼郡主,龍玨寧挨她的攻擊,也緊緊的抓住她的水袖,不肯讓她輕易的逃去。

再也不願。

看著他嘴角沁著碧綠的血,郡主感到慌張。不,她無心傷害任何生靈。尤其是他。

「對不起…」雪白的手指想撫看龍玨的傷口,遲疑著不敢碰,他卻捉住那冰冷雪白的手,郡主趕緊別開臉。

「為什麼對不起?為什麼總是蒙著臉?」

「我…我…」貴族家的教養,即使在死去千年之遙,仍然深重的禁錮著她。從來不曾真正的看過任何男子,除了…殺死她的父親。

那也是在被殺的那一刻,她看見。

飛舞的桃辦碎李,漸漸失去顏色…看出去只見一片朦朧…淚水的朦朧。

她的父親…也是她母親的父親…鋼冷著臉,看著即將死去的她,手裡持著劍。那一刻,她明白,父親的心裡是喜悅的。

她的存在…不停的提醒她的父親…曾經對自己的女兒做過什麼樣的獸行。只要她死了,這些獸行當然就消失了。

就像小公主死了,預言就會不實現一樣。

「因為我們外貌不同常人…所以…生下來就不曾有名字…」她真正的看著龍玨,「龍王…為什麼…我們不能夠存在下去?」淚水蜿蜒在粉白的臉上,發出陣陣的香氛。

為什麼?是呀,為什麼?如果必須無謂的殺生,才能夠延續下去的種族,有什麼延續下去的意義?

為了夏家的貪婪,我們,在當他們無聊的殺人工具。

他對郡主點頭,擁緊她嬌弱的身體。從來不曾,從來不曾愛戀過任何生靈,甚至為了延續種族,和夏家的女兒成親,他也痛恨那種親暱,連自己的族民都碰他不得。

但是現在…現在他卻這般的希望,能夠擁緊懷裡的銀魄花鬼。

漸漸漸漸…郡主卻在他懷裡消逝…化成馥郁的分子,侵入他的身體。龍玨閉上眼睛…感覺到每一個細胞都被融入,融化,融合。

被芳香的霧然郡主,透明的吻著,緩緩的入侵他。在每一個細胞和每一滴血液中,芳香的入侵。在皮膚上起著歡然的戰慄。

阿…兩個生靈無聲的嘆息…沿著神經主幹竄燒著快感,由不知人事的花鬼郡主,無邪的侵佔。

比緊擁更緊擁,比插入更深入…每一縷呼吸,每一個心跳,都讓彼此神魂俱失。

郡主…恍若昏迷般,精魄消散碎裂,直到天際之遠…

等醒過來時,郡主燒紅著臉,馴服的伏在他的胸口。

「看我。」龍玨托起郡主的臉。

再美的精靈鬼魄他都見過,但是,他獨獨把心遺失在她的身上。

總是淚眼朦朧的眼睛,葡萄酒色的瞳孔。

芳香。這樣包圍著他們。

「我給妳名字,芳菲,好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