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一部(九)

在一個晴朗的早晨,一個包裹寄到某個沿海城市的公司裡。

這並不是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這家公司的大老闆喜歡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常常有莫名其妙來自各地的包裹寄來。秘書熟練的簽收下來,和其他一些雜七雜八的包裹一起擺在老闆的桌子上。

【Google★廣告贊助】

美麗的秘書還刻意先補過妝才來送包裹。大老闆的妻子在不久前病故,雖然大老闆的幾任妻子都不得善終,不是病死就是車禍,但是面對一個身價上億的黃金單身漢,雖然年紀大了點,卻擁有成熟男人的風采與瀟灑,每個有志者都認為自己不會那麼倒楣。

當然,秘書小姐更希望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不過,大老闆對這堆包裹比較有興趣,只揮了揮手,要秘書小姐退下。

他年紀不輕了,頭髮半為霜銀。但是堅持不染頭髮的他,反而讓這種特立獨行看起來更具成熟的魅力。

他很了解自己的魅力所在,也很享受那些愛慕的眼光。但是,他更愛這些讓他獲得財富和擺脫麻煩妻子的學問。

沒錯,養蠱和人柱,都是古老的學問,值得一輩子去鑽研。

他先打開了來自香港的包裹,裡頭是幾本他渴望很久的線裝書;又打開來自東南亞的包裹,裡頭是另一個民族傳統的巫毒道具。細細閱讀了一會兒,他很希望有機會試試看。

總會有機會的。這個世界上,愚蠢的女人是那樣的多,不管是愛著人,還是愛著錢。他的實驗品永遠不會欠缺。

最後是一個來自台灣的包裹。

他稍微想了一下,想不起來自己是不是跟老王訂了什麼。不過他訂的東西太多,自己也不記得了。也說不定,老王找到什麼有效的新玩意兒,送來給他試試看也說不定。

摸了摸口袋裡的護符,他很有信心的打開了包裹。身為養蠱人,他擁有最好的防護措施。這是一個來自雲南的古老護符,他拜師學蠱的時候,由他的老師交給了他。

打開來,是一個玻璃罐子,養著一隻雪白的蜘蛛。

他的精神一下子就來了。蜘蛛蠱。這是他第一個使用成功的蠱毒。這種雪蛛非常難得,他花了六十萬才得到一隻珍品的卵。當年的六十萬可以買一棟四樓的公寓了。

但是這種別名「女郎蜘蛛」的雪蛛,卻是蜘蛛蠱的絕品。或者你可以說,這是一種非常被影響的妖怪。許多雪蛛附入人體成胎,終生和人類無異。養育他的人的心念,讓這種沒有主見的妖蛛成聖或入魔。

很有趣的小東西。當初他將第一任妻子麻醉後,在她眼球劃了一個小小的十字,將這個卵放到她眼球裡,成為一個很好的器皿。

一個女人和一隻蜘蛛的犧牲,讓他的事業成功,也讓許多入住者一帆風順。從經濟效益來說,真的非常划算。

「老王哪裡弄來的?」他很感興趣的拿著把玩,看著雪蛛柔弱的在玻璃罐子裡滾動掙扎,該用在什麼地方呢?他的心熱切起來。

等不到下班,他興致匆匆的回家。他第四任的妻子還躺在酒窖裡,靠著維生機器維持最低限度的生命。說不定還來得及。在她還沒斷氣之前,說不定還可以拿來餵養這隻雪蛛。

反正她的喪禮已經舉行過了,名義上,她已經病故。

當他在酒窖裡忙著準備的時候,沒有留意到,應該緊封的玻璃罐子,無聲的碎裂,裡頭的蜘蛛不見蹤影。

「…這都不是真的。你沒有娶別人,你只愛我一個。」他感到背後有著冰冷的呼吸,一張光滑又霜涼的臉孔依著他的頸子,「你不是要來接我嗎?我好冷、好寂寞…」八隻纖長的手臂緊抱著他,「親愛的…我瘋了。我一直懷疑你對我不忠。沒有這回事,對吧?我只是精神分裂,所以才誤以為你害死我。沒有這種事情,對吧…?」

他全身都僵硬了。慌著伸手進去掏護符,發現護符早就結成冰,他一拿出來,就脆弱的碎裂成粉末。

他不敢回頭。整個腦子亂成一團,所有的預防措施和應變手印通通想不起來。霜冷的呼吸不斷的吐在他脖子上,讓他像是灼傷般的刺痛。

「親愛的,你怎麼不說話?」嬌弱的聲音漸漸悽楚、高亢,「為什麼不說話?不要讓我生氣,不要讓我生氣~」最後的聲音像是撕裂般的慘嚎。

臨終前的慘叫。

他顫顫的開口,呼出濃濃的白氣。「是呀,其實我時時刻刻想著妳…妳只是精神分裂了,所以不知道我常去探望妳…妳不記得而已。我想接妳回來呀,但是妳的病還沒好…」

沒事的。他強自鎮靜。這是女郎蜘蛛易被影響的天性,複製了初任妻子的記憶。他可是養蠱人,還怕自己養出來的蠱物嗎?

「妳乖,不要這樣纏住我。」他哄著,「快來,我幫妳準備了食物,妳吃了這女人病就會好了…」

他的語氣,還是這麼的溫柔體貼。

就算是在撒謊,也是這樣的溫柔體貼。「…你騙我。你騙我,騙所有的女人。你騙我們…」她哭了,每一滴淚一流出眼眶,就混著血落地成了冰珠。

摻著血的粉紅冰珠。很美麗,也很淒厲。

趁她哭泣的時候,他點燃打火機,把火扔在她身上。她尖叫著跳開,看到那隻混著女人肢體的女郎蜘蛛,他鐵青著臉要逃離酒窖。

但是他卻無法移動。地板伸出了好幾雙女人的手,緊緊的抓著他。「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對待我們?」女人腐爛或半腐爛的頭顱從地底冒出來,「你不是愛我嗎?」

十二點過後,死去的女人夜泣。流下混著血的眼淚。

「你不是愛我嗎?你不是愛過我嗎?!」無數的亡靈的眼淚,像是血海般淹沒了整個地窖。一隻雪白的蜘蛛,爬進了他大張的嘴裡。

在清醒中,他慘叫又慘叫。但是無情的蜘蛛安靜的啃囓著,咬穿了他的上顱,最後從眼眶中爬出來…

等大老闆的屍體被發現時,他已經死了兩天了。

在沒有水的酒窖裡泡得腫脹,右眼被啃噬出一個大洞。空空的眼窩,塞滿了銀白的蜘蛛絲。

同時也發現了昏迷不醒的夫人,她已經舉辦過喪禮了,卻靠著維生機器躺在酒窖中。

更讓人驚駭的不只是這些。當公安進入地窖的時候,發生了大地震。裂縫中,居然有女人的頭髮。開掘酒窖的地板,發現了三具女人的屍體。

這駭人聽聞的案件,就在屋主死亡的情形之下,不了了之。

***

「…妳為什麼又回來了?」芳菲有些訝異。「讓妳眷戀的人已經死了,妳也可以安息,為什麼…」

蜘蛛女瑟縮在陰影中,一動也不敢動。她的身上,沒有亡靈的氣息。

啊…無辜又可憐的蠱物。芳菲有些憐憫。用屍身餵養妳的亡靈心滿意足的消散,但妳還活著。

習慣性的眷戀著人類,哪怕是屍身還是亡靈。現在的妳,像是無家可去的流浪貓咪。

「我不能留下妳。」芳菲嘆息,「我沈眠的時候,唐時不會饒過妳。」

她美麗而妖異的臉孔流露出茫然,和一些些驚慌失措。她沒有地方可去。

怎麼辦呢?不能留下她,但是淪為蠱物的女郎蜘蛛若是放生,不是給人間帶來禍害,就是被殘酷的人類利用、或是讓其他妖怪吞噬。

不管是哪一種結果,她都不想看到。

「…沈音缺一個保鏢。」芳菲考慮了一會兒,「妳若遵守人間的規則,我就讓他收養妳。」

蜘蛛女盯了她很久很久,很輕很輕的點了頭。

***

「妳在開玩笑嗎?!」沈音嚇得貼在牆上,「這不是養貓或養狗啊~」

「仔細看,她也頗美麗的。」芳菲一直很氣定神閒。

…對啦,若是她有兩條腿兩隻手,把頭擺正,穿上衣服,肯定是辣妹…問題是妳見過八隻手撐在地上、仰臥著身體、腦袋向前的美麗女郎嗎?!

「…我不養寵物。」他勉強擠出一個像是理由的藉口,「我很忙,沒有空關照她!而且我也不知道該給她吃什麼…」

「她自己會獵食。」

「喂!我不養吃人的寵物啊!」沈音的腦筋真的要斷線了。

「聽到了嗎?」芳菲咳嗽兩聲,「不可以吃人。」

蜘蛛女郎很溫順的點了點頭。

「嗯,那沒問題了吧?你需要一個保鏢,不然隨時有生命危險,我又不一定趕得到。」芳菲站了起來,神情很疲倦,「我得回去了,唐時快醒過來了…」

妳真的走了?芳菲,妳把妖怪扔在我這兒就這樣走了?妳不怕我變成她的糧食嗎…?

蜘蛛女郎看了看他,試探性的用頭頂了頂他的膝蓋。

不騙你,沈音從腳麻到頭頂。「…很乖很乖…」他僵硬的摸了摸蜘蛛女郎的頭。蜘蛛女郎笑瞇了眼睛,將頭討好的擱在他膝蓋上。

其實…他好想尖叫著救命逃走。

救命喔…

(第一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