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二部(二)

珮兒在沒有驚動人的情況下出院了。

她原本就沒有什麼大傷--肉體上。只是打破的玻璃杯在手腕上割了道口子,在送醫之前就已經凝固了,並沒有出血太多。

很感激沈音的細心…他並沒有驚天動地的的叫救護車,而是將她的傷口緊急處理後,立刻扶她送醫,誰也不知道她「割腕」。

【Google★廣告贊助】

她不是割腕,真的。雖然看起來像。她只是在對抗自己心魔時出了點意外而已。

一回到家,她呆了一下。整個家的氣氛都不一樣了…顯得這樣靜謐、溫和。深深撫慰著她悽苦的心境。回首想起邵恩,居然不再那麼疼痛。

我是個無情的女人。她自嘲著。再大的悲傷和深愛,還是都過得去,不會執著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男人會放棄我也是應該的…因為我最愛的是我的自尊。

但是,若連自己都不愛,又怎麼可能愛別人呢?

深刻的傷痛舒緩許多,她洗了洗臉,在靜謐的家裡睡了非常甜美的一覺。

過幾天,沈音來送護身符,看到一個精力充沛,生氣蓬勃的珮兒,反而把他嚇了一大跳。

「護身符?」珮兒笑了起來,「我該掛在哪兒?」

「掛在脖子上,或是掛在皮包上。」明理那半吊子不錯嘛,「給妳防身。」

「謝謝。」她接過來,「要喝個咖啡嗎…?」一抬頭,看到沈音的肩上搭著一隻纖白的手,嚇得差點跳到沙發上。

「呃…不要怕。」沈音搔了搔臉頰,覺得自己真是沒有說服力。其實他半夜還常常被嚇到,「這隻女郎蜘蛛現在是我的保鏢。」

「你…你一定要收這麼…這麼犀利的保鏢嗎?」珮兒臉都黑掉了,「不不不能收個比較、比較溫和的…」她把下半截的話吞進肚子裡,因為女郎蜘蛛露出一雙發著青光的眼睛瞪著她。

刷的一聲,她的雞皮疙瘩全冒了起來,寒毛全體立正站好。「那…那需要兩杯咖啡嗎?」她的臉孔由黑轉綠。

「不用了。」沈音慘笑,小朱勒著他的脖子,全身繃得緊緊的「黏」在他身上,只差沒有發出低吼,「我這就走了…」

離開了大樓,沈音沮喪到極點。他有了這個「寵物」,今生大概沒有交女朋友的希望了…尤其是女人的第六感比男人強得多,許多女人就算看不到小朱,也會突然臉色大變的離他三尺。

他的命好苦…

「妳為什麼不乖乖待在家裡?」沈音埋怨著。

「不好。」小朱的眼睛射出強烈的青光,「這裡,不好。那女人,更不好。有殃,有殃!」

…跟她住了兩個禮拜,小朱的語言能力還是很差勁…

問了半天,她翻來覆去就這幾句,最後逼急了,只是不斷的吼叫和嘶聲。

妳這樣我聽得懂就見鬼了…(雖然他天天都在見鬼。)

不過等沈音懂的時候,已經到了幾乎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

珮兒住的社區非常的大。分為東西南北四區,她住在北區這兒。北區這兒有四棟大樓,每棟大樓都有雙電梯,每層有八戶。像她住的北一棟都是以樓中樓的大套房為主,但是其他三棟都是三房兩廳的格局,居住率有八成左右,可見人口是非常多的。

因此,偶爾有救護車出入也算是很正常,當她看到鳴著警鈴呼嘯而過的救護車,雖然覺得奇怪,但也不是太掛意。

「珮兒,我們北四棟在一樓開托兒所的先生過世了。」和她一起參加羽球俱樂部的好友美琴有些害怕的跟她講,「好可怕…」

「這有什麼可怕的?」經歷了真正的恐怖,珮兒有些啼笑皆非,「有生必有死,我們早晚也會走上這條路的。」

「別這樣講好不好?」她差點哭出來,「我經過他家的托兒所都毛毛的…」

珮兒噗嗤笑了出來,「非經過那個托兒所不可?妳繞遠一點,從另一個電梯出入不就得了?」

她並沒有把美琴的害怕放在心上。雖然她也經過那家大門緊閉的托兒所幾次,但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這家托兒所其實算是不合法的。但是住在附近的年輕夫婦很多,這家托兒所便宜又細心,孩子都養得健康活潑,管區也睜隻眼閉隻眼。她見過幾次那個所長,是個體面的中年人,卻很愛孩子。常看著他帶著大大小小的孩子、推著嬰兒車,在社區廣大的中庭散步嬉戲,很有耐性的溫柔居家男人。

真看不出來他有心臟病。

只是,這幾天沒看到美琴,讓她覺得有點奇怪。她搬來這兒不久,就加入了社區成立的羽球俱樂部。美琴和她一見如故,成了很好的球伴。若不是因為生病等緣故,很難得看不到她。上回珮兒因為「意外」缺席了快兩個禮拜,美琴就擔心的不得了。

這次換珮兒擔心了。

但是…球伴就是球伴。她和美琴有種默契在,不去干涉彼此的生活。她們兩個都是獨立又自主的女人,喜歡清爽的關係。雖然有彼此的手機號碼,但是從來沒有撥過。

自從上次「意外」以後,珮兒對手機和電話就有種畏懼感。但是她有種感覺…強烈不安的感覺。

這種不安不斷的累積,累積成一種衝動,讓她幾乎坐立難安。

她不斷的看著自己的手機,終於衝過去撥了美琴的號碼。

「美琴?」她輕輕的,謹慎的問。

「珮、珮兒!」美琴握著手機哭叫起來,「救我!救我!啊~走開走開!我不是你媽媽!我不是我不是!」她尖銳的慘叫,「我走不出去,怎麼辦?救我~珮兒~」

「美琴?美琴美琴!」珮兒吼了起來,卻只聽到斷線的聲音。

她獃住了。握著手機的手冒出冷汗。

因為,她聞到了甜腥的氣味。和那次「意外」時的感受相同…一種類似血液的甜腥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