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二部(三)

她怕不怕呢?她怕,她怕得要死。

但她還是衝出大門,跑向北四棟。搭電梯的時候她焦躁極了,而且一下子就認出美琴的家。雖然說,她只來過一兩次,但是有種莫名的信心,讓她知道就是這戶。

【Google★廣告贊助】

按了很久的電鈴,卻沒有人應門。她焦急的敲著門,「美琴?美琴!妳在嗎…?」

門卻應聲而開。

門是虛掩的?她不禁毛骨悚然起來。她進了美琴的家,有種奇怪的感覺…像是少了什麼。美琴跟男朋友住在一起,她不在,男朋友總該在吧?

但是沒有半個人。

她每個房間都看過,就是沒有美琴的蹤影。她試圖再撥手機,但是遲遲沒有人來接。

太不對勁了。

她匆匆的衝進管理室,「伯伯!這幾天你看到美琴了嗎?!」

老管理員呆了一下,「我的班沒看到她呢,正覺得奇怪,她不用上班嗎?」

「她男朋友呢?」珮兒更焦慮了,「你看到他了嗎?」

「他們分手了呀。」老管理員訝異,「他搬走快一個月了,還把管理費都繳清了呢。」

珮兒快哭出來了,她急促的說了美琴的求救,老管理員凝重的聽了一會兒,「我去看看。」

他把整棟大樓巡遍,卻不見美琴的蹤影。最後他報警了。

「說不定只是出門了。」警察有點不耐煩,他們站在中庭,而天已經慢慢黑了。

「不,她在電話裡求救。」珮兒忍著淚,「她一定有危險…」不肯放棄的撥著手機,依舊沒有人來接…

這個時候,微弱的鈴聲傳了過來。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珮兒呆了一下,把手機按掉,鈴聲也隨之沈默。她抖著手再撥…微弱的鈴聲飄揚在向晚的淒涼晚風中。

這鈴聲,居然從大門深鎖的托兒所傳出來。

「有沒有這裡的鑰匙?」警察一個箭步跑過去,「叫鎖匠!快叫鎖匠來!」

等鎖匠把大門打開,在佈滿灰塵,空蕩蕩的托兒所裡,美琴縮在角落,眼神呆滯。

「…美琴!」珮兒喊了她一聲。

她像是受到莫大的驚嚇,將鮮血淋漓的小腿縮了縮,尖叫了起來,「不不不!我不是你們的媽媽!我不是我不是!」

「美琴,是我啊,我是珮兒啊!」她哭著,摸到自己胸前的護身符,順手掛在美琴的脖子上。

她呆了一會兒,撲在珮兒的懷裡哭了起來。「好可怕…好可怕…」

珮兒扶著她走出去,覺得背後有許多怨毒的眼光瞪著她,她卻沒有勇氣回頭。

可怕的氣味蔓延,怨恨的氣味。

警察撿起扔在門邊的手機,心頭都涼了。這手機摔過,早就沒了電池。那為什麼它還會響…?

每次遇到這種事情,他都會想,什麼職業不好幹,他跑來幹警察呢…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