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二部(七)

他這個月真的也滿倒楣的。

討厭來醫院,但是幾乎隔個兩三天就來報到。沈重的嘆口氣,走進大師的病房。大師的樣子還真的滿淒慘的,左手、右腿都骨折了,肋骨斷了三根。鼻樑也斷了,讓他說話的時候甕聲甕氣,真的有些好笑。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沈音笑不出來,只覺得心情很沈重。「大師,真的很抱歉。早知道這麼兇殘,真的不該凹你去…」他沈痛的考慮,乾脆硬著頭皮去跟唐時商量,讓她來個一勞永逸算了。

「唉,是老衲學藝不精。」大師很瀟灑的擺了擺手,「放心,我有勞健保。」

這下子,沈音真的笑了出來。「…我找個『專家』去滅了那群小鬼頭。」說到殺戮,唐時絕對是專家級的。當然啦,他絕對要躲得遠遠的,省得她殺得興起,一刀順手結果了沈音。

那個瘋女人誰也擋不住。

「慢來。」大師阻止了,「當中有個孩子天良未泯。老衲有條命在也是他大力維護。不分良莠一概翦除,大傷天和啊。還是以超渡為上…也算是功德一件…」(以下省略大師說法三千五百字)

沈音被「灌頂」得頭昏腦脹,卻只能恭敬的惟惟稱是。他雖然是個掮客,但是大師卻是個真和尚,真正慈悲為懷,幫他的忙從來沒拿過報酬。因為這樣,他反而不好意思老是麻煩大師。

要不是珮兒的要求實在太艱難,他實在沒辦法,才請大師幫忙。

現在管他天和不天和呢。這批小鬼越鬧越兇,早晚會鬧出人命來。雖然怕唐時怕得要死,還是請她出馬吧…

他發寒的摸了摸自己的傷痕。

「唉,造孽啊…」大師嘆了口氣,「沈音,你知道什麼是『養小鬼』?」

「知道一點。」沈音點點頭。開玩笑,他當幽冥掮客也有些年了。「只是第一次看到數量這麼多的小鬼。」

通常養小鬼的人只會養一個。畢竟這種事情很損,而且手續上頗為麻煩,一個就很難得,不好應付了,還養到這麼一大群,真是匪夷所思。

「人心敗壞,莫如此甚!」大師少有怒容,這下還真的是生氣了,「電視影響甚廣,居然還拿這個來大作文章!甚至還有不肖之徒拿所謂的『古曼童』兜售!孩兒無啥罪孽,夭折也馬上投胎轉世,居然為了區區名利,拘了小兒魂魄遂私慾!這些孩子因此染了血腥,添了罪孽,是誰的錯呢?若是假的,不過是誆騙世人。偏生是真的!還特意挑選資質優異的孩童…其心真該萬誅不贖其死!」

大師這套文謅謅的話讓沈音愕然了。他張著嘴,只覺得胃不斷的翻攪。「大、大師…你是說、你是說,這些小鬼本來不會死…是、是『製造』出來的?」

大師蒼老的怒容更甚,長歎了一聲。

利用托兒所的名目,好物色適合的小鬼?天哪…怎麼會有這種喪心病狂的人…

他真不想知道實情。如果不知道,就可以乾淨俐落的滅了他們…現在他知道了,怎麼敢去跟唐時開口?

他心情非常沈重的離開了醫院。

***

跑到警局去調資料,他沈默了很久。大師果然修為高深,真如他所料。但是大師都被整成這樣…別人去豈不是連骨頭都不剩?

「我只是掮客,可不管殺進殺出的。」他自言自語。

說是這樣說,他卻睡不著。嘆了口氣,他翻身起來翻通訊錄。這下他沒選擇了,但是不管正派邪門,聽到是那群小鬼,通通掛他電話。

萬不得已,他打電話給宋明理。「…明理,有個案子…」

「讓大師掛彩那一個?」明理問了,「再見。」他很乾脆的掛了電話。

沈音悶極了,還是又撥了明理的電話,「不然宋伯伯有空,還是宋叔叔有空?」

「你知道他們整年忙個不停,沒空來。」明理比他更悶,「你覺得這檔事情好辦?我滅不了他們。」

「沒要你滅了他們,」沈音趕忙說,「要超渡。」

「再見。」明理又掛了他的電話。

抓起外套,沈音乾脆殺到他家去。

沈音好說歹說,明理就是不肯,兩個人越講越大聲,惹得明理火都冒出來,他衝上前想把沈音丟出家門…又滿臉恐懼的倒退三大步。

小朱發出嘶嘶的聲音,美麗卻恐怖的面容滿是殺氣。

「你、你…」明理快嚇死了,「你怎麼、怎麼被被被被這種妖、妖物…」

沈音趕緊按住小朱蓄勢待發的纖細手臂,「你仔細看嘛!仔細看她還滿美麗的…」一面死命作眼色。

嚇得臉孔發白的明理總算沒失去理智,看懂了他的暗號。顫抖著聲音,「嗯…是我眼花,我、我不知道你帶漂亮小姐來。」他大喘幾口氣,「你、你最少也給我個心理準備。」

「我沒注意到她跟來。」

小朱冷靜下來,又縮在明理背後的陰影中。

明理灌了幾口酒,又細細打量了一下。他不再提拒絕,反而仔細的問小朱的來歷,又把來龍去脈問個清楚。

「…我有幾兩重,你最清楚。」他嘆口氣,「你覺得我行嗎?」

「不行我會來求你嗎?」沈音精神為之一振,「你行的!反正…也沒其他人可以倚靠了…」

你這豬頭!明理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他有「保鏢」,真的會痛快扁他一頓。

低頭想了一會兒,「也不是完全不能辦。依我兩件事情。第一,報酬二十萬,一毛也不能少。」

「什麼?!」沈音跳了起來,「你吃人啊!?」

「這是慈善價!」明理揚聲,「你該知道這是玩命的事情吧?!」

靠!他得去哪兒找錢啊?看起來只能往社區大樓管理處那兒敲,敲不敲得到還不曉得哩!盤算了一下,他忍痛應了,「第二呢?」

「第二,你要跟我去。」明理又灌了一口酒。嗯,他在壯膽兼壓驚。

沈音瞪了他好一會兒,很想乾脆掐死他算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