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一部(一)

據說,在深夜裡,女人要避免哭泣。因為女人的哭泣會引來鬼怪,過度的哭泣,淚盡而繼之以血,會讓女人變成冥界的橋樑…

這個公寓在頂樓。理論上,台灣這種熱死人的夏天,置於烈陽下無情的曝曬,頂樓公寓可以讓人中暑才對。

但是語煙第一次進入這屋子的時候,只覺得酷暑被逼在大門之外,襲面而來是舒適的清涼。

【Google★廣告贊助】

「有冷氣?」她呆了呆。

「不不,」仲介公司的業務員笑著,「這屋子座北朝南又通風,所以很涼快。上任房客是一群大學男生,一住住了四年整呢。要不是他們畢業了,這房子還空不出來。而且房東很好心,要求的房租特別低,附近生活機能又好…」他遲疑了一下,「小姐,妳真要自己租一整層?會不會太大了點?這裡有四個房間呢。如果妳需要一房一廳的小套房,本公司也有…」

「這裡好。」她的眼睛底下有著疲憊的黑眼圈,一進這屋子,她就覺得很舒服。「我想要自己住。」

仲介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他看得多了,總是有失戀的人急著要搬家,脫離舊環境。但是這樣的人總是容易想不開,萬一出了事,這房子的價值可是會減損不少。

不過,這房子讓他們公司管理不少年了,很多男孩子在這兒成家立業,算是傳說中的「吉宅」。說不定也可以帶給她幸運吧?

「這是半套房。」仲介打開一個大房間,「嘿,別懷疑,真的只有半套。」他打開洗手間的門,只有馬桶和洗手檯,應該是浴缸的位置,卻做了個很大的櫥子。

「這是老公寓了,房東說,這間的排水系統有些問題,所以不能做浴缸。好在外面也有浴室,所以主臥室只有半套。這大概是唯一的瑕疵。」仲介有些歉意的笑笑。

「沒關係,可以洗臉就好。」只有她一個人住,這根本不算瑕疵。

「那我們回公司簽訂契約?」仲介滿高興的,果然是吉宅,馬上又幫他賺了一筆佣金。

但是他卻沒有看到案件資料裡頭的小小備註:「不可單獨租給女性」。對,她本來就剩下一個人了。再也不需要任何人來打擾她。

她需要一個,可以安靜哭泣的家。她覺得這個家可以讓她盡情的掉眼淚。

十年。一個女人能有幾個十年?她花盡所有的心血和愛情,得到的卻是愛人的一句「對不起」,就把她從兩個人愛的小窩驅逐出去。

搬進來的第一天,她躺在床上不斷的哭,不斷的哭。像是一隻被拋棄的小動物,受傷的啜泣著。

一個禮拜了啊…她已經不斷的哭了一個禮拜。為什麼她還有淚水可以流?嗚咽到深夜,她無精打采的爬起來,到套房的洗手間洗臉,看著鏡底的容顏萎靡,她痛楚的意識到,自己已經三十歲了。

我老了。我老了…我要怎麼重新爬起來?只能在淚眼中坐看紅顏老麼?潸然的淚水不斷的掉下來,她在淚眼模糊中,開了水龍頭洗臉,抬頭望著鏡子…

她發現自己滿臉是血。

森然的寒意從腳底冒了起來,她尖叫的往後一跳。瞠目看著水龍頭流出來的不是水,而是潺潺的鮮血。

我在做夢。她在心裡小小聲的說。這一定是夢,絕對的。她慢慢的挪到門外,用力的將門關起來,然後逃到客廳發抖。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指端的甜腥味告訴她,這是血。

她害怕的衝到電話邊,抓起電話語無倫次的向拋棄她的愛人求救,一如以往的習慣,「邵恩,邵恩!血、我的水龍頭流出來的是血!好可怕…救我、救我!我好怕…」

十年的情誼,即使是狠心的愛人也無法置之不理,邵恩很快的趕到,好言好語安慰她之後,走進洗手間一看,果然水龍頭流出血水。

他仔細檢查一下,放聲大笑。「語煙,妳還是這麼膽小…這是鐵鏽啦!老公寓咩,久了沒有人用,水管生銹啦。妳開久一點就不會啦。妳看,水是不是漸漸清了?妳幾時才要改掉這種膽小的個性啊?」

「你…你還笑我…」她哭了起來,臉孔的血紅被淚水衝開了幾條白淨的痕跡,「我一個人,當然是會怕啊…」

邵恩忍不住抱了抱她,往昔的舊情湧了上來,他當天就在語煙那兒留宿。

在激情纏綿中,他們沒有聽見,這屋子迴盪著細細的哭泣。因為太微細了,廳起來就像是風聲一樣,永遠的被忽略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