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三部(三)

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幾次,她漸漸了解,為什麼當家庭主婦的老媽有睡眠不足的黑眼圈。

因為她也有了相同的黑眼圈。

「…老媽,要不要帶老爸和老哥去給醫生看看?」她也吃不消了,「夢遊應該有藥醫吧?」

【Google★廣告贊助】

老媽看了她一眼,沒好氣,「我沒帶去過?看到醫生都覺得我神經了。妳老哥和老爸都很好,就是作祟,這怎麼看?」

…作什麼祟?她就沒看到什麼。

「別囉唆了,來幫我撿佛豆。」老媽很無奈的端了一盤土豆過來。

「…老媽,我記得不是撿土豆欸。」她雖然不信這個,但也跟著老媽去拜拜過。

「妳老哥和老爸都不吃土豆以外的豆類,妳以為我不知道啊?」老媽一面撥著土豆殼,一面虔誠的念佛,「別發呆,快來幫忙。」

現在她也深深的感覺到當謝家女人是很倒楣的。

後來聽外婆說,老媽在婚前是很時髦的知識份子,根本就是無神論。不但如此,膽子又小,生平最怕靈異事件。剛出嫁沒多久,天天回來哭著說,婆家有鬼。

結果小孩生完,什麼鬼都沒看到了。

「誰說沒看到?」老媽冷冷的說,「鬧得更兇!但是老公連蟑螂都怕,兩個小孩還在吃奶,我不勇敢一點,這個家怎麼辦哪?」

雙儀還是比較相信科學的說法。或許她老爸和老哥大腦會異常放電,引起靈騷現象。至於夢遊等等,也是因為這種奇怪的超能力,不是什麼作祟。

不過她是很可憐長年睡眠不足的老媽,所以很乖的陪老媽念白衣神咒,撿佛豆。老媽開心,兩個男人才不會老挨老媽的臭臉。

畢竟她什麼都沒看到是不?

就這樣過了三年安靜(?)的生活。只是偶爾得去抓去陽台或頂樓閒晃的老哥和老爸,廚房依舊鬧個不停。

老媽不是沒有做過任何努力…她將鍋碗瓢盆放進櫥子裡,然後鬧到天亮,亂七八糟的堆在水槽。絕望之際,她發狠在廚房安奉了現代人很少人供奉的灶君…

那天半夜雙儀去廚房喝水,抬頭看著那尊凜然的灶君。她真以為自己眼花呢,灶君在她眼前鬍子一撮撮的掉下來,臉上浮現一道道的傷痕。

鍋碗瓢盆大鬧特鬧,飛來飛去。她靜了一會兒,抓起亂飛的菜刀,用力的一剁鉆板,「鬧夠了沒有!懂不懂敬老尊賢啊?!」

不知道是不是晚來露水,灶君居然開始流淚…

她伸手將灶君抱下來,放在客廳的茶几上,又去睡了。

「夭壽喔!鬧到把灶君趕出廚房是怎樣啊~」天一亮,就傳出老媽絕望的慘叫。

「是我啦。」她睡眼朦朧的衝去客廳,「是我把灶君抱下來的。」

「……」老媽對她瞪著眼睛,讓她不得不解釋,「因為灶君的臉被抓,鬍子也快被拔光了…媽,老人家被欺負怎麼好呢?人有人權,神也有神權啊…」

她老媽差點掉下眼淚。

等她放學回來,發現工人正把廚房的小神壇拆下來,安在客廳。老媽正在細心的替灶君「療傷」。用他們美勞課用剩的白膠補灶君臉上的傷痕,還找了瞬間膠把掉下來的鬍子慢慢黏上去。

後來他們家的灶君供奉在客廳,蔚為奇觀。當然,她和老媽都知道,這是體恤老人家,不是指望灶君可以幫他們什麼。

因為,廚房依舊鬧個不停。不過,她也越來越習慣了。

「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有感覺呢?」雙儀嘆氣。

「因為那時妳還沒滿十五歲。十五歲對女孩子來說可是大事呢。」老媽回答。

十五歲,謂之及笄。一滿十五歲,古代的女孩子要束髮加笄,表示成年。也就是說,她長大了,就知覺這些怪事了。

「那老爸和老哥呢?」她有點不開心,「他們也超過十五很多年啦!」

「他們是沒用的男人。」老媽疲勞的嘆口氣,「那兩個沒用的傢伙看到蟑螂還會大叫,妳能指望他們什麼?」

也對。他們除了看蟑螂大叫,還會夢遊和夢囈,把她和媽媽累死了。

但是即使經歷這麼多怪事,她還是什麼都沒看到。

直到她十九歲這一年,老爸和老哥的夢遊莫名其妙的停止了,但是意外卻產生得非常密集。

也是這一年,她頭一次有了比較像樣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