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三部(四)

她還記得,事情真的鬧得很大。她美麗的小阿姨,居然未婚懷孕,在醫院裡安胎。說好說歹,就是不肯把孩子拿掉。

這簡直把保守的外公外婆氣死了,聲稱要斷絕親子關係。而且嚴令兄弟姊妹不准去看她。

老人家頑固,姊妹怎麼可能跟著糊塗呢?老媽嘴裡敷衍,還是暗暗去探望照顧。只是很不巧,禍不單行的,她老哥又把腿摔斷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你是怎麼摔斷腿的?」雙儀真的感到不可思議。

「妳就站在我後面,」她老哥沒好氣,「沒看到我怎麼摔斷的?」

是呀,她是看到了。她老哥踩到自己鞋帶,從樓梯上摔下來。但是…他摔倒的地方,只有樓梯的三階。不到小腿高的高度,摔斷一條腿?

「妳不是謝家的小孩?」他老哥瞪人了,「這很尋常好嗎?」

她發出和老媽一樣疲勞的嘆息。

老媽累得快爆炸,實在撥不出時間去探望小阿姨,「雙儀,去幫我看看小阿姨。她一個人在醫院安胎不方便。」她熬著雞湯,早就嘆不出氣了,「時運有這麼低嗎?老天…」

她默默提著雞湯去探望小阿姨。

到了病房外,正要推門進去,聽到兩個小孩在交談。

「你也不管好他們。」小女生的聲音很幽怨,「現在我能不能出生都不知道…」

「對不起嘛。那時我正在找他們藏起來的女人。」小男生的聲音很無奈,「兩邊都是人命,我看妳還能支撐,再說,妳媽媽命不該絕…那個女人我不去找,是一定會死的。」

「那個阿姨有找到嗎?」小女生關懷的問。

「有。唉,他們居然把她藏在電梯底下。連我都花了好久時間才找到…」小男生靜了靜,「我真的不想再沾上無謂的血腥了。」

雙儀愣了好一會兒,悄悄的打開門。一個渾身是血的小女生和一個滿臉傷痕的小男生錯愕的看著她,颼的一聲,小男孩鑽進掛在床邊的黑雨傘,小女孩沒入床上熟睡的小阿姨身體裡面。

一陣天旋地轉,雙儀差點暈倒了。她、她她她…她到底看到什麼啊?

「雙儀?」小阿姨昏昏的張開眼睛,「妳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我…我我我…」她嗓眼發乾,好一會兒才出得了聲音,「哈哈哈…沒事,我這幾天大概太累了…」她將雞湯放下,卻毛骨悚然的避開那把黑雨傘。

「妳媽媽呢?」小阿姨示意她坐下,「我不用人照顧啦,護士小姐很仔細的。我也沒什麼大病…」

她緊繃著看著小阿姨,她氣色不錯,有說有笑的,一點也不像被「那個」纏上的樣子。

但是,那個滿身是血的小女孩…?

「美琴,有客人啊?」爽朗的女聲響起,笑嘻嘻的小姐走進來,「剛看妳在睡覺,我去買了牛奶,要喝一點嗎?」

「這是我姊姊的小孩,」美琴笑著讓座,「她姓謝,謝雙儀。雙儀,叫朱姊姊。她是我的好友,朱珮兒。」

兩個年輕的小姐都語笑嫣然,將雙儀的驚懼沖淡了不少。直到珮兒要離開,叫著,「威威,回家了。」然後拿起黑雨傘…

雙儀嚇得全身僵硬。那個滿臉傷痕的小男孩不知道從哪裡出來,抓著珮兒的裙子,滿眼警戒的看著雙儀。

「威威,再見囉。」小阿姨居然微笑的擺擺手,「要聽話喔。」

那個叫做威威的「小男孩」才放鬆了表情,微微的笑了一笑,擺擺手。這還不是讓雙儀心臟差點停止的主因。最主要的是…

她小阿姨的肚子,憑空冒出一隻可愛的小手(不要計較上面都是血的話),也揮了揮。

雙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她衝進哥哥的房間,把正在照顧病人的母親嚇了一大跳。

「媽、媽媽!」她嚇得語無倫次,「那、那個…小阿姨那邊,有個叫做威威、威威…的、的…」

「叫做威威的小男孩?」她老媽見怪不怪,「妳第一次見到鬼?」

「對。」她晃了兩下,暈倒了。

她老媽搖頭,繼續幫兒子換藥。聽到「鬼」這個字,沒用的兒子也跟著發抖。「抖什麼抖?」她喝道,「像你們老媽這樣見了十幾年,早就不會抖了。怎麼會養出這樣一群沒膽子的小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