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心 第一部(四)

慌張的管理員將她救醒,她只是不斷的顫抖,臉孔慘白。破破碎碎的敘說著可怕的經歷,滿臉滄桑的管理員並沒有嘲笑她,反而慎重的點了點頭。

「城市大了,什麼事兒都有。」年老的管理員將她扶起,「朱小姐,我陪妳回家看看?真的需要『處理』的話,我也是有門路的。」

「我不敢回去。」她虛弱的說了一聲,無助的哭了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別怕,我跟妳一起回去。」管理員將泛黃的佛珠套在她手腕上,「真的有什麼就要處理,擺著不會自己好的。」

她畏縮的跟著管理員進去,屋子裡的血水消失的乾乾淨淨,只有碎裂的手機靜靜的躺在地上。

難道…一切都只是幻覺?

她打開浴室的燈,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

「我沒有騙人…」她虛弱的癱坐下來,「我真的…」難道我發瘋了?

老管理員裡外看看,「我相信妳沒有騙人。」他皈依佛教很多年,雖然只是吃齋念佛,並沒有什麼真正的修行,但是他當了這些年的管理員,什麼奇怪事情都看過,早就知道這世界並不如表面看起來這樣。

這屋子太冷了。夏天沒有開冷氣的夜晚,這屋子的溫度太不尋常。

「妳要不要找個人來處理看看?」管理員試探的問,「我認識一個姓謝的小夥子,對這種事情算很拿手。」他掏出一張邊緣有點磨損的名片,「妳把電話號碼抄下來,真的遇到怪事就找他。我也只有這張名片…還得還我。」

她六神無主的看了看,覺得這張簡單的名片很熟悉…「我也有一張。」

管理員訝異了,神情越發凝重。「朱小姐,若是妳遇到了小謝,那事情大概真的很嚴重了。妳可以不要相信,但是遇到事情一定要打給他,好嗎?」

她擦了擦眼淚,「嗯,我會的。」

看看沒有任何異狀,她客氣的送走了管理員。坐在小客廳裡發呆,一點點異聲都可以讓她驚跳。

說不定是神棍,或者是詐騙集團的人…她拿起自己手機時,覺得自己很荒謬。但是她是這樣的害怕,無助。她不能離開…不知道為什麼,她有種奇怪的預感,若是她就這樣逃走了,邵恩可能永遠回不來。

難以解釋的,她撥了名片上的電話。「喂,謝先生?」

「妳是傍晚遇到的那位小姐嗎?」他的聲音很低沈。

「我姓朱。」她的手心沁著汗,「…我、我不知道從何說起。」

「那就慢慢說吧。」他低沈的聲音有某種撫慰的力量。

珮兒定了定神,有些紊亂的說起來,一面說,一面哭著。沈音只是靜靜的聽。

「時間很晚了,我們沒辦法馬上過去。」沈音靜靜的說,「但是請妳現在立刻停止哭泣。最少在午夜之前,必須停止哭泣。」

「啊?」珮兒有些摸不著頭緒。

「女人最好不要在午夜哭泣。那是逢魔時刻。」沈音解釋著,「在那個時候哭泣,容易招來不好的東西。」

「…我盡量。」珮兒咽了咽眼淚,「我是不是該去別的地方過夜?我總覺得好害怕…」

「妳是定標。妳得待在那兒,好讓妳男朋友找得到回家的路。」他憂鬱的笑笑。

我?「那…我該做些什麼?」她沒什麼把握的問。

「妳有宗教信仰嗎?」他反過頭來問。

為什麼這麼問?「呃…我沒有什麼宗教信仰。」

「不過妳愛妳的男朋友吧?」沈音笑了,「愛情從某種角度也算是一種宗教信仰。妳若很愛他,就默念他的名字,要他趕緊回家吧。」

沈音掛了電話。

很有趣。一個有著稀薄天賦、卻毫無自覺的女孩子。被邪祟的這麼厲害,她的男朋友居然還活著,有辦法回到人世,實在要歸功於她堅定的信念和天賦。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

這是個很棘手的案子。更棘手的是,這些天芳菲感冒了,病體虛弱的時候,暴躁的劍俠接掌了身體的主控權,陰鬱的守在家裡。

他去了幾次,幾乎是放下食物就走。他那個名義上的「妹妹」,總是用著銳利無情的眼光支解著人,從某種角度來看,或許這時候的她比惡鬼還可怕。

每次接近她,沈音的舊傷就會隱隱作痛。不要說要她接案子,連跟她說話,沈音都會顫抖。

或許等芳飛的感冒痊癒?但是案主撐得了那麼久嗎?

他曾經從珮兒的肩膀上拿下「異物」,那玩意兒幾乎將他凍死。真的是…很麻煩啊。

但是他沒有能力解決。

看起來,只能耐著性子等到芳菲病癒「回來」的時候請她幫忙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