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夢—領主

吃安眠藥有很多壞處,但是為了能夠睡覺,這也是必要之惡。

但是最讓人沮喪的副作用就是……很少作夢。

所以能做到色彩斑斕、栩栩如生的夢很令人驚喜對吧?

是的,我在週五晚上就做了這麼一個夢。

我成為一個領主,頭銜是騎士,領地剛好就是一個村莊。這村莊剛好就是兩條街,湊成一個十字路口,嗯,中古世紀沒有也不必要有斑馬線和紅綠燈。

當時我想啊,哇,西幻欸,遠遠看我的領地真漂亮啊,城堡、尖塔、紅瓦白牆,童話世界一般……

但是,那只是遠遠看。

走近我差點被薰了一個跟頭。凹凸不平的泥土地上,充滿了大小便,污水橫流……哪怕是騎著馬我都沒有勇氣踏進去。

就在這瞬間,我終於明白西方人為啥會發明高跟鞋……其實我覺得他們應該踩高蹺才有辦法在路上走吧。

這個村莊不大,人口只有三百多,通通都是我的領民,理論上應該是我說了算。

在夢中,我是個年輕、睿智、強健、劍術高超的女騎士。但是為了上廁所這件事,我差點被那群蠢蛋氣出腦溢血。

正因為我是那種不會隨便揮鞭子打人的領主,所以年紀大一點的阿伯都敢跟我抱怨,「哪有不讓人在路上拉屎的,國王都沒妳管得多。」

如果不是我理智還在家,我就想將那老頭按在地上痛揍一頓。

最後是怎麼煉成……我是說,怎麼達成的呢?

以公共廁所為中心,鄰近的幾戶為一區,然後開始比賽吧。哪一區的公共廁所和馬路保持乾淨,取前三名。第三名可以喝肉湯,第二名可以吃滷肉飯,第一名大塊牛排全餐,全區人人都有。

至於不達標的社區呢?不好意思,前三名聚餐時,你們也得來,啃著黑麵包看別人大快朵頤吧。別噎著,熱開水無限量供應。

於是大家都學會怎麼上公廁,保持馬路上的整潔了。

光讓他們學會上公共廁所,我足足花了半年才達成。連喝開水不要生飲這回事,我同樣花了半年。

連想讓他們認點字都非常痛苦,最後是聖光教會入駐領地才好多了。

嗯,這個西幻世界是多神教,正神起碼也十幾位,附神不計其數。但我會接納聖光教會是因為……他們的教士個個都是兄貴,非常注重鍛鍊,肌肉發達。但是在戰場上也是穿重甲的戰場牧師,又會補又能扛又能打,武器是超大的戰錘,其名為「說服者」。

這麼帥的牧師麻煩給我來一打謝謝。

自從某次不情願的被徵召出征後,和這些戰場牧師喝出交情,他們欣然派了一位飽學之士讓聖光呼悠……護佑著我們。

這個據說學問很好的教士相較之下顯得比較斯文,戴著一副眼鏡,有點腼覥害羞。

我有點擔心。因為教會對我而言最大的好處是學校,我辦的私塾已經氣跑了三個校長(兼教師),那三百刁民是從小到老都很刁的。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這位教士先生居然幹得不錯,最少我不再看到一群髒兮兮的死小孩東家摸雞西家偷狗,居然能和氣的手牽手上學,而不是在地上打架得滿地亂滾了。

更神奇的是,領內識字率節節上升,佈告幾乎人人都能看懂了。

這真是奇蹟。

 

直到有一天,我親眼目睹腼覥的修士先生如何說服不讓小孩去上學的家長……我才知道,那怕有張斯文腼覥的皮,內裡還是穿重甲扛聖錘的戰場牧師啊!

那充滿魄力的「說服」!(物理)

鼻青臉腫的家長抽著鼻子牽著一家老小去上學了……

嗯,我之前不是說,不情願的被徵召嗎?是的,我是某個伯爵的附庸,所以當他要打仗的時候,我就得自己出糧出人出武器……並且站在第一線。

……喂!有沒有搞錯?

其實我超想逃跑的,問題是大家都在提速,我想跑也沒地方跑啊。萬馬奔騰懂嗎?對面也衝過來了懂嗎?我除了夾緊馬背握住長槍,好像也沒別的事能做了啊!

喔,對,我將面甲放下,看出去立刻打了柵欄狀的馬賽克,這有助心情平靜真的。

這場打完我鑽在灌木叢裡吐了好久,聖光牧師在樹叢外為我把風。

好吧,這場仗打贏了。結果第三年我才因戰功升為男爵。我的領地也越來越大,步步高昇,直到能夠進京和國王拍桌子……

然後我被猛搖,「媽,快點!六點了!」

 

我睜開眼睛看搖著我的老大,差點衝口而出「大膽!」

「來不及了!計程車在樓下等了!」我家老大一臉崩潰。

我原地轉了三圈,滿腦子糨糊,大哉三問,「我是誰?我在哪?我現在要做啥?」

然後我連柺杖都忘記拿,一跛一跛的跟出門了。

直到電梯裡,我才算清醒過來。喵低,剛剛是一場夢啊。

……也好啦,真的。貴族生活沒有想像中的美好,最少夢中是這樣。騎士領主的早餐就是麵包和兩個荷包蛋,黃油要非常努力才能在麵包上塗滿一層(奈米薄),荷包蛋旁邊只有一小撮鹽……鹽還有點苦味。

黑胡椒?香料?哈,就算是騎士也沒天天在過年的啦。

但是親手辛苦建造起來的領地,從三百刁民到三萬刁民……聖光呼悠著大家的兄貴教士兄弟……

我就抱著這麼惆悵的心情,北上選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