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行者 之二

「妳以為妳還是天界的翩行者?」眼前的應該是人類,眼神卻帶著野獸的瘋狂,「我早就研究過妳的死神鐮刀和屬性了!」抖出一段匡啷啷響的鎖鏈,「這是鎖龍鍊!當初應龍一族就是滅絕在這法寶之下!被桎梏在人類軀體裡的妳……還能剩多少法力?乖乖把妳的靈體貢獻給我吧~」他揮動鎖鏈像是揮動長鞭,疾然而至。

女孩面無表情的微偏頭,鎖鏈像是長了眼睛,回馳向她纖細的頸項……

【Google★廣告贊助】

她反身一劍,鎖鏈纏在桃木劍上,居然動彈不得。

「妳……妳沒有使用死神鐮刀?」老道愣了一下,隨即獰笑了起來,雖然鎖龍鍊專剋死神鐮刀的招式,她卻什麼不好用,偏偏用桃木劍,「但是……妳不要忘記了,金剋木!」

「你好像也忘記了,」她的聲音冷淡淡的,悅耳卻缺乏溫度,「木生火,而火剋金。」話聲未絕,桃木劍燃起天火,回溯到鎖龍鍊上。鎖龍鍊耐不住火熱的包圍,現出龍形反噬驅策他的主人。

「哇啊啊啊~」老道慘叫著,長長的尾音拖著,漸去漸遠。

真不錯的輕功。她手搭涼棚,望著遠去的黃金龍身和飛疾的人影,將桃木劍收回長笛的笛袋裡。

死老頭的話還有點道理。她望望收起來的桃木劍,果然比死神鐮刀容易控制力量。
***
最近一睡著,就會被喚到舒祈的某個檔案夾裡。

「看招!」話未歇而招已至,凌厲的掌風夾著雄厚的靈力而來……

翩反手一拳,登時打得老人家鼻血長流,哇哇大叫。

真是不知死活的死老頭,她蹲著看正在打滾的老道士,不由得輕嘆一聲,「夠了沒?你已經累積八十一敗績了。」

「開什麼玩笑?」他摀著鼻子,有些甕聲甕氣的,「在妳拜師之前,我絕對不放棄。」忍著痛爬起來,「咦?妳今天用過桃木劍了?」

她牽牽嘴角,勉強算是笑。

「怎麼樣?好用吧?」老道士得意起來,「到底還是輕便的武器好啊。死神鐮刀雖然不錯,一動用總是容易失控,人間禁不起這樣的神兵的……佳兵不祥啊!……」

「謝謝你。」她語氣卻敷衍沒有謝意,「那,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他一把抱住翩的大腿,忍住被她肘擊天靈蓋的痛,「妳不拜師,我絕不放妳走!」

「我拜一個被我打敗八十一次的師父幹什麼?」翩忍耐著老人家,盡量不下重手,「你說個理由我聽聽看。」

「因為妳的力量太強,自己又無法駕馭,所以……用符咒和桃木劍可以壓抑妳的能力!」

翩冷靜的思考了一下。

發現她動搖了,老道士趁勝追擊,「這種能力也很煩人吧?簡直像核彈一樣……翩行者能力全開的時候,可以殲滅整個天使兵團欸!雖然妳降生以後,肉體讓妳原有的能力降到百分之一,還是驚人的很啊!說不定哪天,妳一怒就消滅了整個都市……」

「別再說了。」她的聲音結滿寒霜。

「好好好,」老道士趕緊投降,「但是,妳若學了符咒和桃木劍就不一樣。妳不是利用捉妖降怪打工?殺雞焉用牛刀?這可是騷動最小,收效最速的方法喔!保固期九九九年,永遠不褪流行,當真是越用越陳,越陳越香,古今中外……」

「好了。」翩厭煩的止住他,「就告訴你購物頻道不要看太多。」仔細想想,也對,「就讓你教我吧。」

一聽這話,老道士馬上把腰桿板得挺直,鼻孔向天,「孺子可教也。快磕頭拜師吧……喂!妳去哪裡?快回來拜師呀!」

哪裡學不到符咒?她有點困擾的回頭,「……為什麼非收我為徒不可?」

「因為……」他頹喪起來,「我生前收不到資質這麼好的娃兒當徒弟……」他熱淚盈腮,「收了一些飯桶,只會裝神弄鬼,害我堂堂茅山正派,被人家看成邪教野狐禪!我怎麼有臉上天見歷代的祖師爺呀~」嗚嗚的像小孩子一樣哭起來。

「你都死五百年了。」翩蹲著看他哭。

「死再久也是茅山派的掌門呀……」鬚髮均白的老道士寂寞的望著天際,「好不容易遇到資質好的娃兒,舒祈死都不學,妳也不理我……」嚶嚶啜泣了起來。

鼻涕眼淚的真醜。翩下了個結論。

師父?哎……拜個被自己打敗無數次的老頭當師父真是……

「師父。」

「娃兒,妳說什麼?」老道士忘記掉眼淚。

「我說,師父。」她站起來,臉上還是沒有笑容,「可以開始教我了吧?」

茅山派後繼有人了!

看他眼睛出現星光,張著大嘴的傻樣子,翩覺得自己大概做了個錯誤的決定。

「來吧,趕緊教我。」她會手下留情的,「別等我改變了主意,師父。」

他虎虎生風的跳起來,「太好了。徒兒,為師這就教妳……」他不懷好意的笑著,「以後打鬥就只能用桃木劍和符咒了……」

於是,翩成了死去五百年的茅山派掌教的關門弟子。

之後,她一睡著,不用召喚就會自己來報到。師徒也交手好幾次,當然只用符咒和桃木劍。

只是……這個檔案夾常常傳出慘叫聲,讓其他居民股慄不已。

「妳下手輕點呀~妳打算欺師滅祖是吧?殺人啦~徒弟殺師父呀~」

「師父,你早就死了。」

***

翩之後接案子,不再使用死神鐮刀和靈力,反而用威力比較小的符咒和桃木劍。

「這世界……是以和諧為本體。」滿臉是傷的師父這麼說,實在很沒有說服力,「當和諧被破壞的時候,就會混亂到新秩序出現。身為人子,當順天而生,不應逆天。一但逆天,就容易出現無可預測的混亂,擾亂越強,影響越重。」

師父說得沒錯。之前她每動用一次死神鐮刀,總會讓周圍造成強大的違和感,那段時間的人都會受到奇怪的影響。暴戾之氣蔓延,衝突流血時時可見。

但是使用符咒桃木劍和氣,就可以封絕出區域戰鬥,不至於影響「和諧」。

打工起來當然得心應手,不過,來踢館的人就越來越多。

連遠道從大陸來的異人也讓她打倒在地,少了兩顆門牙的道士漏風的說著有氣勢的話,不免滑稽,「妳到底是誰?」

「你是茅山派的吧?」師父的話有幾分道理,好好的符咒被這群笨蛋學成四不像了。「我也是。」

「胡說!」漏風道士激動的大叫,「妳不知道是哪來的旁門左道,台灣怎麼會有茅山派的正宗……」

翩一腳踢飛了他。

「你不是問我是誰麼?」她的唇間含著隱隱的笑意,「我是茅山派第十一代掌教的關門弟子,翩行者。」她折斷對方的桃木劍,「回去好好修行吧。這種三腳貓工夫,讓別人看茅山派笑話而已。」

「徒兒~~」師父從街邊網咖的電腦螢幕竄出來,嚇昏了正在打古龍群俠傳的少年,「感謝妳清理門戶啊~~」

「哇~鬼呀~~」路上行人帶踢館的道士跑得無影無蹤。

「師父……你……」她拿出準備已久的符咒,「急急如律令,眾鬼聽我行,疾!」

「喂~徒弟,我收妳不是要妳收我呀~」師父已經讓她收在符裡頭了。

我大概可以畢業了。她微微的笑,不知道她偶現的笑容有多麼奪人心魂。

街上唯一沒有逃跑的男人,遠遠的凝視著她,激賞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