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行者—水晶瓶般的容器(下)

陳翩轉了轉僵硬的脖子,拿起那份宛如天書的稿件,跟舒祈分了一半,瞟了瞟內容,隨便找了台電腦咖啦啦的打起字來。

「幹嘛?」舒祈也覺得眼睛酸澀,索性給兩個人都倒了咖啡。

「付住宿費。」專注的打著字,目不斜視的。

【Google★廣告贊助】

韻律的打字聲,像是夏日午後的雨,細細的打在荷葉上,玲玲琅琅。

果然是天使,連打字聲都能讓人心平氣和……

「舒祈,」陳翩從來不叫她阿姨,「妳什麼時候『覺醒』的?」

透過氤氳的熱氣,舒祈的臉孔有些朦朧,「……我和妳不一樣,我是成年以後才覺醒的。那時我早脫離了青春期。」

「人類的身體……真是麻煩。」陳翩露出一絲不耐煩,「青春期這種不穩定的內分泌居然無法控制。」

「……或許是麻煩的容器吧。但卻是兼容並蓄的容器,天人、妖魔……人魂與非人,都可以寄宿在這個不穩定的容器裡。」舒祈偏偏頭,「妳要愛惜妳的容器。更何況,妳還是個非常完整的人。」

她挑挑眉,「有子宮的女人。」

「對,所以從我有初經開始,就有狂熱者想借用我的子宮。」陳翩把半冷的咖啡一飲而盡,「他們以為怎樣?玷污天使的靈魂就可以生出魔王?生殖是種玷污?他們腦子真的健全嗎?」

舒祈聳聳肩,「妳該問那個老奸巨猾的老頭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會讓女兒到凡間。然後生下妳。」

「我不關心他的想法。我對任何紛爭都沒有興趣。」她專注的打了一會兒,把原稿交出去,「我想我已經把住宿費付清了。」

走的時候她沒有說再見,只是背著揮揮手。

回頭看看這棟公寓……或許她和舒祈是世界上最相似的兩個人。在滿街人與非人中,她和舒祈最相近。

裝在水晶般脆弱的容器裡……她迎著陽光看自己的手。這個容器,多麼容易毀滅。但這卻是天人和妖魔都模仿羨慕的身體。

每一個軀殼,都是水晶般的容器。只是裡面裝些什麼,誰也不知道。

就像擦肩而過的這一位,她的身上有種魅惑的氣息,像蛇。

但是她本人不知道吧?

陳翩伸展了一下身子,走入人與非人構成的萬丈紅塵。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