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行者 轉學生(一)

轉學生

清醒過來的時候,陳翩無奈的拍拍頭上的塵土,望著屋頂的大洞。

清醒的時候她能夠壓抑能力,但是一但睡著…她的能力就會產生「容器滲漏」,就像這樣,炸了整個屋頂。

她初覺醒就先炸了半個家,不管爸媽怎樣掉眼淚懇求,她還是執意搬出來。她可不希望哪天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全家辦喪事。

【Google★廣告贊助】

後來一路搬,一路發生疑似瓦斯爆炸慘劇,越搬越偏遠,最後在這個廢村安居下來。

也是因為要買下整個廢村,所以才要努力打工的。對了,還有每隔一陣子的屋頂修繕費。

這個月,她已經炸了第四間的屋頂了,等她放學以後,就又要搬到第五間去。

看看時間還早,她嘆口氣。還得費神去找不認識的工頭修理屋頂…想到就煩。

不然她怎麼解釋每個月都炸屋頂的慘劇呢?她畢竟住在人間,不能跟人類太不相同。

幸好浴室還在,只是風從破個大洞的屋頂吹進來,涼颼颼的。她一面洗澡,一面有點怨嘆這種宿命。

該死的青春期趕緊過去吧!到哪天青春期才要結束啊!

她已經煩透這種日子了。

從瓦礫堆裡找出書包,拍了拍塵土。挾起門口的滑板,準備循著廢村的產業道路溜到小鎮的火車站。

「風疾!」她結了手印,在指端燃燒了符紙,滑板就像上了渦輪加速引擎,飛快的往前疾行。

速度好像太快了…當她下了產業道路,在公路上飛快進行時,她的眼角瞥見了閃亮。

嘖,討厭的測速器。「火從!」她拿出另一張符紙在指端燃燒,測速器發出火花,磅的一聲炸了。

損毀國家公物,罪過罪過…但是這條公路沒幾隻貓,何必苦苦相逼呢?而且上次她溜滑板的照片被測速器照下來,聽說變成公路警察人人都知道的靈異照片…

何必引起不安,對吧?

臨到人車漸多的路段,她輕叱「止!」,滑板漸漸的慢了下來,跟一般的女學生一樣,她慢吞吞的踏著滑板,溜到火車站,就把滑板收起來。

「騎腳踏車比較快。」老婆婆騎著腳踏車,很好心的提醒她。

陳翩斜著眼,唇未開而心意已動,「婆婆,趕緊投胎去吧,別在高速公路上騎腳踏車和人家對尬。」一面像是揮蚊蟲一樣把搭便車的幽魂趕走,「別煩我,逼人超度啊?」

陽氣不旺就是這樣,這些怪東西到處亂竄。到了車廂,看得到的地方都是那些閒晃的幽魂雜靈,實在有點心煩。

彈了彈指,「淨。」一陣大風刮過,旁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為了什麼,空氣居然清爽許多。

幽魂雜靈喃喃的抱怨當然沒人聽見,「搞什麼…就是想上車玩玩還被趕下來…」「人家趕著去興亥隧道約會欸!」「好霸道喔!」「對嘛對嘛…」

原本閉目養神的陳翩,緩緩的睜開眼睛,卻是深酒紅的瞳孔。「真逼人超度?」她板板手指。

連車站都乾乾淨淨,一公里內跑得半隻都沒有。

輕嘆一聲,這才像正常高中生的生活嘛。隨著火車的韻律,她一面聽著音樂,一面背英文單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