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行者 轉學生(二)

她在人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最少她已經盡力堅持普通中的普通。為了當個普通人,她連高中都選最中間的那所…男女合校的高中。

蓋住膝蓋的百褶裙,雪白的制服,她嚴守校規嚴守到像個阿媽,連襪子都遵守個徹徹底底。

【Google★廣告贊助】

為了不讓人一直瞧她光滑無暇的臉蛋,她還費盡苦心跟狐影要了特殊的藥,讓自己長青春痘。可歎狐影費盡力氣,只能讓她在臉頰意思意思的長兩顆,而且一不小心就痊癒,連個瘢痕都沒有。

「…狐影,你真的是魔界最有名的藥師嗎?!」費盡力氣才不讓自己打碎狐影的頭。

狐影無辜又沮喪的垂了肩膀,「妳以為天使的身體很好種病魔嗎?有長就好了,別奢求了。」

除了把頭髮紮成兩個土土的麻花辮,再戴個黑框眼鏡,她想不出改善的方法。為了當個「普通高中生」,她花的苦心比除妖還多。

只是她不知道,這種堅持讓她看起來更特別而已。天生的那股淡漠凜然,讓別人不敢跟她太接近,但是抱著一種莫名的好感談論她,喜歡她。

這一天,跟其他日子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第二節課,老師帶了一個金髮藍眼的轉學生進來,讓她愕然的掉了原子筆。

他…他不是那個神學生嗎?幾時神學院跟他們學校有交換學生了?

面對講台下的騷動,俊朗的他倒是一點也不在意,和煦的笑容讓人看得心曠神怡,「我的母親是台灣人,我父親是義大利人。因為想要在母親的國度求學,所以這個時候才轉來。我姓羅,羅法爾。」他在黑板寫了自己的名字,「請大家多多指教。」

東方人和拉丁民族的混血兒會金髮藍眼?真是非常糟糕,非常糟糕的遺傳。

陳翩把課本豎起來,不想和這個麻煩人物有什麼瓜葛。但是好死不死,這個麻煩中的麻煩就坐在她隔壁的空位上。

我不想認識你…我不想認識你…她偷偷地結手印,別跟我說話…別跟我說話…

但是事實證明一點用也沒有,更不幸的是,她糟糕的預感真的成真了。

放學後,這個麻煩人物居然尾隨她。這樣她怎麼回家?

「到底有什麼事情?」她轉過身,「我的確很高興再看到你,不過不是在學校!你不是在念神學院嗎?」

「我是追著妳來的。」法爾坦承,「看到妳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沒辦法念下去了。」

陳翩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覺得有點頭痛,「…為什麼?」

望望四下沒人,法爾拿出一個硬幣,在他指端,慢慢的浮起來。「…再重些也可以。」

「快收起來。」陳翩趕緊阻止他,「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裝得像人一些好不好?」

「我是人。」法爾很困惑,「但是這種能力…怎麼解釋呢?我母親認為這是超能力,父親卻認為是上帝的恩典。我也認為是上帝賦予的能力…」

「所以你去念了神學院?」陳翩嘆口氣,「你若念到畢業,這種能力就可以消失了。」

「…但是遇到妳以後,我的心裡就沒有了上帝。」法爾更困惑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想到妳。不管是祈禱還是做禮拜,我眼前不再是上帝,而是妳了。這種能力也越來越明顯…」

關我什麼事情?

陳翩悲慘的揉揉眉間,「…你趕緊回神學院吧。只要你好好的念完,一切都只是夢境,什麼都沒有。」

「妳知道這是為什麼對不對?」法爾筆直的望著她,逼近一些,「妳一定知道。」

「我只知道你是最糟糕的組合。」陳翩喃喃著,轉身就走。

「為什麼?我身體裡有惡魔的力量?但我父親母親的是正常人類…我父親還是虔誠的教徒!我母親雖然沒有明顯信仰,但是也沒有惡魔崇拜啊!我…」他緊追著不放。

「什麼是惡魔的力量呢?惡魔又是什麼?」陳翩急轉身,無奈的望著他,「你若想要當個平凡人,安靜的度完餘生,就不要再去動用這種力量,也不要再去追究為什麼。」

她已經辨識清楚他身上的氣味,是很芳香…但是會要人命的。

「你會一直想著我,是因為你『裡面』的『那個』下意識的追尋同類。」她點了點法爾的胸口,有些頭疼他似乎有「容器滲漏」的現象。

喔,拜託,幫他也沒有打工費可以賺的…陳翩滿心不耐的在他胸口火速畫了個禁符。

「你在基督天界的轄區是安全的,不要再來東方了。」陳翩揮揮手,「你若想以人類的外貌得享天年,就把這一切都忘記,然後乖乖回義大利吧。」

「…我是妖怪?」法爾難以置信。

陳翩翻了翻白眼,「你是我遇過最蠢的鳳凰後裔。」她再也不想多說,飛快的越過十字路口,卻消失在紅路燈的那端。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請勿將文章挪為己用,侵害他人權益是不應該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