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不含鉛(一)

烈日熔熔。

艾倫將已經乾涸的小五十騎進加油站,只覺得頭昏眼花。

都已經十一月了,太陽還是惡毒得緊,晒得全身發痛。一整天東奔西跑的找房子,居然遍尋不獲。

【Google★廣告贊助】

「九五還是九八?」加油員有把好聽的聲音,她瞇了眼睛,哇,黃金比例的身材呢!標準八頭身,雄偉的胸肌,說不定還有六塊腹肌藏在醜斃了的制服底下…不知道能不能剝光他畫個素描…她搖了搖頭,「九五,加滿。」

怎麼,山窮水盡了,還一心只想到畫畫?現在是畫畫的時候麼?先找到住的地方再說吧。

想來也奇怪,她的要求又不高。五千塊以下的雅房,採光佳,方便畫畫就可以了。跑了一整天,看了棟鬼屋,連房東都不敢自己上去,叫她自己看,浴室的血跡都還沒清乾淨咧;還有那種格局詭異直比八卦圖,連大門都找不到的鳥地方;沒有窗戶的「套房」,叫價八千塊。

還有房東嘿嘿嘿冷笑逼過來,「小姐一個人來看房子?」

「不,小紅在樓下等著。」她回答,這才全身而退。只是她沒告訴房東,小紅是她的機車。

鄭富邦已經撂下狠話了,明天就要把所有的家當全扔出宿舍,怕這小人先動作,她把 ibook 和畫板全帶出來看房子,如果找不到,真的要露宿街頭了。

還是租那個八卦圖吧,找不到大門,帶個指南針好了。

加好油,她扔了張百元大鈔,打起公共電話,「房間?喔,已經租出去了。」房東似乎還嚼著檳榔,巴咂巴咂的。什麼?那種爛房子也有人要?

一下子全身的精力都抽光了。她晃了兩晃,昏了過去。

***

「小姐!小姐!」拿著零錢發票追過來的范硯耕嚇慌了手腳,一把抱住她,拼命拍打她的臉,艾倫嚶嚀一聲,悠悠醒轉。

硯耕抬頭起來,發現同事一起望著他們,還有人交頭接耳。

「喂!我什麼都沒做!」硯耕馬上臉紅了起來,「小姐,妳怎麼了?」

「我…我…」她的聲音很小。

怎麼辦?要不要叫救護車?「我…我肚子好餓…」這才聽到嬌小的艾倫肚子咕嚕嚕的響。

肚子餓?

他把自己的便當給了艾倫吃,個子雖小,吃起東西宛如風捲殘雲,一掃而空。

「吃慢點,吃慢點,」他遞了養樂多給艾倫,「沒人跟妳搶。」硯耕嘆口氣,咬了兩口三明治,發現艾倫可憐兮兮的眼光,一嘆氣,又把三明治給了她。

他沒好氣,「記得給機車加油,不記得吃飯?」

艾倫用力嚥下食物,「我再…再找不到房子,就要被公司掃地出門啦。」

「找不到房子?」聽了她一天的經歷,硯耕嘆了口氣,「什麼世界呀?我找不到房客,妳居然找不到房子。媽的勒,我已經刊了好久找房客的廣告啦,要不就是玩 band 的,租給他們,論文要去哪兒寫?要不然就是鬼鬼祟祟找『打炮間』的--靠!有那種錢,怎麼不乾脆去找旅館比較快!--要不嫌頂樓熱,得爬樓梯,五千塊你希望租到什麼黃金屋?媽的勒~」

「你有房子?」艾倫的臉出現了光彩,一把抓住硯耕的胸前。

「喂!妳…妳不要激動…」他被艾倫精光四射的眼睛嚇到了,「我要找男房客,男房客!那裡只有我一個男人…」

「你找不到房客,我找不到房子,正好呀!我不介意你是男生!我要租!」她撲到硯耕的身上,「我有錢!一個月多少?五千?押金呢?可不可以不要押金?我可以先付房租唷!」

「六樓!頂樓喔!沒有電梯,會爬出蘿蔔腿來唷~」他嚇得要死。

「沒關係!運動正好呀,快!給我!租給我!有沒有窗戶?」一但吃飽,她又湧出一身的蠻力。

「有…」呸,就是不想租給單身女孩子,幹嘛回答她?「不行不行,孤男寡女的…」

「為什麼不行?」找房子已經讓她失去理智了,整個人壓在硯耕身上,可憐的椅子呻吟兩聲,啪啦一聲連人帶椅翻了過去,「快給我!不答應我…我就…我就…」

「哎唷,人家女孩子都願意了,飛來豔福欸~」站長和一票同事都堵在門口看熱鬧,「我說硯耕啊,恭喜你處男的日子有結束的一天哪~」

「是啊是啊~恭喜恭喜~」

「站長,明天我們吃紅豆湯慶祝吧。」

「人家女孩子行李都載來了…小耕呀,就不要推辭了,哪兒找這麼漂亮的女生哩…」

為什麼…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硯耕真覺得欲哭無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